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已经离开了半个小时,而完颜正雍却还依旧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肩膀处喷出的鲜血早已经把他的半边身体染红了

    “他为什么不杀我”

    完颜正雍面色白中发青,终于说出了半个小时之内的第一句话,他竟然没有因为失血过多而晕倒。

    田秉毅也终于开口:“或许,他认为这样比杀了你更难受?!?br />
    让一个人失去梦想,变成一具纯粹的行尸走肉,确实比让他继续活下去更痛苦

    “我是不是刚才该一掌把自己拍死”

    问出这句话后,完颜正雍并没有等待田秉毅的回答,而是缓缓的走向门口。

    他的背影如此萧索寂寥,田秉毅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清楚的感受到了从完颜正雍身上散发出来的心灰意冷

    此次,远威帮可是准备要拿下十年大比的冠军,然后趁机征服宁海,灭了青龙帮可是如今这计策竟然被苏锐识破,在这个男人面前,就连一代雄主完颜正雍都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还有没有机会呢”

    田秉毅似乎有些不甘心,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快步追向了完颜正雍

    在回去的路上,苏锐并没有多说关于自己身份的事情,林傲雪也并没有多问,经过她这段时间的调查,对苏锐的情况也算掌握的差不多了,再加上今天晚上十二神卫的惊艳亮相,林傲雪也彻底的确定了身边男人的身份。

    不得不说,在知晓了对方的身份之后,一贯波澜不惊的林傲雪竟然有些隐隐的激动。

    这个男人在今天晚上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让林傲雪的心中涌出了一股难言的异样情绪,想到他之前在自己额头上蜻蜓点水的轻轻一吻,林家大小姐觉得很安心。

    在出了放映厅之后,十二神卫便已经立即消失,只不过林傲雪并没有注意到,一个戴着白金面具的神卫,一直在灼灼的看着她,目光之中似乎有着一丝酸涩。

    苏锐并没有解释多少,事实上在冥王的人初冬之后、丹妮尔夏普来到华夏之前,十二神卫就已经被苏锐调集来到华夏,军师和双子星镇守大本营,至少在这一段时期之内,他都需要十二神卫的帮助

    看着走在身边穿着运动短裙的林傲雪,苏锐玩味一笑,想到了之前的手感,一时间有些手痒,手起掌落,啪的一声,打在了林傲雪短裙包裹之下的臀部上

    “啊”

    林傲雪一声惊叫,捂着臀部连忙闪开了几步,脸上荡漾开微微的红晕,却没有再看苏锐一眼。

    看着林傲雪的极致美态,苏锐哈哈大笑。

    林傲雪多么希望今天晚上的路没有尽头,可是当她站在酒店门口的时候,还是迟疑了一下,停住了脚步。

    “都快天亮了,不进去休息一下吗”苏锐问道。

    林傲雪似乎很踌躇,按照一般年轻人的逻辑,是不是在简单的暧昧之后,就该回到酒店滚大床了现在这样做,是不是太早了些自己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苏锐根本就没猜透林傲雪在想些什么,他看到对方似乎有些不大正常,疑惑的说道:“是我刚才把你打疼了”

    “不是?!绷职裂┑牧撑游⒑?,避开苏锐的目光:“我先回家?!?br />
    说完,她也不要苏锐相送,快走几步拉开车门,司机王远还趴在方向盘上睡的正香呢。

    “真是个有趣的姑娘?!笨醋帕职裂┑谋秤?,想着她今晚无惧生死和自己共同进退的样子,苏锐轻轻一笑,然后转身走进了酒店。

    简单的睡了两个小时之后,便已经是阳光普照了。

    在阳光之下行走的人们,似乎根本不知道,在两个小时之前,宁海的某间电影院中差点发生了大规模的死伤事件。

    苏锐刚洗完澡,正擦着头发,周安可便已经来敲门了。

    “苏锐,一起去吃早饭吧?!?br />
    这是金融峰会的最后一天了,对于周安可而言,她的心里似乎有点不舍,三天时间过得太快了。

    苏锐倒也没有避嫌,赤着上身打开门,倒是把周安可闹了个大红脸。

    “高旗银行的股票在昨天晚上史无前例的大幅度下跌了?!敝馨部伤坪跏窍肫鹄词裁?,不过她的声音依旧像是泡过了牛奶一般,柔柔的,很动人。

    她也是早晨起来才看到这则消息的,当时还真是被震惊了一下。

    “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啊?!彼杖褚馕渡畛さ乃档溃骸叭绻堑笔辈徽冶乜档穆榉?,说不定也不会落到现在这般下场?!?br />
    听到这话,周安可轻笑一下,并没有当成一回事,她并没有往深层次去考虑,更不会想到这一切都是眼前的男人几个轻描淡写的电话所造成的后果

