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带我绕路了”

    张紫薇开着车,已经在宁海外环的路上兜了三十分钟的圈子。

    坐在副驾上的山本极战正在用祖传法门调理伤势,他似乎觉察到有些不对劲,睁开眼睛,说道:“你是不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我有拖延时间的必要吗”

    张紫薇丝毫不惧,冷冷回答道。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必要,但是我已经看出来了,你在绕路?!鄙奖炯降哪抗庵辛髀冻鑫O盏奈兜溃骸澳阍僬庋?,信不信我一刀劈死你”

    他是真正的野兽,即便是受了重伤,但仍旧拥有恐怖的威慑力。

    “我真的没有这个必要来绕路?!闭抛限蔽弈嗡档溃骸拔蘼畚以趺慈?,我的性命不都还是被你攥在手里吗既然这样,你还担心什么”

    “可你确实在绕路?!鄙奖炯缴送饷嬉谎郏骸罢饫锸峭饣?,去宁?;〔恍枰颇敲丛??!?br />
    他的脸上有几个小小焦黑的坑洞,都是被白磷灼烧所导致,半边脸已经焦黑变形,看起来颇为可怖。

    如果东洋的黑道巨擘山本太一郎知道自己的儿子在此次华夏之行中遭受如此的悲惨境遇,不知道他会不会后悔。

    “你不是华夏人,你不了解宁海的交通状况?!闭抛限毕衷诘男那榭雌鹄雌奈牡?,似乎这种淡定完全不该出现在她这种年纪的姑娘身上:“这里是全亚洲最拥堵的三大城市之一,如果不走外环的话,估计在里面会堵上十几个小时?!?br />
    “十几个小时”山本极战的狰狞脸孔上带上了一丝嘲讽的神色,冷冷说道:“说谎也要有个边际,现在是夜间,会堵上十几个小时”

    “夜间也一样,东洋永远比不上华夏?!闭抛限甭源讨吹乃档?。

    山本极战忽然发现,自己若是和她斗嘴的话,没有半点优势,于是乎,他也开始发挥长处了:“二十分钟之内无法到达宁?;?,我立刻杀了你?!?br />
    张紫薇没有吭声,只是脚踩油门的力气更大了一些。

    她转过脸来,看着非常虚弱的东洋上忍,目光微微凝滞。

    张紫薇的心里在默默的估计着自己逃跑的可能,在计算了好一阵之后,她终于还是决定放弃了,这种可能性实在是太低太低了。

    “你想逃跑”

    看起来正在闭目养神的山本忽然睁开眼睛,两道有如实质的厉芒从他的眸子间射了出来

    “我没有,实力上的差距我还是明白一些的?!闭抛限辈ɡ讲痪牡档?。

    “不要以为我身受重伤,你们就可以为所欲为了?!?br />
    山本极战嘲讽的一笑,随后便做了一个让张紫薇感觉到心惊肉跳的动作

    只见他掏出一把短刀,缓缓的插入了肩膀的伤口处,用力一挑

    一枚手雷碎片被他挑了出来,撞在了前挡玻璃上,留下了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

    这几乎是近乎于刮骨疗毒了没有用任何麻药,直接活生生的用刀子插进肌肉挑出弹片来,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多狠的心

    而在这个过程中,山本极战只不过是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而已,甚至连痛哼一声都没有

    张紫薇又陆续听到了几声让人感觉到牙酸的声响,由于每次只能使用一只手,因此山本的手法极为粗暴,在刀子不好发力的一个位置,他甚至直接伸出手来,两根手指插进伤口之中,生生把弹片捏了出来

    张紫薇在一旁看着,眉头轻轻皱起,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要命,让她浑身都泛起鸡皮疙瘩来,胃部充满了呕吐的。

    在用这种简单粗糙的方法处理了几处伤口之后,车厢内已经充满了浓浓的血腥气,十分刺鼻

    而山本极战对于这一点似乎毫不介意,在用车里的纸巾擦拭着伤口边的鲜血。

    “你这样取出子弹,难道不怕疼吗”张紫薇忍不住的问道。

    “疼”山本极战平时并不太多讲话,可是现在他却有了那么一种讲话的,这种很奇怪,或许大战将至,能和这个女人聊聊天也能达到不错的放松效果。

    他知道,虽然不让苏锐他们跟在后面,可是在这个国家监控系统无孔不入的年代,想要查清楚一辆车的去向,简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只要能够让自己乘坐飞机顺利起飞,然后飞出华夏领空,那么之后的事情便不需要自己操心了,父亲他们会搞定一切的。

    “和丢掉性命相比,这点疼算什么”山本极战又用刀尖挑出小腿上的一颗弹头,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冷漠的说道:“人死了,那就一切都没有了?!?br />
    “你是不是想乘坐飞机直接飞回东洋”张紫薇看着山本极战的神情,思考了一下,问道。

