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现在严开达的嘴巴并没有被臭袜子塞住的话,他一定会愤怒的大喊一声青龙帮,你们真是胆大包天

    可是,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

    好似从天外飞来的第二发子弹,已经稳准狠的钻进了他的头部一大片红白之物从掀开的头盖骨处喷涌出来

    这两枪开的实在是太突兀,青龙帮的人也完完全全的没有意识到,竟然会有人选择在这个时候暗杀漠狼帮严氏父子

    对于狙击手来说,夜间开枪是非常容易暴露自身藏身位置的,因此,在那两声枪响之后,青龙帮的人员就已经发现了狙击手来自于看台的顶棚之上

    “他在那里”

    许多人纷纷叫喊,然后把手中的枪口对准了顶棚

    可是,能够发现敌人并不代表着能够抓住敌人,这种可以承办国际赛事的体育中心规模实在是太过庞大,看台的顶棚足有十几层楼那么高也不知道那狙击手是怎么爬上去的

    这样的高度对于青龙帮众人而言,无疑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他们仰着脸,却发现根本找不到那狙击手的踪迹了

    其实,这些青龙帮的兄弟们都应该庆幸,以刚才那名狙击手的精准枪法,如果想要站在看台顶棚之上对他们开枪的话,那么将无异于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相隔那么远的距离,以手枪的射程来看,即便子弹打到了地方,也会没什么准度可言了,从这一点上来讲,手枪弱势实在是太明显了

    神秘的狙击手似乎也知道那些拿着手枪的人对自己根本构不成任何的威胁,他从容不迫的把长枪拆开,极为爱惜的放进了枪盒中,然后走到天台的背面,顺着一道黑色的绳索,缓缓下滑

    他的夜行衣和黑色的天幕形成了完美的契合,没有一丁点的反光,就算是用望远镜仔细盯着这个方向看,也是无从发现任何端倪

    青龙帮人的大喊和示警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只不过十秒钟而已,他的身形就已经下降了一半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冷光划过了夜空,极为精准的撞在了那黑色的绳索之上

    即便这绳索之中已经掺入了韧度极高的细钢丝,可是这突兀出现的冷光好似无坚不摧,就在它划过的瞬间,绳索应声而断

    五叶飞镖

    那名狙击手事先完全没有意识到会发生这种情况,从十几米的地方加速跌落而下

    看来他也是有一定的功夫底子在身上,在如此短暂而惊险的情况下,竟然硬生生的调整了下落的姿势,扭转了身体

    本来是背部朝下摔落的他,硬是转成了面向地面

    不过,饶是如此,那么高的下坠距离还是把他摔得七荤八素,着地之后,这个神秘狙击手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才有些踉跄的站了起来

    这也表明他的身体素质确实不错,否则的话,如果换做一般人,早就落到了筋断骨折的下场了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跑出几步,两发子弹就已经从一旁的树丛之中射出,一前一后的钻进了他的两条大腿

    大腿中枪,此人砰然跪倒在地

    很显然,拥有这种枪法的,非霍尔曼莫属

    神秘的狙击手跪倒在地,摸了摸正喷涌鲜血的大腿,目光之中闪过一抹决然。

    还不待他有所动作,一个矫健的身影就已经飞射而来,重重的一脚踹在了他的胸口处

    神秘狙击手挨此重击,口喷鲜血,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金泰铢抢上几步,一把死掉对方的黑色面巾

    他和霍尔曼早就依照着苏锐的命令埋伏在此,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面巾被撕下,露出来的是一张普通至极的男人的脸

    可是,让金泰铢感觉到无比惊讶的是,这个男人正眼珠泛白,嘴角竟然流出了浓浓的黑血

    胸口受到重击,嘴里怎么会流出黑色的血液

    这是中毒的表现

    金泰铢大感不妙,连忙伸手试了试他的鼻息,结果是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掰开这个神秘狙击手的嘴,金泰铢清楚的看到了一颗毒牙

    刚才这货自知不敌,便干脆利落的用毒牙咬破了舌头,牙中的毒素瞬间进入血液,才造成了他的死亡

    这是个绝对的死士

    金泰铢不是没见过死士,可是每次见到这种嘴里镶嵌着毒牙的家伙,都会表明这事情很棘手

    霍尔曼也走了上来,看着这还没被俘就干脆自杀的家伙,不禁摇了摇头,然后蹲下来,和金泰铢一起,一点一点的检查着这神秘狙击手的身体。

    苏锐的身形也从阴影之中走了出来,他来到狙击手的身前,伸手取下长长的枪盒,拿着那狙击枪的零件反复的掂量了几下,似乎是自言自语的说道:“b50狙击枪,这是美国十五年前的产品,早就淘汰了好几年?!?br />
    太阳神卫们使用的都是现如今最先进的武器,这些家伙是万万看不上这种老式狙击步枪的。

