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颜正雍听了苏锐的话之后,眼中的光芒明灭不定。

    “不要有任何的不甘心,我言尽于此,你自己看着办吧?!彼杖窭淅涞亩乱痪?,然后把烟盒和火机全部扔给完颜正雍,转身离开。

    后者竟然又从烟盒之中抽出一根烟来,放在嘴上点燃。

    烟雾缭绕的升了起来,可能此时连完颜正雍自己也想不明白,未来的道路到底会如何。

    不知道什么时候,田秉毅已经来到了完颜正雍的身旁,当他看到正兀自抽烟的帮主之时,不禁吃了一惊。

    在他的印象里,完颜正雍可是已经戒烟好多年的了。

    “帮主,我们该怎么办”田秉毅压低了声音问道:“我们还要不要趁着十年大比期间”

    还没等他说完,完颜正雍便摇了摇头:“暂时等等?!?br />
    听到这四个字,田秉毅的心里便涌现出无限的唏嘘来。

    虽然用的是“暂时”两个字,但这无疑说明,远威帮的百年大计要被无限期的推后了

    老田还是有些不甘心事实上,这种事情无论放在谁的身上,都会不甘就此放弃。他完全不敢相信,一代雄主完颜正雍,会因为一个后辈的火力威胁而放弃争夺宁海的地下控制权。

    “帮主,如果我晚上去把苏锐擒下”田秉毅压低了声音,眼眸之中闪过一道凛冽的冷光来。

    在他看来,解决问题的办法真的很简单,只要杀了苏锐这个罪魁祸首,那么一切的困难就都迎刃而解了

    “不要这样做?!蓖暄照喊蜒掏啡咏?,说道:“因为他是阿波罗?!?br />
    完颜正雍已经非常清楚的判断了形势,能够在那片混乱之领飞速崛起,本身就已经比自己优秀太多太多。

    苏锐走到青龙帮的区域,一身黑色裙装的张紫薇便站起身来,脸上似乎带着一丝淡淡的担忧。

    “你前天和完颜正雍发生冲突了”张紫薇不顾众人异样眼神的拉着苏锐到一旁的角落下,问道。

    “看来你信堂的消息很准嘛?!?br />
    “我对远威帮布置了很久,虽然安排了几个眼线,但是从来都无法进入核心层?!闭抛限鞭哿宿鄢し?,眼中流露出一丝微微惊容来:“我这也是昨天才得知的消息,原来完颜正雍的胳膊是被你削断的?!?br />
    “不,不是被我削断的,是被他自己?!彼杖窨刹幌氚颜夥荨肮汀崩吭谧约旱纳砩?。

    张紫薇轻轻的吸了一口气,原来手下人的汇报是真的,真的是苏锐削断了完颜正雍的胳膊。

    这得多么强悍的身份和实力,才能压制住整个远威帮才能让远威帮的一代枭雄自废一臂

    看着张紫薇那精致的脸颊,苏锐觉得心情很好,在这全部是男人的世界里,张紫薇就仿若一朵漂亮的紫薇花,让人看了之后耳目一新。

    尤其是对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更是给人一种愉悦的感觉。

    从苏锐的视角看过去,正好能够瞥见张紫薇领口之下的一抹白皙,他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道:“皮肤不错?!?br />
    “什么皮肤”

    张紫薇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当她顺着苏锐的视角看到自己的领口时,才意识到自己有些春光乍泄,连忙用手掩住领口。

    苏锐玩味的轻轻一笑:“虽然不算太大,但是放在你的身上也算比较合适了?!?br />
    “什么不算太大”张紫薇此言一出便后悔了,她从来不曾面对过这种调戏,完全没有应对的经验,脖颈之上出现了一抹淡淡的粉红色。

    如果是别的男人这样调戏自己,恐怕不用张紫薇发话,他的手下便已经把对方的手脚废掉了,可是苏锐这样讲,她竟没有任何的生气,只是略微有些尴尬而已。

    “你就不能严肃点吗”张紫薇轻轻的皱了皱眉头。

    “生活已经那么不轻松了,我为什么还要严肃点”

    苏锐不经意的说出一句非常有哲理的话,不过接下来他就看到了漠狼帮一行人从入口处走进来,话锋一转,说道:

    “不过,我现在还真的要准备严肃一点了?!?br />
    “怎么回事”张紫薇顺着苏锐的目光看过去,正好见到了漠狼帮少帮主严开达叼着烟走进来,脚步虚浮眼圈发黑,很显然昨天晚上在某些方面的消耗太严重了。

    “因为有些人不太听话?!?br />
    苏锐说着,便走向漠狼帮所在的位置。

    张紫薇的心一紧,知道苏锐肯定又是准备闹事了,连忙踩着高跟鞋风风火火的跟上,同时一挥手,手下两个战斗堂口的兄弟同时站起身来,跟着她离开

    “喂,我说昨天晚上你给我找的两个妞还算可以啊,虽然长相一般,但是功夫了得,少帮主我都有些甘拜下风了?!?br />
    “少爷龙精虎猛,您一亮出您的威风,那两个女人还不乖乖的跪地求饶”

