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并没有直接杀掉他,而是选择了一种更加残忍的方式。更新最快去眼快

    不让此人那么痛快的离开这个世界,而是要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淹死在这片大海中。

    苏锐能够想象到张紫薇之前是怎样的无助,同样也要让他体会这种无助的感觉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那个掉进海里的人在海浪之中拼命挣扎着,可是却无济于事,尽管他会游泳,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身体的能量顺着伤口在不断的流失,很快他便感觉到了手脚发软

    白家明和蒋林浩在一旁看的都直打哆嗦两条腿甚至都支撑不住身体了

    那人掉进海里,大腿的动脉处正往外面疯狂的涌出鲜血,几乎没过一分钟,他周围的海面便染上了一层暗红色

    当然,鲜血的气味或许能够刺激到某些比较暴力的海中生物。

    几十米外,两个银色的鱼鳍已然并排出现在了海面之上

    鲨鱼

    这种海中霸主终于闻血而动,朝着鲜血的发源地劈波斩浪而来速度极快

    那个掉落海中的家伙很显然也看到了两头游来的鲨鱼,一声惊恐的大喊,连忙朝着反方向游去

    可是,他的游泳速度又怎么能够和鲨鱼相比,更何况此时还是身受重伤

    眼看着两头鲨鱼接近了同伴,白家明和蒋林浩双腿发软,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而站在船上的苏锐,已经捂住了张紫薇的眼睛。

    接下来发生的场面实在是比较残忍,他不想让身边这个姑娘经历这些。

    可是,张紫薇却挡住了苏锐的手

    “我要看到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闭抛限笨戳怂杖褚谎?,目光之中满是坚定

    “那就用鲜血来洗刷他们身上的罪孽吧?!?br />
    苏锐淡淡的说了一句,漠然的看着海面。

    “啊不要,不要,不要救我,救我”

    眼看着两头鲨鱼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那落水之人开始歇斯底里的大吼,灵魂都在颤栗

    他拼命的扑腾着海面,想要逃的远一些,可是根本无济于事

    死亡的阴影已经快要把他给逼疯了

    下一秒,这个家伙的叫喊声就已经戛然而止

    一大片鲜血从海面上蔓延开来

    两头鲨鱼分而食之,很快就把一个大活人给吃的干干净净

    “看来,鲨鱼还没有吃饱呢?!?br />
    苏锐眯了眯眼睛,然后拽着刚才那个被刺破了心脏的张家子弟,同样丢进了大海里

    紧接着,他把另外一个被砸破了脑袋嵌在栏杆上的家伙也同样丢进了海里

    整个现场血腥之极

    白家明看着苏锐的眼神,就像是见了鬼一样

    “我警告你,不要杀我们,否则我们的家族不会放过你的”

    白家明努力克制住内心的惊恐无措,可是声音却依旧颤抖

    “你们是哪个家族的”

    “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我是白家的人,首都白家,白秦川是我哥,他爸是我的族叔,你杀了我,白家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的”

    白家明的上下牙齿已经在不断的打着颤,海面上的血腥场面几乎让他崩溃掉看着平时一起吃喝嫖赌的朋友被鲨鱼活生生的撕碎,还有比这更让人害怕的事情吗

    他们仗着自己的家世和地位,平日随意凌辱女人,无往而不利,当他们在女人的身上奋战的时候,绝对不会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因此而丢掉了性命

    白家明已经意识到,三个同伴都已经死了,如果自己再不把白家给搬出来,下一个死的有可能就是自己

    “白家白秦川是谁我没听说过,也不认识?!彼杖窭淅涞乃盗艘痪?,迈出一步。

    就这一步,让白家明直接尿了裤子裤裆瞬间湿了一大片

    苏锐摇了摇头,看着他湿嗒嗒的裤子,嘲讽的说道:“我真的不知道鲨鱼会不会喜欢吃你这种重口味的食物?!?br />
    “你也不能杀我,我是蒋家的人,我叫蒋林浩,首都蒋家”蒋林浩同样战战兢兢的说道,他们平日里为虎作伥倒是很有一套,一旦真的面对死亡,所露出的本相简直让人嗤之以鼻

    “首都蒋家,又是个什么东西”苏锐的话无疑让蒋林浩的心沉入了谷底

    “蒋家和白家都是首都的几大世家之一,刚才被你刺穿心脏的那个人,是首都张家的子弟,如果你放了我们两个,我们保证不会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否则你也别想活的成”

