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半夜的,自己光溜溜的没穿衣服,一个国色天香的女人坐在身边,这种感觉让人很别扭。燃文书库

    “你真的不走”苏锐就这样躺在床上,鼻间都可以嗅得到林傲雪身上的淡淡体香,这种清醒让人感觉到很旖旎,甚至旖旎的无法直视。

    在这里,旖旎和下流是同一个意思。

    “我不走?!?br />
    林傲雪不想落于下风,她轻轻的皱了皱眉头,竟然转过身来,盯着苏锐的小腹,虽然脸庞微红,但是挂着标志性的冷然表情,眼中并没有太多的情绪,但好像隐约有着一丝鄙视。

    苏锐愕然,他并没有想到,林傲雪竟然如此彪悍,不仅能够扛得住自己的“压迫”,而且还能有余力来进行反击

    “小妞够辣啊?!?br />
    苏锐虽然这样想,但是他终究还是抵抗不了林傲雪那冷冷的眼神,或者再详细一点说,是他的小兄弟无法抵挡住林傲雪的目光压迫。

    在那冰冷的眼神注视之下,苏锐那本来还雄赳赳气昂昂的小兄弟终于没有办法再继续昂首挺胸了,一点点的低下头去,然后无力的耷拉在他的大腿上。

    饶是苏锐脸皮极厚,此时也是面红耳赤了

    他终于败下阵来,拉过一旁的被子把自己紧紧包裹住了。

    “不仅输了,而且丢人丢大发了”苏锐恼火的想到。

    林傲雪看起来仍旧面无表情:“怎么,不继续了”

    “不继续了?!彼杖衩缓闷乃档溃骸拔铱擅荒懔称つ敲春??!?br />
    林傲雪看起来依旧如同冰山,可是天知道她刚才的心脏跳动速度有多快几乎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人都是拥有本能的,有一些涉及到本能的东西,就算你本身的意志再抗拒,那些感觉也是难以遏制的。

    天知道那多看的几眼给林傲雪造成了什么样的感觉

    当苏锐终于扯过被子盖上的时候,她何尝不是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林傲雪冷笑了一声:“我脸皮厚不厚一一回事,你的尺寸够不够又是另外一回事?!?br />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林傲雪平时在网络上闲逛的时候,或多或少也会知道,“尺寸”两个字对于提升男人的自尊心有多么重大的意义

    苏锐闻言,心中无限悲伤,悲鸣一声,直接拉过了被子,把脸都盖上了。

    “你专门半夜跑过来,就是为了打击我的吗”苏锐在被子里瓮声瓮气的说道。

    林傲雪才不会理会他这脑残举动,淡淡说道:“高旗投行的股票跌停了?!?br />
    “高旗的股票跌停了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在高旗上面买过股票?!彼杖癜寻敫瞿源颖晃牙锷斐隼?,无奈的说道:“我说我的大小姐,你半夜专门从别墅大老远的赶过来,不会就是为了和我讨论金融市场的行情吧”

    “我不想和你讨论金融的行情?!?br />
    “那你来干什么”苏锐的眼睛转了转,一副恍然的样子:“难道说你是来陪我睡觉的按理说也不会啊,看你的样子应该也做不出来这种事情?!?br />
    林傲雪真想把这个家伙给直接掐死了事,就算掐不死,把他的嘴巴缝上也行。

    “高旗的股票跌停,是不是你干的”林傲雪盯着苏锐的眼睛,冷冷问道。

    “我在这里睡觉呢,哪有闲心让高旗的股票跌停我可从来没有那方面的兴趣?!彼杖衩缓闷姆朔籽郏骸拔业拇笮〗?,咱们能不能换个话题这大半夜的,清风朗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两个人不仅没有谈情说爱,居然在聊金融”

    苏锐想死,想一头撞死,林傲雪这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儿半夜不睡觉大老远跑到自己房间里,居然是来讨论国际市场金融问题,这种情形真的让人感觉到很悲愤。

    “我来就是找你说这个问题的?!痹诹职裂┱庵止腔壹堆О缘难壑?,貌似清风朗月风花雪月这种东西和自己都没什么关系的,那些东西对于她而言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产物。

    苏锐郁闷的说道:“难道我长得不帅吗难道我的身材不够好吗难道我某个地方的尺寸真的不够给力吗为什么,为什么你这女人在看完了我的身体之后,问出的第一个问题居然和股票有关”

    苏锐哭了,林傲雪却笑了。

    虽然只是浅浅的笑容,似乎只是嘴角露出了一丝弧度而已,却仿佛已经让整个房间春暖花开。

    苏锐看的愣住了,林傲雪虽然平日里一副冰山美女不苟言笑严肃认真的模样,但是哪怕只是轻轻一笑,露出的神情都堪称绝美,足以让所有男人都为之倾倒。

    “真的不是你做的”

    “你说什么”

