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在来到这里之前,完完全全的没有想到,事情的严重性已经彻底的超出了他的预料

    这里可不是华夏国的偏远边境,而是处于整个国家的经济中心宁海的外围在这样重要的地理位置,东洋的山本组竟然敢调集如此之多的武力,完成这么一次规模庞大的袭杀简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在十二神卫介入战场之后,苏锐并没有立即出手,而是迅速跟进,寻找完颜正雍和田秉毅的身影

    如果他们两个人先死掉了,那么对于整个远威帮而言,将是不吝于毁灭性的打击

    在寻找的过程中,苏锐毫不客气的伸出手,扭断了三名东洋武士的脖子

    还好,他来的还算及时,如果再晚上几秒钟,恐怕完颜正雍这位北方地下世界的一代雄主就要身首异处了

    看着忽然出现在眼前的苏锐,山本极战的眼睛之中也流露出了极度警惕的光芒

    多年的战斗经验告诉他,这个突兀现身的华夏年轻男人,似乎将会给他带来极大的危险

    “你是谁”

    山本极战相信,能够带给自己这种感觉的男人,绝对不是籍籍无名之辈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br />
    苏锐看了一眼周围的战况,冷冷说道。

    “好大的口气?!?br />
    山本极战露出嘲讽的微笑,但是双手却攥紧了武士长刀,看他的样子,似乎随时都可能发动攻击

    这个华夏年轻男人只不过是简单的站在那里而已,似乎就给人带来了无尽的威胁,虽然气息内敛,但是却隐隐给人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霸气

    “因为死人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苏锐说罢,手中的四棱军刺一甩,已经把山本极战劈来的武士长刀凌空挡了下来

    在刚才说话间,山本极战就已经发动了偷袭他把他那几乎无敌的轻功发挥到了极致,几乎宛若瞬移一般出现在了苏锐的面前

    田秉毅看到了山本极战的动作,而完颜正雍则是只看到了一道幻影,快若闪电

    这位远威帮帮主终于认清了自己和这位东洋上忍之间的巨大差距,这差距几乎犹若天堑鸿沟,根本不是后天所能弥补的如果刚才山本极战是对他发起攻击的话,那么此时他早已经被长刀割成了两段

    苏锐挡下一击之后,往一侧横移数步,甩了甩发麻的右手,心中不禁有些惊讶。

    看来,这位东洋上忍的功夫还要在自己的预料之上,那一手轻功和偷袭,几乎已经把刺客的精髓发挥到了极致如果不是自己通过多年的战斗形成的危险本能,恐怕还真的会中招

    可是,虽然苏锐的心中惊讶,但是山本极战心中的震惊简直仿若翻江倒海

    刚才的一击虽然看似随意,但绝对是他的最强杀招了这一招在忍术里名为“幻影雷霆”,从字面意思来理解就是幻影一般的脚步和雷霆一般的攻击

    这是一种极为高明的刺杀术,哪怕就是放眼所有上忍,也极少有人能够练成这一招山本极战苦练多年,每次使用都会成功,这还是他人生之中第一次失手

    “这难道是幻影雷霆”

    苏锐回想着刚才山本极战发出的这一招,似乎是想起来什么,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没想到,今天还被我逮到了一条大鱼啊”

    听到苏锐的话,山本已经无法言喻他心中的震惊之感了

    这是东洋忍术中的殿堂级招数,此人怎么会认得这完全不可能

    可是,不管怎么样,苏锐不仅认出了这一招,还通过这一招了解到了山本极战的身份

    盯着这面容阴冷的东洋男人,苏锐的眸间绽放出冷冽的光芒:“我本来打算杀了你,但是我现在改变了主意”

    看到东洋人敢在华夏的土地之上如此猖狂,苏锐早就下了必杀之心,可是,当他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可能拥有的身份之后,忽然觉得,如果留此人一条活命的话,或许还大有文章可以做

