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苏锐正和张紫薇并肩站在甲板上,看着碧波万顷的海面和翱翔风中的海鸥,感觉到心旷神怡,这么多天来的疲惫之色已经尽去。

    经过了昨天晚上的休息,张紫薇的神色看起来也是极好,从东洋坐船回华夏只需要短短的两天,她转过头,看着苏锐的侧脸,忽然心中生出一种感觉希望这两天的旅途可以变成两个月,甚至两年。

    人都是生活在凡尘俗世之中的,不可能永远的置身事外,生活也不可能总是尽如人意,总是有太多的担子需要承担,跑不掉也躲不开。难得有个可以放松的机会,这样的时光让人如此留恋。

    张紫薇自嘲的笑了笑,嘲笑自己居然生出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来,自己和苏锐本来就是两个阶层乃至两个世界的人,自己单方面的倾心于他,就像是丑小鸭恋上了白天鹅而那只丑小鸭,就是自己。

    还是好好的管理经营青龙帮吧,这样或许可以把彼此之间的距离拉的近一些。

    “我们貌似耽误了回去的行程?!彼杖癖缓7绱档妹衅鹆搜劬?,笑着说道:“估计那黑帮十年大比武已经把我判定弃权了?!?br />
    今天正是十六强的淘汰赛,估计那准备面对苏锐的对手已经做好了弃权的打算,但苏锐却没有出现在赛场,这突如其来的惊喜估计要让那个家伙乐疯掉了。

    “远威帮、英雄会、漠狼帮全部退赛了,这场十年大比也失去了之前应有之义,有英拉基和周显威在,估计青龙帮能够轻松的拿下最后的冠军?!闭抛限彼档?,她的眼中透露出淡淡的遗憾之色。

    多么美好的景色多么美妙的气氛,苏锐却在和她聊工作。

    “等回去之后,把信堂的人手全部派出去,集中力量排查漠狼帮和山本组之间的关系,山本组能够派出死士来狙杀严氏父子,说明他们之前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br />
    “我回去之后就立刻着手办这件事?!闭抛限钡懔说阃?,那么好的景色,聊起工作来实在是太煞风景了些。

    两个人说完之后,便继续无话,趴在栏杆上看风景。

    不远处,几个抽着烟的男人正贼笑着看向这边:“喂,那美妞不错,身材纤细还胸挺屁股翘的,也算是个极品了?!?br />
    说这话的男人带着黑框眼镜,看起来黝黑而干瘦,头发油光锃亮,但是一身耀眼的名牌却让人无法忽略他的存在。

    “我就说嘛,坐船回来比坐飞机可刺激多了,你想啊,在茫茫的大海上,什么样的艳遇遇不到说不定就能遇到个泰坦尼克号式的一夜情呢,坐飞机最没劲了,才两个小时的航程,能干什么都不够在卫生间里来一炮的?!?br />
    几个人的对话不堪入耳,目光都在张紫薇的身材上来回打量着,似乎根本不在意她身边还有个苏锐。

    “那姑娘是不错,怎么着,你还想吃一口你没看到人家身边都有主了吗”

    “有主又怎么样咱哥几个可就专喜欢吃有主的女人,别有韵味好不好”

    “是啊,家明就擅长这一口,上一次这货参加他一个朋友的婚礼,结果趁着新娘换敬酒服的时候锁上房间门就把人家给上了,那时候人家新娘子还穿着婚纱呢?!?br />
    原来,这个黝黑干瘦的男子叫家明,听了朋友的话,他笑眯眯的,话语之中充满了自得之意,说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当时我上那个新娘子的时候,化妆师还在一旁看着呢,紧接着我把化妆师也上了,虽然长相都一般,但是足够刺激啊?!?br />
    “你这样干,就不怕人家新郎官知道之后找你拼命”

    “那有什么,他就算知道也不敢,我白家明的名字可在那里摆着呢,他敢来找我算账再说新娘子为了自己的声誉也不会说出去的,所以人妻玩起来才足够刺激啊?!?br />
    “那咱们哥几个去把那姑娘给就地解决了怎么样”

    “当然,难得遇到一个这么极品的,必须要得手,兄弟们一起玩才痛快?!?br />
    白家明乐呵呵的抽了一口烟,色眯眯的说道:“等她身边的男人走开,就是我出马的时刻?!?br />
    对于他来说,这种泡妞行为实在是太司空见惯了,比吃饭睡觉还正常。

