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犹豫豫的跟着苏锐来到房间,张紫薇觉得很别扭,她长这么大以来,还从来不曾和一个陌生男人相处到这个份上。

    “他不会对自己做什么吧”张紫薇的心里有着隐隐的担心,她知道,凭借苏锐的身手,如果想要对自己做一些不轨的举动的话,恐怕她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不过,虽然心里有点担心,但是张紫薇却并没有离开,而是鬼使神差的跟着苏锐走进了房间。

    “还剩不到两个小时,抓紧时间休息?!?br />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苏锐并没有任何的意思,这货随便洗了把脸,然后把被子叠起来放在床的最中央,看起来就像是一道隔墙一般。

    “这就是三八线,咱们谁都不准越界,谁也别想着占对方便宜?!?br />
    苏锐说完,倒头就睡,没过一分钟呢,就已经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看着苏锐的样子,张紫薇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她心中的那一份紧张感觉早已消除,洗了把脸之后,揉了揉疲惫的双眼,然后在被子的另一侧合衣躺下。

    张紫薇一时间还没有睡意,她干脆撑着头,看着苏锐的侧脸,亮晶晶的眼睛在黑夜中闪呀闪。

    两个小时之后,罗飞良的电话准时来到了。

    铃声一响,熟睡中的苏锐立即翻身坐起,听着电话那端的声音,他的面色不禁有些凝重。

    “怎么回事”

    张紫薇也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的问道。

    “完颜正雍走了,我去送送他?!?br />
    苏锐挂了电话之后,便来到水龙头旁边使劲的洗了几把脸。

    “完颜正雍怎么了”张紫薇也走到另外一个水龙头旁,她丝毫没有意识到,两个人并肩洗脸的样子,就像是同居了许久的两口子一样。

    “没有坐飞机,也没有坐火车,完颜正雍彻底放弃了十年大比,今天下午带着所有远威帮的弟子,步行离开了宁?!痹诘弥飧鱿⒌氖焙?,苏锐的心中都忍不住的一阵惊讶。

    “步行离开宁?!闭抛限币渤跃耍骸八降紫敫陕铩?br />
    “或许是想要锻炼锻炼手下人,重新来一遍两万五千里长征吧?!倍杂谕暄照旱恼飧鼍俣?,苏锐同样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弄不好他还真的有可能直接从宁海走回北方三省?!?br />
    能够做出这样的举动来,说明完颜正雍真的是心灰意冷了。

    至少,他已经暂时的把攻占宁海的想法抛诸脑后

    “我和你一起去?!闭抛限币槐吣ㄗ帕成系乃?,一边说道。

    “脸没擦干净?!彼杖癫⒚挥谢卮鹫抛限?,而是拿过一条毛巾,轻轻的给对方擦了擦脸。

    被苏锐这样对待,张紫薇的心中升起一股异样的情绪来。

    不过苏锐倒是没什么反应,给张紫薇洗完脸后,便拉着她出了门。

    在宁海的边界,布满着一片又一片的山峦,有两队长长的人影,正徒步穿梭在山峦之间。

    虽然看起来有上千号人,规模十分庞大,但是这么多人在行进之间却没有发出任何的聊天声音,没有一人敢打破沉默,纪律十分严明。

    而在队伍的最前方,少了一条胳膊的完颜正雍同样无声前行,面容冷峻,鬓间隐有华发生出。

    回想着之前坐船来到宁海的他,看着碧波万顷,指点江山,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可是现在呢,仗还未打,自己就已经率部撤离,虽然这种离开方式看起来很有骨气,但怎么说都是个失败者。

    完颜正雍心中堵着一口气,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要率领手下从宁海走回北方

    这一段路程,不仅是对他自己的沉淀,更是对整个帮派的历练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宁海一行,让完颜正雍这所谓的一代雄主意识到,自己和那些顶级势力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简直犹若天堑鸿沟

    所以,他才决定把远威帮所谓的百年大计无限期的延后,直到直到远威帮真正获得称霸宁海的资格

    放弃并不是退让,而是为了更好的拥有

    这一段旅程,光直线距离就至少有两千五百公里

    如果以他们日行五十公里来计算的话,那么想要走完这一段路程,最少也得花去两个月的时间

    两个月,风餐露宿,披星戴月,步行天下完颜正雍要用自己的双脚,丈量这片他终将拥有的土地

    完颜华中跟在父亲的后面,看着他的背影,沉默无言。

    虽然身子骨还算不错,但是走了大半天的时间,完颜华中的脚底早就磨出了水泡,可是,身为大少爷的他,却没有任何的抱怨。

    完颜华中清楚的知道,远威帮的耻辱已经深深的烙印在所有人的心上,如果不经历一场大规模的发泄,那么这将是他们心头永远挥之不去的阴影

    而这一场长征,对于他们而言,则是最好的磨练,磨练心性,磨练意志

    完颜华中坚信,这几千公里长征走下来,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挡住远威帮的脚步两年之内,一统北方五年之后,再战宁海

