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安可回头一看,来人却是英伦东华银行在华夏的负责人。

    “考辛斯先生,好久不见?!敝馨部晌⑿Φ乃档?。

    “ann,你今天真的好美,请可以赏脸和我跳支舞吗”这考辛斯的华夏语还算学得不错。

    “这”周安可有些犹豫,她看起来并不太想和这个老外跳舞,有些为难的看了苏锐一眼,似乎是在征询他的意见。

    苏锐也知道,这可能是周安可的旧识,因此笑着点了点头。别说周安可还不是自己的女人,就算她是,有陌生男人来邀请她跳一支舞,苏锐也不会吃醋的。

    “那你在这里等我,等几分钟咱们再跳?!?br />
    周安可似乎觉得拒绝考辛斯不太好,因此非常小声的跟苏锐说了一句之后,便和考辛斯来到了舞池中央。

    她倒还想着和苏锐跳舞呢。

    她一亮相,身上的气质就把在场的绝大多数女人都盖了下去,男人们的目光都亮了起来。

    拥有如此气质的美女,哪怕和她共舞一曲也是极好的。

    考辛斯把周安可的纤手抓在怀中,手揽着对方的纤腰,表情之中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来。

    “ann,今天晚会上有很多男人倾慕你,可是邀请你跳舞的却是我?!笨夹了购敛谎谑巫约貉壑械墓饷ⅲ骸八嵌贾皇窍胂攵?,我却先迈出了步子?!?br />
    “考辛斯先生真是谬赞了?!倍杂谡庋幕?,周安可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只能略微礼貌的笑笑。似乎有些尴尬。

    “看来ann的心情不太好哦?!笨夹了沟拇笫痔胖馨部傻暮笱?,那起伏的弧线让他心中暗爽不已:“我听说昨天晚上必康的融资推介会出现了一些困难”

    “是有一些困难,高旗银行杰雷米的态度影响了很多人,本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却被他给破坏了?!敝馨部扇缡邓档?,一提到这件事情,她的心情就不怎么好了。

    “哦,那这样看来,必康的新项目是不是很难筹集到足够的资金高旗银行和杰雷米在圈子里的影响力还算是很大的?!笨夹了鼓抗庖簧?,说道。

    “确实是这样?!敝馨部梢×艘⊥罚骸拔蚁胛一崤朔飧隼训??!?br />
    “ann,在没有人向你伸出援手的时候,我们英伦东华银行愿意帮助你,和必康集团共渡难关,共创辉煌?!笨夹了剐γ忻械乃档?。

    “真的吗”周安可的脸上闪过惊喜之色,她本以为国外的投行都是唯利是图之辈,稍微有点风险便溜之大吉,但却没想到考辛斯会选择在这个关头出手相助

    “当然,我们会提供十亿美金的援助?!笨夹了箍醋胖馨部傻哪抗庵谐渎肆硗庖恢智樾?,可是此时的周安可正低着头,完全没有觉察到。

    “十亿美金吗”周安可思考了一下,抬头说道:“考辛斯先生,您能够在这个时候伸出援手,真是太让人感动了,我想我们会是永远的朋友?!?br />
    “我们必须是永远的朋友,而且,可以比朋友更进一步呢?!笨夹了沟拇笫智崆嵊昧?,把周安可的身体拉近了一分。

    后者别扭的扭了扭腰,皱了皱眉头,说道:“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笨夹了箍醋胖馨部陕畹纳聿暮途碌牧车?,放低了声音,说道:“我这十亿美金并不是确保到位的,接下来还要看ann的表现了?!?br />
    “什么表现”

    周安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接下来就看到了考辛斯眼中色眯眯的光芒,顿时就明白了一切,冷冷说道:“考辛斯先生,我们的合作必须是光明正大的,如果您考虑的是一些龌龊的想法,那么我们的合作也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了?!?br />
    周安可并不是那种为了金钱可以放弃节操的女人,考辛斯这样讲,还真是找错人了。

    曾经有一个真实的案例,一个富二代闲着无聊,把老爹给的两亿华夏币随便换了六个银行存着,也因此睡了六个银行的业务经理??夹了沟淖龇ê驼饧一锶绯鲆徽?,泡妞都不用花钱。

    周安可说罢,想要抽身离开,之前和这个考辛斯接触几次下来,都是彬彬有礼,怎么今天这副嘴脸如此让人作呕呢

    可是,考辛斯的体型比周安可可是要大了好几号,他把后者的手紧紧攥着,大手也使劲搂在她的腰间,直接把对方拉向自己的身体

    这样的行为,几乎已经和跳舞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周安可脱身不成,冷冷说道:“我不想破坏酒会的气氛,所以你还是放尊重一点,不要闹的大家都很不愉快?!?br />
    考辛斯嘿嘿一笑:“你们华夏女人谈业务的时候,不都是要陪男人睡觉的吗ann,你也别再掩饰了,我来到华夏两年多了,至少和三十个女业务员发生过令人身心愉悦的关系,我还是更喜欢东方人的身体,可是那么多女人之中,却没有一个能够比得上你的”

