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峰会的酒会在下午四点钟准时开始,而史密斯此时正坐在出租车上,心急如焚。

    他十二点钟下的飞机,直到现在还堵在北环立交桥上,这速度简直比蜗牛爬的还慢

    “麻烦可以快一点吗”史密斯现在是彻底的认识到了华夏的交通状况,看着那一眼望不到边的车流,他简直快绝望了。

    如果到时候赶不到现场的话,阿波罗继续砸钱攻击,那么后果可是不堪设想,高旗的股票已经跌的如此之惨,如果等到纽交所复盘继续暴跌的话,肯定会极大的损伤元气到时候不仅自己这首席执行官的位子保不住,说不定整个高旗银行都会跌落谷底

    可是,无论他怎么催促,出租车还是挪不动。

    “先生,你也看到了,我们宁海就是这么个交通状况?!彼净趾呛堑目戳耸访芩挂谎?,道:“所以你们美国人千万不要对华夏的歪心思,你们要是派来一个师来打宁海,估摸着半个月都下不来高架桥?!?br />
    史密斯差点吐出一口老血,扔下五百块华夏币,打开车门便小跑着离开。

    司机美滋滋的拿过钞票来,看了一眼便收进了口袋中,道:“欢迎资本主义继续来腐蚀我们?!?br />
    此时,金融峰会的酒宴已经开始,身为东道主,宁海市分管金融工作的副市长在台上先发表了一通洋溢着激情和友好的演讲,苏锐则是端着酒杯,在各个餐桌前窜来窜去,见到好吃的便捏上一点。

    演讲结束,则是自由交流时间,舞曲一直在放着,有的男男女女已经携手步入了舞池。

    不远处的角落里,一群好像是在各大银行和公司中身居高位的男人正众星拱月般的把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年轻男人围在中间,满脸讨好的在说些什么。

    能够参加金融峰会的人,全部都是华夏乃至世界金融界的精英,在这其中又怎么能够少的了号称“投资天才”的白家二少白忘川

    这几年来,凭借着手中的资源,白忘川在投资界可是混得风生水起,成功的参与了很多的好项目,在这方面,他的名声可比那个在发改委上班的大哥白秦川要响亮的多的多。

    以白忘川的身份,并没有参加前两天的会议,他只需要来到这酒会之上稍稍露个面,就足以达成自己的某些目的了。

    很不凑巧的,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苏锐。

    两个月前,同样是在一场酒会之上,苏锐狠狠的踹了他一脚,让白家二少受了不轻的伤,当场吐血不说,还弄得颜面尽失,差点成为了圈子中的笑料。

    白忘川极为的好面子,而这个强势的苏姓男人,几乎已经是他的梦靥了。

    苏锐今天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配合上他那颇为不错的身材,这西装显得极为的合体。

    “你在偷吃什么呢”

    周安可走到苏锐的身边,掩嘴轻笑道。

    她今天穿着一件明黄色的长裙,后背开了一个深深的领口,露出部分光洁滑腻的后背,和在场其他女人不同的是,周安可的胸前弧度尽管不错,但却是一点都没有露出来,礼服上恰到好处的褶皱与流苏造成了非常舒心的美感。

    美女都是需要气质来彰显的,就凭周安可身上那一种江南美女独有的气质,绝对秒杀现场绝大多数那些露着大半雪白胸部的女人们。

    当然,由于这场酒会并不限定参加资格,华夏的许多名流都会接到邀请函,不过,至于他们会不会从全国各地赶来参加酒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这已经是金融峰会多年的惯例。

    也有许多宁海本地的名流公子与小姐们趁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也会搞到几张邀请函来凑凑热闹,说不定能够钓到个金龟婿什么的呢就算不行,找个帅哥美女玩上一夜两夜也是挺好的事情啊。

    此时的许文杰就被三四个姑娘围着,每人的眼中都露出炙热的光芒,如果谁能够把这个黄金单身汉钓到手里,也是件极为有面子的事情。

    “杰雷米,你的皮肤保养的真好,有没有什么秘诀呢我昨天晚上做了两次面膜,皮肤都还比不上你呢,越来越暗沉了?!币桓霾恢浪业拇笮〗阏阶抛?,捏着自己吹弹可破的脸颊,略带幽怨的说道。

    “我的皮肤很好吗”许文杰微微一笑,看起来颇有风度:“李小姐,你脸上的皮肤可是很不错呢?!?br />
    之前发话的李小姐立刻开始撅着嘴,道:“杰雷米,你别笑话人家了嘛,人家脸上的皮肤是全身上下最粗糙的地方啦?!?br />
    得,脸上都那么细腻了,还说是全身上下最粗糙的地方,真是满满的一个绿茶妹的即视感啊