    知耻而后勇

    这位远威帮的大少爷清楚的知道,自己早晚都会接班,早晚都要把远威帮的百年大计扛在肩上,而这一同经历长征的所有兄弟们,将是他日后南征北战的最坚强基石和最宝贵财富

    看了看时间,完颜正雍停下了脚步。

    老田见此,转过脸来,一声高喊:“原地休息一小时,然后继续赶路”

    这是准备彻夜不眠的节奏了

    听到这话,困顿交加的远威帮众人并没有任何的抱怨,他们纷纷坐下,要么是靠着背包小憩一会儿,要么是取出水和食物,见缝插针的补充体力,期间没有一个人打破禁言令。

    夏夜的山林之间,蚊虫实在是太多太多,远威帮众人对这种情况并没有什么事先准备,只能咬牙忍着那种被蚊虫叮咬所产生的麻痒之感,山林之间时不时传出啪啪的声响那是打蚊子的声音。

    单从战斗力和执行力上面来看,远威帮真的是要比其他的所有帮派都高出好几个档次,哪怕是青龙帮张紫薇麾下的四个精英堂口也是有所不如

    完颜正雍拿过一瓶矿泉水,用嘴咬开盖子,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大口。

    自从失掉了一条胳膊之后,他甚至不能单单凭借右手来打开瓶盖了。

    看着这一幕,完颜华中的心中涌出阵阵的心酸,他到现在尚且不知道是谁取走了自己父亲的一条胳膊,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对那个人充满了浓烈的恨意。

    老田轻轻叹了一口气,这几天来他的叹气次数已经比以往几十年加起来还要多了。

    “帮主,你睡一会儿吧,不然这样走下去,身体可是吃不消的?!碧锉闳白璧厮档?。

    完颜正雍摇了摇头,依旧抬头望着星空,眼睛微微眯着,不知道在作何感想。

    几天之前还意气风发,如今便像老了好几岁,任谁看到了心里都会觉得不舒服。

    “爸,你这样下去身体吃不消的?!蓖暄栈幸部床还チ?,劝阻着说道。

    “难得有这样的机会?!蓖暄照褐沼诳诹耍骸拔蚁氡3肿徘逍??!?br />
    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意味着现在的完颜正雍已经与之前判若两人了。

    如果说之前的他犹如出鞘的利剑一般锋芒毕露,意气风发,而现在的他则像是一把经历了风雨沉淀之后的重剑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人这一辈子,难得糊涂,也难得清醒?!碧锉闩牧伺耐暄栈械募绨?,说道:“罢了,帮主既然想这样,就随他去好了?!?br />
    “可是田叔”完颜华中欲言又止。

    “先别说话了,休息一会儿,好好恢复体力,明天还要走一大段路呢?!碧锉愣酝暄栈兴盗艘痪渲?,也不再管他,靠在一个石头上面闭目养神。

    何止是明天未来的五六十天内,等待远威帮众人的,都是一条布满艰辛的道路。

    而此时,在千米开外的山峦之上,一个身穿黑色夜行服的男人正傲然立在树巅,脚尖只是轻轻的踩在树梢的末端。

    这幅场景看起来极其的诡异,细细的树枝如何能够承受得住一个成年男人的重量简直比拍电影还要神奇

    细细的树枝轻轻抖动,但却没有任何要断裂的迹象。

    此人手里拿着望远镜,把远威帮所有人的情形尽收眼底,观察了许久之后,他的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

    这微笑之中,包含着一丝残忍嗜血的味道

    在此人的腰间,挂着一把武士长刀

    把望远镜随手一扔,此人在树梢上轻轻荡了一下,一个鹞子翻身,便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完全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而此时,在他身后,还有着五百个和他同样装束的黑衣人

    他们静静的立在山林之间,似乎连呼吸都和清风保持在同一节奏之上

    之前那个立于树巅之上的黑衣人扫视了一圈,然后缓缓的拔出长刀

    他的刀锋正遥遥指向远威帮众人的所在地

    五百把武士长刀,同时无声出鞘

    :感谢恶魔炽天使、神剑、紅龜仔、谜子、qq870742643、xuecxchong、书友3197684、书友翱翔、董津、xiao玉米、去把兄弟的月票支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