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张紫薇有穿了内衣,可是她的裙子被撕破,反正不能就穿着三点式走出来吧

    就算苏锐好意思看,她也不好意思亮相啊。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草莓,.xsw自己虽然倾心于他,但是并不打算勾引他啊

    嗅着从卫生间门缝中飘出来的沐浴液香气,看着张紫薇微微露出来的雪白香肩,苏锐不禁觉得有点心猿意马。

    一个房间,孤男寡女,配合上这旖旎的气氛,由不得他不多想。

    他也是正常的男人,有这方面的心理活动也并不意外,不过苏锐还是笑了笑:“你先围着浴巾出来吧,衣服的事情,我来想办法?!?br />
    张紫薇轻轻的点了点头,俏脸之上布满了红晕:“好?!?br />
    不过,苏锐下一秒的话让她的脸更红了:“当然了,这也不算什么问题,反正你也没怎么走光,就当是在游泳池里好了?!?br />
    等到张紫薇从浴室中走出来,苏锐不禁眼前一亮。

    浴巾也顶多只能包裹到张紫薇的臀部以下,看着那光洁雪白的长腿和细腻的肌肤,苏锐调笑般的竖了个大拇指,道:“你也是个一等一的大美女啊?!?br />
    “那是当然?!?br />
    张紫薇出其不意的回了一句,不过俏脸依旧绯红,她并着腿坐在床边,怎么看怎么像是一朵出水芙蓉。

    “等着啊,我去给你找件衣服?!?br />
    苏锐并没有把目光在张紫薇的大腿上多做停留,也不可能真的让张紫薇披着浴巾出去见人,出去了没几分钟,他的手上便拿着一件崭新的女式夏装甚至连商标都还没拆掉。

    张紫薇根本无法掩饰脸上吃惊的神情:“你从哪弄来的新衣服”

    “顺的?!彼杖襁肿煨α似鹄矗骸按嫌心敲炊嗟呐慰?,顺手牵羊拿来件衣服,对我来说岂不是太简单的事情了”

    “你是偷的”

    张紫薇说话的声音似乎有些艰难,她的表情也变得极为精彩,任她想破了脑袋也不会想得到,苏锐竟然会为了自己去偷女装

    这一刻,她又感动又好笑。

    “可是如果被发现了怎么办”张紫薇似乎有些为难,毕竟“偷”这个字眼离她还是太远了。

    “死不承认呗?!彼杖裎匏降乃档溃骸翱焓允砸路喜缓仙?,不合身我再去换一件?!?br />
    听到这话,张紫薇差点就喷出来了。

    偷来的衣服,不合身还要去换

    “其实也没关系?!彼杖竦男那榭雌鹄醋攀挡淮?,并没有受到之前杀人事件的影响:“你就尽管放心穿吧,我在她的箱子里留了双倍的钱?!?br />
    张紫薇一听,顿时哭笑不得。

    旅程很短暂,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虽然船上的人对杀人事件议论纷纷,但是并没有一个人敢来到苏锐的船舱自找麻烦,而船长在得知消息之后,已然报了警。

    只要苏锐不跑,那么只要等到船一靠岸,警察便会来到将他带走

    而苏锐就和后张紫薇呆在房间中,说说笑笑聊聊天,倒也是十分的惬意,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船上蔓延开来的紧张情绪。

    还有两个小时就靠岸的时候,苏锐才拨通了罗飞良的电话。

    当后者看到来电的时候,顿时一种复杂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从内心深处,他是绝对不希望苏锐死的,从开始到现在,他都是坚定的挺苏派。

    或者说,他并不是站在苏锐的一方,而是站在道义的一方。

    可是,苏锐不死,罗飞良的妻女就不会被神秘的绑架者释放,她们也会继续的身处危险之中。

    “你还活着”接通了电话,听着苏锐的声音,罗飞良真的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我活着,不过有人死了?!彼杖袼档?。

    “怎么回事”

    “我在从东都回宁海的客轮上,在船上遇到了几个渣滓,顺手就给丢到海里喂鲨鱼了?!彼杖竦档?,似乎是在阐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

    罗飞良感觉到自己的胸口有点压抑,他知道,苏锐既然这样说,就一定不会是小事,被他丢进海里的那几个人,肯定有着不普通的身份

    “那几个人是谁”

    “名字我不记得了,一共五个人,好像一个是首都白家的,一个是蒋家的,还有一个是张家的,另外两个不知道身份?!?br />
    苏锐这短短的几句话,每一句话都让罗飞良的心脏狂跳

