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苏锐知道自己难得和林傲雪出来看一场午夜电影,却一头撞进了远威帮旗下的产业之中,会不会后悔的肠子发青

    带林傲雪干什么不好偏偏要来远威帮的电影院看电影,这哪里是在玩浪漫,简直就是在用生命泡妞啊

    “既然完颜帮主要听,那么我就说一说我的想法好了?!?br />
    苏锐瞥了瞥四周,眼神之中不经意的闪过了一道精光:“当然,完颜帮主,这可是你让我说的,并不是我在拖延时间?!?br />
    “我不会担心你在拖延时间,想拖延多久就拖延多久?!蓖暄照旱档?,语气之中蕴含着强大的自信。

    “在我看来,你之所以和漠狼帮的废物少帮主严开达相像,都是因为你们太自信了?!彼杖竦牧成洗懦胺碇骸安唤鍪亲孕?,甚至隐隐到了自大的程度?!?br />
    “哦你说我自大”

    听到这句话,完颜正雍的眼睛中露出一丝嘲讽的微笑来,道:“对于这句话,我想我有必要反驳一下,我身上有很多缺点,但是我首先不认可的就是自大?!?br />
    远威帮位居北方三省,群雄争霸,连年不休,虽然被别人称之为北方地下世界的一代雄主,可是完颜正雍自己却从来不曾这样认为过。

    他的远威帮虽然在多年的征战中节节壮大,直到攀升至北方三省所有帮派的第一名,可是这第一名的位置却也不是那么的稳固,下面还有好几个帮派在虎视眈眈,经?;岱⑸餮逋?,稍有不注意,远威帮老大的地位就保不住了。

    因此,这么多年来,在外敌不断侵扰之下,完颜正雍从来不敢掉以轻心,甚至连一点疏忽和大意都没有过。他如果是个自大的人,认为远威帮登上北方三省帮派第一的宝座之后就高枕无忧了,那么远威帮也不可能存续到现在,更不可能拥有这冠绝所有帮派的战斗力

    因此,完颜正雍并不认为自己是自大,当然也完全不认可苏锐的话

    在北方那个群雄并起的地下世界,完颜正雍可以狂,绝对不可以傲因为那就代表着灭亡

    远威帮拥有一个这么强大的领导者,怎么可能不会越来越好

    听了完颜正雍的话,苏锐继续冷笑:“在我看来,自己认为自己不自大,这就是最大的自大?!?br />
    身居高位多年,几乎没有人敢一而再再而三的顶撞完颜正雍,尤其是用这样的态度和他说话,若是在之前谁敢这样做,恐怕早就被远威帮的高手给打断了腿

    “说出个所以然来吧,我没兴趣听你在这里讲绕口令?!蓖暄照旱乃档?,眼中已经隐隐的出现了一丝不耐之色。

    一旁的老田见此,也不再抚摸那雪白的山羊胡须了,他一只手放于小腹之前,一只手放于背后,两条腿微微错开,一前一后

    这个动作似乎只是简单的站立而已,但是放在田秉毅的身上,却绝对不会有那么简单

    如果有人见过田秉毅出手的话,一定会认出来,这个简单至极的动作,就是他动武之前的起手式

    “我来给完颜帮主详细的说一下吧?!彼杖竦难劬ξ⑽⒋犹锉愕纳砩仙ü?,似乎连一下都没有停留,就继续看着完颜正雍。

    而一旁的田秉毅看到苏锐似乎有意无意的往他这边瞟了一眼,心头一震

    自己已经多年不在人前亲自出手了,现在整个北方三省地下世界,能有幸见过自己出手的人也是寥寥无几,绝大多数人都进了棺材,再也睁不开眼睛。

    这种起手式是田秉毅独创的,虽然看似简单,更像是普通的站立,可是这相对于他的功法来说,这是能够在短时间内最大程度调动体内力量的最好姿势。

    可是,这样的动作并没有带来一丝一毫的气息改变,自己身上的气势也是隐而不发,苏锐又是怎么觉察到的呢

    难道说,这只是巧合吗

    其实,这并不能说明是田秉毅多心,高手在交战之前总是会关注场间的所有细节,因为每个细节都有可能成为自己取得胜利的突破口

    这也就是武道之中所说的“慧”,在某些时候可以成为扭转局势决定胜负的关键

    苏锐只是瞥了田秉毅一眼,就继续说道:“之前,西北漠狼帮的严开达对我说,让我从这里滚出去,把我的女人留给他?!?br />
    听到“我的女人”四个字,林傲雪忽然觉得自己的脑子发出嗡嗡的轰鸣声,接下来苏锐再说什么,她一句也听不到了好不容易恢复平静的心跳又开始砰砰砰的快速跳起来

