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苏锐一副小受的样子,本来还极为忐忑不安的张紫薇,竟有些忍俊不禁了。

    “快来吧?!?br />
    苏锐本以为张紫薇是要亲一下额头的,他倒也不在乎,可是没想到,张紫薇的手扶住了他的肩膀,然后整个人都压了下来

    苏锐坐在床沿上,被张紫薇这么一压,完全的失去了重心,仰面朝天倒在床上,随后一个柔软的身体就扑进了他的怀里

    苏锐睁开眼睛,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张紫薇的嘴巴就狠狠的贴了上来

    “这也太狂野了吧不是说只亲一下的吗”

    苏锐心中的想法没法说出来,因为嘴巴被死死堵着,张紫薇正在那里努力奋斗呢。

    很显然,在接吻这方面,张紫薇也是个新手,她本想学电视剧上面男女主角之间的动作,可是苏锐的嘴巴紧紧闭着,她吻了半天,人家愣是没张嘴

    一分钟后。

    张紫薇已经是气喘吁吁,她看着苏锐,眼睛中闪现出浓浓的不甘心,好似不征服苏锐的嘴巴她就誓不罢休一样。

    “张嘴?!彼浪蓝⒆潘杖竦淖彀?。

    苏锐本能的张开了嘴。

    然后,柔软喷香的舌头便顺着苏锐的嘴滑了进去。

    苏锐双眼圆睁,同样看着双眼圆睁的张紫薇。

    一个动作生疏,一个毫无反应,两个人这样干,真是一点意境都没有了。

    “闭眼?!闭抛限奔绦档?,然后率先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苏小绵羊也乖乖听话闭上眼睛,任人宰割。

    可是,他是正常男人,面对这么一个主动投怀送抱的漂亮女人,就算心理上没什么反应,生理上也早已雄赳赳气昂昂了。

    两个人纠缠了足足十分钟,苏锐从一开始的被动没反应,到最后已经开始颇为主动积极的回应着张紫薇了。

    分开之后,张紫薇的眼睛亮晶晶的,面颊潮红,鼻尖上已经沁出了汗珠,很显然,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也很是情动了。

    苏锐看着她的眼睛,心中的躁动之感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非常复杂的心情。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苏锐苦笑道:“你这样做,很有可能是在飞蛾扑火?!?br />
    “我不在乎?!闭抛限钡挠锲偶岫?,道:“我只是想要表达我的情感,即便你对我没有感情,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喜欢你?!?br />
    “我在黑暗世界中行走,随时都可能死亡,你对我倾注感情,这和无底洞没什么区别?!?br />
    苏锐坐直了身体,把张紫薇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后者也十分配合的双手揽住苏锐的脖子,两个人的脸颊只不过是间隔着十公分的距离。

    如果是不知道的人,还真的以为这两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亲密关系呢,不过话说回来,两个人连嘴都亲了,这关系也确实有点“亲密”了。

    “我也不知道这是我暂时的情感爆发,抑或是长时间的细水流长?!奔热灰丫淖阌缕醭隽说谝徊?,那么剩下的一切也就都顺理成章了:“在过往的那么多年,我从来不曾动心过,你是让我动心的唯一一次?!?br />
    “我应该是有那么优秀的?!闭抛限钡耐尾孔谧约旱拇笸壬?,苏锐又有那么一点心猿意马了。

    身为一个男人,想要控制住自己的本能,还真是一件很有难度的事情啊。

    “即便你在天上我在地下,我也拥有追求幸福的权利?!闭抛限比险娴亩⒆潘杖竦难劬?,在心中缓缓的下定了决心,说道:“接不接受是你的事情,追不追求是我的事情,我知道感情不是强买强卖,所以咱们最好互不干涉?!?br />
    好一个互不干涉

    苏锐简直哭笑不得了

    张紫薇认真的说道:“所以,你可以拒绝我,但不要阻拦我?!?br />
    苏锐摸了摸鼻子:“虽然我很想阻拦你,但我还是觉得你这几句话很经典?!?br />
    “那你还是不要阻拦我吧?!?br />
    张紫薇说着,紧紧搂着苏锐的脖子,嘴唇再一次贴上来。

    苏锐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总不能一把把张紫薇给推开吧,这样多伤害人家姑娘的自尊心于是,心软的苏大帅哥只能继续被动承受着这种被无数男人艳羡的快乐。

    又是十分钟。

    张紫薇还有些恋恋不舍,亮晶晶的眼眸之中全部都是柔情,可是在下一刻,她的脸色骤然变了

    因为汽笛已经鸣响了

    汽笛鸣响,就代表着这一艘客轮要靠岸了

    听到这声音,张紫薇的心脏骤然提到了嗓子眼,刚才的柔情蜜意消失无踪,本来已经绵软无力的身体立刻变得僵硬

    一直处于缠绵状态的她差点忘记了,当客轮靠岸的时候,苏锐就将要被人包围了

    张紫薇看着苏锐淡定的眼睛,担忧的说道:“要不,你乔装打扮一下,悄悄的溜走,不要让他们发现你的行踪,好不好”

