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密斯挂掉了电话,然后对着秘书说道:“两件事。燃文书库”

    秘书立刻拿出小本子记录。

    “第一,给我订最近一班纽约发往宁海的航班,头等舱经济舱都无所谓,如果实在订不到机票的话,立刻与航空管理局协调航线,我坐公司董事会的专属飞机去?!?br />
    “第二,通知人事总监,让他给公司亚洲区负责人杰雷米许办理离职手续,等到手续办好之后再通知其本人就可以了,此事除了你和他之外,不要有第三个人知道?!?br />
    秘书对于这两件事情都非常诧异,高旗遭到了猛烈到惨烈的进攻,但是在如此紧要的大战关头,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不在华尔街坐镇指挥,跑到宁海去做什么

    而且,在这种时候,为什么要给亚洲区域负责人杰雷米办理离职手续他可是业绩非常不错的区域负责人啊,才进入公司没几年,就已经通过几起举世闻名的收购案确立了自己在华尔街的地位,如果照这样的势头发展下去,在若干年后,杰雷米极有可能取史密斯而代之,成为高旗投资银行首个黄种人ceo

    难道说是史密斯惧怕杰雷米的竞争,才提前下手把他踢出公司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即便是金融圣地华尔街,也依旧存在着办公室政治,秘书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判断没错,看来现在的ceo先生真的是没太有容人之量啊。

    可是这样秘密的办理离职手续也不符合规定啊,杰雷米是公司高管,如果要将其开除,必须经过股东大会的同意才行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办”史密斯看到秘书似乎在原地怔怔走神,立刻低吼道。

    “是这样的,让杰雷米先生离职,可能需要通过股东们”秘书似乎并不知道史密斯的心里有多么的焦躁,还是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关键时期特事特办懂不懂”史密斯横眉立目,低吼道:“我的决定不需要你来质疑现在是公司生死存亡的关头,你每耽误我一秒钟,高旗银行就会多一分风险”

    “是,是,我立刻去办?!泵厥榱ε芰顺鋈?。

    直到三个小时之后,史密斯才坐上了飞往华夏的客机。

    七个小时的漫长飞行之后,他将抵达华夏宁海

    十二个小时的时差,飞到宁海的时候,已经会是第二天的傍晚了,也到了金融峰会的尾声。

    坐在头等舱中,面对着殷勤的空姐们,史密斯甚至没有心思搭理一句,他看着窗外的夜色,脑海之中全无睡意,一直在回想着白天所发生的事情,心中不禁有些懊悔。

    不,是越想越后悔。

    如果自己一开始就按照太阳神的意思来办这件事,直接顶着压力把杰雷米给开除了的话,或许接下来高旗银行也不会经历这么惨痛的损失简直惨痛到了极点

    估计日后许多大学的金融学科中,都会把这次高旗的失败收进教材里,当做典型案例来编写甚至自己的名字也会出现在教材中,成为失败的反面人物,一代又一代的流传下去。

    想都不用多想,史密斯深深地知道那些大学教授的德行,除了金融?;?,华尔街已是多年不出现动荡,这一次高旗失败的太惨太惨,他们怎么可能不写入教材

    先别说教材的事情了,估计在今天晚上,全世界已经有无数个金融财经频道开始分析高旗今天的惨败,所有的财经新闻也都会播出相关的消息,这就是信息时代的恐怖,那些消息是捂也捂不住的,一经播出,立刻就会引起全世界股民的慌乱,他们对高旗的信心也会进一步的降低。

    史密斯还不知道,在推特和facebook的首页,“高旗跌?!彼母鲎忠丫欢ド狭巳让呕疤獍裢缟弦丫致鄣娜然鸪?br />
    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谁让史密斯之前并不相信苏锐会如此的大动干戈呢

    苏锐警告过他,也给过他机会,只是这位第一投行的首席执行官并没有当成一回事罢了。

    他知道,在这之前是自己站错了队,表错了态度,如果现在摆出低姿态来道歉,那么想必苏锐就会收手停止进攻。

    这是唯一的办法。

    如果明天早上高旗还要面对新一轮的债券股票双重轰炸,那么估计那些董事和股东们都要到华尔街的总部闹翻天了

    可是,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史密斯再后悔也是无济于事,他必须认真道歉,争取把损失减小到最低。

    此时的他已经暗暗的下定了决心,如果能够保住首席执行官的位置,那么自己一定要和西方黑暗世界的大佬们交好,如果因为一个不痛快就用上百亿美金来打仗,这可是他承受不了也不愿意见到的。