    因为高旗股票乃是近些年来势头最好的一只股票,如果有人想要在金融界做文章导致其下跌的话,必须需要海量的资金突然发起攻击才行。

    周安可还以为是几个财团联手狙击的,哪里会往苏锐的身上联想

    由于昨天晚上几乎没有睡觉,因此本来开会就会犯困的苏锐干脆直接趴倒在了桌子上,肆无忌惮的呼呼大睡起来,甚至还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弄的周围人纷纷侧目。

    周安可也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轻轻的推了推苏锐,后者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伸了个懒腰,迷迷糊糊的问道:“那么快就散会了”

    周安可压低了声音,道:“才刚刚开始五分钟?!?br />
    一旁已经有人开始乐不可支了,这位小老弟也太搞笑了些,这身幽默感是与生俱来的吗

    昨天晚上的饭局,苏锐的表现给这些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这小老弟的印象也算是不错,因此看到他这样说,一个个都觉得挺奇葩,但心里完全没有厌恶之感。

    许文杰面带阴沉的扫了一眼苏锐,心中的怨念无限。

    昨天晚上高旗公司的股票惨烈下跌,他也得到了消息,由于这位亚洲区投资负责人把几乎所有的资产全部扔进了高旗银行的股票里,因此这次下跌也让他的所有财产缩水了百分之十五

    这种消息让许文杰根本没有心情再继续开会了,好不容易挨到了散会,他正往外面走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身后传来了议论声。

    “喂,你们有没有听说,高旗银行的债券昨天晚上被人大量抛售了”

    “听说了,不仅债券被大量抛售,股票也是一路下跌”

    “那么多年都没有听说过高旗下跌,这是怎么了”

    “还能怎么样,多行不义必自毙呗,这么多年搞垮了那么多公司,也该轮到他们自己了”

    听到这些议论,许文杰的脸色更加阴沉,他并没有出言反击,而是快步向前走去

    高旗为了迅速扩张,这些年来在金融界里的所作所为很不得人心,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把劣质债券包装成了a类债券,那么说不定后来的次贷?;疾换岢鱿?。

    资本是最无情的东西,那一场次贷?;?,让多少人为之家破人亡让多少企业老板跳楼自杀虽然高旗作为始作俑者并没有受到多少的冲击,但是却让数不清的人对其心怀怨念。

    在场的都是金融界人士,自然也比较关注高旗银行股票下跌的消息,此时已经有人看到了这位亚洲区负责人匆匆离去,嘴角都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昨天晚上这个许文杰还自称杰雷米,不承认自己是华夏人,甚至连一力举荐他到耶鲁大学读书的恩师都不放在眼里,这个消息已经在与会人士中迅速的扩散了起来,华夏人都讨厌那种取得了一些成绩之后就忘祖忘本的人,许文杰此举,无疑触到了众人心中的鄙视点。

    昨天还威风八面呢,怎么今天就灰溜溜的走了

    正当许文杰想要挤开人群离去的时候,苏锐瞥见了这个家伙,高声喊道:“嗨,杰雷米,我有事要向你请教哎?!?br />
    许文杰闻言一怔,转过身看到是苏锐之后,冷冷说道:“什么事情”

    苏锐距离他还有好几米,笑眯眯的说道:“听说昨天晚上高旗银行的股票跌的很惨,我是个外行,想要请杰雷米总监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高旗的股票那么多年都不跌,偏偏昨天跌了”

    苏锐这话简直无异于公然挑衅了,周围的人都知道了杰雷米和必康之间的恩怨,因此纷纷停下脚步围上来。

    “无可奉告”许文杰冷冷一哼,转身欲走,说实话,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这次股票下跌的真实原因到底是什么,他足足分析了大半夜,也没有找到可能做出这件事情的财团来。

    虽然许文杰对名声地位的需求很强烈,对钱财这种东西并不算太看重,但任谁损失了这么多财产,都会感觉到肉疼的。

    苏锐被蹭了一鼻子灰,但却似乎没有任何的气馁,继续笑眯眯的说道:“杰雷米,我很担心一件事情,看来你现在的心情很差,会不会影响到今天晚上的酒会”

    “我的心情很好,晚上的酒会我也一定会参加的?!毙砦慕茏忱从炙盗艘痪?,随后冷冷的扫了苏锐一眼。

    “那就好,希望你到时候还能有个好心情?!彼杖裥γ忻械乃档?。

    与此同时,一架从美国纽约飞来的客机破开层层白云,正朝着宁?;〉呐艿栏┏宥?br />
    ps:感谢书友4161029、书友4167881、笑看红尘8612、xiao玉米兄弟的捧场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