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一点上,这个严少似乎并没有说谎,他确实是准备把这个放映厅给包下来然后进行“高级享受”的,他本来打算先看看里厅的情况再说包场的事情,这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就直接的差点和两个女人燃烧起来。燃文书库

    这个严少在西北霸道惯了,哪里还考虑的到那么多细节

    “包下来了”苏锐挑了挑眉毛,笑眯眯的扬起了手中的两张电影票:“如果你把场子包下来了,那我手里的电影票是用来做什么呢你如果提前包场的话,难道不应该把所有的票都买下来的吗”

    严少回答不上来了,怒不可遏,指着苏锐说道:“不要打扰我的雅兴,我给你三十秒钟的时间,给我滚出去”

    “你让我滚我就滚了”苏锐从小到大还真就不怕挑衅的,冷冷笑道:“这里是宁海,你这操着西北口音的家伙确实不应该太高调?!?br />
    苏锐对各地的方言都很有研究,他很容易的就听出来这严少的话语之中带着一点淡淡的西北口音,再加上对方之前已经跟这两个女人谈及了回到西北就怎么样怎么样的,表明了来自那里,如果他再多说几句方言的话,苏锐恐怕连他来自哪个城市都能清楚的判断出来

    很显然,这个被称之为“严少”的家伙虽然在穿衣打扮上实在是像极了爆发户,但是在西北应该拥有着不低的地位,可是这里是宁海,青龙帮是地头蛇,被李阳所臣服的苏锐就是蛇王,再厉害的过江龙到这里也得小心翼翼的装孙子

    严少身旁的两个女人也双手叉腰,斜眼看着苏锐,说道:“严少让你们滚,你们就快滚,别给脸不要脸”

    这两个女人仗着有身边的男人撑腰,对苏锐冷嘲热讽,竟然开始口不择言了。

    “你在说谁给脸不要脸呢”

    苏锐慢慢的站起身来,看着刚才口出狂言的女人,然后看了看身旁的林傲雪,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

    如果只是他一个人的话,那么对方无论怎么说自己,他都不会太过介意,顶多冲上去打一顿就没什么事情了??墒撬杖裎蘼廴绾味疾荒苋帽鹑宋耆杷谝獾娜?,哪怕是最简单的言语侮辱都不行。

    林傲雪看到苏锐为了自己而站起身来,眸光微动,也陪着他一同站起。

    那个严少这才发现,这间放映厅中竟然还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

    在他过往二十几年的岁月里,从来没有见到过任何一个女人比林傲雪还要漂亮,在看到这女人的第一秒,他就生出了一股浓烈的征服

    这个女人的身上,几乎包含了严少对于女人的所有幻想

    极致的容貌,极致的身材,还有那冰冷的神情,让他感觉到怦然心动

    严少不知道玩过多少女人,正常的女人并不能勾起他的幻想,这位少爷现在已经在追求另类的刺激了,可是当他看到林傲雪的那一刻,还是听到了自己怦然心动的声音

    “我就是在说你和这个女人给脸不要脸,有什么问题吗”抱着严少右胳膊的女人冷笑的看了林傲雪一眼,说道:“长的不错,谁知道是不是脸上动过刀子的,胸部倒是不小,谁知道有多少个男人开发过”

    这言语的侮辱实在是刺耳之极,苏锐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

    她才刚刚说完,一声响亮的耳光便已经回荡在了这片放映厅之中

    这女人被打的一个趔趄,嘴角流出鲜血,差点栽倒在地

    她捂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严少

    刚才竟然是他打的自己

    苏锐和林傲雪互相对视了一眼,似乎都没料到剧情忽然朝这个方向来发展。

    两女一男明明是好好的一致对外,怎么就忽然内讧起来了

    “你这种歪瓜裂枣也有资格侮辱那么漂亮的小姐你也不看看你和她的差距有多大”严少冷冷盯着刚才还和自己缠绵在一起的女人,说道:“趁我还没有发怒,你给我滚再也不要在我的面前出现”

    听到这话,苏锐意味深长的看了林傲雪一眼,看来女人漂亮到这种程度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走到哪里都能引来纷争。你看,这一个男人看到林傲雪,连一秒钟都没要,转脸就把自己的女人给踹到了一边。

    说漂亮的女人是红颜祸水真是一点没错,这简直比核武器的威力还要大。

    “严少,严少,不要这样,我可都是为了维护你啊”

    女人捂着脸,哭哭啼啼,她可不能就此放弃,之前已经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投入了那么多,如果这个时候离开,那么之前的一切都打了水漂毫无意义

    “我需要你维护吗”严少冷冷笑道:“我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什么身份要维护我的人多了去了,你算什么我只是闲着无聊才和你玩玩而已,给我滚”

