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紫薇正扶着栏杆吹着海风,似乎正在出神的想着什么,对于这位一心扑在青龙帮建设发展上面的女人而言,很少能有这么放松的时候。

    “嗨,美女,看你神色落寞,是不是和男朋友闹别扭了”白家明看似很优雅的叼着一根烟走了过来,和张紫薇并肩趴在栏杆上。

    后者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便把脸扭了过去,对于这种搭讪目的很明显的男人,张紫薇一贯是没有任何兴趣的。

    看到张紫薇如此反应,白家明浑不介意,他知道,美女都是有个性的,这种小辣椒看起来很不好接近,但是一旦弄到手,绝对会让你辣的够爽,特别带劲。

    “美女,相逢即是有缘,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白家明,敢问姑娘芳名”白家明自以为很有风度的说道,同时还往几个朋友的方向瞥了一眼,看到他们正挤眉弄眼,不禁自得的微微一笑。

    “我没兴趣知道你的名字,我也没兴趣告诉你我的名字?!?br />
    张紫薇头也不回,淡淡说道,她虽然年轻漂亮,但已经新晋成为青龙帮的第一副帮主,在帮派中的地位仅次于李阳,在宁海的地下世界中,这位漂亮姑娘已经是万人之上的存在,还会把这种泡妞的小伎俩放在放在眼中吗

    尽管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是名牌,就跟个奢侈品移动展架似的,可是这样徒有其表没有内涵的男人,如何能够和苏锐相比

    在认识了苏锐之后,恐怕一般男人都不会进入张紫薇的眼睛了,那个男人的身上,总是有着一种特殊的人格魅力,让人无法抗拒,不能自拔。

    看到张紫薇说话如此直接,白家明的脸上不禁掠过了一丝阴沉之色。

    这个女人看起来很是不给面子啊,自己平时泡妞的时候,只要亮出身份,皆是无往而不利,哪会像今天这样

    “美女,看来你对你男朋友可是真爱啊?!卑准颐餮杆俚氐髡艘幌卤砬?,道。

    “这个同样不需要你来操心?!闭抛限币谰擅挥谢赝?,在她看来,能够回上这白家明两句话,已经是给了他天大的面子了。

    “美女,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会不明白吧”白家明把手中的烟头弹进大海中,冷着脸说道。

    看着他这扔烟头的动作,张紫薇的眼中闪过一抹厌恶之色,以小见大,这种在大海中乱丢垃圾的男人,其本身的素质,又能高的到哪里去

    “伸手不打笑脸人,我当然明白这种道理,可是,对于你这种不怀好意的笑脸人,我觉得并没有搭理的必要?!?br />
    张紫薇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说道:“我劝你还是趁早离开吧,不然一会儿我男朋友来了,你可就没那么好过了?!?br />
    说到“我男朋友”四个字的时候,张紫薇眼中有一抹亮光闪过。

    “是吗我倒想看一看,你那个男朋友是何方神圣”

    白家明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心中的怒气已经升腾到了顶点,从以前到现在,他还从来不曾遇到过自己无法征服的女人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说完,白家明直接伸出手来,在张紫薇的翘臀之上重重的拍了一巴掌

    “啊”

    猝不及防之下,张紫薇被拍的直接跳起来,她转过身,对着白家明怒目而视

    这位看起来极有气质的姑娘并没有想到,在这个社会上,竟然会有人能够干出如此公然的流氓行径来

    “我的确没看走眼,这手感真的很不错,我发誓,我今天一定要得到你”

    白家明得意洋洋的说道,如果这个家伙知道自己调戏的是宁海地下世界的二号人物,真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张紫薇的目光之中透出森冷的意味来,在这一瞬间,这位掌管着青龙帮律堂和信堂的女人终于流露出了她应有的气质

    啪

    张紫薇伸出手来,狠狠的打了白家明一巴掌

    这一下她用了全力,后者并无防备,黝黑的脸登时被扇的通红

    被扇了这么一下,白家明心中的戾气也彻底的被激发了出来

    他一拧脖子,冷哼道:“真是个臭三八,居然敢打老子,有本事你再打一下试试看”

    啪

    张紫薇毫不客气,反手又是一巴掌

    白家明没想到张紫薇竟然真的敢再打自己一巴掌,他揉了揉发麻的脸颊,恼羞成怒的说道:“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着,他回头对几个朋友招了招手:“兄弟们,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辣了,我一个人降不住,咱们几个一起上,把她给我就地扒了看她还敢不敢这么猖狂”

    “行,家明,你说扒了,咱们就扒了”那几个花花公子都嘿嘿笑着走向这边。

    这些对话声音很响,不堪入耳,可是甲板上的旅客少说也有二三十人,听到他们说的这些话,竟然是纷纷眼观鼻鼻观心,愣是装作没有听到根本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张紫薇打抱不平

