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这个老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是苏锐的帮手吗

    不过,短暂的吃惊过后,在场就已经有人认了出来,这个满头大汗连西装都湿透的男人,正是如今高旗投资银行的掌舵人首席执行官史密斯

    史密斯竟然不远万里跨越大洋来参加华夏的金融峰会

    在场的许多人都感觉到诧异,因为那些高级投行顶多派区域负责人来参加会议就足够了,像史密斯这种顶级经理人怎么也会空降宁海

    空降就空降罢了,为什么还整的如此气喘吁吁狼狈不堪

    高旗的股票才刚刚暴跌,这位高旗掌舵人不在华尔街坐镇指挥,跑到华夏来做什么难道说他这样做能够让高旗的股票涨回来吗

    众人都觉得这个理由实在是太过蹊跷太过狗血,可是真实的原因竟和他们的猜测**不离十。

    堵车情况实在太严重,史密斯干脆不顾形象的一路奔跑,终于赶上了宴会。

    在他刚刚到达宴会厅门外,准备扶着柱子大喘几口气的时候,正好听到了许文杰的“宣言”,差点没被气疯掉,连头上的汗水都顾不得擦,直接对其怒吼了起来

    看到史密斯来了,苏锐转过脸来,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白忘川的眼眸则是凝缩了起来,眉头皱着,自言自语地道:“高旗的首席执行官史密斯他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想做什么”

    在众多在场的所谓精英眼中,史密斯几乎是站在金融圈子最顶端的几个人物之一,因此他的到来也是在众人的心中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饶是以白忘川的心性都很是意外了一把。

    “史密斯先生您怎么会在这里”

    许文杰一看到史密斯竟然来了,连忙满脸堆笑的跑过去,同时很有眼力劲的从口袋中拿出手帕,要给对方擦汗。面对曾经华夏同胞,这个家伙一直冰冷高傲,而面对他的美国主子,许文杰又露出了讨好谄媚的嘴脸。

    可是,许文杰这次热脸却贴了冷屁股

    史密斯根本没接他的手帕,而是冷冷的盯着许文杰,说道:“是谁告诉你,你能够代表高旗银行的”

    “我这个”许文杰没想到史密斯一上来就是这种尖锐的问题,他刚才也只是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对必康说出来那种话,事实上,就连史密斯自己都不能真正意义上的代表高旗银行,更何况一个区区的亚洲区投资负责人呢

    结结巴巴的许文杰已经开始冒出了冷汗:“史密斯先生,这其中还有些曲折,请让我跟您慢慢解释”

    “你认为我需要你的解释吗”

    史密斯指了指脚下:“就在这儿,我亲耳听到了,你代表高旗银行宣布和必康集团永不合作你是不是这样说的”

    许文杰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史密斯出现在这里的真正目的,讪讪笑道:“史密斯先生,是这样的,我在这之前发现必康公司的新项目有一些问题,再加上他们的项目负责人实在是太嚣张跋扈,让我对双方的合作前景十分担忧,所以”

    “所以你就认为你能够代表高旗银行做决定了”史密斯的眼睛之中透出的冷意让许文杰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是我一时失言,请史密斯先生原谅”在判断出史密斯的态度之后,许文杰终于不再找理由,而是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失言所致,这史密斯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一进来就冲自己发了那么大的火难道说是因为股票跌了心情不太好

    不过许文杰倒是不担心他会把自己怎么样,在进入高旗银行之后,自己的业绩水平都得到了认可,只不过说错一句话而已,他还能把自己开除了

    史密斯看了苏锐一眼,发现后者正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这里,心头一阵狂跳,于是这位ceo先生看向许文杰的目光更冷。

    许文杰破坏了必康的融资计划,对于这件事情,史密斯必须要给出一个说法来,不仅要帮助必康恢复其在金融界的形象,更要给太阳神阿波罗一个满意的交代。

    现在想来,史密斯真的觉得自己当初的决定实在是太鲁莽太鲁莽了,太阳神阿波罗是什么人是能够屹立在黑暗世界金字塔顶端的几个人之一他开口要找自己帮忙,自己居然会因为这件事情有点小麻烦而拒绝简直是脑子被驴踢了

    如果能够给史密斯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他百分之百不会这样做了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太阳神殿也很迅速的对史密斯的站错队行为作出了反击,在金融圈子中人看来,太阳神殿的行为简直要用生猛两个字来形容

