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如此精彩,对于下一秒的事情,总要抱以期待。

    苏锐看着白忘川被疯狂殴打的模样,摇头一笑:“我还想抓幕后黑手来着,没想到根本不用自己动手了?!?br />
    众人完完全全的惊呆了,完全没想到剧情竟然发生了这种神转折

    侮辱别人不成,反而被猪队友给出卖了

    而且,指使这一切的人,竟然是白家的二少爷

    魏东洋像是着了魔一样,每一拳都用尽全力,拳拳到肉,砰砰作响似乎是在发泄心中无限的怨恨

    刚开始白忘川还能挣扎反抗几下,可是在脑袋被连打了几拳之后,他也被打的懵掉了,完全无力反抗,只能任由对方揍了

    估摸着得打了好几十拳,魏东洋才逐渐停手,但他眼中的血红之色依旧浓郁非常

    而这个时候,白忘川已经没有人样了。

    鼻青脸肿,多处淤血都被打破,鼻梁骨折,鲜血流了满脸

    从这外表上来看,哪里还有半分翩翩公子哥的模样

    阴沟里也能翻船谁说蚂蚁不能撼大树

    魏东洋和白忘川的身份地位根本不能比,可是后者不还是把其撂翻在地差点打死了吗

    这真是一个好励志的故事啊

    变成了血糊包子脸的白忘川已经完完全全的失去了意识,可是魏东洋似乎还不解恨,他的右手高高抡起,左右开弓,正反手轮换着又扇了白家二少几十个巴掌

    这打的实在是太狠了,整个大厅只有啪啪啪的耳光声在回荡

    众人的心忍不住的狠狠抽搐了一把,他们谁都没有上前拉架,因为如果上前的话,肯定会得罪苏锐和史密斯,到时候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我让你高高在上”

    “我让你推卸责任”

    “我让你睁着眼睛说瞎话”

    “我他妈撕烂你的嘴把你打成傻逼”

    魏东洋心中的戾气已经彻底爆发,他打完之后,似乎还不解气,站起身来,又往白忘川的脸上狠狠地踹了十几脚

    鲜血四溅,牙齿纷飞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失去了意识的白家二少爷只能凄凄惨惨的躺在地上任人宰割

    众人看的纷纷泛起了鸡皮疙瘩,脑袋被揍了那么多下,等到白家二少爷醒来之后,脑浆会不会变成了一团浆糊,成为植物人

    魏东洋终于做了一次男人,翻身农奴把歌唱,这暴揍白家二少的举动何止是霸气,简直就是霸气到了极点

    暴怒关头上的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再这样打下去,真的有可能把人当场打死的

    “从小到大,老子最恨你这种阴险还不要脸的人我去你妈的”

    魏东洋的手都打肿了,干脆抄起一旁的凳子,拽着凳子腿,往白忘川的身上砸了好几下

    这凳子可是货真价实的实木,每个都得有十几斤,砸起人来比锤子还好使

    不过他并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没把凳子往白忘川的头上招呼,否则这位白家二少可就要横死当场了

    但饶是如此,这实木凳子还是轻易的就敲裂了白忘川的肋骨

    看来他的脑子真是被打成了浆糊,那么严重的骨裂都没有把他给疼醒。

    “好了,你可以停手了,否则再这样打下去,真的要把人给打死了?!?br />
    正当气急败坏的魏东洋准备继续招呼白忘川的时候,苏锐伸手把凳子拽了下来。

    他讨厌白忘川,但并不代表希望看到对方在这里被活活打死,虽然苏锐并不介意对方是死是活,但是这样会带来非常麻烦的结果。

    可是,即便被苏锐拽下了凳子,魏东洋依旧呈现出疯魔状态,继续伸脚踹着白忘川。

    “他害了我,我要让他不得好死”

    苏锐摇了摇头,反手一巴掌,直接把魏东洋给扇在了地上

    “趁着白忘川还没醒过来之前,你最好抓紧在国外找个地方偷偷摸摸的过一辈子,否则白家不会放过你的?!?br />
    苏锐俯下身子,在魏东洋的耳边说道:“如果再不走,你将必死无疑”

    听了苏锐的话,魏东洋开始从疯魔状态中退了出来,他定睛看了白忘川一眼,眼睛里忽然闪过了一丝惶恐。

    好像他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一件多么疯狂的事情

    他没有再多想,而是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宴会厅

    看着他的背影,苏锐轻轻叹了一口气,人生就是这么无常,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估摸着这个魏东洋这辈子是不敢再回到华夏了。