    “妈妈,他们在欺负那个大姐姐?!?br />
    这个时候,一个响亮的童声忽然发了出来,在这颇为安静的甲板上,这道声音显得颇为刺耳

    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来岁的小女孩,她正摇晃着妈妈的胳膊,对白家明几人怒目而视。

    她的妈妈听到女儿这样说,吓得连忙捂住了她的嘴:低声说道:“宝贝,你不懂就别乱说话,那些大哥哥和姐姐正闹着玩呢,他们是朋友?!?br />
    这位妈妈一边说着,一边担心的注意着那几个年轻人,看到他们同时也在玩味的看向这边,不禁心中咯噔了一下

    因为那些人的目光之中,分明就存在着一种极为不善的意味

    小女孩挣脱妈妈的手,喊道:“妈妈,他们根本就是在在欺负大姐姐都快要打起来了呢”

    “你不懂,他们真的是在开玩笑?!闭獾甭璧目煽煲患彼懒?。

    “你和老师都教育我,见到坏人做坏事要用于制止,可是,为什么你现在明明见到他们在做坏事,不仅不制止,还不让我说”

    童言无忌。

    只有孩子的心灵是澄澈的。

    这最简单的话语却无异于响亮的耳光,一下又一下的抽打在周围人的脸上

    在某些方面,他们真的不如一个孩子

    “你快别说了,跟我回去这才几岁就不听话,以后怎么得了”

    这个当妈妈的连拉带拽,也不管女儿的哭喊,把她强行拽离这个地方

    如果再呆下去,还不知道那几个家伙会对女儿动什么样的坏心思呢

    “算你识相管好你女儿的嘴不然我们一样对她不客气”白家明大喊道

    听到这话,那位母亲的背影明显哆嗦了一下,然后连忙抱起哭喊的女儿,一溜小跑的消失在了甲板上

    又一个男人站了出来,他叫蒋林浩,是白家明的铁哥们,两个人吃喝嫖赌,几乎每天都鬼混在一起,有酒同喝,有女同享。

    他满脸狞笑的看着剩余站在甲板上的男男女女,吼道:“还愣着干什么怎么还不滚哥几个要在这里干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你们难道想在这里当电灯泡吗”

    听到这话,甲板上的那些人立刻低着头走开没有一个停下脚步

    即便他们的人数是白家明等人的数倍,可是却没有一点反抗的意识

    除了这个角落,偌大的甲板上,很快就空无一人了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看着越来越近把自己围在中间的几人,张紫薇背靠栏杆,退无可退

    身为上一任帮主涨翻天的女儿,从小到大,这位青龙帮的大小姐还从来不曾遇到过这种事情

    如果是在宁海,不用她动手,身旁的手下就已经把这些人给废掉了

    可是现在,她的身边并没有任何的手下,即便是苏锐,也远远的呆在了金泰铢的船舱中,自己就算使出全身力气呼喊,后者也不可能听得到

    那些本来可以帮到她的旅客,却由于畏惧这几人的猖狂,纷纷选择了退避

    “你说我们想干什么呢”

    蒋林浩的眼光在张紫薇的玲珑身材上来回扫了几眼,笑道:“哥几个不是没有在野地里玩过姑娘,可是在这众目睽睽的甲板上,还是头一次呢?!?br />
    一想到这一点,这几人的心里竟然都充满了变态的兴奋感

    这些言语,何止是有伤风化,简直就是胆大包天

    “我警告你们,不要乱来,法律会制裁你们的”

    张紫薇护住自己的胸口,她虽然这样说,但自己也感觉到自己的言语很无力。

    这些家伙如果能够被自己的三言两语制止,之前也不会做出这种没有人性的行径了

    法律,在这些家世显赫无法无天的人眼中算个屁

    “法律制裁我们你说的是东洋的法律,还是华夏的法律”眼看美女就在身旁,白家明也不着急着下口,嘲讽的笑道:“我必须要告诉你现在这艘船正处在公海之上哪个国家的法律能管到我们”

    蒋林浩看着张紫薇的曼妙身材,不禁咽了咽口水:“美女,只要你配合我们,我保证待会儿让你受的痛苦小一点,不,怎么能说是受痛苦呢,我们会让你有种飞天的快感。是不是,哥几个”

    “那是当然”

    “我们自然会好好伺候她的”

    “一看到美女,咱们都会心慈手软的”

    几个人越逼越近,几乎和张紫薇没有了多少的距离

    张紫薇的心脏几乎要跳出了嗓子眼,她看了看身后碧蓝的大海,一咬牙,脚踩栏杆,直接就要纵身跃下

    哪怕自己被大海淹死,也绝对不能被这些禽兽给玷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