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飞良的办公室陷入了一种非常诡异的沉默气氛之中,先前的兴奋已经完完全全的消失不见。

    山本大厦被两架飞机拦腰撞塌,第一架飞机的撞击倒还可以理解,可是对于第二架的撞击,所有人都有些想不明白,东洋本土的战斗机是如何不长眼睛的撞到大厦上的

    钱万星似乎也是有些不确信了,他语气之中透着艰难:“我想,那位爷应该不是那么容易死的吧”

    “别说应该不应该,我要确切的消息?!甭薹闪嫉纳粲行┏林兀骸白詈蟮淖不髅飨源星苛业哪康男?,或许苏锐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如何能够从飞机上逃生”

    “他会不会已经提前跳伞”上官墨挠了挠头,貌似多年以前恐怖分子劫持飞机撞击纽约世贸双塔的时候,整个飞机上有一百多人,同样无人成功逃生。

    “不是没有可能提前跳伞,但是你们别忘记了,飞机上还有一个该死的东洋上忍?!甭薹闪妓坪醪惶春盟杖竦纳?。

    “说不定已经提前将其制服了呢?!鄙瞎倌档?,不过这个家伙对自己的理由也不是太确信。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甭薹闪祭渖档溃骸按耸率鹿刂卮?,我要立即向领导汇报?!?br />
    钱万星撇了撇嘴:“他们可比我们知道的早的多?!?br />
    “那也得商量对策?!甭薹闪家×艘⊥?,揉了揉疲惫的太阳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你们出去吧,让我安静一下?!?br />
    说罢,他闭上了眼睛,干脆不再理睬眼前的两个手下。

    上官墨对钱万星使了个眼色,两人轻手轻脚的出门之后,上官墨才说道:“我说星子,你有没有发现,咱们的头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样了?!?br />
    钱万星若有所思:“你不说我还没觉察到,经你一提醒,好像还确实是这样,以前不管多苦多累,头儿绝对不会唉声叹气,可是你听听刚才,他已经叹了多少声”

    “他会不会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们”上官墨说道:“自从那次苏锐被远威帮堵在电影院里的时候,我就感觉头儿有点不太正常,按照他以往的性子,就算明知不敌,也早就冲过去救援了,哪会推三阻四”

    “当时的确是如此,他会不会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们从一开始到现在,他可都是坚定支持苏锐的,哪怕局里有人会说三道四,他也一点不睬?!鼻蛐撬伎剂艘幌?,才说道。

    “肯定是有人向他施加压力了,咱们怎么办,要不要找他问个明白”

    “就怕问了也不说啊?!鼻蛐且丫卸?,罗飞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了。

    “咱们再细细商量吧,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寻找到苏锐的消息,如果这位爷真的死在了东洋,那么恐怕首都那几大世家得好好的大摆几天的流水席,咱们可不能让这些家伙得逞?!?br />
    钱万星有些揶揄的说道:“话说,如果没有这五大世家,你这上官家的少爷也许能成为响当当的首都大少?!?br />
    “放屁?!鄙瞎倌恍嫉倪艘豢冢骸拔乙窃诤跽飧?,还会呆在国安的重案组里受这么多年的罪不跟你扯淡了,我们快去寻找苏锐的消息,耽误了可就不太好了?!?br />
    “我们分头行动?!鼻蛐撬蛋?,便快步跑出了走廊。

    上官墨看着他的背影,随后看了看罗飞良那紧闭的办公室大门,眼神中的锋锐精芒闪动了一下,转头向另外一侧走了过去。

    办公室中,罗飞良闭目沉思了一会儿,眉头始终皱着,神色似乎显得有些纠结。

    他犹豫了一下,终于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终于愿意打电话来了看来你的耐性还算不错嘛?!蹦嵌舜吹纳羲坪醮乓凰肯汾?。

    “我的妻子和女儿怎么样了”罗飞良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情绪,可是无论如何,他的声音之中都带着一丝怒意。

    是的,就是电话那端的这个人,在华夏十年黑帮大比武的时候,绑架了他的妻子和女儿

    “鉴于你比较听话,所以她们在我这里过的非常好?!钡缁澳嵌舜戳伺镜囊簧?,似乎是点了一根烟。

    “我要听听她们的声音?!甭薹闪嫉纳粲行┎?,他知道绑架他妻女的人一定是拥有着显赫的身份,让他无法报警,更无法反抗,因为,以他国安重案组组长的身份,都没能在这件事情上查出任何的端倪

    “你不需要听到她们的声音,我也同样没有任何必要来欺骗你?!钡缁澳嵌说募一镉旁沼卧盏某榱艘豢谘蹋骸澳阌Ω妹靼?,只要你乖乖听话,她们就会过的很好?!?br />
    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当然,你只要有一点不听话,我就可以保证她们过的不太好?!?br />
    听了这话,罗飞良的心脏猛然一紧。

