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的话无疑让现场的氛围更加沉重。

    东洋的第一大社团山本组怎么会派人来暗杀漠狼帮严氏父子

    他们不是只和英雄会有联系吗

    看着倒在地上的死士,苏锐的眼眸也已经眯了起来,当他看到山本组的标志之时,心情确实不怎么好。

    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面对西方黑暗世界,也不想对上山本组。

    这倒不是他害怕这个东洋第一社团,而是在他看来,山本组的行事一贯没有人性也没有底线,如果双方遭遇,说不定会有许多无辜的人受到伤害。

    当然,苏锐也明白,自从他一人斩杀九名东洋武士之后,双方的梁子就已经解不开了

    几人回到体育场,看着被掀开头盖骨的严家父子,均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你早就知道他们会遭遇袭击,对不对”张紫薇显然不太喜欢这样的场面,因此皱了皱眉头。

    “你在怀疑我么”苏锐的眸光一下子冷了下来。

    “我不得不怀疑你?!闭抛限笨嘈Γ骸八橇礁鏊懒?,所有人都会认为是青龙帮干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br />
    遭受了枪击,严开达的第一反应就是青龙帮干的,因为在宁海的所有帮派的只有青龙帮和他们有仇。

    而严开达会这样想,也就可以说明很多人都会这样想

    张紫薇的担心并不是没有任何的道理,这一个黑锅算是彻底的扣在了青龙帮的后背上

    “如果晚上不把他们绑在栏杆上,而是转移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点,应该就可以避免这种情况发生?!闭抛限焙敛晃肪宓亩⒆潘杖竦难垌?,带着深意说道:“不过这样一来,他们就没法起到当诱饵的作用了?!?br />
    苏锐哈哈一笑,混不介意,他对着张紫薇示意了一下,道:“夜色很好,边走边聊”

    张紫薇点了点头,这里的血腥气息实在太重,她也不想多呆一秒钟。

    “其实我并不知道严家父子被谁嫉恨,我之所以把他们绑在这里,只不过是想试探一下,到底有没有人会借着这件事情来大做文章?!彼杖裥α诵Γ骸跋衷诳蠢?,事情的结果比我想象的还要精彩?!?br />
    “我虽然不知道漠狼帮和山本组有什么联系,但是如果从这条线深挖下去,一定会找到十分可观的线索?!?br />
    “我会让信堂的人着手调查此事?!闭抛限笨悸堑娜床皇钦庑?,她身为第一副帮主,满脑子都是想着怎么替青龙帮洗清嫌疑:“可是,严家父子死了,所有的人都会认为这是青龙帮做的,我们该怎么办”

    “你有些时候很聪明,有些时候却又笨的让人发指?!彼杖裾遄昧艘幌?,才找到这么个形容词。

    笨的让人发指

    听到这话,张紫薇的额头上悄悄的冒出来几根黑线。

    “今天上午相信你也看到了,没有人会在意漠狼帮会不会垮台,同样的,也没有人会在意漠狼帮帮主是死是活,对于这样的一个腐朽帮派,早就该在十年前灭亡了,能够让他苟延残喘到现在,顶多说明西北的势力都太温柔?!?br />
    “既然没有人在意他们的死活,那么又有谁在意他们是被谁杀的呢这一对父子从此在人间消失,并不会引起太大的风浪?!彼杖竦档溃骸八?,哪怕这件事情真的是青龙帮做的,也不会有什么问题?!?br />
    张紫薇一听这几句话,顿时恍然大悟,刚才的她也只不过是钻进了死胡同,否则也不会这般一点就透。

    “陪我去一个地方吧?!彼杖窨戳丝词直?,道。

    “去哪儿”对于这个男人,张紫薇并没有多少抗拒之心。

    “我想找完颜正雍聊聊?!?br />
    削断别人一条胳膊,还要去和别人聊聊

    张紫薇是女人,她搞不懂男人之间的关系,但是对苏锐的这个决定,她并没有多少异议。

    不过,当苏锐和张紫薇来到远威帮的主下榻酒店时,却发现这里已经人去楼空

    所有的房间都被退了门口也不见站岗巡逻的远威帮弟子

    苏锐本能的感觉到一阵不妙,他走到前台,叫醒昏昏欲睡的服务员:“住在酒店里的人呢大规模退房了”

    大半夜的被叫醒,服务员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没好气的说道:“他们下午就全部退房离开了,走的很突然,连之前预交的房间费用都没有退掉?!?br />
    “这是怎么回事”苏锐转眼看着同样惊愕的张紫薇,很显然,从这位信堂之主的表情上就能够看出来了,她也完全不知情

