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终于有人想起来苏锐到底是谁了。

    圈子里都在盛传有个男人傍上了必康总裁林傲雪,原来竟然是他

    只是现在看来,他怎么也不像是个吃软饭的,反而像是必康的幕后大老板拥有无限的决策权

    在场的金融精英们都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在想着要不要继续参与必康的融资。

    高旗银行已经做了表态,那么想必其他的投行也都会飞扑过来吧

    白忘川盯着史密斯的身影,眼眸间神色变幻,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一分钟之后,他终于做出了决定,对着一旁的男人轻轻耳语几句。

    那男人名叫魏东洋,是一家外国风险投资公司在华夏大区的负责人,在华夏的业务方面有许多需要仰仗白家的地方。

    他听到了白忘川的话,脸上顿时露出了恍然之色,然后点点头:“请白少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圆满完成的?!?br />
    白忘川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那看你的表现了?!?br />
    魏东洋有些跃跃欲试了,之前李行长搭上了白家的桥,这让他很是有些羡慕嫉妒恨,如今白忘川主动找上了自己帮忙,自己可不能怂啊

    清了清嗓子,魏东洋往前迈了一步,开始鼓起掌来。

    啪啪啪

    清脆响亮的掌声在这大厅里显得非常刺耳。

    众人都看着他,不知道这个家伙想要做什么。

    “精彩,精彩,真是太精彩了?!?br />
    魏东洋一边鼓掌一边感叹:“就你们演的这出双簧,都可以上春晚了?!?br />
    “双簧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锐转过脸来看着他,一拨又一拨的人跳出来找麻烦,如果说这背后没有人指使,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我是说,你们在演小品,合伙把所有人给骗了”

    魏东洋满脸嘲讽之意:“不得不说,你这手段真的很高明,就连我都差点被你骗过去了?!?br />
    苏锐差点被气乐了,明明就是史密斯从大洋彼岸飞过来道歉,怎么就成了演小品了

    “那说说你的观点吧?!?br />
    面对这种上蹿下跳的小丑,苏锐倒是一点都不着急,双手环胸,笑眯眯的说道。

    “装,我让你再装?!笨吹剿杖竦ǖ难?,魏东洋不屑的说道:“你既然想听,那么我就分析给你听听,希望你到时候可不要后悔?!?br />
    苏锐的脸上同样带着嘲讽:“爱说不说,随便你?!?br />
    “第一,必康集团本来已经遭受了信任?;?,结果高旗银行的首席执行官史密斯忽然不远万里的出现在这里,向众人澄清事情的经过,并且还向你鞠躬道歉?!蔽憾蠛俸傩ψ潘档溃骸笆访芩故鞘裁瓷矸?,堂堂高旗银行的ceo,怎么可能向你道歉”

    此言一出,众人微微颔首,这也是他们心中的疑惑所在。

    “第二,身为首席执行官,史密斯为什么要当众推翻杰雷米先生的做法,并且不惜破坏人事程序将其强行开除这完全就是不符合规定的,高旗是最正规的投资银行,怎么会犯这种当着外人内讧的低级错误”

    听到这话,许文杰的眼睛也亮了起来,不再像之前那般无神了

    “第三,你和史密斯我们姑且暂时叫他史密斯好了,你和他的对话之间似乎是在表现出昨天高旗的股票下跌是必康公司的伟大战果,这是在开玩笑还是把我们都当成了傻瓜想要把高旗的股票从制高点拉下来,得需要多么庞大的资金量恐怕就是几个大财团联合起来也不一定能够办得到如果这件事情是必康做的,那么如此有钱的必康公司为什么还要融资把狙击高旗股票的钱全部拿出来,都够建设好几个新项目的了”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暗自点头

    如果必康那么有钱,为什么要花那么大的代价去狙击高旗银行仅仅是为了出一口气简直是脑子进水的行径

    众多精英们一开始被史密斯的名头震住了,并没有往这方面多想,经魏东洋一提醒,立刻反应过来了这是最大的疑点

    “第四,高旗银行遭遇了那么严重的冲击,身为ceo的史密斯先生,不好好的呆在美国华尔街坐镇指挥,偏偏挑你必康受挫的时候跑到华夏来,这可能吗”

    不得不说,这魏东洋的头脑还真是比较清晰,白忘川只不过给了他一个简单的提示而已,这兄弟就自由发挥了那么多,听起来还头头是道呢。

    苏锐闻言,实在是太佩服魏东洋的脑洞了,怎么就能开成这个样子这兄弟不去写侦探小说简直太浪费人才了

    “哑口无言了吗”魏东洋把周围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冷冷笑道:“哑口无言就对了,你以为弄一个假的史密斯来就能骗得了我了”

