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文杰站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之中,目光之中带着明显的紧张之意。

    接下来的这一通电话,将要决定自己的人生道路了。

    是死还是活,是苟且还是荣耀,全看接下来的表现了

    “先生在休息,你有什么事情直接和我说就可以了?!崩瞎芗业档?。

    “不行,这件事事关重大,我一定要亲自向先生汇报”许文杰坚定的说道。

    “你确定这件事情比先生的睡眠更加重要吗”管家的声音带上了一丝冷意。

    听到这句话,许文杰的心里简直都咆哮开了

    “睡眠个屁我特么就打扰他睡眠怎么了”

    尽管心中在咆哮,但是许文杰表面上还是毕恭毕敬的说道:“我保证,这件事情对先生后续的布置具有十分重大的影响,不然我怎么会坚持向先生汇报呢”

    管家犹豫了一下,说道:“那好吧,我马上请示一下先生,但是你必须要知道这样做会带来怎样的后果?!?br />
    许文杰的心中惨笑,他已经被高旗银行抛弃,哪里还有别的退路可言

    许文杰足足等了五分钟,电话那端才传来懒洋洋的声音。

    “许,希望你接下来的话所具有的价值能够和我宝贵的睡眠等同?!?br />
    听到这句话,许文杰浑身一颤,连忙道:“先生,请您放心,我没到至关重要的关头,自然不敢打扰您?!?br />
    “那你就说说看吧?!?br />
    “先生,我已经查到了导致高旗银行的股票下跌罪魁祸首?!毙砦慕芘ρ挂肿〗粽诺男那?,说道。

    “哦”电话那端的声音开始变得饶有趣味:“我都没查到的事情,你居然能过查得出来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

    “我当然不敢在您的面前胡言乱语?!毙砦慕芩档溃骸暗贾赂咂斐鱿质肺耷袄墓善毕碌?,并不是几个投行联手做的,而是必康所为”

    “必康所为”电话那端的声音似乎包含了一丝难以置信的情绪:“许,你应该知道哄骗我是怎么样的后果?!?br />
    “我怎敢欺骗您,如今我已经被史密斯开除,除了您这边,我还能有什么退路”

    说完这句话之后,许文杰深吸了一口气,心脏已经跳动到了极限

    如果要测试脉搏的话,那么许文杰现在一分钟的心跳次数绝对不会低于一百下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够爬上高旗银行亚洲区域负责人的位置,自身的努力只是一小方面而已,来自于这个神秘先生的帮助则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没有他在后面的暗示,自己那几笔轰动美国的收购案不可能做的那么成功,也正是因为那几笔成功的生意,让他在高旗内部的地位水涨船高

    对于这位神通广大的神秘人,许文杰没想过有任何的隐瞒,那么大的事情,就算想瞒也是瞒不住的还不如痛痛快快的和盘托出

    虽然他知道,丢掉了高位的自己,对于那位神秘先生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利用价值,极有可能面临被丢弃的危险,但是他不甘心就此失败,他要搏最后一次。

    “你被史密斯开除了”神秘先生的声音已经带上了一丝惊讶和愤怒:“你既然被开除了,对我来说就完完全全的失去了利用价值,以后也没有必要再联系我了?!?br />
    “不,我早就发誓要效忠于您,先生,请您给我最后一次机会”许文杰的语气已经带上了一丝恳求

    “给你机会好吧,我要看一看你的表现是不是对我还有价值?!鄙衩叵壬淖旖欠浩鹄湫Γ骸拔以谀愕纳砩贤度肓司薮蟮木徒鹎?,如果你最终还是让我失望的话你会无法见到明天早晨的太阳?!?br />
    “不会的”

    许文杰虽然已经被这句话威胁的心头狂跳,但他必须要把握住这次机会,他没有也不敢有任何的犹豫,利用极短的时间迅速的调整了一下思路,才把今天在金融峰会最后宴会上发生的事情详细的对神秘先生做出了说明事无巨细,没有半点隐瞒

    在说完今天的事情之后,许文杰又补充道:“先生,在我看来,史密斯之所以会选择在这个时候飞来华夏,就从侧面证明了这次股票下跌事件是必康所为,但是,我有一点想不明白的是,既然必康已经那么有钱了,为什么还要继续融资”

    神秘先生显然也是沉思了一下,才说道:“这个问题其实非常简单,因为必康并没有那么多钱?!?br />
    “那高旗银行的股票是怎么下跌的”许文杰吃惊的说道。

    “这个就更简单了?!鄙衩叵壬纳舯涞糜行┩嫖叮骸笆访芩乖谙蛩狼?,谁就是此次事件的罪魁祸首?!?br />
    “他怎么可能”许文杰的脑海中浮现出苏锐的样子,可是在下一秒他就已经把这个猜想给否定了。