    金泰铢和霍尔曼同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似乎是在听苏锐讲话。

    “至于为什么会淘汰,因为这种枪在设计的时候想要最大限度的追求设计时所产生的空气压缩量,以让子弹拥有最大的动能,可是这种想法很好,但真正的做起来就会比较极端在连续开几十枪之后,就必须对枪身进行整体冷却降温,否则的话就会出现炸膛和走火的危险?!?br />
    苏锐好似浑不在意脚边还躺着一具尸体,依旧看起来有些“不合时宜”的侃侃而谈,似乎这把狙击枪勾起了他很多的回忆。

    “对于美方而言,这种枪简直就是残次品,如果真的在战场上投入使用的话,狙击手的连续攻击能力完全得不到保障,甚至会遭受生命危险?!?br />
    苏锐一边把玩着这种狙击枪,一边带着回忆神色说道,似乎连张紫薇走到他的身旁都没觉察到。

    张紫薇的美眸看了看苏锐,又看了看地上的尸体,目光之中带着疑惑,也带着复杂。

    似乎连她也没搞懂,为什么苏锐要站在一具尸体旁边回忆往事,如果这个时候敌人还埋伏了第二名狙击手怎么办这危险指数可实在是太高了

    不过张紫薇并没有出言打断,她相信,苏锐既然会这样做,就一定有他这么做的理由。

    就比如今天晚上,苏锐似乎早就预料到会有事情发生,早早的派人埋伏在了体育场旁边。张紫薇清楚的知道,这种神奇的预判力和敏锐的嗅觉,是她这辈子也无法具备的

    “不过还好,这种狙击枪本身的生产数量就不大,在被美队淘汰之后,几乎所有的b50都进入了地下军火市场?!?br />
    苏锐扫了一眼张紫薇,继续说道:“在几年前,这种老式狙击枪已经算不上先进,因此进入了地下军火市场之后,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哄抢,也就是一些没钱的雇佣兵才会花钱购买,至于那些有钱的职业杀手,根本是看不上这种鸡肋狙击枪的?!?br />
    “至于我为什么说了那么多废话,因为”说到这儿,苏锐停顿了一下,露出一丝缅怀的淡笑:“因为在我刚刚进入黑暗世界的时候,这是我用身上所有的钱换来的第一把枪?!?br />
    听到苏锐这样说,霍尔曼和金泰铢都正色起来

    堂堂的太阳神阿波罗,用的第一把枪竟然是这种鸡肋一般的淘汰兵器

    这个事实给金泰铢和霍尔曼的触动非常大

    由此可见,武器的强大与否并不是决定事情结果的关键,像苏锐这种人,即便给他一把普普通通的菜刀,他也依旧能够在西方黑暗世界中杀出一片光明来

    张紫薇并不是很清楚知道苏锐的历史,在这之前她还以为苏锐只不过是从那个家族中走出来的大少,就是身手比一般的大少要好上很多倍罢了。

    可是现在,她开始发现,自己已经逐渐的触摸到了这个男人的冰山一角

    苏锐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避着张紫薇,因为后者也清楚的知道了苏锐的意思,这是彻底的把她当成了自己人

    想明白了这一点后,张紫薇的眸光微微一滞

    而苏锐的回忆似乎还没有结束:“我就是用的这把枪,完成了两个雇佣任务,赚到了第一笔钱?!?br />
    说到这儿,苏锐话锋一转,语气之中的回忆之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冷意:“当然,我想说的主要意思并不是这个?!?br />
    三人神情一凛,敢情后面还有更重要的话啊。

    “当时,除了少数几把流散在外,这一批枪几乎都被一个东洋的财团给买走了?!彼杖竦幕坝锊涣哂谇缣炫?,在张紫薇等人的脑海之中炸响

    “东洋财团”

    “其实,想也不用想,能够大批量采购这种热武器的大型组织,整个东洋除了山本组之外,根本找不出第二家来?!?br />
    苏锐负手而立,望着星空,话语虽然很淡,但是却说出了一个让人足够震惊的推断不,这不是推断,应该是事实

    听了苏锐的话,霍尔曼直接把神秘狙击手的上衣撕开果不其然,在对方的胸口处,纹着一把武士长刀

    这是山本组的标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