    考辛斯越说越下流,周安可完全的听不下去,她也不怕破坏酒会的气氛了,另外一只手伸出来,直接拍在了考辛斯的脸上

    这一下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也足够吸引大厅众人的眼光了

    大家停下来,正看到考辛斯捂着脸,一脸怨毒的盯着离去的周安可

    金融行业的巅峰酒会,竟然会出现打人事件这是几个意思啊

    白忘川站在一侧,玩味的笑了笑,轻声说道:“看来凭考辛斯先生的演技,进入好莱坞演个大反派倒是没什么问题?!?br />
    周围的几个人都附和的点了点头,不过他们却没弄明白白忘川的真实目的。

    白忘川看着场间的情形,笑道:“我决定新项目要和考辛斯先生的英伦东华银行合作?!?br />
    周围的几人更是面面相觑,这白忘川和考辛斯在玩什么游戏

    看着苏锐的身影,白忘川在心中自言自语:“苏锐啊苏锐,不要以为有个苏无限在后面罩着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他只不过是个故弄玄虚的投机者而已,等到你失去了利用价值,他就会毫不留情的把你抛弃掉?!?br />
    “曾经你给予我的耻辱,总有一天,我会百倍偿还?!?br />
    白忘川说着,眼中闪过了危险的光芒,一仰脖子,喝干了杯中的红酒。

    由于苏锐自顾自的在吃东西,并没有注意到之前考辛斯和周安可的状态,因此见到周安可气呼呼的走来,立刻放下盘子,冷着脸问道:“他欺负你了”

    周安可是出了名的好脾气,能够让她主动打人脸,那家伙得干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此时苏锐的心中已经升腾出来冷意。

    “流氓?!敝馨部善艉舻乃档溃骸跋胍檬诿澜鸷臀易鼋灰??!?br />
    听到这句话,苏锐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他转过头看向考辛斯,已经迈出了一步。

    “苏锐?!敝馨部梢话牙∷?,怕他闹出什么乱子:“我没事的,你别冲动?!?br />
    苏锐拍了拍她的手,还不等答话,就听到考辛斯失态的开始大喊了。

    “周安可,别给脸不要脸我能给你十亿美金是给你面子,你不仅不知恩图报,竟然还敢公然打人你们华夏女人都是这个素质吗”他的脸上有五个清晰的指痕,甚至周安可的指甲还把他的脸给划出了两道口子

    考辛斯的眼中满是怨毒这个家伙演着演着越来越入戏了周安可的这一巴掌虽然和他预想的差不多,但是自己却是真真切切的在众多金融精英面前丢了脸

    因为这一声大吼,大厅立刻变得很安静,就连舞曲都停了下来

    能够参加金融峰会的,无一不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彬彬有礼进退得体,可是这考辛斯和周安可到底是唱的哪一出啊

    苏锐一脸阴沉的走上前,看着考辛斯,说道:“你刚才说的什么我们不如私下里谈谈”

    他并不是要征询考辛斯的意见,说这话的时候,一只手已经拽上了他的胳膊。

    考辛斯看了苏锐一眼,大声说道:“你算是什么东西给我让开必康集团的财务副总监周安可在谈判不成之后恼羞成怒,居然敢当众打人,以后谁还敢和必康集团合作如果合作不成,是不是各个都要挨揍刚才的那一巴掌,绝对把我打成了轻微脑震荡”

    挨了一巴掌,跟要了考辛斯的老命一样,这货歇斯底里的大吼:“我要报警,我要报警我要将必康集团诉诸法律”

    又在破坏必康集团的融资苏锐听了他的话,表情彻底冷了下来冷的可怕

    从周安可的行为引申开去,让人对必康整体印象变得不好,不仅摘干净了自己的过错,还把责任全推到必康的头上,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必康的新一轮融资行为

    在场的都是金融界的精英,考辛斯这么一闹,众人百分百的会对必康心有芥蒂

    考辛斯这一张嘴真是能够颠倒黑白,甚至把事情的性质从周安可的个人行为拉到了必康集团的高度之上,这样的家伙不去做传销都可惜了。

    原来是合作没谈成才这样的众人一听,都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

    白忘川的目光充满赞赏之色,他笑眯眯的说道:“看来考辛斯先生在这方面真是个中老手,做的相当不错,合我心意?!?br />
    “原来白少对必康集团的印象并不太好?!庇腥艘丫蛋导窍铝税淄ǖ奶?,心想绝对不能掺和必康的融资,否则把这位白家二少得罪了,可就太得不偿失了。

    许文杰也停下来,一脸冷笑的看着这边,笑容中带着幸灾乐祸之意。

    苏锐冷冷的看着考辛斯,说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