    “多亏了你给我找的进口药啊,不然少帮主我怎么也撑不住这两个妖精的索取啊?!?br />
    严开达正一脸猥琐相的和身边的小弟聊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话题,忽然话锋一转,脸上出现了一丝苦涩,压低声音,道:“小五,你认识什么好的男科医生吗”

    “好的男科医生”小五听了这句话,眼中涌出一抹惊恐:“少爷,我给你找的两个女人可是事先都检查过的,没有什么病啊?!?br />
    这货还以为严开达得了那种难以启齿的病,生怕对方会把责任推给自己,连忙狡辩。

    事实上,他所说的事先检查,就是指的是他自己已经事先把这两个姑娘给“体验”了一番,当然这话是绝对不能告诉少帮主的,否则对方还不得抽出刀来把自己给砍了。

    “我说的不是这个?!毖峡锢孔判∥宓募绨?,往四周看了看,再次压低了声音:“我发现我最近特么的小便分叉无力,估计是得了前列腺炎?!?br />
    “前列腺炎”

    这小五立刻眉开眼笑:“少帮主,这不算是什么病,男人都有的,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以前迎风尿十里,如今顺风尽湿鞋,男人过了四五十岁可都会这样的”

    “可是我还很年轻啊?!蹦前锏纳侔镏魍竞苡裘频乃档溃骸拔姨孛吹牟哦咚辍?br />
    “少帮主放心,这个可以治的,我马上就遍访宁海名医,一定给少爷找个合理的治疗方案”

    “不用在宁海找了,要找就滚回西北找去吧?!?br />
    这个时候,一道非常冷冽的声音在严开达的身前响起。

    “谁”

    小五非常惊讶,竟然有人敢在少帮主的面前如此无礼的说话,他正想发作来着,却看到了苏锐寒着的脸,表情立刻垮了下来。

    “少少帮主是他”小五战战兢兢的说道,他的脑海中全部是前天晚上苏锐暴虐漠狼帮众人的景象

    “竟然是你”严开达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他也同样想起来那天晚上苏锐的强势表现,后腰的地方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苏锐一个人站在属于漠狼帮的区域上,看着上百个对自己虎视眈眈的人,冷笑着说道:“我让漠狼帮在昨天就全部滚出宁海,看这样子,严开达你没有把我的话给传达到位吧”

    严开达再次战战兢兢的后退了一步,他这才意识到这是在自己的地盘上,苏锐就算打架再厉害,敢在这种地方公然闹事吗

    意识到了自己的主动权之后,严开达冷笑三声,站直了身体:“敢来我的地盘闹事,你特么活得不耐烦了”

    “我很想知道,把我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到底是谁活的不耐烦”

    这个时候,张紫薇已经带着人气势汹汹的站在了苏锐的后面,同样是上百人,数量虽然差不多,但是质量可就远远胜于漠狼帮了

    这是要公然开战的节奏吗众人全部把目光投向这里,一个个惊疑不定

    有其他的诸多帮派在此,严开达知道自己不需要任何的惧怕:“原来是青龙帮的人,你仗着青龙帮人多势众,就敢来欺负我吗好,我倒要看看,你准备怎么让我滚出宁?!?br />
    在严开达看来,苏锐只不过是个青龙帮的打手,充其量是个高级点的打手而已,自己的身份是漠狼帮的少帮主,就算青龙帮帮主李阳亲自来了,也顶多和自己平起平坐罢了,他这个打手,有什么资格在自己面前胡乱叫嚣

    再者,如果青龙帮在这里和漠狼帮发生矛盾,那么依照着十年大比武的规则,会对青龙帮施以重罚的

    可是,漠狼帮的少帮主同志并没有搞明白一件事情,如果青龙帮真的和漠狼帮开战的话,那么并不会有任何人支持这个位于西北的帮派因为在这些年间,八面玲珑的李阳把青龙帮的外交工作做的极好,至少在表面上,很多帮派的老大都是他的朋友。

    “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一道还算威严的声音从漠狼帮的区域内响了起来。

    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五十余岁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身黑色夏装,手里摇着一把黑色折扇,嘴角上的黑痣颇为显眼,因为这黑痣的上面长着几根弯弯曲曲的毛。

    此人便是漠狼帮的现任帮主,严大漠

    严大漠摇着折扇朝这边走来,他的身边,跟着两位漠狼帮的长老,其中一位,就是率队打前站却被苏锐单枪匹马废掉十几人的夏长老

    看到老爹站了出来,严开达松了一口气。

    “这位小兄弟,你和开达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严大漠呵呵笑着,笑容之中却带着冷意,无论是谁,敢在他的地盘上撒野,都是活的不耐烦了这可是在公然打脸啊

    “误会个屁”苏锐冷冷一哼:“漠狼帮的帮主么我让你儿子转告你,带领漠狼帮滚出宁海,他难道没跟你说”

    “滚出宁?!毖洗竽叛耘骸罢媸呛么蟮目谄嗔锞涂梢匀绱瞬衤稹?br />
    “对付你还用猖狂”

    苏锐说着,看也不看,伸出一只手来,一巴掌把少帮主严开达给拍在了地上

    :今天哥们结婚,去给帮忙帮了一整天,稍后还有一章,我正在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