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威帮当然所图不小,这可是他们的百年大计,为了这一天,他们已经秘密布局了很多年

    事实上,还没有到最后动手的时机,完颜正雍并不想把自己的底牌都亮出来,毕竟他每亮出一分,就会给所谓的百年大计造成多一分的变数

    华夏明令禁止私人拥有枪支,即便是所谓的地下帮派也不能例外,他们或许可以违法藏上几支枪,但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公然拿出来这么多

    足足上百把手枪,如果全部集中起来,将是一种何等恐怖的力量这一股力量会给社会造成怎样的乱子

    毕竟现在的地下帮派和民国时期的帮派可是截然不同的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苏锐才会认定远威帮所图不小

    参加个十年大比,就带来了那么多把手枪,他们到底想做什么其目的显然不会那么简单

    时至此刻,完颜正雍自然不会回答苏锐的问题,事实上他手底下所掌握的热武器远比现场的要多的多,只要他一声令下,台下的两人就会变成两个马蜂窝

    没有人在面对那么多枪口的情况下还能逃生,远距离或许有希望,但是在这么近距离的情况下绝无可能

    “我说过,今天你就算是插了翅膀也别想飞得出去?!蓖暄照憾⒆懦〖涞乃杖?,冷冷说道。

    如果说他之前还对扼杀这个年轻的天才有着一丝怜悯之心的话,那现在这丝怜悯之心早就已经烟消云散不复存在了

    杀了苏锐,完颜正雍不会有任何的愧疚之心相反,他还会长呼一口气,感觉到很畅快

    其实,完颜正雍完全可以让田秉毅出手来击杀苏锐,但是在见到了苏锐一人独战东洋十大武士之后,完颜正雍似乎对老田的身手也不是那么的自信了,如果苏锐在和老田的战斗中绝地反击,把自己最有力的臂助打伤打残的话,那损失岂不是太惨重了

    所以,只要能够采用最稳妥的方法,完颜正雍是不会去冒险的

    数百把手枪,他苏锐真的能从这里逃开

    哪怕真的暴露了自己的意图,完颜正雍也不担心,反正苏锐马上就是个死人了,死人是不能把消息传递出去的

    林傲雪第一次见到那么多支手枪,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剑拔弩张的气氛,她本应该很紧张很害怕,可是,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她却没有一丁点的恐慌,被苏锐紧紧搂在怀里,林傲雪或许有淡淡的害怕,但是一想到有这个无所不能的男人在旁边,那丝害怕的情绪便已经烟消云散了

    苏锐双手抱着林傲雪的腰,低下头,看着她的美丽眼睛,轻声说道:“你不害怕吗”

    得,关键时刻,这二人又开始了。

    林傲雪同样直视着苏锐的目光,摇了摇头。

    “我不怕?!?br />
    说着,她在心里轻轻的补充了一句有你在,我不怕。

    “真是好样的,有资格当我的女人?!?br />
    苏锐莫名其妙的说了那么一句话,嘴角带着笑意。

    天知道他这个时候是不是在开玩笑

    林傲雪直视着苏锐,眼也不眨,一点没吭声,红晕再度爬上脸颊。

    看着身前女人的眼神,苏锐竟鬼使神差的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虽然只不过是蜻蜓点水一般的吻,却让林傲雪的身体一颤,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

    可是,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苏锐的唇已经离开了她的额头

    “别害怕,有我在?!彼杖竦纳粼诹职裂┑亩呦炱?。

    后者听了,轻轻的点了点头。

    “在临死之前,我有一个要求?!彼杖裉鹜防?,直视着完颜正雍,目光依旧淡定。

    “你还想耍什么花招”

    今天晚上的苏锐算是彻底的颠覆了完颜正雍的印象,之前在这位远威帮帮主的眼中,苏锐是个有情有义的热血青年,在远威帮的兄弟即将被东洋武士打成重伤的时候,他可以冲上擂台出手相救,在独自一人面对十大东洋武士的时候,他宁愿受伤也一步不退,这样的男人充满了血性,让人叹服。

    可是,现在的完颜正雍无论如何也不能把那样一个英雄一般的人物和眼前这个出言不逊举止轻佻的年轻男人结合起来,这还是一个人吗这其中的转变也着实太大了点吧

    可这确确实实是事实,唯一的解释就是苏锐应该有人格分裂症吧

    “我都到了这个份上了,你还怕我会怎么样”苏锐指了指周围,脸上露出嘲讽的意味来:“上百支枪指着我的头,就算长了翅膀也别想飞出去完颜帮主,你不会是连这点自信都没有了吧”

    完颜正雍想了想,确实是这个理,于是说道:“你说吧,临死之前还有什么要求”

