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威帮曾经对山本组在华夏北方三省的布局多有阻挠,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或许山本组如今也不会渗透的如此艰难?!蹦歉稣驹谧钋胺降暮谝挛涫康偷退档溃骸按舜畏罨岢ご笕酥吹交?,不仅是要为了十大中忍报仇,更是要给这些华夏帮派一个震慑?!?br />
    “我们这一队既然在这里偶遇上了远威帮,那么就拿这些人的血,来给诸位祭刀吧”

    说到这儿,这个黑衣武士的脸上已经出现了浓浓的煞气来,他一挥长刀,低吼道:“一个,不留”

    话音一落,这一大堆阴影,便开始窸窸窣窣的移动了起来

    对于即将到来的危险,远威帮众人还浑然不觉。

    他们本来就连着走了十几个小时,困顿交加,虽说只是休息一小时而已,但是在短暂的补充食物之后,绝大多数人都进入了睡眠之中。

    老田闭目养神,完颜正雍无心睡眠,他抬头望着星空,忽然感觉远处的山林之中一大片阴影在移动

    这片阴影本来并没有引起完颜正雍的注意,他还以为是自己的眼睛花掉了??墒?,当他再度定睛观察的时候,却发现了那些阴影之中所透出来的寒光

    那是月光映射在武士长刀的刀身之上所形成的光芒

    而此时,那片极速移动的阴影,距离远威帮众人的距离已经不足百米了

    “敌袭”

    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从完颜正雍的心头升起,他运足了力量,一声大吼

    这吼声仿若惊雷,在每个远威帮众人的耳边炸响

    本来已经有不少人进入了深度睡眠,同样被完颜正雍这一嗓子给吼醒了

    敌袭这个时候怎么会有敌袭谁会有胆量来袭击上千名远威帮的精英

    他们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却见到队伍的正前方已经有一道淡金色的身影从山坡之上飞扑而下

    完颜正雍喊完这一嗓子之后,就已经主动迎向了那片黑影

    田秉毅同样被完颜正雍的吼声所惊醒,他的反应极快,见到了远处的大片人影,身体从原地骤然腾起,连续几个起落,就已经出现在了几十米开外

    即便已经身为远威帮的帮主和元老,他们在战斗中也是身先士卒

    完颜华中之前也是全无睡意,见到此景之后掏出腰间的手枪,对着夜空鸣了一枪,大喊道:“全部清醒一些,给我准备战斗”

    枪声划破了夜空,也彻底的让所有远威帮精英们绷紧了神经他们纷纷拿出武器,准备迎战

    在这个时候,远威帮的战斗素养得到了极大的彰显,如果是换做漠狼帮或者英雄会在这里的话,就算拿着机关枪把他们给屠戮大半,估计这些人也意识不到发生了什么。

    只是,和夜色下那些雪亮的寒光一比,远威帮的武器就显得有些寒碜了

    此次远行,完颜正雍并没有让手下人携带太多的武器,除了少部分的枪支随身携带以备不测之外,其余的枪支和砍刀之类的武器则是依旧藏在宁海的几个秘密据点之内,如今众人身上的武器,不过是一些钢管短刀匕首而已

    站在队伍一侧的远威帮弟子正凝神戒备,忽然感觉到夜空之下好似有一道黑影扑来,速度极快

    他眼睁睁看着那道从眼前亮起的寒光划过了自己的胸膛,然后深深的捅进了自己的小腹之中

    他艰难的举起手中的匕首想要还击,但是对方已经拔出了长刀,再一次插进了他的胸膛

    清楚的感觉到了心脏破碎的声音,这名远威帮弟子的口中断断续续的喊出了“东洋人”三个字后,便软绵绵的倒下了

    与此同时,已经有多名远威帮的精英和这群东洋武士遭遇了

    在对方的武士长刀面前,仓促应战的他们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抵抗能力基本上只是第一下接触,就会被砍的重伤倒下

    这些武士都是经过特殊训练过的,本身的战力就在远威帮这些精英弟子之上,再加上以有心算无心,一开始简直犹如虎入羊群,根本无人能挡

    之前那名领头的武士又站在了树巅,看着下方的混乱,目光之中带着一丝戏谑和嘲讽。

    看着那些东洋人像是收割麦子一般收割着兄弟们的生命,远威帮众人目眦尽裂他们从来不曾感觉到身上的鲜血这般沸腾过

    “东洋人,给老子去死”

    这个时候,终于有持枪警戒的远威帮弟子冲到了这边,连瞄准都不用,对着那片悉悉索索的阴影就连开了好几枪

    这几枪至少打伤了三个东洋武士

    黑暗中的枪响也暴露了这名远威帮弟子的所在位置,他还想继续扣动扳机的时候,一道寒芒已然从他的脖颈之前划过他只感觉到一股凉飕飕的空气涌入了气管,随后大量的鲜血便从脖颈的伤口处喷发了出来