    现在回头想来,史密斯还觉得苏锐的举动实在是太过疯狂,尼玛,这就是传说中的真性情啊简直是真的不能再真了

    这个时候,这位高旗银行的首席执行官还不清楚,数家一流投行已经自发的结盟起来,准备对高旗银行展开新一轮的攻击

    就算是苏锐这边停手了,高旗银行也仍旧需要面对来自于华尔街的猛烈火力

    已经是凌晨两点,苏锐全无睡意。

    他披着浴袍躺在阳台上,思绪纷飞。

    没想到军师那么给力,自己只是让他去剥离资产而已,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搞出了这么大的手笔,说实话,当苏锐看到高旗的股票史无前例的跌停之后,就连他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这得多少钱砸下去才能搞出这样的效果啊不用多想,这个疯子肯定是跑去找财神借钱了苏锐想想都肉疼

    借的钱难道就不用还吗

    只是不知道这次下手难么狠,能不能逼出幕后的指使者呢

    苏锐站起身来,伸了个拦腰,把浴袍脱掉,自己光溜溜的躺在了床上,连一条浴巾都不盖天那么热,貌似很久没裸.睡了,今天可要尝试一下。

    就在苏锐迷迷糊糊准备睡着的时候,他的房间门忽然被打开了。

    一个身影走了进来。

    苏锐即便已经快要睡着,但是那种预知危险的本能还是存在的,当房门发出异响的时候,他就已经快速的恢复了清醒状态

    不过即便已经清醒,苏锐却并没有立刻行动,而是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连呼吸都很平稳,看起来好像是真的睡着了一般。

    他在静静等待着来者的动作。

    大半夜的,偷偷摸摸的进入别人的房间,能有什么好事

    来者只有一个人,而且脚步很轻,来到苏锐的身边,似乎没有什么动作。

    静静地看了苏锐一会儿,此人伸手打开了床头的灯。

    啪,随着开关的一声轻响,整个房间也都被点亮

    当此人看到床上苏锐的样子之后,旋即发出了一声轻轻的惊叫

    苏锐睁开眼睛,刚想暴起制人,整个人刚坐起来,就立刻停止了动作

    “我的大小姐,你来这里做什么”苏锐简直惊讶的不行,这大半夜的,林傲雪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还能轻易打开自己的房间门

    揉了揉眼睛,苏锐确信自己没看错,真的是林傲雪,只不过她的脸好像有点红。

    林傲雪瞥了苏锐一眼,然后眼睛转向一边,冷声说道:“你先穿上衣服说话?!?br />
    苏锐低头一看,自己的身体上下不着片缕,某个地方正昂首挺立来着,也不知道刚才迷迷糊糊的时候梦到了哪个漂亮姑娘,竟然在这种时候摆出了这副雄赳赳气昂昂的状态

    苏锐刚想伸手拿浴巾把腰给围住,结果却看到了林傲雪那红透了的脸颊,顿时恶作剧的想法冒出来了:“我就不穿,你能把我怎么着”

    林傲雪刚才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此时心脏还在砰砰加速跳个不停,面红如血。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男人的真身,怎么感觉有点有点“重口味”,似乎不敢再看呢。

    “你是流氓吗”林傲雪的眼睛依旧瞥向一边,她并没有转过身去,否则就是彻底的失掉了主动权。

    “你才是流氓?!彼杖竦淖旖枪雌鹨荒ㄐθ堇?,针锋相对:“你如果不是流氓,为什么半夜摸到我的房间里来偷看我裸.睡”

    “我才没有偷看你裸.睡?!绷职裂┛急缃?,可是她却没意识到,在她和苏锐斗嘴的时候,永远都是以短击长。

    “你没有偷看我睡觉,怎么知道我是在裸.睡”苏锐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

    “我”在斗嘴方面,林傲雪真的不是苏锐的对手。

    “对,你不是偷看,你是光明正大的看?!彼杖窦蛑币蚜职裂└蚧鞯牟恍?。

    “你再这样我走了?!绷职裂├淅渌档?。

    “那你走吧?!彼杖窀纱嗵上?,某个地方依旧昂首挺立。

    小样,还敢跟我斗,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你想走就走吧,反正是你来找我的。

    现在的主动权可是牢牢的掌握在苏锐的手中

    “我”

    林傲雪犹豫了一下,竟然坐在了苏锐的床边。

    :下一章在一个小时后,今天晚了些,大家久等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