    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土鳖,怎么可能拥有上千亿资金来对高旗银行进行狙击这完全就是天方夜谭

    “不相信是么”神秘先生自然没有兴趣和许文杰继续解释,他淡淡一笑,道:“许,你表现的不错?!?br />
    这下轮到许文杰吃惊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得到了神秘先生的表扬

    要知道,被他控制了那么久,许文杰从来没有被直接表扬过

    对方偶尔会通过管家的嘴来夸自己几句,但是从来不曾像现在这样直接说出来

    “先生”许文杰的声音已经带着浓浓的激动了这表明对方并没有将自己抛弃

    “我表扬的是你的忠心,而不是你的能力?!?br />
    “我的忠心”许文杰听到这句话,似乎有些摸不着头脑。

    “当然,对于这一点,你不需要有任何的怀疑?!鄙衩叵壬溃骸岸杂谠诨姆⑸氖虑?,我比你更清楚,我当然也知道史密斯飞去了华夏,知道他对着一个男人弯腰鞠躬道歉,我也知道他把离职协议书摔在了你的身上,我甚至知道他对你说过的每一个字”

    神秘先生的话让许文杰如坠冰窖整个人都因为寒冷而瞬间僵硬了起来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只不过是在等着自己告诉他而已

    可是,管家不是说他一直在睡觉吗怎么会对华夏的事情如此的了如指掌

    难道这个神秘先生比自己想象中要更加的无孔不入

    这样的消息网足以让人感觉到惊恐

    许文杰在震骇之后,不禁暗暗庆幸,幸好自己选择了一条主动坦白的道路,否则的话,极有可能会触怒这个魔鬼

    果然,在许文杰还在庆幸和后怕的时候,神秘先生便开口说道:“你的选择,保住了你的一条命?!?br />
    听到这句话,许文杰浑身再度被冷意所充斥心脏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为这个魔鬼服务,真的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先生,我愿意用我一生的时间来为您效劳?!毙砦慕懿亮瞬镣飞系睦浜?,战战兢兢的表忠心。

    “很好,那么从此以后,你就是我在华夏的代言人?!鄙衩叵壬乃档?,语气之中似乎不包含一丁点的情绪。

    听到这句话,许文杰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顿时涌现出狂喜之色

    “先生,请您放心,从此以后我只对你一个人忠心不二”

    “很好,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br />
    神秘先生才刚刚说完,就听到大洋彼岸的电话那端传来了一句颇为戏谑的声音

    “他当然不会让你失望,他只会让你失望透顶?!?br />
    许文杰简直呆住了,他完全没看到苏锐是何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更不知道自己的手机是怎么样跑到对方的手中的

    他想要上前抢回手机,周显威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化掌成刀,重重的切在了许文杰的颈后

    后者一声不吭,身体软绵绵的摔倒在地

    “你是苏锐”神秘先生竟然一下子就叫破了苏锐的名字。

    “你知道我”这下轮到苏锐有点惊奇了。

    “华夏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自然也能猜得出你的名字?!鄙衩叵壬淖旖锹庸艘凰啃θ?。

    苏锐则是不屑的冷笑:“装神弄鬼,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于你对高旗银行的所作所为,我很生气?!?br />
    神秘先生虽然在说自己生气,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是十分的灿烂。

    站在一旁的管家大气也不敢出,心脏忍不住咯噔一下,他知道,先生越是笑的灿烂,就证明他心中越是愤怒

    “你很生气”苏锐似乎对这一点浑不在意,笑眯眯的说道:“你很生气,那就来咬我啊,我就在华夏等着你?!?br />
    “你真的以为我不敢”神秘先生的嘴角掠过冷意:“三矬氨仑的研究方法,我志在必得?!?br />
    苏锐摇了摇头,满脸的嘲讽:“你还真的以为自己是根葱实话告诉你,曾经有不少人对我说过这种话,可是到后来,他们都死了,像你这种神神叨叨藏头露尾的家伙,能有个屁的前途”

    神秘先生似乎不以为意,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话,就让苏锐的眼睛瞬间眯了起来

    “你还记得宋亿利吗”神秘先生哈哈大笑:“现在的他对你可是有着刻骨的仇恨我想,距离你们重新见面的一天,已经不远了”

    说罢,他便挂断了电话

    而苏锐的眉头,已经狠狠的拧在了一起

    :感谢洋洋洋、转瞬成空、潜龙在飞、儿帅哥的捧场支持。

    洋洋兄弟,虽然你因为一些原因离开了纵横,但咱们永远是朋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