    这一场金融反击是如此的霸道而凌厉,彻底颠覆了史密斯以往的观点

    因此,刚才苏锐只不过是投过来一个眼神而已,就已经让史密斯心头狂跳不已

    “杰雷米,谁给你的权力,让你对必康集团的新项目进行质疑又是谁给你的权力,让你自行否定了必康集团的融资计划”史密斯盯着许文杰,冷冷问道。

    此言一出,就算傻子也明白了,史密斯这是要替必康出头了

    众人都在暗暗心惊,到底是什么原因才导致了高旗银行的高层内讧

    “简直就是扯淡?!卑淄ㄋ盗艘痪渲?,便阴沉着脸转身走去了卫生间貌似他需要冷静一下。

    要冷静的还不止他一个人,许文杰同样怔住了,他也似乎看出来,史密斯的一举一动都是偏向必康一方的

    “史密斯先生,我是高旗亚洲区域的投资负责人,我有权力决定这种投资行为是否进行”

    “那你就拿公司的前程开玩笑”史密斯冷着脸,话语像连珠炮一般:“你知不知道,像必康这种重大项目,必须报总部董事会商议你怎么能够擅自决定”

    “我”

    一个必康项目,怎么就涉及到了公司的前程了

    一贯伶牙俐齿的许文杰此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个早就自认为是美国人的家伙,脑海里忽然划过一句华夏的成语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看来,史密斯今天就是故意针对自己而来无论怎么解释,都会被对方找到理由来反击

    “杰雷米,你也不用再解释了,我已经和董事们商议过了,鉴于你在这件事情上的重大失误,公司决定免去你区域总监的职务,离职手续已经办好了?!?br />
    说着,史密斯从公文包里掏出几张纸,直接扔在了许文杰的身上

    就这么开除了

    在场的众人都感觉到很是有些不可思议

    竟然能如此随便的开除一名高管

    在场的人都了解人事变动的基本程序,也正是因为了解,才让他们暗暗心惊

    之前许文杰以一人之力搅黄了必康的融资计划,把整个必康集团都得罪了,而紧接着高旗的股票就出现了暴跌,ceo史密斯连夜赶到华夏将亚洲区负责人许文杰开除,这这说明了什么

    难道说,史密斯此举就是在向必康集团示好而高旗银行的股票下跌,恰恰就是因为必康而导致的

    想到这种可能性,在场的有些人已经情不自禁的开始打哆嗦了

    苏锐眯了眯眼睛,冷冷一笑。

    就在众人暗暗心惊的时候,白忘川走到洗手间,把水开到最猛,一捧又一捧的往脸上泼着水

    在场的众人都想到了那种可能性,白家二少爷不可能想不到,他之所以说那句“简直就是扯淡”,也同样是基于这个原因

    他本来以为能够彻底的破坏必康的融资计划,可是没想到,史密斯的出现竟然使得整个事件出现了峰回路转

    “到底是哪里出了状况,到底是哪里不对”

    自来水的冰凉丝毫没有平息白忘川心中的火苗,他透过镜子,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眼中有着三个字不甘心

    明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为什么忽然出现了这种变数

    “我倒要看看,你们一会儿还能耍出来什么花招”白忘川低沉的说了一句,抹了一把脸,然后朝着大厅走去。

    而在他离开之后,从卫生间的格子间中闪出来一个人来,他盯着白忘川的背影,目光深沉。

    正是周显威

    许文杰看了看那几张纸,心中的愤怒终于爆发,怒吼道:“这不符合程序这不符合程序我是公司的高管,如果解雇我,必须要经过股东大会的同意况且我还没有签字”

    一路奋斗到现在,许文杰清晰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知道一步一步爬到今天的位置付出了多么艰苦卓绝的努力

    而这几张纸,无疑是对自己过去成绩的全盘否定,自己好不容易才爬到现在的位置,却发现有人把上下的梯子全部抽走了

    许文杰的脸色已然变得狰狞

    他知道,如果自己失去了今天的位置,那么站在身后的那个男人也同样会对自己失去信心

    这也就意味着,自己对于那个男人而言,已经彻底的没有了利用价值

    “听到我说的话了吗我还没有签字,这份离职协议不能生效”许文杰歇斯底里的吼道。

    史密斯嘲讽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强制离职协议,不需要你的签字也可以生效的,公司会全额赔付违约金,你可以额外获得二十万美金的赔偿?!?br />
    “二十万美金的违约金”听到这个数字,许文杰笑的有些凄惨:“我努力了那么久,到头来就为了这二十万的违约金”

    史密斯不再看他,而是走到苏锐的身前站好,对着他深深的鞠了一躬,恭恭敬敬的说道:“这次的事情是高旗银行做的不对,请您原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