    “让我的女人离开?!?br />
    林傲雪闻言,身体再度一颤

    她难以置信的看了看身前的男人,同时坚定的说道:“我不走?!?br />
    声音不曾有一点动摇,眼神不曾有一点飘忽

    在林傲雪的心中,连一点犹豫都没有

    她不会走

    美丽的林家大小姐并不知道,在这个时候,她的眼睛之中已经涌现出了一种浓浓的情绪,那种情绪的名字叫做勇气,叫做坚守

    你曾对我不离不弃,我现在要与你生死相依

    在满怀欣喜的来到这里之前,林傲雪从来都不曾想到过,此时会陷入这样的境地。

    流血与死亡,曾经是多么遥远的两个字眼,现在却如此清晰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可是,她没有任何的犹豫,没有任何面对死亡的恐惧。

    她曾经认为自己很胆大很勇敢,却没想到自己可以这般胆大这般勇敢。

    往事在眼前一幕幕的闪过。

    严格说来,她和苏锐认识的时间其实并不算长,两个人从相识到互相维护,只是用了短短个把月的时间。

    可是这一段时间,让林傲雪知道了什么叫做关心,什么叫做付出,什么叫做亲人。

    他是自己的亲人。

    自己不能再一味的接受而不懂得付出。

    自己想要做出改变,可是却发生了这样的状况。

    这样的改变,是不是来的太晚了一些

    看到林傲雪拒绝了自己,苏锐轻轻的摇了摇头,眼中显出一抹爱怜之色。

    这丝爱怜是如此的真切,如此的让人无法抗拒。

    林傲雪注视到了这一丝爱怜,她再一次的醉了。

    如果这是一场梦,那就让我长醉不复醒。

    苏锐的眼神之中再也不是开玩笑,这丝爱怜也是发自心底的。

    他摸了摸林傲雪那柔顺的长发,然后抬起头,对着完颜正雍高声喊道:“完颜正雍,让我女人离开”

    完颜正雍不吭声。

    “我做的事情我来负责,和其他人没有关系”苏锐扬着脸,目光冷然,犹如两道利剑一般,和完颜正雍的眼光对冲在一起

    苏锐伸出一只手指,遥遥指着这位北方雄主,喝道:“完颜正雍,亏你还号称是北方地下世界的枭雄,不会连这一点气度都没有吧让我的女人离开男人之间的事情,为什么要牵扯到她”

    说到这一句,苏锐的声音已经是阴沉的可怕了

    老田看了看完颜正雍,似乎想要开口说些什么。

    而完颜正雍对自己的老搭档也是十分了解,他伸出一只手来,挡住了老田接下来要说的话

    “她不能走?!?br />
    完颜正雍低沉的说道,他的眼中又闪过了自己兄弟被乱刀砍死的样子,如果没有他那一丝不该有的心慈手软,好兄弟也不会死的那么惨

    好心放走一个女孩都会引起这么危险的后果,那么一个成年女人呢

    完颜正雍不允许自己再犯这样的错误

    一旁的田秉毅轻轻的叹了一声。

    即便是他,也不认为今天苏锐能够逃得出去那么近的距离,那么多发子弹,就算是神仙来了也别想离开

    苏锐的眼中已经腾起无边的怒火,他的手指再一次指向完颜正雍

    “我再问你一遍,你让不让她离开”

    看苏锐这指着完颜正雍的鼻子怒吼的样子,好像双方的地位已经完完全全的反过来了

    完颜正雍再次摇头,他不会因为一个女人的生命而影响到远威帮的百年大计他为了今天,已经布局了十几年

    哪怕过程中充满了鲜血,哪怕身后被无数人唾骂,他完颜正雍也绝对要完成自己的目标

    和这些重要的东西相比,林傲雪的性命,算什么

    看着完颜正雍摇头,苏锐同样跟着摇了摇头,拳头紧紧攥着。

    “完颜正雍,在东洋武士在十年大比的擂台上公然挑衅的时候,你对远威帮弟子下达的那个命令,即便是我也觉得热血沸腾,那个时候的我觉得你是个男人,我们彼此之间不应该成为敌人?!?br />
    苏锐的拳头攥的又紧了一分

    “可是,现在的我改变了主意你根本不是个枭雄,甚至连男人也算不上”

    苏锐怒吼的声音回荡在这间空旷的放映厅之中振聋发聩

    “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连一个女人的无辜性命都要伤害,你还是个人吗”苏锐的声音带着无尽的冷意

    “等到你真的达成目标的今天,回想起那些曾经被你杀害过的手无寸铁的人,你会不会心寒会不会觉得愧疚会不会晚上做梦梦到无数个无头尸身来向你寻仇”苏锐的目光寒冷。

    “你在和我谈愧疚”完颜正雍的嘴角露出嘲讽的冷笑,已经站在了他这个高度上的人,又怎么会为自己曾经做下的事情而感觉到愧疚

    这种情绪早就消失在他的脑海中不知多少年了

    “不,我在和你谈人性?!彼杖袼浪蓝⒆磐暄照?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