白秦川本来还想着蒋家一定会逮着这次机会疯狂的落井下石,不把苏锐活埋掉绝对不罢休。

    可是,蒋青鸢的这一招完全的出乎了他的预料,让他佩服的五体投地。

    苏锐一次性杀了五个人,按照华夏的法律,就应该枪毙,这是完全不需要异议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蒋家为什么还要插手为什么还要给自己安上一个“干预司法”的名头

    “听了你的话,我忽然觉得我开窍了?!?br />
    “那你准备怎么谢谢我”蒋青鸢躺在躺椅上,吹着凉爽的夏风,看着满是星星的夜空,浑身上下都透着舒适感。

    “如果不是确定相信你的性格,我真的要怀疑这次的事情是你策划的?!?br />
    白秦川说道:“其智近乎妖,可惜是个女儿身?!?br />
    “我很讨厌别人重男轻女?!?br />
    说完,蒋青鸢便毫不客气的挂断了电话。

    她看了看夜空上的星星,眸光深远,轻声的自言自语:“苏锐,这件事情孰对孰错已经不再重要,站在我的立场上,我必须要和你为敌?!?br />
    “你们是国安的人”

    站在那幢黑色的大楼前,苏锐的目光之中流露出淡淡的凝重。

    没有人敢拷上他的双手,更没有人敢给他戴上脚镣,苏锐下了车之后,立刻被十几支枪指着脑袋。

    只要他有什么逃脱的想法,这些枪口会毫不犹豫的释放出子弹来。

    苏锐的眼睛从这些人的脸上扫过,发现并没有人回答他,不禁嘲讽的说道:“既然是国安的人,为什么要伪造宁海市局的逮捕令藏头露尾的,这是你们国安的风格吗”

    “你想多了,我们不是国安的人,只不过是要借国安的地方用一下而已?!?br />
    络腮胡子站在了苏锐的对面,对着大门一扭头,冷冷说道:“不敢进去”

    “不敢对我来说,你们真的不够看?!?br />
    苏锐说罢,也不多说什么,直接迈步朝着国安大厦走过去。

    络腮胡子的话给了他很多的启发,时至今日,他也看出来了,这些人绝对不是国安的特工,从握枪姿势来看,每个人都训练过的,苏锐一路上观察了很多的细节,发现这些人极有可能是抽调来的警察。

    什么时候会抽调警察来办案

    只有在成立专案组的时候

    也就是说,在苏锐还没杀人的时候,这个专案组就已经成立了,并且从首都狂奔几个小时赶到了宁海

    “还真是算计到了骨子里?!?br />
    苏锐的语气之中充满了嘲讽,这些人既然是从各分局抽调而来的警察,那么绝对是为了某个人的意志而服务。

    现在看来,幕后之人真的是很不简单哪。

    当然,这个时候,苏锐并不知道自己的判断出现了那么一点小小的偏差。

    带着苏锐走进一间全封闭的审讯室中,络腮胡子反手把门锁上,这个时候,房间里只有四个人。

    这种审讯室一般隔音极好,就算里面的声音再大,外面也不可能听得到。

    “给他戴上手铐?!甭缛又遄琶纪肥疽饬艘幌?。

    “给我戴手铐”苏锐冷冷说道:“我这次能来都是给你们面子了,我倒要看一看,谁能把手铐拷在我的手上”

    曾经,苏锐在宁海市局也被戴上过手铐,但是那一次,他让那几个不称职的警察尝到了血的教训。

    看到苏锐那充满了威胁的眼神,络腮胡子的心里微微一颤,终于没在手铐的事情上多做纠缠,而是说道:“坐下,把你干过的事情全部交代一遍?!?br />
    “我不知道你们想知道什么?!彼杖翊蟠蠓椒降淖吕?,敲着二郎腿,看着对面几乎要被气死的三个人。

    “白家明是你杀的吗”络腮胡子强压着心中的怒气,开启了手中的录音笔。

    “不是?!彼杖竦牧成瞎易判θ?,这笑容看起来很真诚,和现在严肃的气氛完全不搭。

    “不是”

    络腮胡子听到这个答案,感觉到自己的脑袋都大了好几圈

    本来苏锐一路走来,无所畏惧,络腮胡子以为可以顺顺利利的从他口中得到想要的口供,可是没想到,苏锐这个时候竟然矢口否认了

    “撒谎”络腮胡子一拍桌子,眼中闪现着阴厉的神色

    “你应该知道,在这里撒谎,会给你自己招来什么样的后果”

    “白家明确实不是我杀的?!彼杖竦溃骸八翘W陨?,被鲨鱼吃了?!?br />
    “那也是被你胁迫导致落海否则他为什么要无缘无故的自杀这件事情你必须要负首要责任”络腮胡子吼道。