    蒋林浩战战兢兢,竟然摆出了一副和苏锐谈判的架势

    他知道,对方既然杀了人,那么绝对别想再逃脱法律的制裁而继续活下去自己只要和他讲条件,就由不得他不心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不在意自己的生命

    “不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苏锐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冷笑话一样:“五年前,我独自一人杀上蒋家,废掉了蒋毅刚的双腿,五年之后,我再杀一个蒋家的偏门子弟,又算的了什么”

    听到这句话,蒋林浩和白家明一开始都是一愣,似乎有些没反应过来,可是,几秒钟后,两个人的脸上就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他们虽然是大世家的远房子弟,并没有资格亲身经历某些历史性的事件,但也同样听说过五年前的首都杀戮之夜

    在那个夜晚,一个超级狠人,单枪匹马的杀上了五大世家,打穿了半个首都,五大家族的继承人全部被废掉,血流成河

    白家明和蒋林浩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当年的那个超级狠人,如今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这简直比恐怖小说还要来的惊恐比天方夜谭还要来的扯淡

    他手中的军刺,随时可以刺爆自己的心脏他的铁拳,随时可以砸碎自己的脑袋

    苏锐充满嘲讽的看着蒋林浩,冷冷说道:“还敢用蒋家来威胁我难道你以为你的性命比蒋毅刚的双腿还要重要一些吗”

    作为蒋家的偏门旁系子弟,蒋林浩的性命当然比不上家族首席继承人的双腿

    听了这话,蒋林浩止不住的打着寒颤

    难道说,自己真的距离死期不远了吗

    苏锐又逼近了一步,冷冷说道:“你以为,你真的有和我谈判的资格吗”

    说着,他一巴掌扇出,狠狠的打在了蒋林浩的侧脸上

    这一下,后者的身体直接飞起,重重的撞在栏杆上而后又弹了下来

    蒋林浩趴在地上,像一条死狗,脸颊高高肿起,整个脑袋都晕晕乎乎

    白家明也终于意识到,眼前的超级狠人根本就不惧于自己的威胁他能够单枪匹马杀上五大世家,同样可以不把白家放在眼里

    见到苗头不对,白家明立刻磕头求饶:“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我们也只是偶尔犯一次错,并没有实质性的伤害到你的同伴,她现在还是好好的,顶多算是个未遂,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这货虽然磕头如捣蒜,但是脑袋并没有和甲板发生接触,虚虚的磕头而已。

    苏锐听了这话,简直是怒不可遏,到了这个时候还敢狡辩,如此不要脸之人,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思

    “她到现在还是好好的那你给我解释解释,她身上的衣服是怎么烂的”

    苏锐一脚把白家明踹翻在地

    摔倒之后,白家明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立刻爬起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我们犯了错,请你原谅,请你原谅请你不要杀我们”

    “我不杀你们”苏锐冷冷说道:“如果我的同伴答应放过你,你们就可以走了?!?br />
    白家明一听,事情好像出现了那么一点转机,顿时大喜,连忙对着张紫薇磕头:“求求你,美女,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们也是一时冲动”

    平日里泡妞无数的白家明,什么时候会想到,有一天自己终将落得这样的下场

    他也有向人求饶的时候

    苏锐看向张紫薇,后者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指了指白家明,道:“他打了我?!?br />
    张紫薇并没有说白家明打了自己的屁股,但是此时说与不说,结果都相差不大了。

    她的这句话,无疑也是判了白家明死刑

    青龙帮的律堂之主,执掌整个帮派的刑罚,从来都不会是个善良柔寡之人

    她的话音一落,一股危险到极点的气息瞬间从苏锐的身上爆发了开来

    “美女,美女,我那不是打,只是摸了一下你的屁股而已,我”

    白家明简直是笨的无可救药,不打自招,他这解释还不如不解释,话还没有说完,就发现自己已经被拽了起来,胳膊肘已经被暴怒的苏锐横着架在了栏杆上

    握着白家明的大臂和小臂,肘关节硌在栏杆之上,苏锐用力一压

    咔嚓

    白家明的肘关节已经反方向折断了大臂和小臂形成了触目惊心的角度

    “啊”

    经历如此剧痛,白家明差点没直接疼死,他眼前一黑,感觉到半边身体都僵硬了完全无法抵抗那种钻心的疼痛

    蒋林浩在一旁看着,同样尿了裤子

    “你这种渣滓,怎么可以如此堂而皇之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苏锐说罢,拽住了白家明的领子,后者还在哀嚎着,却感觉到身体已经骤然一轻,这才发现自己正朝着海面飞去

    而下面,两头鲨鱼正在撕扯着张家子弟的身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