    “你在套我的话么”山本极战冷冷扫了张紫薇一眼,就这么简单的一眼而已,已经让后者浑身情不自禁的抖动了一下,那眼神中包含的杀意似乎都可以颤动灵魂。

    这得是杀过多少人才能培养出来的杀意

    “不算是?!闭抛限迸Φ髡抛约旱男那?,不得不说,她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如果换做是别的女孩子,估计早就腿脚发软哭喊连天了。

    “告诉你也无妨,因为你不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br />
    山本极战看了一眼张紫薇那凹凸有致的身材,眼中并没有多少,他知道,在生命都不一定能够保得住的情况下,美色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伤害。

    这个时候,他一把拽下系在脖子上的吊坠,然后直接捏碎,把其中的粉末撒进口中。

    “这是什么”张紫薇问道,这一路过来,她似乎总在试探山本极战。

    “东洋的疗伤圣药?!奔热灰丫颜抛限钡背闪吮厮乐?,那么山本极战也没什么需要隐瞒的了,“我必须要调整到最佳状态,哪怕是短时间的最佳?!?br />
    “短时间”张紫薇的眼睛之中露出疑惑的神色,似乎是下意识的问道:“这药的持续期有多长”

    “永久?!?br />
    山本极战深深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女人,眼中掠过嘲讽的神色来:“我提醒你一句,女人还是不要太聪明,否则会死的早?!?br />
    说罢,他便闭目养神,根本不去管一旁的张紫薇了。

    山本极战却没有发现,此时张紫薇放在座位旁边的手机信号灯正一闪一闪,这台机器正处于通话状态,已经非常尽职的把两个人的对话全部传了出去。

    在上车之前,她就已经第一时间悄悄拨通了苏锐的电话

    宁海国际机场。

    苏锐正仔细听着手机中传来的通话,然后冷冷说道:“还有二十分钟他们就该来到了,张紫薇不可能坚持太久,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吗”

    “大人,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全部布置下去了,飞机已经待命,罗飞良在一旁等着,随时听候您的安排?!?br />
    “第一,所有人按照预先制定的计划进行准备,所有环节不准有任何的疏漏;第二,现场由白金来指挥,其余人必须服从她的命令?!?br />
    苏锐指向了一旁戴着白金面具的妖娆身影。

    极少有人知道,太阳神殿十二神卫之中的白金面具战士,正是有着英伦皇室血统的维多利亚

    在十二神卫中,众人都称呼其为“白金”。

    听到这个命令,众人并没有多少的诧异,反而是维多利亚自己有点意外:“为什么是我怎么不是大人你来指挥”

    自从上一次在华夏表明了心迹之后,现在的维多利亚每次喊苏锐“大人”的时候都觉得有些艰难。

    “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彼杖窨戳艘谎燮岷诘囊箍?,眼神之中精芒闪动

    二十分钟之后,张紫薇所驾驶的车子缓缓的驶进了机场。

    这一次,宁海国际机场早就在半个小时之前发布了紧急通知,对旅客进行了疏散,说是由于塔台故障,所有待起飞的飞机全部推迟,所有在宁海降落的飞机也暂时转往附近城市的机场。

    对于宁?;〉木龆?,许多的航班虽然有怨念,但并没有太多的怀疑因为,在这个航班经常延误十几个小时的国度,出现这种塔台故障实在是不算太稀奇。

    而此时,已经有许多警力乔装成了旅客,或看书或打电话,分散在各处,盯着那辆缓缓驶来的汽车。

    而在周围的窗户间,至少有三支伪装过的狙击枪,正死死的瞄准着这辆车。只要山本极战敢从其中露出头来,那么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

    “现在我该怎么办已经到了机场了?!闭抛限弊痴餮奖炯降囊饧?。

    这个时候山本睁开眼睛,面色似乎红润了一点,看来他所说的那疗伤圣药的确不是虚名:“停车?!?br />
    车子停下之后,山本极战粗鲁的抓住了张紫薇的肩膀,直接将其拽了过来

    尽管被拽的很疼,张紫薇依旧一声不吭,她现在已经紧张到了极点。

    副驾车门打开,两个人一起从里面出来,山本极战死死扼住张紫薇的脖子,身体几乎已经完全藏在了她的身后

    两个人缓缓行进着,张紫薇的目光直视,拳头紧紧握住,时至此时,她也只有寄希望于奇迹出现了

    而在这儿,也只有那个男人才能够创造奇迹

    三个狙击手已经进行了很多次的尝试,却仍旧没有锁定住目标,如果这样贸然开枪,以山本极战的身手,极有可能把张紫薇当成挡箭牌

    “让他上飞机?!?br />
    这个时候,众人的耳中传来了维多利亚冰冷的声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