    “作为警察,我为什么感觉你的话语之中具有强烈的倾向性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苏锐脸上的笑容逐渐敛去:“我没杀白家明,我自然不会承认,而且,我希望你不会做出一份假的笔录?!?br />
    坐在络腮胡子旁边的警察正写着笔录,听到苏锐的话,笔尖颤了一下。

    “当然,我也很有理由怀疑,你们是假的警察,从头到尾都是冒充的?!?br />
    苏锐摆出了一副油盐不进的态势,让络腮胡子等人毫无办法。

    对于审讯手段,苏锐见的太多了,他完全可以称得上是这些人的祖师爷

    “把手铐和脚镣给他戴上我就不信今天撬不开他的嘴”络腮胡子咆哮道。

    如果苏锐的手脚一直处于自由的状态,那么络腮胡子就没法对其用一些审讯手段

    “你们可以试试?!彼杖竦牧成厦挥邪氲憔迳?。

    “给他戴上”

    络腮胡子怒喝一声,直接掏出枪来,指着苏锐的头

    他就不相信,在枪口的威胁下,苏锐会不戴上手铐

    有一把枪威慑着,一旁的手下胆子壮了不少,他拿出手铐,走到苏锐的面前吗,喝道:“伸出手来来到这里,是条龙也得给我盘着,是头虎也得给我卧着落到我们手里,如果不听话,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你真的不是警察,警察不会这样说话?!?br />
    苏锐听了他的话,眼睛微微眯了一下,露出了危险的光芒。

    络腮胡子狠狠的瞪了手下一眼,怪他口不择言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无论怎样,今天你都得死”那名失言的手下似乎并不在意这些,而是粗鲁的把手铐往苏锐的手上套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苏锐平平的伸出了他的双手。

    那一双看似平淡无奇的手,却爆发出了让人感觉到惊恐的能量

    那个拿着手铐的家伙只感觉到自己被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击中,整个人完全的失去了重心,朝着络腮胡子的枪口飞速撞去

    在这种情况下,络腮胡子是绝对不可能再开枪了,他还没来得及变换手型去接住同伴,后者的身体就已经和他的手腕亲密无间的接触在了一起

    咔嚓

    络腮胡子的右手被这巨大的力量撞得瞬间骨折手枪也随之掉落了下来

    两个人一起撞在审讯室的墙面上,然后双双倒在地上,满脸通红,随时都有可能吐血

    至于另外一个做笔录的家伙已经彻底的被吓傻了,他呆坐在那里,完全不知道是该去扶起同伴,还是该去对付苏锐。

    苏锐站起身来,走到他的面前,看着对方充满了惊恐的眼睛,笑道:“做个选择题,是你自己昏过去,还是我把你打昏过去”

    对方还处于头脑发懵的状态,都没弄懂苏锐的意思,眼神依旧惊惶无措。

    “看来只有我帮你了?!?br />
    苏锐说罢,一只手揪住此人的头发,往自己的方向一拉扯,另外一只手化成掌刀,在他的颈后重重的切了一刀

    这个被吓傻了的家伙翻了翻白眼,便一头砸在了桌子上。

    而此时,络腮胡子和他的手下也哇的一声,同时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刚才的撞击,让他们两个都受了不轻的内伤

    络腮胡子的背骨裂开,前面的家伙更惨,肋骨被苏锐砸裂了一大片

    如果不是苏锐现在不想杀人,并没有发挥出全部力量,否则他们两个已经全部都变成死人了

    苏锐抬起脚,一脚踢在拿着手铐家伙的后腰上

    后者一声惨叫,浑身颤栗着昏倒在地

    只不过是个最简单的反击而已,就已经把整个局面彻底的扭转过来

    “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了?!彼杖窨醋怕缛?,略带戏谑的笑道。

    而这样的笑容落在络腮胡子的眼中,却让他有种莫名的惊恐

    在来到这里之前,他还想着怎么折磨苏锐,以在主子面前好好的表现一下,可是现在他才意识到,自己和对方之间完全就是天堑鸿沟的差距

    “想方设法,从苏锐的嘴里套出想要的证据,无论怎么折磨都可以?!?br />
    在几个小时之前,络腮胡子的主人这样对他说道。

    现在看来,这个问题他根本不可能完成了。即便被枪口指着,苏锐都能够做出如此直接凌厉的反击,现在折磨的角色已经互换了

    络腮胡子越想越气,感觉到腹中鲜血上涌,一张嘴,又吐出了一口鲜血

    苏锐没有管他,而是走到审讯室的门前,看着复杂的门锁,说道:“国安的审讯室真是高级,连门锁都能这样玩,我算是看明白了,只要再锁一圈,外面就算用机关枪都打不开这扇门了,二人世界,马上开始?!?br />
    说着,苏锐的手已经放在了那复杂精巧的门锁上,轻轻的拧了一圈

    咔吧

    随着锁簧的撞击声,整个审讯室瞬间安静的可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