    “暗子并没有传回消息?!闭抛限蔽⑽⒅遄琶纪?,说道:“按理说暗子不应该会暴露,那么结果只有一种可能了他们走的太匆忙,根本没有给给暗子传递消息的机会”

    “他们为什么走的那么匆忙”苏锐知道,即便自己已经警告了完颜正雍,让其不要妄图染指宁海,但是对方会不会因此而心灰意冷则不好说了??銮?,在来到宁海之前,完颜正雍可是早就把这次十年大比的冠军锁定了,他会轻易的放弃这次机会吗

    这一下,苏锐有些看不懂了

    “我现在马上让人调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闭抛限蹦贸鍪只急阜⒉济?。

    “我来吧?!彼杖裰浦沽艘幌?,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电话那端的罗飞良本来正在休息,当他看到电话是苏锐打来的时候,眼眸之中不禁闪过了一丝复杂。

    那天晚上,自己虽然收到了林傲雪发出的求助短息,但是出于某些个人方面的原因,强行压住了上官墨和钱万星,不让他们去帮助苏锐脱困。

    事后罗飞良自认为没脸再面对苏锐,再加上暗中盯着他的那一双眼睛,时时刻刻让他感觉到脊背发凉,因此从那天到现在,罗飞良都没有主动联系苏锐。

    此时,当他看到苏锐的来电之时,内心深处犹豫不决。

    接,还是不接

    终于,在铃声足足响了半分钟之后,罗飞良才下定决心按下了接听键。

    在这一刻,他的心脏跳动的很快。

    “远威帮的人全部离开了酒店,我需要麻烦你帮我调查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br />
    罗飞良本以为自己会面对苏锐的责难,可是后者压根没提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而已。

    “远威帮的人全部离开酒店了”这个消息让罗飞良也很吃惊。

    “是的,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已经离开了宁海,无论是坐船坐火车还是坐飞机,我要知道他们的动向?!?br />
    “两个小时之后给你回话?!甭薹闪妓档?。

    以国安的手段,想要调查这些信息,至少也得花上一个多小时,罗飞良故意把时间延长了一些,还要腾出空间来向首都方面的领导请示汇报。

    “好?!?br />
    苏锐也没有再多要求,只是笑着说了一句:“最近有时间的话,可以一起出来吃个饭?!?br />
    听到这话,罗飞良的心里咯噔一下。

    “好?!甭薹闪技虻サ拇鹩α艘痪?,便挂断了电话。

    苏锐打完电话,走到前台,道:“麻烦帮我开间房,两张床的那种?!?br />
    张紫薇站在苏锐的身后,有些意外,不知道他想搞什么,这个时候开什么房间

    前台小姐看了看苏锐,又看了看娇俏的张紫薇,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道:“为什么不要一间大床房呢”

    张紫薇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她努力保持着镇静,拽了拽苏锐的胳膊,小声的说道:“喂,你干嘛呢这个时候开什么房间”

    “这个时候当然要开房间了?!彼杖袼档溃骸跋衷谑前胍?,两个小时的时间足够我们恢复一下体力了,你必须要见缝插针的休养精神,否则完全应对不了接下来的事情?!?br />
    张紫薇被苏锐说的一愣一愣的,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呢,就听得苏锐对前台小姐说道:“麻烦您快一点?!?br />
    “先生,您确定不要大床房”前台小姐跟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嘴角抿着笑。

    “真的不要,我是正人君子?!彼杖裉袅颂裘济?。

    “可是我们酒店只有大床房了?!鼻疤ㄐ〗阕砸晕炼怂杖裱壑械囊馑?,她在心里暗暗想到:小样,我还不了解你们这些男男女女约炮之前都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还假模假式的要两张床,演的那么像,谁还不知道谁啊

    “只有大床房了不是说下午有人大批量的退房吗现在那些房间也都没有人啊?!彼杖裎蘼廴绾我裁幌氲角疤ㄐ〗愫鋈焕戳苏饷匆怀?,在这方面,他还是没什么作战经验。

    如果他知道对方是误会了自己,估计会哭笑不得,他可是从来没想过要泡张紫薇啊虽然对方长得不错,但自己可不是见到个女人就想要占便宜的主。

    “只有大床房了,我们酒店生意好,之前的退房都被预定光了?!鼻疤ㄐ〗阋斐<岫?,她不去当红娘都有点太可惜了。

    “那好吧,只能将就一下了?!?br />
    苏锐就是再傻也明白对方是在好意成全自己了,他看了张紫薇一眼,后者抿着嘴不讲话,于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递给前台小姐一百块小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