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说完之后,没有再做出什么让这些便衣担心的举动,直接上了车。

    络腮胡子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眼中掠过狠意,也紧跟着上车,坐在了苏锐旁边。

    这个男人确实可怕,只不过是一句话而已,就让自己心生寒意。

    苏锐轻蔑的看了周围的便衣一眼,说道:“你们的主子是谁”

    没人回答他。

    “你们不说,就以为我不会知道吗”苏锐的嘴角露出嘲讽的笑容来:“我被抓了,就一定有很多人跳出来,华夏有个成语,叫做落井下石,想必你们不会不明白?!?br />
    “希望一会儿你会被落下的石头砸死?!甭缛用嫖薇砬?。

    “可是,华夏还有个成语,叫做釜底抽薪?!彼杖竦牧成弦谰晒易盼⑿?。

    络腮胡子阴狠的瞪了苏锐一眼:说道“我真的很想看一看,看看你过一会儿能不能依旧那么死鸭子嘴硬。来人,把他的头给我罩上”

    他的话音一落,旁边人便拿过了一个黑色布袋,往苏锐的头上套去。

    而这一次,苏锐并没有任何的反抗,任由自己被对方套住头。

    车子启动,缓缓的驶离码头,张紫薇的身影从一辆工程车的后面走出来,她捂着嘴,尽量不让眼泪流出。

    都是因为自己,他才变成了这个样子,那么自己一定要把他所交代的事情完成的尽善尽美才行。

    洁白的病房中,完颜正雍艰难的睁开眼睛,他感觉到浑身一阵难言的疼痛。

    “爸,你终于醒了,手术之后,你已经昏迷了两天了?!碧酱采系亩?,伏在床边打瞌睡的完颜华中也来了精神,这两天来他一直守在老爸的身边,寸步不离,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甚是明显。

    完颜正雍并没有关心自己的伤势,而是说道:“手下弟兄们的后事安排的怎么样了”

    “已经全部火化了,骨灰盒也分装完毕?!币惶岬秸飧龌疤?,完颜华中的语气就很沉重,经过了这次的事件,他觉得自己也成熟了不少,有很多担子是时候承担起来了。

    “一定要平安送回家,莫要惊扰了他们的安息,要给家属们合理的补偿,如果家属有生活困难的,远威帮无条件支援,所有子女的上学费用,远威帮一力承担?!?br />
    这并不是个小数目,可是完颜正雍知道,这笔钱必须要赔偿,否则的话他良心上也会不安的。

    完颜华中点点头:“我马上就做出安排?!?br />
    “田秉毅怎么样了”

    “田叔受伤太重,至少还有三台手术等着他,现在还没有醒过来?!?br />
    听了这话,完颜正雍久久不言。

    南下宁海,真的是他毕生以来做出的最错误决定吗

    这一次,不仅跟着自己多年的田秉毅重伤濒死,甚至损失了大半帮中精英,彻底断绝了走出北方三省的念头。

    这一次的重大损失会造成极为深远的影响,不知道远威帮得花上多少年的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看到父亲长久不出声,完颜华中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说道:“爸,有苏锐的消息了?!?br />
    “他怎么样了”完颜正雍一直沉浸在失去兄弟的悲恸之中,差点忘记了关键的苏锐。

    “他开着飞机,亲自送山本极战和人质一路回了东洋?!?br />
    说到这儿,完颜华中的眼睛里竟然露出一丝佩服的神情,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在之前被自己恨之入骨的男人,此时竟也能让自己生出敬佩的感觉

    “后来怎么样了”

    “然后他用那架私人飞机,把一百多层的山本组总部拦腰撞成了两截,如今整个东洋都因为这件事情而陷入了混乱之中”

    说到这里,完颜华中重重的挥了挥拳头

    事实上,在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不知道有多少华夏人感觉到了兴奋

    “山本大厦撞成了两截”饶是完颜正雍大风大浪过了一辈子,此时听到这个消息,也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苏锐曾经对他说过,三年之内,必然踏平山本组的总部,听到这话的完颜正雍只不过把其当成了一个表达雄心壮志的豪言壮语而已,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苏锐竟然能够在转眼之间毁掉了山本组的总部

    沉默了足足五分钟,想着这起事件有可能会带来的连锁反应,完颜正雍低声说了一句:“壮哉?!?br />
    时至今日,他已经无比的佩服那个比自己小近三十岁的年轻人了,很多他能够做到的事情,自己穷尽毕生之力也无法完成。

    “确实,足够壮哉?!蓖暄栈幸驳懔说阃?。

    “苏锐死了吗”