    听了他的分析,现场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史密斯是假的了。

    高旗的股票都跌成了这个样子,他还不老老实实呆在大本营里想着如何反击,来到华夏凑什么热闹

    这必康公司也确实胆大敢想,弄一个假的史密斯来,诡诡诈诈虚虚实实,还真的差点被其翻盘成功了

    不管这个计划到后来有没有被人揭穿,能有如此天马行空想法的人还真是挺让人佩服的。

    殊不知,在场的人真的是想的太多了,这里的史密斯就是真正的高旗银行ceo,如假包换。

    许文杰也有些疑惑,魏东洋所说的几点理由他全部都赞成,仔细推敲的话,这件事情疑点太多,史密斯还真的不太可能出现在这里。

    可是,和其他华夏人不同的是,许文杰经常有见到史密斯的机会,在他看来,面前的这个“史密斯”虽然看起来狼狈了些凌乱了些,但是无论是长相还是嗓音,都和真正的史密斯一模一样

    其实,在他看来,已经判定这史密斯并不是别人冒名顶替的了,可是,这样的结果让他更加难以接受。

    如果这样的话,那就说明高旗的股票下跌就是必康所致只是,这怎么可能

    看着散落在地上的那几张离职协议,许文杰的眼神再一次凝缩了起来看来,高旗银行真的要给自己说再见了

    许文杰的眼皮狂跳,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苏锐简直哭笑不得,他指了指史密斯,说道:“喂,你有没有听到,这群人说你是冒名顶替高旗银行ceo?!?br />
    史密斯显然也听懂了,他觉得这个问题一点也不好笑,本来自己的心情就已经差到了极点,这群华夏人居然说自己是冒名顶替

    不过,在史密斯看来,其他人真是爱怎么说就怎么说,自己是不是高旗银行的ceo,和他们有个毛的关系

    但是,苏锐却完全不会这样想。

    “史密斯,你现在需要证明一下,你是真的史密斯?!彼杖衩辛嗣醒劬Γ骸罢馐俏业囊??!?br />
    史密斯这才意识到这种误会所带来的后果,如果被人误以为自己是冒名顶替的话,那么一切可就都白搭了自己从美国大老远的飞过来道歉,不仅没有成功,反而起了反作用

    一想到这一点,史密斯的眼神就瞬间变得很阴厉

    “这群笨蛋”

    这件事情说起来实在是太狗血太狗血了,从小到大,史密斯竟然还是第一次碰上自己要证明自己是自己的问题这特么的到底是什么问题

    他一步一步的走到魏东洋的身边,说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博艺风险投资公司的华夏区域负责人魏东洋?!蔽憾罄趾呛堑乃档溃骸安恢勒馕恍痔ㄊ腔南肪缪г罕弦档?,还是来自首都影视学院”

    史密斯冷着脸,丝毫不理会这种嘲讽,而是淡淡的说道:“博艺风投的人一间小公司而已,何至于那么猖狂”

    “你说什么”听到对方如此公然的鄙视自己,魏东洋的脸色骤然变了,声音也冷了下来

    史密斯却不理他,而是自顾自的掏出手机,拨打了秘书的电话。

    此时在大洋彼岸还未天亮,史密斯的秘书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手机铃声显然搅了他的清梦,这货骂骂咧咧的,一看是老板的电话,顿时整个人都精神了。

    史密斯有半夜工作的习惯,这点他已经非常习惯了。

    电话接通之后,史密斯言简意赅的说道:“三件事情。第一,给我把高旗和博艺风险投资公司在今年所进行的交易全部调出来,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对方从高旗借了大约十亿左右的资金,虽然贷款没到期,但是给我启用强制条款,立刻催还,如果对方逾期不交,就把其抵押的资产全部收回来?!?br />
    博艺只是史密斯口中的“小公司”而已,而对于这个小公司,他甚至能够清楚的记得对方的债务,可见平时下了多大的功夫。

    “第二,通知证券总监,早晨开盘之后,抛售高旗对博艺的所有持股,变现之后用来应对花盛大摩等投行的进攻。虽然钱不是太多,但也可以抵挡一阵子?!?br />
    一脑多用的史密斯当真不容易,这个时候还能顺带着为第二天的大战做准备。

    “第三,立刻联系博艺的老板,问问他公司有没有一个叫魏东洋的华夏区域总监,如果有这个人的话,让他立刻离职,否则我保证博艺风险投资公司将会在一个月以内关门停业”

    “全部记下来之后,先办第三件事情”

    史密斯干脆利落的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在这一刻,他展现了一个顶级ceo所具有的所有能力果断的决定和清晰的思路,以及一针见血的分析,这让所有人都为之感叹。

    当然,这感叹是需要建立在史密斯是“史密斯”的前提之下。

    不过,这个时候的史密斯似乎忘记了,他的所有决定似乎都和苏锐当初对高旗公司的进攻方式非常相似,尤其是第三点,逼着别人离职,几乎是照搬苏锐的决定了

    貌似史密斯已经被苏锐潜移默化的影响到了

    看着这位优秀的职业经理人,苏锐淡淡笑道:“史密斯,如果哪天高旗银行不要你了,你可以来给我打工?!?br />
    ps:感谢dslq、free09、书友365769、书友334360的月票支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