    白家的,蒋家的,还有张家的

    这三个家族随便挑一个搬出来,都会让自己吃不消

    苏锐竟然一次性的把这些人全部扔进了海里

    这简直是狂猛的没有了边际

    罗飞良觉得自己嗓子干渴,已经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他连喝了一大杯水,这才艰难的说道:“那些人,全都死了吗”

    “我说过了,全部喂了鲨鱼?!彼杖竦溃骸拔艺娴拿挥锌嫘??!?br />
    “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我只能试试看,看看能不能处理?!甭薹闪妓伎剂艘幌?,沉声说道,苏锐这一下真的是给他找了个非常有难度的问题。

    “好?!彼杖穸倭硕?,眼角带着微微的笑意:“说实话,这件事情就算你处理不了我也不会怪你,毕竟有些棘手,虽然那几个家伙该死,但这种死法会有一定的麻烦?!?br />
    “我尽力吧?!笨吹剿杖袢绱死斫庾约?,罗飞良叹了一口气,便挂断了电话。

    看着桌面,这位往日雷厉风行的国安重案组组长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很想帮助苏锐,但是这样做的话,一定会给妻子女儿带来危险。

    “谁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罗飞良抓着头发,埋头于桌上,眼中涌出痛苦的神色。

    一边是亲人,一边是道义,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了

    苏锐和五大世家之间的仇恨早在五年前就已经结下了,那一次他能够安然脱身,并不代表这一次同样也可以

    毕竟时过境迁,许多人物和势力都已经不在了他们早已变成了历史的尘埃

    一次性杀了五个人,还是大世家的子弟,这一下真的有些闹大了

    思考了几分钟,罗飞良终于还是抓起了电话

    “给我立刻查一查,白家蒋家张家的所有直系子弟都在哪里对,我只要直系子弟的消息,半个小时之内给我结果”

    罗飞良干脆利落的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希望那个控制着自己妻女的神秘人物,不要看到自己的小动作才好

    说来说去,他终究还是想要站在苏锐的一边

    罗飞良很快就判断出来事情的主要矛盾,如果是这几大家族的旁系子弟,那么这件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如果被苏锐扔进海里喂鲨鱼的是直系子弟甚至是主要继承人的话,那么这一次的事件所引起的风暴将绝对不会亚于五年前的杀戮之夜

    “希望不是直系子弟吧?!?br />
    罗飞良闭着眼睛,躺在椅子中,似乎开始了祈祷。

    这种精神状态在之前的他身上是绝对不会出现的

    幸好,半个小时之后,传来了罗飞良想要的消息几大世家所有的直系子弟全部找到了方位并没有失踪

    至于那几个被苏锐扔进大海里喂鲨鱼的倒霉家伙,只能算得上是这几大世家的边缘子弟

    得到了这个消息,罗飞良长长的出了一大口气,他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可是,接下来他又想到了一种非常大的可能性,虽然苏锐杀的都是该杀之人,这些人并不是五大家族中的直系子弟,可是这并不影响有些人会利用这件事情大做文章

    五大世家的所有人都对苏锐仇恨入骨,如今又加上了一个白家,他们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

    五年前他们没能制服苏锐,五年后还会继续忍气吞声吗

    想着想着,罗飞良也没了主意,于是他又给苏锐回了一个电话。

    “你之前说船上有人报警,但是宁海的市局及所有分局并没有收到相应的报警信息,说明这件事情可能已经超出了我的掌控范围,你需要当心那几大世家的报复,说不定他们现在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甭薹闪汲辽档?。

    “我知道了,多谢?!彼杖袼坪醪⒉惶橐?,轻轻一笑,说道:“上次说要请你喝顿酒,一直拖到现在都没实现?!?br />
    “来日方长,不着急?!甭薹闪嫉淖旖乔3冻鲆凰扛丛佣嗌男θ?。

    “谁知道我这次能不能安然度过呢?!彼杖衲训玫那崆崽玖艘豢谄?,而后笑道:“要是最终没事,咱们不醉不归?!?br />
    “我等着你的酒?!甭薹闪嫉纳艉艹林?。

    说实话,在这件事情上,如果他用心的话,不会一点力气都使不上的,至少能够赶在五大世家的人反应之前,做出一些有准备的行为。

    苏锐不是傻子,自然可以觉察到这一点。

    当然,他并没有点破,如果那几大世家动起手来,罗飞良这么一个国安重案组的组长,真的不会给他们形成太大的阻力或许连聊胜于无的作用都起不到

    听着苏锐在打电话时说出的那些话,张紫薇的眼睛亮晶晶的,心中内疚无比。

    “都怪我,才让你这样?!?br />
    张紫薇幽幽的说道,如果苏锐因为这件事情而遭到了不幸,她会后悔内疚一辈子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