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颜正雍闻言,呵呵一笑:“真是个有趣的小子?!?br />
    自远威帮崛起之后,这么多年来,还从来没有人能用这样的语气和完颜正雍讲话,苏锐倒是打破了先例。

    苏锐扬了扬眉毛,道:“完颜帮主,开门见山的说吧?!?br />
    看着苏锐警惕的样子,完颜正雍轻轻一笑,声音很浑厚:“这位小友,我们不妨坐下来谈?!?br />
    “坐下来谈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彼杖衩辛嗣醒劬?,面对这位华夏北方地下世界的一代雄主,他并没有任何客气或者尊敬的意思。

    早在苏锐灭杀北堂四虎的时候,双方就已经成了敌人,如此时候再虚与委蛇还有什么意思

    而且,在苏锐看来,能够让远威帮两大支柱全部到来,绝对不会是什么小事。如果是自己一人还好,此时身边还跟着林傲雪,会给对方制造很多动手的机会。

    “我是来邀请你加入远威帮的?!笨醋潘杖?,完颜正雍的目光开始渐渐的回归中正平和,眼中的笑意逐渐敛去。

    一旁的田秉毅似乎是有些意外的看了完颜正雍一眼,却并没有说什么。

    “邀请我加入远威帮”苏锐的嘴角泛起冷笑:“对不起,我不感兴趣?!?br />
    让西方黑暗世界十二天神之一的阿波罗加入华夏的地方帮派,这不是在开玩笑么

    “小兄弟,你的身手如此了得,又有一腔热血,呆在宁海的青龙帮里面,你的这些特点会被逐渐消磨掉?!蓖暄照核亢敛谎谑味运杖竦男郎停骸澳闶俏以谡饷炊嗄甑氖奔淅锛淖疃晕移⑵缚诘哪昵崛?,加入远威帮,我们一起去做一番大事,你看如何”

    “一番大事”苏锐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似是无意的问道:“不知道完颜帮主口中所说的大事,指的是什么事”

    完颜正雍正色说道:“男人该做的事情?!?br />
    “男人该做的事情”苏锐摇了摇头,看了看怀中的林傲雪,说道:“我认为男人该做的事情就是搂着女人包一个放映厅来看电影,可惜的是我这电影还没怎么看,就被人接二连三的打断”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苏锐的语气之中明显流露出一丝不快。

    搂着女人看电影

    他不是正搂着自己吗

    听了苏锐的话,林傲雪的身体轻轻一动,她抬起头来,却看到苏锐同时也微微的低下头,和她对视在了一起。

    在这一刻,彼此的目光交汇,二人都明白了对方眼中的意思。

    “是不是有点危险”林傲雪用眼神询问道。

    “没事的,有我在,别担心?!彼杖翊鸬?。

    在某些时候,默契的两个人用眼神交流会比语言省事的多。

    可是,有人听到苏锐的话很欣喜,有人听到苏锐的话却很不满。

    完颜正雍见此,脸色微微沉了下来:“女人和江山,哪个更重要”

    “有人会告诉你,他爱江山更爱美人?!彼杖袼底?,露出嘲讽的神情:“可是我会告诉你,江山对我来说算个屁我不爱江山,只爱美人?!?br />
    说着,苏锐还拍了拍林傲雪的后背,然后他的手掌顺着后背一路下滑,轻轻的滑到了林傲雪的纤腰之侧。

    听了苏锐“不爱江山只爱美人”的话语,林傲雪仿佛感觉到有一股甜意在心中逐渐融化开来,她的唇角轻轻的牵扯一下,流露出一丝绝美的风情来。

    完颜正雍的眼睛里透出一股恨铁不成钢的遗憾味道:“男人,终将是要在这天地之间建立一番功业的,如果整天沉迷在女色之中,会误了自己一生?!?br />
    苏锐乐呵呵的说道:“完颜帮主,你也别劝我了,人各有志,我不想建立什么不世功业,也不想加入远威帮,我就想舒舒服服的活着,不想辛辛苦苦的受累,所以您还是请回吧,不要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br />
    老田在一旁看的轻轻摇头,很显然,他已经看明白了苏锐的意图这个小伙子彻底拒绝了远威帮所抛来的橄榄枝

    他杀了远威帮北堂那么多人,甚至手段发指的让北堂众人自相残杀,彻彻底底的破坏了他们的计划,难道就不知道这样做所带来的后果吗

    远威帮拥有怎样的战力,又会给他怎样的惩罚与报复

    以这个年轻人的智商,绝对不会想不到这一点

    还是说他明明知道,却选择了无视

    老田知道,帮主也是起了爱才之心,愿意舍弃前嫌,让其加入帮派如果能够得到这个年轻人为臂助,对整个帮派的真正的战力增长有着极大的好处,甚至比一整个战斗堂口都要来的有效果

