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手变成艺术品

    饶是山本极战的性格坚韧如钢,听到这句话之后,也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

    可是苏锐却不为所动,好像对于他而言,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一样。说完,他便转身走了出去。

    “你是个魔鬼”

    山本极战怒吼,可是却无济于事,因为金泰铢已经拿着匕首面无表情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此时,在华夏宁海边界的那片山坡中,战场的打扫已经到了尾声,二十辆冷冻车一字排开,远威帮的兄弟们正在往上面搬运着遗体。

    而那些东洋人的尸体,同样被丢进进另外的冷冻车中,一个也没有落下。

    苏锐早就已经交代过了,要把这些尸体全部还给山本组,用他的话说,这些尸体就算全在华夏火化,还会污染华夏的环境呢

    即便已经身负重伤,但完颜正雍依旧坚持着站在这里,目送着那些英勇牺牲的手下被抬上车,前往火葬场。

    “爸,你身受重伤,先找个地方休息吧?!蓖暄栈泄厍械乃档?,同样的话,他这几个小时之内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可是老爹却一点不听。

    直到最后一辆车子消失在视野中,完颜正雍终于坚持不住了,最后的那一丝力量也从体内流失,强大的疲惫感瞬间将他击倒。

    “快,快送医院”完颜华中一把扶住了父亲的身体,歇斯底里的大吼道

    太阳神殿。

    戴着青面獠牙面具的军师正站在大屏幕前,逐条看着从世界各地反馈回来的情报,并一一作出批示,只是,当他看到一条消息的时候,身体明显颤动了一下。

    “让冯乐过来一趟?!本λ档?。

    十分钟后,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推门走了进来,头发乱蓬蓬的如同鸟窝,如啤酒瓶底的眼镜片后面是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看这样子,真不知道他有多少天没有好好的休息过了。

    不过,即便冯乐的脸色很疲惫,但是眉眼间却透露出兴奋的神采。

    看到冯乐的模样,军师看起来也有些诧异:“你多少天没睡觉了”

    “三天?!狈肜稚斐隽巳种?,兴奋的说道:“不过这不算什么,在几大投行联合狙击高旗银行之时,我们出其不意的在背后捅了几大投行一刀,净赚一百亿美金,现在已经全身而退?!?br />
    “一百亿美金确定有那么多”军师似乎都被冯乐的汇报给惊住了。

    “当然,不过本来是不会有这么多的,如果单纯的对付高旗,也顶多能赚十几个亿也就算不错了,可是这个时候,花盛、摩根士丹利等投行联合起来狙击高旗,妄图把其打的翻不了身,为了这场战斗,他们调动的资金量简直庞大的空前绝后,我们就趁着他们打的难解难分的时机从空虚的后方下手,捞一笔就跑?!?br />
    冯乐嘿嘿笑着,在这个世界上,他只对金融感兴趣,再也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这位少年天才如此的找到成就感了。

    他说的没错,几大投行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把高旗拉下马,不要命的往里面砸钱,高旗不能坐以待毙,也筹集资金进行反击,可是就在他们厮杀的难解难分的时候,忽然有一股庞大的资金从天而降,趁着他们防守空虚的时候,狠狠的大捞了一笔,然后华丽丽的转身就走,连一点留恋都没有

    这一下,几大投行的负责人同时气的吐血

    他们立刻着手调查这笔资金的实际拥有人,可是查了好几天,仍旧没有半点头绪,只能无奈放弃,眼睁睁的看着大批资产凭空蒸发。

    “那我也可以还上那十亿美金的利息了?!本πψ潘档?,他不禁想起了之前答应财神斯塔尔迈尔的话。

    “军师,如果下次再有这种好事,一定要叫上我?!狈肜趾俸傩ψ?,搓了搓手,这个在现实生活中老实巴交的家伙一旦遇到了金融大战,立刻化身为天才横溢的帅才。

    “眼下可能就有这么一件好事?!本χ噶酥复笃聊?,他和苏锐一贯是非常默契,前者在前线拼杀,后者在大后方同样能够在短时间内寻找到作战机会,前方后方并肩作战,配合无间。

    “什么东洋山本组总部大厦被撞塌”冯乐的眼睛瞬间释放出强烈的电芒:“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半个小时以前?!?br />
    “军师,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请求”冯乐异常凝重的说道。

    “什么请求你尽管开口便是?!本υ缇褪窒嘈欧肜值哪芰τ胄峋?,这个年轻人总是能够给他惊喜。

    “借来的那一千亿美金,咱们能不能先不还”冯乐挠了挠头,说道。

    “你是想要借助这次山本大厦倒塌的机会做做文章”

