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喂鲨鱼

    对于鲨鱼来讲,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整天吃鱼吃腻了,某些时候换换口味也是不错的。

    而对于落入海中的白家明来说,这绝对是最惊魂的时刻

    刚落入水中,他便扑腾出巨大的水花,想要离这两头鲨鱼远一些

    可是,他还没来的及扑腾几下,就感觉到自己的大腿被鲨鱼齐根咬住

    一股强烈到极点的剧痛将白家明彻底笼罩

    “啊”他发出了一声不似人腔的痛吼

    再过一秒钟,他的下半身就彻底的失去了知觉

    整个人几乎变成了两半,大片大片的血水从他的身下爆发了开来

    另一头鲨鱼也来凑热闹了,大嘴一张,直接咬断了白家明的右肩膀,顺带着还把他半边肋骨全给撕扯了下来

    由于心脏和脑袋都还是完好无损,因此白家明还能够保持着清醒,可以清晰的看到鲨鱼撕扯自己身体的模样

    他从来不曾有过的自杀念头,这一刻终于从脑袋里冒了出来

    身为白家的偏门子弟,白家明也算是可以作威作福横行霸道了,本来以为一辈子可以悠然自得的度过,可是这一刻,他真的是嫌自己活的太长了

    似乎是听到了白家明的心声,老天并没有让他等太久,第三头鲨鱼游过来,把他剩下的半个身体活生生的吞到了肚子里

    于是,白家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鲨鱼的钢牙咬上了脑袋

    下一秒,他便不会再有任何的意识了,因为整个脑袋已经变成了红白色的浆糊,混合着破碎的颅骨,流向鲨鱼的腹腔

    而此时,苏锐正提着蒋林浩的脖子,把他的半边身体拽出了栏杆之外

    “啊啊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啊”

    蒋林浩歇斯底里的大喊,几位同伴的惨烈死相彻彻底底的压垮了他的神经让他浑身上下都被恐惧所充满

    “既然不想死,为什么做出那么多找死的行为当你做出这种禽兽行径的时候,就该有受到惩罚的觉悟”

    苏锐冷冷说道:“恐怕这些年来,被你折磨过的女人也不知道有多少,今天,我就统一做个了断吧”

    说罢,苏锐的胳膊伸直,让蒋林浩的整个身体都悬在栏杆的外面

    后者在疯狂乱蹬着踹着,挣扎着大喊:“杀了我,蒋家真的不会放过你,你就等着死吧,这里有很多的目击者,消息不可能捂得住,你现在放开我,还来得及啊”

    “我在意这些吗”

    这里的动静很大,已经有旅客和船上的工作人员远远的看到了这边,这些人从来没有遇到过公然杀人的情景,虽然这几人都是该杀之人,但是苏锐这样私下里就杀掉了,会不会违背了法律

    一时间,那些人竟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苏锐说完,转脸看了甲板的方向一眼,被他冰冷的目光扫过,那寥寥几人下的连忙把脑袋缩了回去心脏狂跳

    “他会不会记住自己的样子,然后一个一个的杀过来或者把自己丢进海里喂鲨鱼”

    想到这一点,那几个目击者们纷纷撒腿跑回船舱,再也不敢多呆一秒

    回到船舱,死死的锁住舱门,他们这才稍稍安心了一点回想着甲板上发生的杀人事件,他们到现在还觉得好像是在做梦一般

    “你的几个同伴已经被鲨鱼吞进了肚子里,你也去陪他们吧。至于蒋家会不会报复我,就不由的你操心了?!?br />
    说罢,苏锐松开了手

    后者呈自由落体,重重的砸在了海面之上

    三头鲨鱼早就翘首以盼很久了,各咬住一边,直接把蒋林浩撕成了三半

    看着海面上翻腾的血腥和破碎的衣物,苏锐看了张紫薇一眼:“出气了吗”

    张紫薇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实话,看到这样的场面,有点难受?!?br />
    苏锐知道,哪怕是经常杀人的人,见到这种鲨鱼吞噬撕咬活人的场面,胃部也不可能会舒服,张紫薇能够做到现在这样,已经是极为的难能可贵了。

    这个女人的意志力,或许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坚强许多。

    “慢慢调整吧,这是他们应有的惩罚?!?br />
    或许是由于张紫薇是自己的同伴,苏锐才会如此的血冲脑门,否则把这几人全部丢进海里就了事了,何必采取如此血腥的手段