    “没有,他安然逃了回来,并且顺利的解救了人质?!?br />
    完颜正雍的脑海之中已经浮现出来山本大厦被拦腰截断的壮观景象,他实在是想不出来,在这种情况之下苏锐还能顺顺利利的从东洋离开,恐怕经此一役之后,他会成为东洋的头号通缉犯吧。

    “如此好消息,当浮一大白,给我找一瓶酒来?!钡弥苏飧鱿?,完颜正雍的气色比之前也好了一点。

    “爸,你刚刚手术过,饭都不能吃,怎么能喝酒”完颜华中苦笑。

    “废什么话就这点伤能把我怎么着”完颜正雍横眉立目:“磨磨蹭蹭的干什么”

    “对了,爸,我差点忘记了一件事情?!?br />
    完颜华中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拍脑门,说道:“虽然苏锐从东洋逃回来了,但是现在被华夏政府抓了?!?br />
    完颜正雍一听,嗓门顿时提高了八度:“华夏政府抓人因为撞塌了山本大厦吗胡闹做决策的人是个废物吗”

    “不是这个原因?!?br />
    完颜华中便详细的把发生在客轮上的事情说给父亲听。

    听了儿子的讲述,完颜正雍刚刚好起来的心情瞬间又变得冰凉冰凉

    很显然,以他的阅历,自然一眼就能够判断出,这是有人在设局故意陷害苏锐这一次,苏锐陷入了大麻烦

    他曾经杀了远威帮北堂的好几个精英,但是这属于黑帮争斗的范畴,并不算什么事,可是这一次就完全不同了,死的人是几大世家中的子弟

    族人被丢进海里喂鲨鱼,那些家族的掌舵人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势必会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置苏锐于死地

    “华中,如果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办”完颜正雍看着自己的儿子,意味深长的问道。

    “我会制止那几人的行为,但不会丢进海里,这样完全是冲动的不给自己留后路?!蓖暄栈兴伎剂艘幌?,说道。

    “不给自己留后路”完颜正雍的眼中闪过一抹失望的神色,很显然,儿子的答案并不能让他感觉到满意。

    “我只能说,杀得好?!?br />
    完颜正雍的回答让儿子浑身一震

    “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关系,哪怕得罪五大世家,也要把苏锐救出来”

    完颜正雍的语气深沉:“因为,他是我们远威帮的恩人”

    坐在车上,被套着头,苏锐微微一笑,说道:“绕来绕去,还是绕上了去首都的高速公路”

    没有人回答苏锐,因为每个人都处于巨大的震惊之中

    别克商务已经围着宁海七拐八绕了好几圈,然后才拐上了前往首都的高速公路,哪怕是睁着眼睛的人都快被绕晕了,而苏锐竟然能够判断出这是开上了首都方向的高速公路

    他对整个宁海的路网得有多熟悉简直脑子里装了一个gps导航系统

    “都这样了,还不把我的头套给摘下来吗”苏锐嘲讽的说道。

    络腮胡子一伸手,黑色布袋从苏锐的头上粗鲁的取下来,他已经意识到,用一些小手段来对付这个男人基本是无效的,不如就光明正大的过招好了。

    “现在猖狂,等会儿有你好受的”络腮胡子放着狠话。

    “不错,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彼杖袷媸娣目吭谧簧?,闭目养神,似乎对即将到来的麻烦一点都不担心。

    他的这份镇静让周围几个便衣暗暗心惊。

    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能保持如此放松的心态莫不是他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底牌

    黑色别克商务朝着首都方向急速驶去,夜色已经渐渐的布满这个世界。

    白忘川躺在病床上,满脸都是绷带,距离挨打事件已经过去了十几天,可是他仍旧没有缓过气来。

    多处肋骨骨折,英俊的脸被砸的没有人样,甚至还有了重度脑震荡,现在的白忘川连床都下不了了,哪里还有半分翩翩公子哥的模样

    每次感觉到脑袋之中传来的眩晕,白忘川就羞愤的想死。

    在金融峰会的巅峰酒会上出了那么大的丑,被打的像死狗一样,从此白忘川再也没脸见人了

    两次酒会,两次被打,放眼整个首都,所有的世家子弟之中,就没有他那么丢人的

    白忘川所不知道的是,现在外界已经给他起了一个外号酒会挨打专业户

    如果他知道了这个外号,恐怕更会气的立即吐血

    他恨把自己打成了这个样子的魏东洋,更恨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苏锐

    醒来的这些天,白忘川已经彻彻底底的被仇恨影响了心神,眼中时时刻刻都流露着怨毒的神色,和之前的淡定儒雅截然相反,像是完完全全的换了一个人

    “苏锐,你所施加在我身上的耻辱,总有一天,我要千倍万倍的奉还给你”白忘川嘶哑的低吼道。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匆匆忙忙的跑进来一个人,面带喜色的说道:“二少爷,好消息,苏锐被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