    “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多年以前恐怖分子的飞机撞塌了纽约的世贸双塔,造成了金融行业的重新洗牌,山本大厦的地位在金融界中虽然远远比不上世贸双塔,但是在东洋国内却举足轻重,如果能够充分的利用这次机会,说不定能够取得比这次狙击高旗银行更大的胜利”

    “比一百亿美金还要多吗”军师看着满脸乐观的冯乐,忽然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不,这次真正的意义并不是能够获利多少钱,而是取得对东洋的长期布局?!狈肜值哪抗庵猩炼啪?。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本σ彩且坏憔屯福骸霸谡饷炊嗄昀?,东洋对本国的关键性产业都?;さ姆浅:?,绝对不会有外界资本进入其中,而这一次山本大厦拦腰撞断,无疑是把这种?;ご蚩艘桓鋈笨?,只要用大批量的资金顺着这个缺口冲进去,那么就能够取得难以想象的成果?!?br />
    冯乐真的是个金融天才,一般人遇到了这种情况,都会想着东洋的股票可能会狂跌,需要尽早抽身离开,可是这个天才少年却看到了事情的另外一面,借机完成太阳神殿在东洋的长远布局,就这么一手,军师都有些自愧不如了。

    “所以,谁能够抢先攻占前沿阵地,谁就能一本万利,一旦口子封死,那么外人再想进入,就比登天还难了?!狈肜职颜飧龅览聿龅那诚砸锥?,但是实际操作起来恐怕要复杂百倍千倍。

    “那就快开始吧?!本ε牧伺姆肜值募绨颍骸罢庖磺б诿澜鹩赡闳ㄕ瓶?,如果不够的话,我再帮你调集资金?!?br />
    冯乐的眼中闪过灼热的光芒,振奋的挥了挥拳头:“应该是够了,这一次只要能够抢在别人前面,我们会完全渗透进东洋的命脉产业中”

    看这样子,这位少年天才三天不睡觉的纪录又要被延长了。

    “你总是那么不安分?!钡鹊椒肜肿吆?,军师看着大屏幕上所显示的山本大厦的废墟,自言自语,声音之中似乎是带着一丝笑意。

    罗飞良正坐在办公室中详细写着这次事件的报告,他并没有继续呆在机场指挥,苏锐已经亲自开着飞机带着山本极战飞往了东洋,并且切断了和地面的联系,他就算想要指挥也没法插手,干脆回来写报告了。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打开,上官墨和钱万星风风火火的走进来,满脸的喜色。

    “看看你们两个,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我现在一个头两个大,有什么事吗”

    罗飞良怎么可能不头大,在宁海的地界上发生了东洋武士大规模杀戮华夏人的事件,他便是国安的首要责任人,不仅要对事件作出解释,后续的处理结果也要持续跟进,不可有一丝松懈。

    由于事情的性质实在是太过恶劣,上面的大佬也非常关注此事,据说那些大佬们已经召开了紧急会议,商谈对策,这一次东洋竟敢如此猖狂,看来不对他们施压是不行了

    “头儿,让你说准了,我们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鄙瞎倌闷鸨痈约旱沽吮?,一口气灌下去,说道:“畅快啊,比夏天喝冰啤还要爽”

    “你们两个到底想干什么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甭薹闪贾迕妓档?。

    “那位爷真是了不得啊,怪不得当年能够一人单挑五大世家所有高手”钱万星也满是兴奋的说道。

    “到底是怎么了”罗飞良简直要被这两个手下搞得抓狂了。

    “头儿,你还记得多年以前恐怖分子撞塌了美国纽约的世贸双塔吗”

    “当然记得,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忘记?!彼档秸舛?,罗飞良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倒吸了一口冷气:“你是说”

    “没错,苏锐开着飞机,撞塌了山本组的总部四十九层以上,全部倒塌”

    罗飞良一下子推开桌子站起来,满脸的难以置信这样的所作所为简直太疯狂了疯狂到让人无法想象

    “现在各大媒体铺天盖地全部都是这个消息,全世界的记者都一窝蜂的涌向了东洋首都”

    “那苏锐呢他有没有消息”罗飞良连忙问道。

    “生死不知?!?br />
    说到这儿,上官墨的语气难得的沉重了一下:“由于撞击发生在东都的夜间,因此并没有人拍摄或者目击到撞击画面,私人飞机的驾驶舱是无法弹射跳伞的,当时山本极战也在飞机上,难道说”

    说到这里,上官墨自己都不敢往下说了,他之前光顾着看到这消息的兴奋,却忘记了可能带来的后果。

    如果苏锐死了,那么这一切也都没有了意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