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过彪悍的,没见过那么彪悍的

    所有帮派的人都愣住了,甚至也包括青龙帮的人在内

    堂堂一帮之主,竟然是说绑就给绑了

    简直是太猛了

    看着被丢在脚下的漠狼帮帮主严大漠,青龙帮的兄弟们竟然没有一个人伸手的

    张紫薇深吸了一口气,皱眉说道:“都愣着干什么没听到苏少的话吗把严大漠绑在看台栏杆上,一直到十年大比结束”

    两个青龙帮的手下终于反应过来,立刻上前,反绞住了严大漠的双臂

    严大漠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歇斯底里的大声叫喊:“该死的青龙帮,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是严大漠你们敢这样做,不怕漠狼帮和你们全面开战吗”

    “全面开战”张紫薇扫视了周围一眼,声音清冷:“你们漠狼帮的人都在这里,谁敢动手”

    漠狼帮的人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敢乱动的

    “把他的嘴巴堵上,还有,把严开达也绑在看台栏杆上,让这父子二人安安静静的看完所有比赛好了”

    张紫薇“超额”完成了苏锐下达的命令,严氏父子全部被五花大绑,结结实实的捆在栏杆上嘴里还分别被塞进了两条臭袜子

    堂堂的一帮之主,就这样被绑了漠狼帮的人竟然没有一个敢动的如果换成是完颜正雍遭到了如此对待,恐怕整个远威帮都上去跟人拼命了

    苏锐冷冷的扫了一眼漠狼帮众人,道:“还不快滚难道你们都想被捆在看台上”

    漠狼帮那渣滓一般的战斗意志终于被毫无保留的暴露了出来,众人见到老大都被人家给绑了,一个个忙不迭的往出口涌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如果继续表忠心,说不定等待自己的就是个“死”字

    “真是有点意思,李阳这是抱上了一个多粗的大腿”一个戴着金边眼镜、唇红齿白的中年男人正坐在看台的另外一侧,微笑的望着这边。

    这里正是信义会的区域,而这个看起来颇为儒雅的男人,正是信义会的会长,李圣儒

    “据说是首都那个家族里出来的大公子,前一段时间苏无限那个妖人还专门站出来在秦悦然的订婚宴后上给他撑腰?!?br />
    坐在李圣儒旁边的男人出言说道,只不过话里话外都带着一丝鄙夷的情绪,或许在他看来,如果没有苏无限的撑腰,苏锐顶多就算得上是一个长得不错的小白脸而已。

    “啸虎,有些东西并不是你表面上看到的那样?!崩钍ト蹇吭谝伪成?,笑道:“你的手下人里面,有没有在身手上能胜过他的”

    听到这话,齐啸虎的两道浓眉深深皱起:“就凭他刚才那几下子,全部都是硬功夫,想要从我的手下里找出能够稳赢他的,还真的有难度?!?br />
    “是啊,我们且不管江湖传言是真是假,仅仅凭借他的身手,就足以在这里扬名立万了?!崩钍ト宓档?,眼中流露出一丝复杂之意。

    “圣儒老弟,我是个粗人,不懂阴谋阳谋,你就直说吧,你的意思到底是什么”齐啸虎疑惑的问道。

    “接下来,咱们都要加强和青龙帮的合作了,对方现在正在南方发展业务,如果能够顺手帮一把的,不如就卖个人情好了,绝对没有任何坏处?!笨醋潘杖竦谋秤?,李圣儒眼中的精芒在轻轻闪动。

    “顺手卖个人情”齐啸虎笑呵呵的说道:“上一次李阳让我帮忙砸一个珠宝连锁店,我顺手就把南阳省内的七家分店给砸个精光,这次得轮到青龙帮欠我人情了?!?br />
    “他们的人情欠的越多越好?!崩钍ト逖锪搜锩济骸拔铱墒翘底罱叶郧嗔锏囊滴裼行┳枘?,有些事情我不方便出面,你可以帮着敲打敲打薛家的薛洋?!?br />
    “那个不成器的傻逼如果不是对薛家的势力略微有点忌惮,我早就把这个混蛋给一刀砍了?!币惶岬窖ρ?,齐啸虎满脸都是鄙夷之色,似乎对这位薛家大少根本就是嗤之以鼻

    “我听说过,你和薛家是有过一点不愉快,或许让你出面敲打他也不太合适?!崩钍ト宓拿纪非崆嶂遄?,盯着苏锐的身影,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有了?!?br />
    齐啸虎瓮声瓮气的笑道:“哈哈,圣儒老弟,你脑子就是转得快啊,眼珠一转就来主意?!?br />
    虽然是在夸奖,可是齐啸虎这夸奖的话可是让人不怎么舒服。