    “你是个聪明人,也是个顾家的男人,应该知道该怎么办才能把她们的危险降至最低?!?br />
    “你什么时候能放了我的妻子和女儿”罗飞良的手指抓在桌面上,几乎都已经留下了几道凹槽他的双眼之中充满了血丝,就像是随时准备噬人的野兽

    妻女被绑架,他却什么都不能做,还有比这更憋屈更愤懑的事情吗

    “很简单,苏锐死了,我就放了她们?!彼档秸舛?,电话那端的声音流露出一丝冷意来:“如果他永远不死,你就永远也别想见到你的妻子和女儿,我可以肯定的说,即便从地球上挖地三尺,你也别想找到她们?!?br />
    罗飞良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这个坚强的男人在外面拼杀那么多年,即便浑身是伤也不曾后退一步,可是,他的妻子和女儿确实这位铁面汉子最柔软的软肋

    “当然,如果你的老婆寂寞了,我不介意为她找个男人排解一下寂寞?!?br />
    “你是个混蛋”

    罗飞良重重的砸了一下桌面

    “你最好不要骂我,不然我不保证会不会一时兴起把你的女儿怎么样,她才十二岁,但是看起来已经是个美人儿胚子了?!?br />
    “啊”罗飞良捂着心脏部位,一声痛苦的大吼

    他一把推下桌子上的显示器,然后疯狂的踹着办公桌

    这么多天压抑在心中的负面情绪,终于在这种言语的刺激之下彻底的爆发出来

    “你要疯了是不是”电话那端的声音之中带着浓浓的嘲讽:“你现在没有资格对我提任何条件,更不要出言不逊,最好摆清楚自己的位置,如果再让我不高兴,我说不定会搂着你的妻子女儿大被同眠,你的老婆倒还是风韵犹存呢,我不介意屈尊上了她?!?br />
    “啊”罗飞良再次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吼他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要被逼疯了心中的那股怒火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只要是个正常男人,想到自己的老婆孩子可能遭受的屈辱,都会觉得要崩溃了

    “你吼什么吼这样就能救得了你的老婆孩子吗”电话那端的家伙慢悠悠的抽着烟,欣赏着罗飞良的表现,似乎对方越是痛苦,他就越是感觉到开心和兴奋。

    真是妥妥的一个变态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能不能不要用语言来刺激我”罗飞良倒在沙发上,已经是泪流满面。

    “只要苏锐死了就放了我的妻子孩子是不是”罗飞良沉声说道:“东洋的山本大厦被苏锐开着飞机撞塌,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可能生还的”

    “山本大厦固然是塌掉了,可是我并没有得到任何的证据能够证明苏锐已经死了,除非你把苏锐的尸体摆在我的面前,告诉我他确确实实已经是个死人,我才能放了你的老婆孩子?!?br />
    罗飞良的肺简直都快要被气炸了:“如果苏锐的尸体被飞机炸碎了呢”

    “那你也要找到一块碎肉,给我做dna检测,否则的话,我根本不可能相信那个家伙会死了”电话那端的声音也开始了低吼:“一天找不着,你就一天别想见到你的老婆孩子,一年找不着,你就一年别见如果三年都找不到,我保证你会看到非常刺激香艳的场面”

    “你是个魔鬼你是个变态”罗飞良吼了两声,然后痛苦的哀求道:“我求求你,放过她们吧,放过她们,她们是无辜的,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情,她们不应该被牵连进来”

    此时此刻,罗飞良终于低下了头,发出了哀求的声音

    让一个自尊心极强的男人这样低声下气的哀求别人,真的比杀了他还要痛苦

    “哈哈哈哈哈我就喜欢看到别人求我”听到罗飞良的哀求,电话那端发出了张狂而变态的笑声

    “你很恨我吗不,你不应该恨我,你应该恨的是苏锐,如果没有他,你的老婆孩子也不会这样,把你所有的恨意都往他的身上倾倒过去吧,只要让他承受你的恨意,你的老婆孩子的安全就能得到最大程度的保证我知道你是一贯的挺苏派,所以何去何从,你自己抉择”

    说罢,电话被挂断

    罗飞良躺在沙发上,无助的望着天花板,目光之中满是痛苦

    “谁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谁能帮帮我谁能啊”

    罗飞良在办公室里不断低吼,可是却没有人能够回答他

    另外一间昏暗的房间里,到处闪烁着仪器的指示灯,上官墨正坐在一堆仪器中间,戴着耳机,仔细的听着什么,眼神之中的精光就从未消散过。

    “头儿,抱歉,我监听了你的电话?!?br />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放下耳机,久久沉默。

    :感谢紅龜仔、xiao玉米、zsxleee、神剑、star5546、儿帅哥兄弟的月票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