    “没有必要?!彼杖袂崆岬呐牧伺恼抛限钡暮笱?,说道:“如果我逃了,他们更有理由全国通缉了,到时候整个华夏就没有我的立足之地了,我可不想再像五年前一样,灰溜溜的被驱逐出境?!?br />
    “可是”张紫薇还想再说什么,却被苏锐打断了。

    “没什么可是,不用担心,记住我说的话,无论码头上面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要过多关注,以免暴露了自己?!?br />
    张紫薇点了点头,她才进入幸福的状态没多久,这一下巨大的痛苦又将她所包围。

    “你要相信我?!彼杖裥Φ溃骸耙桓瞿鼙荒憧瓷系哪腥?,会如此轻易的被他们给整垮吗”

    张紫薇和金泰铢先行离开了客轮,至于被剔去双手的山本极战,则是被打晕之后扔进了一个拉杆箱里,被金泰铢一路拖着离开了码头。

    堂堂的一代上忍,竟然落到了这样的地步,让人不得不唏嘘感慨。

    苏锐坐在船舱中,正拿着一把指甲刀修剪着指甲,看起来很是悠闲,似乎完全没有把即将到来的狂风骤雨放在心上。

    客轮的旅客几乎已经全部离开,就在这个时候,十几个身着便装的男人登上了客轮。

    “你们是谁现在这艘船已经靠岸,游客不许登船了?!?br />
    一名水手阻拦道。

    可是下一秒,他便讪讪的闭上了嘴巴,因为为首的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男人对他亮出了警官证

    “那个杀人的嫌疑人住在哪个房间”络腮胡子沉声说道,他的目光阴沉,透着阴狠的神色。

    看着这样的目光,小水手不禁打了个寒颤:“他住他住”

    络腮胡子一摆手:“你带我们过去”

    说罢,他转过脸来,道:“嫌疑人极度危险,子弹全部上膛,如果对方有反抗行为,立即就地击毙”

    小水手听了这话,再次哆嗦了一下

    苏锐已经把十个手指甲全部精修了一遍,这才听到甲板上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随后就见到一个满脸凶悍的络腮胡子带着人冲了进来,十几支枪齐齐指着自己的脑袋

    “你是苏锐”

    络腮胡子吼道。

    事实上,他是明知故问,怀里揣着苏锐的好几张照片,不知道被他翻看了多少遍

    在来之前,他的领导已经交代过了,务必把苏锐拿下,而且,一定要活的

    “你们真是太磨磨蹭蹭了,如果再不来,我都准备脱了袜子剪脚趾甲了?!?br />
    苏锐无所谓的站起身来,完全不在意那指着自己的十几个枪口,笑眯眯的说道:“怎么着,准备带我去哪里”

    “由于你涉嫌一桩杀人案,需要跟我们回去配合调查”络腮胡子丝毫不敢放松,手指始终压在扳机上面,他知道眼前的年轻男人是个多么危险的人物,如果稍有不注意,被他翻了盘,可就不太好了

    “涉嫌一桩杀人案你们哪只眼睛看到我杀人了”苏锐慢慢悠悠的说道,虽然他决定先跟这些人走,但是绝对不可能让对方如此顺当的完成任务。

    “船上有很多目击证人,包括船长和水手在内?!?br />
    “我需要看看你们的证件?!彼杖衿沉苏庑┍阋乱谎?,轻蔑的说道:“而且,你们最好出示一下逮捕令?!?br />
    “还敢跟我讲条件”络腮胡子强忍着心中的怒意,草草的给苏锐看了一下证件,随后便出示了一张逮捕令,显示的是宁海市局签发。

    看到那血红的印章,苏锐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皱。

    而在之前才刚刚和罗飞良联系过的他非常清楚的知道,这绝对不是宁海市局的手笔

    那么短的时间,准备好了那么多手续,很显然是有备而来

    “你们是宁海市局刑警大队的”

    苏锐冷冷说道:“我并没有在宁海市局见过你们?!?br />
    “废话真多,给我带走”

    络腮胡子当然不会再继续回答苏锐的问话,因为再答下去可就露馅了,他一招手,便有两个人冲上来,想要反制苏锐的胳膊。

    “不用你们麻烦,我自己走?!?br />
    苏锐的两条胳膊轻轻一震,两名便衣的手瞬间被荡开

    络腮胡子神情一凛,他还不待有任何反应,苏锐已经迈步朝外面走去

    码头上停着两辆黑色的别克商务,苏锐在中间走着,十几名便衣在周围严阵以待。

    “给我上车”络腮胡子低吼道。

    可是苏锐却停下了脚步。

    他转过身,看着这个络腮胡子,眼中闪过一丝冷芒。

    “我警告你,不要这样跟我说话,否则我不保证你能见到明天的太阳?!?br />
    苏锐话语之中缭绕着淡淡的寒意,让络腮胡子浑身如坠冰窖

    :感谢颖丽奕、书友5050878、董津、风炎夜、儿帅哥、i自娱自乐、神剑的月票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