    李圣儒微微一笑,似乎并不怎么介意:“接下来,我们联名邀请李阳来南方做客,到那时候,以薛洋的性格,一定会按捺不住的?!?br />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逼胄セ⒐笮?。

    李圣儒也自嘲的笑了笑:“是啊,做好事不能不留名,否则对方怎么会知道他该欠我们几个人情”

    漠狼帮全部离开之后,苏锐和张紫薇也回到座位上,没有再看严大漠父子一眼。

    这两人也知道自己遭受了无尽的屈辱,感受着周围充满了嘲讽的目光,两人干脆闭上了眼睛

    把漠狼帮帮主就地绑了,能够干出这么彪悍的事情,从今天开始,苏锐的名声将会在华夏地下世界中彻彻底底的传扬开来

    在李阳的领导之下,青龙帮日益趋向于洗白自己,在黑道方面的影响力已经大不如从前,许多元老的意见都非常大,甚至时不时的传出外地有帮派想要攻占宁海取青龙帮而代之,可是,今天苏锐的强势表现,却让所有人都扬眉吐气

    堂堂漠狼帮的帮主,说绑就给绑了,连个敢有异议的人都没有

    经过了这件事之后,青龙帮众人的腰板儿不禁挺的更直了

    把这一切变化尽收眼底,完颜正雍的瞳孔微微缩了缩。

    三十二强的比赛也正式开始了,当苏锐站在台上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对手正是远威的宇爷

    “我们还要打么”苏锐盯着对方,眼中布满了玩味的笑意。

    “我认输?!庇钜岷吡艘簧?,便转身跳下了擂台。

    三十二强分成了八组,每组取前两名,就算宇爷这一场认输的话,只要他赢了剩余的两场比赛,那么也可以稳稳出现。

    在他看来,苏锐无疑是这里面最强的对手,能够保留自己的实力也是正确的选择至于所谓的脸面,和最终的结果相比,孰重孰轻

    一天的比赛很快就落幕了,苏锐由于已经在事先展现出了强大的实力,因此他所遭遇的三个对手,无一不是还未开打便先认输了,这一点让苏锐摇头苦笑,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就好了,他可以毫无阻碍的拿到冠军。

    人群尽数散去,偌大的体育场上,只留下了两个被绑在看台栏杆上的身影。

    由于手脚都被绑住,严大漠和严开达根本动弹不得,两个人一天没吃东西,只是被喂了几口矿泉水,如今手脚发麻无力,更别提要挣脱开了。

    “别想着逃跑,都给我老实点?!?br />
    这个时候,从体育场的通道里走出了十几个身影,这是奉命留守的青龙帮弟子,他们要整夜看着这漠狼帮父子,一点岔子都不能出。

    在体育场的周围,青龙帮也早已布置上了防守力量,就是为了防止漠狼帮的反扑第一副帮主张紫薇可谓是坚决执行着苏锐的命令。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黑色的身影已经借着夜色的掩护,悄然攀上了另外一侧看台的顶棚之上

    这个黑影非常矫健,在顶棚上猫着腰奔跑着,却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他在上面兜了上百米,终于选择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单膝半跪在地上,把身后的长盒子取下,拿出枪械的零件,熟练地开始拼装起狙击枪来

    拼好了之后,他静静的伏在顶棚之上,瞄准镜不断的在严开达和严大漠父子之间轻轻移动着

    足足观察了半个多小时,时间已经是午夜三点多了,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异变出现,那些负责看守的青龙帮弟子也已经精神不振昏昏欲睡了。

    此时这个黑影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扣扳机,一道暴烈的流星从他的枪口之中猛然射出,划破了黑暗的天幕

    严大漠本来被绑的迷迷糊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发狙击枪子弹就已经钻进了他的脑袋

    子弹在他的脑袋内部爆炸,血液混合着脑浆被炸了出来,糊了一旁的严开达满头满脸

    而此时,那一声枪响才响彻夜空

    在寂静的夜色下忽然爆发出这种震耳欲聋的枪声,让青龙帮的所有人都浑身一震

    他们本能的意识到不妙,连忙看向了被绑住手脚的严家父子结果却看到了血腥之极的场面

    从狙击枪瞄准镜中看到了严大漠的脑袋被一枪打爆,神秘狙击手不慌不忙的把枪口转向严开达,再一次慢慢悠悠的扣动了扳机

    严开达本来也昏昏欲睡,结果他老爹被打爆脑袋所爆出来的滚烫脑浆和鲜血喷了他一头一脸,那刺鼻的味道直接把这货给弄醒了

    当他看到老爹的脑袋已经削掉了一半之时,顿时惊恐的想要大喊,可是嘴巴被袜子塞住,根本喊不出声来

    而此时,第二发子弹,又接踵而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