    “嗯?!闭抛限鼻崆岬挠α艘簧?,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海面。

    “回船舱吧?!彼杖裆艘谎奂装迳系难?,皱了皱眉头,道。

    “好?!?br />
    张紫薇想要转身而走,可是这一下,让她差点跪在了地上

    由于刚才精神上形成了巨大的压力,此时的她已经浑身僵硬,腿脚都有些不听使唤了

    站着不动的时候还感觉不到,此时一迈步子,发麻的腿脚让她差点失去了重心

    看到张紫薇一个趔趄,苏锐连忙上前扶住,这才避免了前者的摔倒。

    “你没事吧”

    “腿有些麻了?!闭抛限蔽弈蔚乃档?。

    她何止是腿麻了,简直浑身都没什么力气了。刚才神经一直紧绷着还觉察不到,可是一旦缓过气来,立刻支撑不住了。

    不过,这么一下,也让张紫薇没法再继续捂着破碎的连衣裙,半边裙子从她的肩膀上滑落,把姣好的上半身几乎都全部暴露了出来。

    “啊”

    张紫薇一声轻叫,想要伸手把破裙子拽上来,可是苏锐却摇头一笑。

    他的眼睛并没有在张紫薇的胸前风景上面多做停留,而是一只手伸到她的背后,一只手伸到她的腿弯,直接把佳人横着抱了起来

    张紫薇再次发出一声轻叫,脸庞通红如血,本来就没什么力气的身体这次更加软绵绵了

    被苏锐这样抱着,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仿若小鹿乱撞,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为了自己,这个男人不惜以身犯险,开着飞机到东洋撞塌了山本大厦,看到自己被人调戏,更是一怒而杀人,丝毫不担心杀人之后会惹来的麻烦,这一桩桩一件件,每一件都是如此的不平凡,每一件都是如此的惊心动魄,每一件都让人倾心不已

    看着苏锐的侧脸,回想着他刚才为了自己而暴怒的情形,张紫薇真的觉得自己要醉了。

    尽管她知道,自己和苏锐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根本该发生在一个层面的故事,完全就是平行时空,可是,她越是清楚的知道这些,越是无法阻碍自己去喜欢上这个男人

    张紫薇也清楚,苏锐的身边有着许多红颜知己,自己虽然容貌和身材都算是上乘之选,可是和环绕他身边的那些女人比起来,还是会让自己感到有些不如,或许他只是把自己当成了普通的朋友,可是,自己并不想和他仅仅做普通朋友啊。

    长发柔顺,眼睛大而明亮,身段堪称完美,再加上身上时不时透出来的英气,张紫薇是个最典型的美女胚子,虽然和林傲雪秦悦然薛如云比起来,不如她们有特点,但是也绝对是极为不错的姑娘了。

    此时的苏锐虽然只感觉到张紫薇在注视着自己,但是并不知道她内心的想法,看着她香肩半露的样子,打趣了一下:“其实你的身材比我想象的要好?!?br />
    听到这句话,张紫薇无法再和其对视,把通红的脸埋在了苏锐的胸前。

    事实上,由于张紫薇最早的裙子已经在飞机上沾上了山本极战的血,因此这条还是上船之前买的,此时最后的衣服也被撕破,裙子被从领口撕扯到了腰际,简直跟两片破布没什么两样,张紫薇真的是没法见人了。

    苏锐抱着张紫薇回到了船舱中,将其轻轻的放到床上,说道:“今天受了惊吓,好好的睡一觉吧,等恢复恢复力气,一会儿可以洗个澡?!?br />
    离开了苏锐温暖有力的怀抱,张紫薇的心中立刻腾起一股失落的感觉。

    她挣扎着坐起来道:“我现在就去洗澡?!?br />
    张紫薇刚才被拉拉扯扯,身上不知道被那五个禽兽碰了多少下,她想想都觉得有点恶心,立刻要洗掉那些痕迹。

    “那你注意安全,别滑倒了?!?br />
    苏锐也没有阻拦,他们所在的这间船舱算是整艘客轮的顶配了,还带有一个面积不错的卫生间,相对于淡水比较稀缺的海上,这个房间还可以洗热水澡,很显然相应的房间价格也让人咋舌。

    卫生间里很快传来了哗哗的水声,佳人在里面洗澡,苏锐并没有什么旖旎的想法,眉头轻轻皱着,他只是希望今天的事情不要带给张紫薇太多的影响才好,虽然事情最终未遂,但无论哪个女孩子遇到这种事情,都会留下很久的阴影。

    水声响了很久,很显然,张紫薇不惜浪费船上的淡水,也要把那些痕迹仔细的清理掉,只不过胳膊被抓了几把,在她看来,就已经是肮脏的不得了的事情了。

    水声渐停,可是苏锐等了很久,都不见张紫薇出来。

    “怎么回事”苏锐走过去,敲了敲门。

    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了一条小缝,张紫薇探出头来,似乎有些难为情的说道:“我没有衣服穿?!?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