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一片沉默,没有人能够回答山本太一郎的问题。

    此时这里一片废墟,两架飞机都已经爆炸成了无数的碎片,连残骸都已经谈不上了,到哪里去找一个叫山本极战的家伙

    而且,最关键的是,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没听说过山本极战的名字

    山本太一郎有很多个子女,他很早就让这些子女进入山本组之中接管具体事务,这些人如今也都是名声在外。

    在外人看来,山本太一郎在培养子女方面倾注了极大的心血,绝对不会让儿女们籍籍无名,可是,除了极少数的亲信之外,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山本太一郎还有一个神秘的儿子,从来不抛头露面,具有超强的武功天赋,已经是东洋国顶尖的几名上忍之一

    在山本太一郎这种老人看来,无论你智谋多么强大,无论你经营管理多么厉害,最终决定一切的还是强绝的武力,因此,尽管在外人看来,他很看重其他明面上的子女,但是只有山本太一郎自己清楚,他把多少心血倾注在了山本极战的身上。

    在这位东洋黑道枭雄的心中,本来就是存了让山本极战接班的想法那么多的子女中,也唯有山本极战最适合接替这个位置

    山本太一郎对华夏图谋已久,经过了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山本组的势力已经几乎称雄东洋,在亚洲各国都有他的触手??墒?,尽管发展的如此之好,山本组却唯独受限于五十年前的那一款条约,不得踏进华夏一步。

    可是,条约归条约,这么些年来,山本太一郎从来不曾停止过对华夏的悄悄渗透,许多人物和关节都被他悄无声息的用钱财来打通,对于吞并华夏地下世界这件事情,他早就有了一个非常长远而宏伟的规划

    他之所以秘密的派山本极战去执行这件事情,一是对这个儿子的战力极为自信,相信华夏并没有什么高手能够拦得住他,几百名精英武士,再加上一名顶级上忍,足以纵横华夏地下世界了

    至于第二个原因,则是山本太一郎存了让山本极战一战成名的心思,只要能够顺利完成这个任务,那么山本极战就能拥有一份沉甸甸的战绩,到时候也能凭借这份战绩顺利上位。

    可是,想法虽然是好的,但是这个世界上总有太多的现实不那么尽如人意,甚至,二者有着天堑鸿沟之别

    就比如现在的山本组

    山本太一郎本来打算让山本极战通过华夏的战斗来扬名亚洲,可是没想到,最喜欢的儿子重伤被俘,生死不知,华夏人还开着飞机撞塌了他耗尽毕生心血才建立起来的总部大厦

    损失的钱是小事,这会让山本组在全世界都抬不起头来如果不能实行强有力的报复,那么从此这个东洋第一大帮派将会彻底沦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和笑柄

    这何止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简直是打脸打的啪啪响

    你敢在华夏的土地上杀人,华夏人就敢飞到东洋毁掉你的总部大楼,就是那么嚣张,就是那么狂妄该打脸时就打脸,绝对不会等半年

    看着那一眼望不到头的废墟,山本太一郎的目光阴沉的要死,他冷冷说道:“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到山本极战,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说罢,山本太一郎便转身走进了宾利车中。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飞机爆炸的那么厉害,五十层左右的许多人都被炸成了碎肉七零八落,哪里还能找得到完整的尸体

    再说了,这大厦废墟的清理难度实在是太大太大,估计没有一个月的工夫根本没可能恢复现场,现在这样炎热的天气,就算找到了尸体,也早已腐烂到不能直视了

    可是,既然山本太一郎交代了下来,那么这些人便不能不去做,即便挖地三尺,也要找到山本极战

    一个小时之后,苏锐和张紫薇等人已经登上了东洋开往华夏的客轮。

    由于东洋到现在还没全国戒严,有华夏国安的提前打点,混个身份出境并不是什么太难的问题。

    坐在船舱之中,张紫薇到现在还感觉好像是在做梦。

    大摇大摆的飞到东洋首都上空,把地标性建筑拦腰撞断,这已经堪称是恐怖分子的行径了吧

    张紫薇的眼界一直放在国内,从来都想着如何能够振兴青龙帮,可是苏锐带着她第一次和国际大型黑帮对战,就做出来这么惊心动魄的事情,这让她短时间内还有些接受不了。

    “你还是休息一会儿吧?!彼杖窈驼抛限弊≡谕桓鱿琳拇罩?,他看着对方眉眼间的疲惫之色,伸出手,给她轻轻地按压着头部。

    从来不曾和别的男人有过亲密接触的张紫薇并没有拒绝苏锐的动作,后者的按摩很舒服,让她全身心都放松了下来,闭上了眼睛,竟好似要睡着了一般。

    “来,睡吧?!?br />
    苏锐把张紫薇轻轻放倒在床上,然后脱去了对方的鞋子,拉过一床被子给她盖上,便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等到舱门关上,张紫薇重又睁开眼睛,目光有些复杂。