    许文杰继续保持微笑,在几个小美女面前很有涵养,似乎高旗股票的下跌给他带来的坏心情已经完全消失了。

    另一个女人见到有人捷足先登,立刻不甘示弱的说道:“杰雷米,我也准备年后去耶鲁读书了,爸爸给我申请了金融专业,算起来,我还是你的小学妹呢,你有时间可要好好的和我聊一聊大学里的事情呢,我也想像杰雷米一样,成为华尔街的精英?!?br />
    “我们有时间可以一起喝杯咖啡,在耶鲁里面有许多需要注意的事项,我可以和你详细聊聊?!毙砦慕艿难劬Σ蛔藕奂5拇友矍芭说男厍吧ü?,暗暗的比较了一下几人的身材。

    其实,他现在已经调整了过来,股票有跌就肯定会有涨,这个世界上绝对不可能有一只股票能够永远的长盛不衰,这是不符合市场经济的规律的。

    因此,在离开宁海之前,他准备稍稍的放纵一下,以抒发这几天来压抑的心情。

    轻轻的摸了摸脸上被指甲刀撞出来的伤口,许文杰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身影来,眼中不经意的闪过一丝阴沉。

    那个男人闯入自己的房间,浑身释放出来的杀气让自己差点尿了裤子,这绝对是许文杰有生以来所遭受的最耻辱的事情,没有之一。

    他在白天见到苏锐的时候,心中很是有些害怕,可是还是努力压抑着那份恐惧感,表面上显得很冷,并没有表现出来,他的机票就定在明天,只要过了今夜,自己就离开宁?;氐矫拦?,苏锐就算胳膊再长,也绝对不可能伸到华尔街去。

    听到许文杰这样说,那个女生立刻拍掌叫了起来:“真的吗这实在是太好了我知道有个地方很不错的,不如我们在酒会结束之后就去聊聊吧”

    “没问题?!毙砦慕芫俦湍枪媚锱隽艘幌?。

    第三人更不乐意了,她挺了挺胸,微笑着说道:“杰雷米,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非常乐意?!?br />
    许文杰对另外几个姑娘说道:“几位稍等,今天咱们轮番跳过?!?br />
    此言一出,那几个女孩顿时心花怒放,而许文杰则是搂着那个女人的腰直接走到了场间。

    舞曲一响,那个女孩的身体几乎都要挂在许文杰的身上了,后者倒也是毫不客气,大手在背臀间缓缓游走,很随意的吃着豆腐。

    而大厅的另外一侧,一群人正和白忘川聊着天,却发觉这位白家二少爷忽然止住了话头,目不转睛的看着一个人。

    几位银行的行长和公司的高层一愣,顺着他的方向看去,正好看到了苏锐。

    “哦,白少认识他吗”一位行长问道。

    白忘川表情很淡,并不吭声。

    “他好像是必康公司的人,这两天在酒桌上的表现可是很不错,八面玲珑的?!币桓鲋心昴腥怂坪醮影淄ǖ谋砬樯系牡玫搅艘坏阈畔?,不阴不阳的说道。

    “我知道这个人?!卑淄ㄇ崆岬拿蛄艘豢诤炀?,目光依旧盯在苏锐的后背之上:“我想知道的是,这金融峰会还真是什么人都能来参加的”

    这句话所表现的信息就太明显不过了,只要是个智商处于正常水平的人,就能从这话中听出来白忘川和苏锐的关系极为的不友好。

    “白少的意思是”一个公司高管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能有什么意思”白忘川冷笑:“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下个月我的公司需要参与一个能源项目的投资,前期需要大量的资金?!?br />
    能源项目大量的资金

    听到这两个词组,周围的人都明白了白忘川的意思了

    大家都是银行或者金融机构的负责人,如果能和白忘川旗下的投资公司扯上关系,那么每年的业务量可就不用愁了

    因此,当白忘川说出他有一个大项目需要资金的时候,众人就知道,自己表现的机会要来了

    而一旁的苏锐,好似对这边的阴谋浑然不觉,正乐呵呵的和周安可站在一起。

    “来,你尝尝这个点心,味道很不错呢?!?br />
    苏锐倒是真性情,一点都不客气,直接插起一块点心就往周安可的嘴里送过去。

    来到这酒会上的人,哪有谁是来吃东西的苏锐可倒好,直接把这点心解决了一小半了。

    周安可倒没有躲开,而是笑盈盈的张开嘴,任由苏锐喂自己。

    “味道怎么样”

    “还不错?!敝馨部傻南耸治孀抛彀?,偷偷咀嚼着,样子煞是可爱。

    这个时候,一个身着燕尾服的老外走到了周安可的身前,虽然有些秃顶,但看起来也是彬彬有礼,他微笑着说道:

    “ann,能请你跳个舞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