    就餐时间到了,苏锐和张紫薇去餐厅吃了个饭,然后说道:“你先回房间休息吧,我去看看金泰铢?!?br />
    张紫薇端着一杯热咖啡,摇了摇头,笑道:“我去甲板上吹吹海风?!?br />
    苏锐走到金泰铢的房间前,刚刚打开舱门,便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气息,被呛的差点喘不过气来?!拔胰?,你也不知道散散味道?!?br />
    苏锐也只是抱怨一下而已,他也不会真的去拉开窗户,否则外面的旅客闻见这种味道,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呢。

    金泰铢一天都没出房间,非常认真的在完成那一件“工艺品”。

    这位以严肃著称的太阳神卫正严格践行苏锐的命令,对山本极战手上的每个关节,每个肌腱,每个软骨,每一寸皮肤,都进行了细致的“处理”,并且他还记住了苏锐的另外一条要求慢。

    他所有的动作都像是放慢了很多倍,而在这种情况下,越是慢的话,越是会加重人的痛苦程度,速度慢上一倍,痛苦就相应的增加一倍

    十指连心,这句话绝对不是虚言,在这个被“精雕细琢”的过程中,山本极战被痛醒了很多次,又晕过去了很多次,他看着眼前沉默无声没有丝毫动容的男人,终于意识到,自己所谓的狠辣,跟这个男人相比,真的是连小儿科都算不上了

    削掉了所有的皮肤和血肉之后,山本极战平时握刀的右手只剩下了森森白骨

    白骨之上带着道道血迹,看起来更加的触目惊心

    而更让人心颤的是,金泰铢并没有把他的右手砍下来之后再进行“加工和雕琢”,这白骨右手还好端端的连在了山本极战的手腕上看起来会感觉到头皮发麻

    而现在,在剔去了右手之上所有的血肉之后,金泰铢竟然开始了雕刻骨头

    真不知道这个家伙的神经到底有多么的粗壮,面对这种恶心瘆人的场面,他的手指都不带抖一下的

    看到苏锐走进来,金泰铢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站起身来,说道:“大人?!?br />
    “不要停,你继续,当我不存在好了?!彼杖袷疽獾?。

    “好?!?br />
    说着,金泰铢举起山本极战的右手,锋利的匕首和骨节继续进行着亲密的接触,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

    还记得上学之时手指甲不小心刮到了黑板所造成的那种抓心挠肝的难受感觉吗这种刮骨头的声音比那种感觉更要厉害十倍

    手指上所有的神经都已经被刮去,因此现在的山本极战并不会感觉到疼痛,可是,让他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在自己的右手之上如此的肆意妄为,真的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作为一个凭借长刀纵横天下的东洋顶级上忍,看到自己握刀的右手变成了这个样子,会不会心如死灰

    “在来到华夏之前,你就应该想到这样的后果。在向华夏人挥出第一刀的时候,你就应该做好被报复的觉悟?!?br />
    山本极战看了看自己那变成白骨的右手,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金泰铢和苏锐,忍不住用沙哑的声音喊道:“你们就是一群魔鬼”

    “我们是一群魔鬼”听到了这话,苏锐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接连冷笑了几声,说道:“我们不是魔鬼,我们是一群有血有肉的人,但是在面对你们这些毫无人性的家伙之时,我们宁愿变成魔鬼?!?br />
    苏锐的语气很平淡,但是听到这句话,山本极战的内心之中莫名的升起一股冷意,这种冷意很快的扩散全身,深入骨髓,让他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山本,你或许不知道,在我们华夏,有一句老话?!彼杖窨醋乓涣吃苟局纳奖炯?,冷冷说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轰

    随着苏锐的这句话,在山本极战身体内部不断积蓄的冷意骤然爆发,纵横肆虐,让他不断的打着哆嗦,停都停不下来

    尽管山本极战是上忍,但是由于他的特殊身份,其真正的意志力虽然足够坚韧,但却没有那种必死的意志

    如果换做一般的忍者或者死士在这里,恐怕早就想方设法的自杀了

    苏锐盯着已经不成人样的山本极战,目光之中流露出无限的精芒

    东洋人在华夏的土地上玩残忍,那么自己就要比他们更残忍他们很变态,那么自己就要比他们更变态

    华夏人虽然一贯仁慈,但那也是要分人的既然他们认为华夏人好欺负,那么华夏人就要证明给他们看,到底是谁欺负谁

    杀了一个山本极战,并不算什么大事,而开着飞机撞塌了山本大厦,更只是个开始

    他要从山本极战的身上取得突破口,一步一步展开自己的报复计划,让山本组为他们的所作所为而后悔终生

    “金泰铢,把他的另外一只手也给我剔了?!彼杖窭淠乃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