    在隔壁的船舱中,前几个小时还威风八面的山本极战,此时被金泰铢踩在脚下,浑身的力量都被抽空,发动禁忌忍术和所谓的疗伤圣药几乎榨干了他的生命潜能,再也无法发动那极致的轻功来逃生了。

    苏锐打开门走进来,蹲在依旧处于昏死状态的山本极战跟前,掰开了他的嘴仔细看了一圈,并没有寻找到毒牙。

    看来,这山本极战和一般的忍者武士不一样,从一开始就没有自杀的心思。

    想到了远距离狙击漠狼帮严氏父子的那名武士,苏锐不禁紧紧的皱了皱眉头。

    漠狼帮和山本组到底有什么关联为什么后者忙不迭的将前者杀死,难道是怕对方泄露了什么机密吗

    苏锐的心中有很多疑问,但是这些疑问都只能从眼前这个家伙的口中得到答案。

    “把他弄醒?!彼杖竦越鹛╊档?。

    后者闻言,五指成爪,在山本极战的腰椎处用力一掐

    “啊”

    一声惨叫,即便山本极战已经处于了深度昏迷之中,但还是被这种来自于灵魂的疼痛给疼醒了

    此时的他满脸焦黑变形,惨不忍睹,全身都是干涸的血迹,哪里还能看得出一名堂堂上忍的模样来

    如果不是金泰铢临时买个箱子把他塞到里面,恐怕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法登船

    醒来之后,山本极战一脸怨毒的看着苏锐,他不禁想起了自己之前在机舱中被对方的超高难度无序飞行甩的死去活来的情形

    对于一名地位极高的上忍来说,这是毕生的耻辱

    “我们聊聊”

    苏锐坐在床边,脸上挂着嘲讽的笑容,看着趴在地上的山本极战。

    如果不出意外,在整个审讯过程中,山本极战都会保持这种难受的前趴姿势,苏锐可没有什么优待俘虏的坏习惯。

    山本极战冷冷一哼,扭过头去,看似来丝毫没有讲话的,惨重的失败让他到现在还觉得无法接受。

    “你就是不是觉得自己很不服气是不是认为我赢你也完全是由于侥幸”

    山本极战还是不吭声,在他看来,华夏人就是东亚病夫,根本没有能够和他们大东洋帝国高贵武士抗衡的资格,他们之所以能够侥幸获胜,一定是使用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

    苏锐把对方的表情尽收眼底,自然知道这货是在想些什么,他倒也不介意,慢慢悠悠的说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在想些什么,我可以告诉你,三年之内,我一定会把山本组给打成缩头乌龟,让你们再也不敢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个世界上?!?br />
    山本极战并没有讲话,眼中涌出嘲讽的神色来,很显然他是不会相信苏锐的话,在这些高级忍者的眼中,华夏还没有任何帮派拥有撼动山本组的实力即便自己已经为他所俘虏。

    “你或许还不知道,山本组的总部大厦已经被飞机撞塌了吧”苏锐的眼中同样露出嘲讽之色,他掏出手机,随便打开一个门户网站,放在山本极战的眼前。

    后者看着手机上的画面,脸上的表情由愤怒转化成了震惊,难以置信

    在山本极战这些山本组的人看来,山本大厦就是他们社团的象征,是整个帮派的标志,如今竟然被拦腰截断,这种心理上造成的落差让人无法承受

    “这这怎么可能”即便是以山本极战的坚强意志,也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为什么不可能你们能够在华夏的土地上肆意妄为,我们就不能让你们也尝一尝被打脸的滋味”

    苏锐的语气虽然很慢,但是却带着一股无法言喻的坚定:“山本极战,我可以告诉你,这还只是个开始,在接下来的三年里,你们会经历一段无法醒来的噩梦?!?br />
    山本极战看着苏锐,目光之中仍旧充满了怨毒。

    “说实话,我很不喜欢你这样的眼神,你放心,我不会立即杀了你,我会等到把你的所有价值全部榨干之后,再一点一点的把你折磨死,以告慰那些被你杀害的华夏同胞?!?br />
    一股无法言喻的冷意从山本极战的心底冒了出来。

    说完,苏锐站起身来,取出腰间的匕首,扔给了金泰铢。

    “大人”

    金泰铢一时愣住了,因为苏锐的这把匕首可是从不离身的,更遑论交给别人来使用。

    “金泰铢,先废掉他的一只手?!彼杖裢6倭艘幌?,继续道:“用你最精细的手艺,去处理他手上的每个关节,每个肌腱,每个软骨,每一寸皮肤,记住,要慢一点,我要看到一件艺术品?!?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