    周显威从人群之后走了出来,道:“我早就知道是这个小子动的黑手,却没想到这结果也太戏剧化了?!?br />
    “多行不义必自毙?!笨醋疟乔嗔持淄耆挥腥搜陌淄?,苏锐嘲讽的说道:“辱人者,人恒辱之?!?br />
    周显威的话语里也带着戏谑之意:“大哥,话说回来,看到别人动手揍他,我怎么感觉比我自己动手还要爽?!?br />
    苏锐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因为你心里变态?!?br />
    说完,苏锐没有再管一旁的白忘川,而是来到了史密斯的身旁,道:“你要走了吗”

    史密斯苦笑:“总部那边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我不得不立刻离开?!?br />
    “那可就太遗憾了,我本来还想请你吃顿饭来着?!彼杖裾饣霸趺刺趺从兄中榍榧僖?,如果不是他的强势狙击,高旗银行和史密斯也不会落到现在这样的境地。

    事已至此,史密斯只能报以苦笑:“阿波罗,这次真的是我不对,希望我们还是朋友?!?br />
    他之前如此高调亮相,又是鞠躬又是道歉的,只是想给阿波罗一个台阶下,让对方心中的怒意舒缓一些。

    “我并没有太多的责怪你,我的目标由始至终也不是你?!?br />
    “是杰雷米背后的人么”史密斯很聪明,敏锐的抓住了问题的关键点。

    事已至此,他也意识到了,许文杰之所以会有这些不正常的举动,一定因为他背后站着被别的势力

    苏锐点了点头:“所以,你要怪就怪许文杰是高旗的人,如果他是花盛或者大摩的投资总监,那么股票下跌的就是他们了?!?br />
    史密斯继续苦笑道:“阿波罗,我没想到你的实力竟然如此强悍,高旗银行的能量我最清楚,可是在你的面前,高旗却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br />
    “史密斯,你是个人才,你想没想过,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在华尔街呆不下去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彼杖衽牧伺乃募绨?,说道:“这里可以让你的梦想重新起航?!?br />
    “我的梦想么”听到苏锐的话,史密斯的眼睛中闪过了一丝迷茫和无奈之色:“我不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但是,阿波罗,我向你保证,从此以后,我不会和你为敌?!?br />
    苏锐哈哈一笑,也不介意,而是说道:“如果高旗不要你了,立刻给我打电话?!?br />
    史密斯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说道:“友谊长存?!?br />
    “友谊长存?!?br />
    苏锐重复了一句,便目送着史密斯离开。

    男人之间的感情总是很奇怪,在之前一秒钟还喊打喊杀的,之后又有些惺惺相惜。

    不知道为什么,在场的有许多女孩子看到这一幕之后,忽然觉得鼻子发酸,有种想哭的冲动。

    在参加这场酒会之前,没有任何人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不仅高旗ceo史密斯亲自现身道歉,白家二少白忘川更是差点被打死。

    白忘川出行,一般都会带两个保镖,可是现在是酒会时间,他的保镖都还呆在车里呼呼大睡呢,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主子正像死狗一样躺在这里呢

    史密斯走了,白忘川晕了,全场的主角又只剩下了苏锐一个人。

    他环视了一周,和众人惊疑不定的眼神纷纷对视了一番,笑眯眯的说道:“必康的新项目,欢迎大家一起参与,希望今天的事情不要影响到我们大家的友谊?!?br />
    说完,他对周安可和周显威示意了一下,三人并肩离开大厅,目的已经达成,他们继续呆在这里也没有太大的意思了。

    在今天晚上的酒会结束之后,必康的苏锐注定会成为传奇一般的存在

    这场金融峰会就像是一场盛大的演出,捧红了一个人,让其红的发紫,而这个人,就是苏锐

    可是,苏锐走了,可怜的白忘川还躺在地上呢甚至没有个人去将其扶起来

    如果白忘川醒了之后看到这个场面,估计会气的立刻再晕过去

    许文杰正怒气冲冲的走在公路边上,今天对于他而言无疑是非常惨痛的一天,不仅失去了多年奋斗所得到的一切,甚至极有可能面临被幕后主子抛弃的下场

    “该死的必康,该死的史密斯你们从我身边拿走了那么多的东西,总有一天我会加倍的拿回来”

    许文杰一边走着,一边愤怒的自言自语,满脸都是狰狞与怨毒之意

    看他现在的气质,哪里还有一点那个黄金单身汉的模样

    可是,自己已经被高旗开除了,这个消息过几天就会散布出来,到时候可就想瞒也瞒不住了。

    既然瞒不住,那就不如主动交代了。

    许文杰掏出手机,再一次拨打了那个牢牢记在心中的电话。

    “管家,我有重要情报要向先生禀报?!痹诘缁氨唤油ㄖ?,许文杰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跳动的很快

    或许,接下来就是决定自己最终命运的时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