    “高旗银行的股票?!绷执笮〗愕哪源锩婊故亲暗慕鹑谑谐⌒星?,这让苏锐简直想死。

    “当然,我在好端端的睡大觉呢,谁知道高旗的股票会跌?!彼杖衩缓闷乃档溃骸澳阏姘盐业背赡切┙鹑诰⒘舜蟀胍沟牟凰踉诳疵拦墓善薄?br />
    “高旗的股票那么多年都没有跌停过,最近两年更是节节上涨,就在一个小时之前,高旗的股票竟然史无前例的跌停了?!蓖6倭艘幌?,林傲雪凝重的说道:“下跌百分之十?!?br />
    不在金融圈子里打混过的人,是不会明白,对于一个资产巨鳄而言,股票当天下跌百分之十代表着怎样的恐怖意义。

    这就意味着他们的资产直接缩少了十分之一

    “他们的资产缩小百分之十,对我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啊?!彼杖裉颂郑骸澳训浪的懵蛄怂堑墓善薄?br />
    “我没买?!?br />
    “那我们更没有必要讨论这些事情了?!彼杖裥γ忻械乃档溃骸拔颐抢戳牧囊恍┮帐醴矫娴幕疤獍??!?br />
    说到这儿,苏锐又在心里加了四个字“人体艺术”。

    “不感兴趣?!绷职裂┘绦卮鸬?。

    “我只是想确认,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你干的?!绷职裂┒⒆潘杖竦难劬?,似乎想要从中找到答案。

    “你觉得我有那个能耐吗”苏锐不客气的冷笑。

    “高旗银行屹立百年而不倒,就连在次贷?;卸济挥性馐芴蟮乃鹗?,我不认为有人可以撼动他们的地位?!绷职裂┑档?。

    “那你还来问我做什么”苏锐心想这小妞真搞笑,既然不相信自己,还整出这一套来做什么

    “我不相信别人可以办到,但是我认为你可以办得到?!绷职裂┮谰珊苋险娴亩⒆潘杖竦难劬?。

    “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就那么的光辉伟岸”苏锐摸了摸鼻子。

    “光辉伟岸谈不上,不过有些时候却可以力挽狂澜?!绷职裂┎磺岵恢氐母杖翊艘欢ジ呙弊?,这让后者感觉到很舒服。

    “说实话,你这个评价很中肯,我很喜欢?!彼杖裥γ忻械乃档?。

    林傲雪完全有理由认为是苏锐做的,而且是拥有充分的理由。

    就在今天晚上召开讨论会的时候,高旗的亚洲区域负责人许文杰不仅不出资参与必康的融资行动,还劝说别的投行停止投资,这件事情让林傲雪非常头疼,只能死吗当成活马医,全权交给苏锐来处理。

    但事实上,林傲雪对于这件事情的处理结果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高旗银行这些年来金融界的地位越发稳固,行事方式也越发的强势,花盛和大摩等投行已经被逐渐的甩在了身后。就连这些人都无法影响到高旗的业务拓展,苏锐又怎么可能做得到

    四家新能源公司同时宣布剥离股权,脱离高旗的阴影,a类债券被狂抛百分之八十,引的高旗调集所有流动资金拼命回收吃进,正当高旗的所有资金都被用于收购自己的优质债券之时,体量更庞大的b类债券再次被抛了百分之八十出来,这么简单却直接的一下,就让高旗银行直接损失了好几十个亿

    在这三重攻击的同时进行之下,高旗当天的股票直接史无前例的跌停了

    这个消息不仅震撼了华尔街,不仅震撼了美国人,同样在大洋彼岸,有许多黑色的眼睛之中同样充满了震惊的情绪。

    百年以来都没有人能做到的事情,竟然这么轻易的就完成了

    已经有专业人士预感到,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就此打住,第一天的跌停只不过是一盘开胃的小菜而已,蝴蝶效应已经启动,接下来高旗就要面对更加狂猛的暴风雨了

    不,用暴风雨这三个字根本不能形容战况的惨烈,如果其他的金融机构见此机会纷纷入局的话,那么等待高旗的将是一场飓风

    大家都在猜测,这个忽然冒出来的神秘财团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把高旗银行的债券收购了百分之八十,这得是一笔多么庞大的资金

    不,这或许已经不能称之为财团了,将其称为资金帝国也丝毫不过分

    谁能做到这样的地步

    林家大小姐第一个便想到了苏锐

    如果不是他的话,还有谁能够做到

    “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我心中的判断?!绷职裂┖苋险娴乃档溃骸罢娴牟皇悄阕龅穆稹?br />
    “真的不是我?!彼杖袂崆嵝Φ溃骸拔业瓜M俏?,那样的话就能趁机赢得美人的芳心了?!?br />
    房间里只有两个人,苏锐口中的“美人”自然就是林傲雪了。

    林傲雪摇了摇头,正想说什么的时候,苏锐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屏幕的来电显示是五个字死胖子老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