    这个严少只不过是简单的一句话而已,就让这个女人浑身发颤。

    她还想试着说句什么,竟立即被这严少给打断了:“我说的话你难道都没有听到吗你知道忤逆我是个什么后果吗”

    刚才的时候还你侬我侬的,现在转眼之间就已经翻脸不认人,饶是那女人感觉到很寒心,但对严少的手段颇为了解的她也只能不甘心的离开。

    在离开之前,她还极为怨毒的看了一眼林傲雪

    很显然,这女人已经看明白,如果不是林傲雪的出现,那么严少绝对不会对自己这样

    看着她那怨毒的眼神,苏锐不禁摇了摇头,这女人还真是够悲哀的,都被男人打了一巴掌,还没搞清楚整个事件的主要矛盾。

    走了一个女人,严少的身边还有一个,她犹犹豫豫了一下,便伸手拉住了严少的胳膊。

    可是,她才刚刚碰到男人而已,后者就已经粗暴的一伸手,正好推在了她的胸部上。

    他这一下使的力气颇大,女人失去了重心,后退了两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也一样,快点从我的眼前消失”严少怒道

    现在的他一心想要赢得林傲雪的芳心,哪里还管的了这两个女人的死活

    那女人不敢分辩一句,忙不迭的爬起来,捂着摔疼的屁股,朝着外面跌跌撞撞而去

    看到此景,林傲雪的表情仿若寒霜。

    “我想,我需要介绍一下我自己?!毖仙俣⒆帕职裂?,自认为很有风度的微笑说道:“我叫严开达,从西北而来,这次有幸见到小姐,真是惊为天人,不知道小姐该怎么称呼”

    这货穿着花衬衫戴着金链子,明明脾气很暴躁,却还偏偏要装出一副文雅有风度的样子,让苏锐在一旁看的真是好生无语。

    “你打扰到我看电影了?!绷职裂└静宦蜓峡锏恼?,冷冷说道。

    “看来小姐的性格比较爽直啊,这一点和我比较相像,我也是个直来直去的人?!毖峡锼档溃骸靶〗?,如果刚才我有冒犯了你的地方,还请你不要介意,咱们一会儿不妨去喝一杯,相逢一笑泯恩仇,你看怎么样”

    苏锐在一旁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自己一个大活人站在这里,却偏偏要被对方给无视掉,这种感觉可真的不怎么好啊。

    “明明是个没文化的粗人,还在这里文绉绉的说话,什么相逢一笑泯恩仇,你丫能把这七个字全写出来吗”

    苏锐说着,直接伸出一只手去,揽住了林傲雪的纤腰他可是要宣示主权了

    林傲雪只不过是穿了一件紧身背心而已,苏锐这一下简直和直接揽在她的肌肤上没什么太大的差别,光滑而平坦,没有一丝赘肉,手感可是极好的。

    苏锐这一下揽腰还加了一点力气,林傲雪直接被他揽入了怀中

    后者的身体一紧,失去了重心,旋即本能的伸出手去同样揽住了苏锐的腰

    而在对面的严开达看来,这二人如此搂搂抱抱的动作,完全就是在当着自己的面公然秀恩爱了

    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无比

    在西北养尊处优惯了的他,如今被一男一女三番两次的驳回面子,这让严开达非常愤怒

    他盯着苏锐揽在林傲雪腰间的“咸猪手”,眼中几乎都要喷出火来

    在他看来,林傲雪这样的女人,怎么可以被别的男人这样搂住

    这样的女人只有自己才能享有苏锐的动作简直更加刺激了严开达的占有欲

    苏锐揽着林傲雪的腰,优哉游哉的说道:“现在我真的很想看一看,你这个不想在宁海高调的家伙会怎么办?!?br />
    生活本来是件多么简单的事情,却总会有那么多不开眼的家伙从半路跳出来,不可一世的想要从你身边带走一些东西。最强狂兵:miao.

    对于这种人,除了一拳重重的打过去,还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吗

    “好,我现在告诉你,我会怎么办?!毖峡镏噶酥噶职裂?,冷笑道:“她,终究是我的”

    说着,他高声喊道:“在门外愣着干什么都给我滚进来”

    他这么一嗓子,竟然也透出一股霸气来。

    随着严开达话音一落,从放映厅的外面涌进来二十几个凶悍的男人,一个个眼神凶狠的站在了严开达的后面。

    怪不得这个家伙如此猖狂,敢情还有着不少的帮手。

    “自我介绍一下?!毖峡锟戳丝戳职裂?,嘴角掠过一丝微笑,说道:“我是西北漠狼帮的少帮主?!?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