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些家伙还在迟疑,苏锐毫不犹豫的反手又抓起一人来,直接扔到了墙上

    这个倒霉的家伙撞得七荤八素,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看到苏锐这样,没有人再去管台上的少帮主,对于他们而言,还是自己的小命比较重要,至于对帮派的忠诚那算个屁啊,在哪不都是混口饭吃

    如果继续留下来,少不得要被这个杀神给扔到墙上,那也太得不偿失了。燃文书库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一群人作鸟兽散,朝着门口蜂拥而去,在这过程中少不得还互相推搡,都想自己先冲出去。

    苏锐摇了摇头,对于漠狼帮的一盘散沙他可是早有领教,没想到今天这群家伙的表现更加不堪。

    他走到前面,用脚尖捅了捅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严开达,说道:“还活着呢装什么死”

    严开达这小身板倒还挺耐打:“我再警告你一次,我是漠狼帮”

    “我知道你是漠狼帮的少帮主,可是对我来说你这少帮主又算什么哪怕你老子亲自来,我也不会放在眼里?!?br />
    严开达终于学乖了,知道再多说一句都会给自己招来殴打,于是哼了一声,不再讲话。

    他的心中有惊慌,但却不想表现出来,好歹也是一堂堂大少,也得有自己的骄傲不是

    “依着我的性子,本来是要从你身上取下点零件的?!彼杖窈鋈凰档?。

    “你”严开达的眼中开始涌现出惊恐的神色,他环顾了四周,竟然连一个手下都没有

    现在的他独自一人面对苏锐,完完全全的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依照这个狠人的性子,完全有可能做出从自己身上取下零件的事情来

    “不过,我还是打算放你回去了?!彼杖竦幕拔抟稍菔钡娜醚峡锓畔滦睦矗骸盎厝ジ嫠吣愕睦献?,从明天开始,漠狼帮滚出宁海,自动退出帮派十年大比武?!?br />
    严开达不讲话,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分钟之后,这货才来了一句:“我能走了吗”

    “滚吧?!?br />
    苏锐说着,顺势又往严开达的腰窝踹了一脚,后者疼的倒吸冷气,眼前一黑,差点没又晕过去

    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严开达跌跌撞撞的朝门口走去,浑身上下像是散了架一般,简直无处不疼

    “等等?!彼杖窈鋈怀錾?。

    就是这简单的两个字,差点没把严开达吓得摔倒在地,他努力装出镇定的样子:“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知道你心里在盘算着什么,但是我警告你,不要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彼杖窭淅渌档溃骸叭绻魈熘竽前锘姑挥腥客顺瞿?,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严开达闻言,一声不吭,默默朝着外面走去,哪里还有半分嚣张跋扈的样子

    当然,他这个少帮主是绝对不会把这个消息带回帮派中的,这只会给他自己带来麻烦,不说别的,“泡妞惹事”这四个字足以让他在帮派中的威信大幅度下降。

    再说了,堂堂西北大帮漠狼,岂会因为一个男人的几句威胁之语而生出退却之心他们也想要在十年大比之中取得一个好成绩,如果因为一个不认识的人的几句威胁就退出大比武,那么他们明年还有脸再来参赛吗

    几乎是在关上放映厅大门的时候,严开达的心中就已经生出了报复的念头。

    “今天落荒而逃却把自己丢在这里的那些手下,回去一定要让他们好看”严开达心中愤怒的想到。

    如果不是这个男人,自己怎么会遭受如此大的侮辱

    他怨毒的看了一眼紧闭的放映厅,脑海之中又浮现出林傲雪那极致的美颜,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去。

    放映厅之中,等到漠狼帮的所有人离开,林傲雪走到苏锐的身边,刚想说话,却没想到苏锐直接伸出手,把她揽入怀中

    林傲雪没想到苏锐会突然做出这种动作来,整个人的身体都僵硬了,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大脑都变得一片空白,只能眼睁睁的倒进苏锐的怀里

    苏锐的手臂很用力,几乎要把林傲雪的身体都要揉进身体里。

    紧紧贴着苏锐的胸口,林傲雪感觉到呼吸有些不畅,她的脸上也腾起的两片淡淡的红晕。

    他要干嘛

    身体的僵硬也只是一刹那的事情,几秒钟之后,她便恢复了意识,心脏也开始扑通扑通的乱跳

    他要对自己做什么

    心中盘旋着这个问题,林傲雪竟然也难得的紧张了起来

    抬起头来,林傲雪想要去看看苏锐的眼睛,可是她发现,苏锐此时并没有看她,反而是一脸警惕的看着放映厅的另外一扇门,眼睛之中满是冷意

    “站在门外面偷听了那么久,累不累”苏锐冷笑一声,长声说道。

    这个时候,放映厅的后门忽然被打开,一道爽朗的声音响了起来。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不佩服都不行?!?br />
    这时候,一个身穿淡金色长衫的男人从门后面走出来,面容英武,龙行虎步,浑身上下都透着强烈的英气