    “东洋死”

    他用尽全身力气,一声嘶哑的大吼,对着眼前的身影,再一次扣动了扳机

    那名东洋武士应声而倒心脏已经被子弹打爆

    “兄弟们,给我杀死了也得拉个垫背的杀一个不赔本,杀两个赚了”完颜华中大吼这位远威帮大少爷本身的功夫也算不错,拿着手枪左冲右突,倒也被他干翻了好几个东洋武士

    “杀啊,不能让这群小鬼子在华夏的土地上猖狂”

    山林间那浓郁的血腥气味已经把北方汉子们的血性彻底的激发了出来,他们虽然在功夫和武器上均处于绝对的弱势,但是人数却接近东洋武士的两倍

    虽然已经被砍倒了几十人,但是这些北方爷们彻彻底底的展现出来华夏男人的刚烈一面,除非东洋武士一击致命,否则的话他们绝对会死死拖住对方,给同伴创造攻击的机会

    他们不知道东洋武士为什么会袭杀自己,他们也不想知道

    这群男人只知道,别人已经欺负上了门,就不能让他好过

    一个东洋武士刚刚用长刀捅穿了一名远威帮精英的小腹,还未来得及抽刀离开,他的头上便已经挨了一记钢管同时,另一把匕首也已经捅进了他的心窝

    另一名远威帮弟子已经被捅的肚破肠流了,他却不给东洋武士抽刀的机会,死死抱住对方的身体,张口咬在他的喉咙上

    无论另外一侧的武士往他身上劈砍了多少刀,他都硬是不松口活生生的咬开了这名东洋武士的喉管

    “啊”

    不远处,一名东洋武士一声惨叫,他捂着被咬掉的半边耳朵,连连后退了两步。

    “给爷爷去死”一个身上还插着长刀的远威帮汉子吐出嘴里那血淋淋的耳朵,咧嘴大笑,反手把肚子上的长刀拔出,然后一刀斩断了那东洋人的脖子

    一颗头颅旋转着飞了起来

    即便以四人五人来换对方一条命,远威帮的精英们也没有丝毫的退缩

    死战不退死战不逃

    是谁说华夏人是东亚病夫是谁说华夏人软弱可欺

    田秉毅并没有使用任何的兵器,双掌如风,每一掌拍下,都会有一个东洋武士躺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完颜正雍一身淡金色的长衫早已经被鲜血染红,他仅存的右手正挥舞着一把武士长刀,一边杀人一边指挥着战斗

    “不要队形,一步不退”完颜正雍大吼

    “一步不退”

    在场的远威帮众人齐齐高喝尽管绝大部分人都已经浑身浴血,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心生惧意

    这是远威帮自成立以来所遭遇的最危险最没有准备的战斗,可是他们却打出了华夏人的血性,生生的阻挡住了东洋人的脚步

    站在树巅之上的那名领头武士见到己方前进的脚步已经被阻,伤亡也渐渐增加,他的眼眸之中掠过一丝阴毒的神色来

    “东洋帝国的高级武士们,该你们出手了?!?br />
    他的话音一落,身后的树影下又是数道人影蹿出,速度比之前的五百人要快上一倍不止

    一会儿的工夫,田秉毅和宇爷等远威帮高手已经击毙了数十人,他们的体力虽然也有着不小的消耗,但是还可以勉力支持。

    田秉毅倒还好,宇爷等人的身上已经出现了不少伤口,蚂蚁多了也能咬死人,更何况是那么多的东洋武士

    老田双掌齐挥,掌心印在一名东洋武士的身上,强烈的气劲穿破了他的体表,直接震碎了对方的心脏

    刚刚打飞一人,老田就已经发现,有两道寒芒从眼前交叉而来速度极快

    高手来了

    躲无可躲的老田只能往后面爆闪数步这是他自开战以来第一次后退

    那两记刀光紧紧跟随,不给老田丝毫喘息和调整的机会,如影随形

    田秉毅一声怒吼,瞅准空隙,一掌震碎了其中一人的胳膊

    而此时,另外一道刀芒也已经紧跟而至,在老田的右臂之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口子

    如果是在十年前,田秉毅或许还不会把这两个高级武士放在眼里,可是这几年来他的体力已经大不如前,虽然招式依旧在日益精进,但已经战斗了那么久,此时显得还是有些后继无力否则就不会被这一击给划伤

    宇爷则是更加不好应对,他同时被四个高级武士围攻,虽然杀了一人伤了一人,但是左腿之上却出现了触目惊心的伤口

    刚才那一刀,已经切断了他的大腿动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