    我的女人

    听到这四个字,林傲雪的心中根本不能用“小鹿乱撞”来形容,小鹿简直都快要撞死了

    如果面前有一块镜子的话,林傲雪一定可以发现,自己的双颊已经通红通红,就像是要滴出血来他怎么那么直接他怎么那么霸道

    “严开达这么对我说话,算不算自大”苏锐的嘴角露出一丝嘲讽之意。

    老田和完颜正雍都不讲话,在他们的心中,严开达不开眼的来招惹苏锐,本来就是找死的行为,何止是自大简直是呆傻

    即便没死,但这家伙也是死不足惜

    可是,严开达只不过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二代而已,和完颜正雍这种带着远威帮在混乱之地真刀真枪拼出来的枭雄怎么可能相提并论

    这样的类比,不禁老田觉得有些侮辱完颜正雍,就连完颜帮主大人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太合适

    如果苏锐再多说两遍的话,恐怕他真的要动怒了

    “严开达虽然这样对我说,但是我也对他说了一句话?!彼杖穸倭硕?,继续说道:“我让他的漠狼帮从明天起就给我滚出宁海,如果看到一人,我便打断一人的腿?!?br />
    田秉毅情不自禁的插嘴道:“如果他们帮派之中一个人都没走呢”

    苏锐轻笑道:“那还不简单,我就把所有人的腿都打断不就行了我给过他们机会,谁让他们不听我的话机会是需要自己把握的,他们把握不住,又不是我的问题?!?br />
    不得不说,在某些需要推卸责任的事情上,苏锐还是很有天赋的一推二五六,一点都不沾。

    苏锐说的很简单,语气很轻松,就像是在阐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可是这些话落在老田的耳中,又有了不一样的味道来。

    他的眼前不禁浮现出苏锐当日一人独战十大东洋武士的情形来,虽然他也受了一些伤,可是仅仅凭借一把长刀一把军刺,就能够稳稳的压制住十个人,各个击破,十只存一

    想到这儿,田秉毅的拳头攥的更紧了一分

    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或许会是自己自出师以来遇到的最强对手,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心地够狠,武慧也足够高

    已经多年不曾遇到过强敌的田秉毅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手心之中也开始沁出了汗水。

    “所以漠狼帮惹了我,是他们命不太好?!?br />
    苏锐说到这儿,又看了田秉毅一眼。

    因为他这一眼,后者的身体之上本来正在升腾的气势骤然凝滞。

    苏锐很是不敬的伸出一根手指,遥遥指向完颜正雍,说道:“严开达这样对我讲也就罢了,而你,号称北方地下世界之主的完颜帮主大人,你站在宁海的地盘上,站在青龙帮的控制范围之内,站在我的面前,高高在上的对我说你自裁吧?!?br />
    苏锐的脸上已经涌现出浓浓的嘲讽之意:“你让我自裁我就会自裁你认为你有说这话的资格吗”

    苏锐这话透露出一股难言的霸气来,如果说严开达和完颜正雍是自大的话,那苏锐这就是自大的没边没界了

    听了这大不敬的话语,完颜正雍的脸色阴沉如水眼底闪动着一抹隐蔽的杀意

    他要杀苏锐,这就已经是注定的了,也早就布置了下去。

    北堂的血债必须血偿,否则的话根本不足以平息掉兄弟们的愤懑

    可是,完颜正雍和老田实在是极为的欣赏苏锐,在来到这里之后,完颜正雍还是临时起意,准备再给苏锐一个机会

    如果他答应了自己的招揽,那么其真正的价值可要比几个北堂加起来都要珍贵的多

    可是现在,完颜正雍觉得自己之前的行为实在是太多余也太可笑,这样一个狂妄自大桀骜不驯的年轻男人,怎么可能会接受自己的招揽

    看到完颜正雍沉默不语,并且身上的气息和情绪隐隐有些变化,苏锐笑了笑:“你仔细想想,无论是你,抑或是田秉毅,你们有对着我说这话的资格吗”

    苏锐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几乎点燃了完颜正雍心中的怒火。

    “我为什么没有资格这样说”完颜正雍的声音低沉的可怕

    他是一代雄主,他是带领着远威帮在混乱的地下世界中杀出一条血路的男人,他为什么没有资格

    如果他没有资格这样说,那么谁有资格这样说

    苏锐的答案已经非常的清晰明显了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对自己说这样的话任何人

    林傲雪并没有抬头,她的双颊依旧血红,脑海之中的轰鸣声早已经渐渐消散,听着苏锐霸气无边的话语,心中的迷醉之感再一次升起来。

    紧紧贴着对方的温暖胸膛,两个人的心跳同步在了一起,这个时候的林傲雪忽然有种奇异的感觉,这种感觉在她过往的二十几年的人生之中还从未出现过

    有一些期许,有一些希冀,如同蜜糖一般,在她的心中无声的化开,缓缓流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