    看到此人,苏锐的眼睛骤然眯了起来

    来者不是别人,竟然是远威帮的帮主,完颜正雍

    深更半夜的,这个远威帮的帮主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在完颜正雍的身后,跟着一身黑色长衫的田秉毅,他看着苏锐,眼中赞许的神色一闪而过

    但是伴随着这丝赞许之色,还有一线不易察觉的精芒

    苏锐见到来者是这两个人,不禁笑道:“远来皆是客,如果我早知道完颜帮主和这位田老前辈在这里等了那么久的话,一定备好酒菜等着了?!?br />
    虽然脸上带着笑容,但是苏锐的眼睛之中却着实没有多少笑意,话语之中也带着讽刺的意味,似乎是对完颜正雍站在门后偷听有些不满。

    而且在说话的时候,苏锐的手把林傲雪搂的更紧,林傲雪胸前的两座绝妙山峰已经在他的胸膛上面挤压变形,但是苏锐却仿若无觉,一直死死盯着完颜正雍和田秉毅的每一个动作

    半夜来客,能有什么好事

    苏锐和远威帮的梁子已经结下了,一战杀死远威帮那么多的人,几乎让整个北堂的战力损失了一大半,那些俘虏回去之后肯定已经对完颜正雍指认了自己

    无论是谁,杀死了自己那么多的手下,当老大的都不会放过凶手的。完颜正雍号称北方地下世界的一代雄主,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手底下人吃了亏而不报仇那样的话也就不是所谓的帮派了

    知道仇人在哪里却不想着报仇,如此畏首畏尾的做派,根本不是完颜正雍的风格

    不管早晚,他都会报复

    田秉毅听到苏锐叫出了自己的姓氏,有些惊奇:“这位小友,你认识我”

    “我不认识你,但是听说过?!彼杖竦牧成霞绦易琶挥卸嗌傥露鹊男θ荩骸凹幢阄也凰闾私獗狈降暮诘?,但是我也知道,在完颜帮主的身边,有着一位绝世高手?!?br />
    “绝世高手”老田摸了摸自己雪白的山羊胡子,摇头笑道:“如果有这么一个人的话,那么你说的绝对不是我?!?br />
    “一定是你,因为我们在某一天的晚上,还当过一次战友?!彼杖窭湫ψ潘档?,眼中的神情看起来似乎是一切尽在掌握。

    “战友不知小友这话是何意”田秉毅饶有兴致的问道。

    在说这话的时候,两个人之间还隔着十几排座位,可是对于这两个高手而言,这点距离几乎是眨眼即到。

    “那个东洋武士头领是被你所杀的吧”苏锐的笑容很淡:“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当时在场间的也只有田老前辈有那么高的身手了?!?br />
    “小友是怎么得出这种推断的呢”田秉毅继续抚摸着山羊胡子。

    “田老前辈,这种时候再装傻可就没什么意思了?!彼杖袼档溃骸霸谖液湍侨憾笕私皇值氖焙?,你和完颜帮主难道不是坐在那辆奔驰商务车中吗从始至终看完了整个战斗过程吗”

    奔驰商务车

    听到这句话,完颜正雍和田秉毅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淡淡震撼

    这个年轻人在以一敌十的情况下,竟然还能分心他顾这种实力由不得人不震惊

    而更让完颜正雍意外的是,他们的奔驰车明明贴了黑色的玻璃膜,苏锐是怎么能看到他们在里面的

    田秉毅看了苏锐一眼,脸上依旧挂着笑容,没有讲话。妙笔阁

    事实上,他这个时候选择不讲话,也就代表着默认了。

    在这个聪明且实力强大的年轻人面前,他有什么好隐藏的呢

    其实苏锐并没有看到田秉毅的出手,也并不确定那辆奔驰车中坐的是完颜正雍。

    他对于松下临川的意外死亡非常上心,早就安排了张紫薇去调查,而张大美女所掌管的信堂也是不负众望,在挖掘了大量的信息之后,终于排查出了一点点蛛丝马迹。

    这群被张紫薇用心训练出来的高级密探发现远威帮的帮主完颜正雍在当天晚上秘密出行,乘坐的是一辆奔驰商务,似乎去了英雄会的驻地。

    这一条消息所包含的信息量就已经是极大了,苏锐并不需要确信,他只不过诈了完颜正雍和田秉毅一句,两个家伙一口咬死不承认也就算了,但没想到这些成名已久的人物有他们的骄傲,连狡辩一下都没有。

    “我们就开门见山的说吧?!彼杖竦氖忠廊焕吭诹职裂┑谋澈?,盯着完颜正雍和田秉毅,淡淡说道:“你们两人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千万不要说什么觉得我不错想要交个朋友之类的话,我不吃这套?!?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