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苏锐看来,必康并没有得罪任何人,但是却总是有人想要找必康的麻烦,这真的不是一个好习惯。

    至少是个找死的习惯。

    苏锐的一只手捏着考辛斯的胳膊,反手一拧,整个胳膊顿时呈现出一个让人感觉到触目惊心的角度,咔吧一声,肩膀处直接脱臼了

    苏锐不喜欢任何人诋毁必康,因为按照他的话来说,必康是他罩着的

    因此,接下来,众人就听到了英伦银行的负责人考辛斯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惨叫

    苏锐在把他的胳膊拧到脱臼之后,右脚在其腿间砰砰踢了两脚,后者根本无法抵抗这种攻击,双脚被踢的向后悬空,高大的身躯砰然的跪在了地上又是一声惨叫

    在场的都是金融界的精英,什么时候见过这种暴力场面顿时一个个都惊讶的愣住了这也太不走寻常路了吧

    “向周安可道歉,向必康道歉?!?br />
    苏锐甩开考辛斯的胳膊,冷冷说道

    跪在地上,考辛斯觉得自己的双脚像是碎裂了一般,疼的根本无法动弹

    他面色狰狞,怨毒的望着苏锐,道:“我为什么为什么要道歉我说的是实话必康公司竟然如此的仗势欺人以后谁还敢跟你们合作”

    不得不说,苏锐这样的处理方式,更给了考辛斯证据。

    一言不合,直接动手就打,这不明摆着是要强势压人吗

    白忘川在一旁又点头又摇头的,眼中时不时的闪过轻蔑的光芒,这苏锐在他的心里一直都只是一介武夫而已,怎么能得到那么高的评价怎么会得到苏无限的青睐为什么自己的爷爷在提到苏锐的时候,竟也会忍不住的夸赞几句

    “世事难料?!卑淄凶叛劬λ盗艘痪涮鹄从行┠涿畹幕?。

    “看来,必康的新一轮融资因为这起打架事件要大受影响了?!闭驹诎淄ㄉ肀叩囊桓鲋心昴腥巳粲兴嫉乃档溃骸叭绻⒋鋈サ幕?,恐怕必康的股票也要下跌了?!?br />
    “那就把消息传出去好了?!卑淄ê鋈徊遄焖档?。

    那中年男人露出惊讶之色,随后他的目光和白忘川对上,到了后者眼中认真的神情,连忙点头压低声音:“请白少放心,我现在就去安排,一个小时之后,必康公司高管因融资不成而打人的消息将出现在网络上?!?br />
    白忘川微微颔首,嘴角牵扯出来一丝弧度:“很好,李行长,听说你喜欢打高尔夫球,有时间可以我们可以切磋一下?!?br />
    听到白忘川这样讲,中年男人的脸上顿时涌出狂喜之色白忘川能够这样说,说明自己已经搭上了白家的桥

    “当然可以,具体时间由您来定?!崩钚谐ぱ挂肿偶ざ男那?,小声而恭敬的说道。

    此时,周围已经有几道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打在了李行长的身上,后者抬头挺胸,浑不在意。

    “我说,给我道歉”苏锐揪起考辛斯的领子,几乎单手就把这个高大的壮汉给提了起来

    考辛斯一惊,似乎没想到苏锐竟然能有那么大的力量,不过惊讶归惊讶,他现在虽然挨了揍,但是在“道义”的角度上还是占了一定的主动权,当然不可能低头道歉,否则这个圈子就会把他当成笑料,日后也没有容身之地了。

    “我不会向恶势力屈服我要和你们抗争到底”考辛斯满脸狰狞的喊道,看起来真的是大义凛然。

    看着场中苏锐的身影,周安可的眼中涌现感动的神色来,她身为必康的财务副总监,自然知道苏锐此时的行为给必康新项目的融资造成了多么大的影响,可是周安可并没有任何怪罪苏锐的意思,她明白,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受到了侮辱,苏锐怎么可能在金融峰会的宴会上做出公然打人的事情来

    感动之后,周安可心中剩的就只是担心和焦急的情绪了,如果苏锐因为殴打考辛斯而进了警察局,那可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下次一定不要那么莽撞,给苏锐带来那么大的麻烦?!敝馨部砂蛋档母娼胱约?。

    “该怎么办才好呢”

    感受到周围几道颇为不善的目光,左思右想之后,周安可拿出手机,给林傲雪和哥哥周显威各发了一条信息。

    “我要声讨必康集团大家千万不要去给必康融资”考辛斯继续大喊。

    “我看你接下来还能不能那么硬气?!?br />
    苏锐冷冷一哼,眸光已经变的极冷,他才不会管这里是不是金融峰会,他才不会在乎周围的是不是金融界的精英,他只要遵循自己内心的想法,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有谁能够拦得住

    单手拎起考辛斯,右拳带着暴烈之意,猛然挥出,重重的砸在了考辛斯的嘴巴上

    苏锐的拳头一放即收,就这么一下,对方的身体已经被打的飞出了好几米,重重的落在地上

    考辛斯躺在地上,整个脸都歪掉了,下巴被苏锐这一拳打的脱臼,嘴巴根本都合不上了

    血液混合着牙齿从他的嘴里吐出来,场面很是有些触目惊心

    在场的精英们都有些慌了,但是却没有人站出来阻止苏锐的“暴行”