    “大言不惭,给我去死吧”山本极战知道,自己拖得越久,对整个战局就越不利,必须速战速决,用最短的时间解决掉眼前这个男人

    如果不能迈过他这道坎,那么今天这五百余名东洋武士将会全部交待在这里自己不仅不能顺利的完成任务,甚至有可能会成为山本组的千古罪人

    说完,山本极战的身体已经化作流光,重重的冲向了苏锐所在的位置

    又是幻影雷霆

    “当心”田秉毅情不自禁的大喊道

    铿

    金铁交鸣声响起,四棱军刺再一次和武士长刀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

    “一招杀不了我,再重复使用也是没有用的,让我看一看,你是不是只有那么一点功力”苏锐一声大喝,手中的军刺同样化作乌光,罩向山本全身的要害

    后者的长刀已经变成光幕笼罩全身,他不知道四棱军刺会在什么时候什么位置出现因为苏锐的攻击速度实在是太快太快,快到让他自己都无法判断清楚对方的攻击角度

    就连一旁的田秉毅都无法判断出在这短短的几十秒内,两个人的武器一共碰撞了多少次

    无数次的撞击,似乎是下了一场流星雨

    终于,长刀和军刺再一次分离,苏锐后撤一大步,甩着发麻的手,大口的喘着气

    在刚才的攻击之中,他无疑是拼尽全力了山本极战的进攻犀利,防守也无懈可击

    而山本极战同样后撤了一大步,持刀的右手虎口已经被震的鲜血直流

    他看了看自己的长刀,目光之中的震惊根本都无法掩饰的住

    要知道,他这把长刀号称“流光”,可是号称东洋武术界的十大瑰宝之一,是被无数武士和忍者向往的顶级宝刀,已经流传了上百年,无坚不摧

    可是现在,这把流光长刀已经失去了锃亮耀眼的寒芒,变得略微有些黯淡无光了

    因为在这四尺来长的刀身上,布满了几百个坑坑洼洼的小点就是这些让密集恐惧症患者感觉到触目惊心的小点,使得整个长刀失去了该有的光泽

    “混蛋,这怎么可能”山本极战目光下移,眼睛里的震惊之色更加浓郁

    因为在长刀的刀锋之上,布满了无数个小小的锯齿形豁口豁口极小,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并不能够看得清楚,可是,这种情况落在山本极战的眼睛里,简直就是和世界末日差不多

    无坚不摧无往不利的流光长刀,几乎完全被毁了

    这样的锯齿形刀锋,根本没法再砍人,也根本不可能再修复

    即便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山本极战几乎快要崩溃了,他情不自禁的出声问道:“你你这是什么兵器怎么可以破坏我的长刀”

    “这是什么兵器”苏锐的语气之中充满了嘲讽之意:“这是世界排名第一的军械大师泽尼尔科夫亲手打造的军刺,用他独有的熔炼方法,所加入的稀有金属使得整个武器硬度超过金刚石你的这把破刀已经流传了上百年,难道你这种笨蛋还会认为现代人的技术会不如几百年前的那些打铁匠”

    听到“打铁匠”三个字,山本极战几乎气的吐血

    这可是流光长刀,是打铁匠能够打出来的吗

    可是,现实的差距可是实实在在的摆在了这里,由泽尼尔科夫亲手打造的顶级军刺,在这一轮攻击之后,不仅刺身上没有出现一点坑洼,甚至那尖锐的刺尖也没有半点钝化的意思

    相比之下,两种武器的优劣程度一目了然

    “毁了流光长刀,东洋的武士们不会放过你”山本极战愤怒的低吼道

    “他们就算不放过我,我也不打算放过他们,我会在意这些吗”

    苏锐冷冷一哼:“山本极战,难道你以为你现在还能逃得出去么你以为你是山本太一郎的儿子,你就能够在华夏为非作歹了”

    苏锐的这一句话,无疑透露出一个极为重要的信息

    山本太一郎

    这个名字无论在东洋的武者中间,抑或是东方地下世界,都堪称如雷贯耳

    因为他是现在山本组的掌舵人一个虽然年老但仍旧阴谋无限的超级野心家

    如果不是他励精图治几十年,现在的山本组根本不可能拥有这般强悍的影响力

    如今山本组的触手几乎遍布除了华夏之外的亚洲区域,可以轻而易举的操控东洋政府的选举,可以轻松的影响到东洋内阁的对外政策,就算是把山本太一郎称之为东洋的地下皇帝也不为过

    而这个山本极战,竟然会是山本太一郎的儿子

    这怎么可能

    完颜正雍和田秉毅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惊在他们看来,山本组中拥有山本姓氏的人,无一不是其中的高层人物,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个拥有顶级轻功的上忍,竟然会是东洋黑道巨擘山本太一郎的儿子

    据他们所知,山本太一郎有五个儿子两个女儿,如今都在山本组中担任要职,但是却没有一个叫山本极战的,同样没有一个人是专修忍术乃至修成了东洋举国少见的顶级上忍

    但是,在完颜正雍和田秉毅看来,苏锐完全没有必要说谎

    看着一脸震惊的山本极战,苏锐的嘴角牵扯出了一丝冰冷的弧度:“所以,如果能够把你活捉的话,一定很有趣?!?br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