    如果不是因为这一点,一向极其看重兄弟情义的完颜正雍,又怎么会忍痛置北堂兄弟的情感于不顾

    可是这个苏锐却完完全全的没有任何接受橄榄枝的意思

    想到这一点,老田轻轻叹息。

    又一个天才将要夭折了吗这可是连英年早逝的阶段都还没到呢啊

    以完颜正雍的一贯处事原则来说,如果他和苏锐当不成朋友,就绝对不会坐视一个对自己有强大威胁的人继续成长这是对他自己的威胁,更是对整个远威帮的不负责任

    完颜正雍的表情彻底冷了下来:“年轻人,你知不知道你这个选择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什么”

    苏锐挑了挑眉毛,看着完颜正雍,微笑着说道:“我猜,完颜帮主的意思肯定是,如果我不服从你的决定,就会把我杀了,对吧既然当不成朋友,就只能当成敌人了?!?br />
    完颜正雍不吭声,很显然,他这样做就代表他默认了。

    “年轻人,你难道真的不愿意再考虑考虑吗”田秉毅似乎有些遗憾的说道,作为一名过来人,看到一个还未成长到巅峰的年轻人就此夭折,他也是会惋惜的。

    当然,这种惋惜和远威帮大业比起来,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没有任何考虑的必要,咱们把话敞开了说吧,我不可能加入远威帮,远威帮也不可能放过我?!彼杖竦难杂镏淇墒羌牟桓孀樱骸罢饧虑槠涫捣浅<虻?,我杀了北堂四虎,你们就要来杀了我,一报还一报的事情,没有必要在这里继续的虚与委蛇?!?br />
    “不错的性格,真是对我的脾气?!?br />
    完颜正雍看到苏锐干脆利落的承认了自己与北堂之间的事情,没有任何的推诿狡辩,眼中不禁闪过了一丝激赏之色。

    只是,有点可惜的是,这么优秀的少年英才,今天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看来,完颜帮主也是个爽快人?!彼杖窭孔帕职裂┫搜氖衷谖⑽⒂昧Γ骸爸皇遣恢滥憬裉熳急父乙桓鲈跹乃婪亍?br />
    “你自裁吧,这样死的体面些?!蓖暄照撼辽档?。

    在这位北方一代雄主看来,“死得体面”或者“留个全尸”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人活着都那么辛苦了,如果死的时候还鼻青脸肿或者缺胳膊少腿的,岂不是太过分了些

    而苏锐却像是听到了什么极好笑的事情,几乎都要把眼泪笑出来了。

    完颜正雍皱了皱眉头,道:“你笑什么”

    “完颜帮主,你知道我刚刚在这里遇到了什么人吗”苏锐止住笑声,眼光之中带着一丝嘲讽的味道。

    “漠狼帮的严开达,一个废物而已?!蓖暄照旱拿纪芬廊恢遄?,从开始到现在,他可谓是给足了苏锐面子,可是苏锐的态度却让他越来越不爽。

    “可是,完颜帮主,这个你口中的废物,在我看来有一点和你颇为的相似”

    苏锐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对方可是在北方能够一言定人生死的完颜正雍,他居然拿个废物少爷来类比他

    这不就是明摆着骂完颜正雍也是个废物吗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吃了雄心豹子胆

    就连田秉毅也皱了皱眉头:“年轻人,你别太过分了?!?br />
    “是我过分还是你们过分你们跑过来要取我的命,我只不过说你和那漠狼帮的废物有点相似而已,哪里过分了”

    苏锐傲然而立,搂着林傲雪,林傲雪的手也放在苏锐的腰后,看起来就像是紧紧拥抱的一对情侣,和这剑拔弩张的气氛非常不搭调。

    紧紧贴着苏锐的胸膛,林傲雪似乎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心跳正和自己保持在同一频率上

    本来林傲雪有些略微的紧张,饶是她平时的性格再淡定再波澜不惊,但是由于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不可能还保持着冷静??墒窃诟惺艿剿杖窠谧嗥轿鹊男奶?,林傲雪竟然也出奇的冷静了下来,甚至心跳的节奏渐渐和苏锐保持一致了

    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都似乎能够给人带来无边的安全感

    那温暖的胸膛,就是?;ぷ约旱募崾灯琳?br />
    林傲雪的心脏在有力的跳动着,在这有力的跳动之下,那包裹在心脏表层上面的片片坚冰也开始缓慢融化

    “哦我倒是很想听你说一说我哪里和那个废物相似”

    现在有大把的时间在手,完颜正雍真是一点都不着急,他之所以并不担心夜长梦多,并不是因为自傲托大,而是本身就稳操胜券

    在他看来,苏锐今天插上翅膀也别想飞出这间电影院

    因为这间电影院,本身就是远威帮在宁海的秘密据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