    苏锐看着眼中满是怨毒和惊恐的考辛斯,笑眯眯的说道:“我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指使你这样做,但是你必须要为这种行为付出代价?!?br />
    “”此时的考辛斯下巴脱臼,嘴巴都合不上,根本说不出来话,只能呜呜呜个不停。

    苏锐也没指望从他的嘴里问出些什么,伸手拽住考辛斯那脱臼的胳膊,用力一甩,把这个两百多斤的壮汉直接扔向了窗户的方向

    脱臼的胳膊被这样拉扯,考辛斯差点没疼的晕过去,可是就在他即将眼前一黑的时候,秃秃的脑门便撞上了冰凉且坚硬的东西

    哗啦啦

    巨大的玻璃碎了一地

    考辛斯头破血流的栽了下去

    这大厅可是在二楼啊

    众人只听到让人心颤的闷响在窗外响起

    有些人手指发颤,甚至连酒杯都拿不住了,红酒都撒了一身

    白忘川轻轻的抿了一口酒,不阴不阳的说道:“这种行为已经完全够得上犯罪了吧”

    旁边的人幡然醒悟,连忙摸出手机,说道:“我直接联系宁海市局局长陈志山,之前和他一起吃过几次饭?!?br />
    从始至终,白忘川都是一直站在一旁,随便出言挑弄几下,便把整个局势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不得不说,这白家二少爷在挑拨离间方面,还是很有一套的。

    苏锐扔完考辛斯之后,转过脸来,发现大伙看他的眼神都有些异常,似乎带着一些畏惧,于是拍了拍手,笑眯眯的说道:“刚才只是有人不开眼,想要调戏我的同伴,问题已经被我解决了,大家继续跳舞啊?!?br />
    问题已经被你解决了

    众人看着那已经没有了玻璃的窗框,看着地上的血迹和牙齿,忽然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艰涩。

    这就解决了

    还让我们继续跳舞谁还能有心情继续跳啊

    打了人还能这么淡定,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

    周安可连忙走上前来,有些担忧的看着苏锐,说道:“你没事吧”

    看着对方纯净的眼神,苏锐乐道:“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

    “没事就好?!敝馨部赏送巴猓骸耙灰纯此忻挥兴ど恕?br />
    “二楼也就五六米的距离,死不了?!闭饣故撬杖裨谌拥氖焙蚩刂屏肆Φ烙敕较?,避免让考辛斯头部着地,否则这位英伦银行的华夏区负责人真有可能摔死当场。

    服务生已经跑进来打扫战场了,发生了这种事情,就连酒店经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在场的要么是行长要么是高管,谁都惹不起啊。

    看着一身黄色裙装犹如花儿绽放的周安可,苏锐极有绅士风度的一伸手,道:“美丽的ann,能请你跳支舞吗”

    这下轮到周安可也惊讶了,苏锐刚刚把人打的头破血流生死不知,现在却还能有心情跳舞

    不光周安可是这样,周围的所有精英都被苏锐的表现震撼住了

    是该说他心理素质好,还是该说他脸皮质量高

    “美女,你可别拒绝我?!彼杖穸苑⒋舻闹馨部烧A苏Q?。

    “好呢?!?br />
    周家的大小姐也不管这么多了,微微一笑,伸出手来,搭住了苏锐的手。

    苏锐顺势揽上了周安可的纤腰,对着演奏师喊道:“帅哥,你愣着干什么麻烦弹一首舞曲啊?!?br />
    演奏师这才回过神来,手指有些僵硬的在钢琴上跳动着。

    大家的眼神再一次凝滞了,必康集团的两位代表竟然真的能继续跳舞这已经不是彪悍所能形容的了

    除了舞曲之外,场面安静的有些诡异。

    许文杰冷哼一声,用发音颇为纯正的美式英语说道:“你这个样子,还有谁敢和必康集团继续合作”

    许文杰还是有些记仇呢,这货认为在众目睽睽之下,苏锐的表现如此不堪,几乎已经引起了公愤,自己只要站出来带个头,那么一切就顺水推舟了。

    那么多人看着,他真的还能杀了自己

    苏锐停下了舞步,有些轻蔑的说道:“就你这崇洋媚外的家伙,也有资格说我出国混了几年,怎么说起话来舌头都捋不直了”

    苏锐最看不起那种留学几年回到华夏来还满口英语的假洋鬼子,当然,这和那种在外面上几年大学回到家乡后对父老乡亲声称自己只会说普通话忘了已经说了二十年的故乡方言是怎么发音的家伙是同一类人。

    许文杰气的腮帮子都在颤抖,他指着苏锐,恨声道:“我代表美国高旗银行宣布,从此以后高旗不会参与任何与必康集团有关的投资事宜”

    这是彻底决裂了啊许多人都在暗暗想到。早就听说了许文杰反对必康融资,没想到他的态度竟然如此坚决

    “你说的算吗”苏锐略带嘲讽的说道。

    “当然,我是高旗银行亚洲区域负责人,有权进行这种决策?!毙砦慕芤跣α艘幌?。

    “不,你说的不算你永远也无法代表高旗银行了”

    这声音倒不是苏锐发出来的,一个看起来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外国男子正站在宴会厅的门口,对着许文杰大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