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旗公司上下震动,所有人都陷入了一场难言的恐慌之中。燃文书库

    在职的这些人,虽然有人经历过十年前的那一场次贷?;?,可是那次?;驼獯谓厝徊煌?br />
    那一次?;攵缘氖腔值乃型缎?,而这一次受灾的则是只有高旗

    高旗的股票第一次跌停,这些金融精英们却完全没有任何的应对经验只能傻愣愣的坐在位子上,一个个似乎是在等待着世界末日

    除了股票跌停以外,还有非常关键的一件事情就是高旗银行的所有流动资金都被对方消耗一空,完全的无力再战

    无论对方再抛出什么债券,哪怕把高旗旗下所有公司的股票全部给抛出来,高旗也是无力救市了

    在股票和证券的市场上,这个所谓的世界第一投行已经开始任对手宰割了

    在以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高旗这一次真的是彻彻底底的栽了大跟头不光是摔的嘴啃泥,还弄的满脸血

    与此同时,在华尔街另外几幢大厦里。

    “高旗跌停了高旗跌停了”

    “债券被大量抛售,这是有人在蓄意进攻”

    “真没想到,这辈子还有机会能够看到高旗的股票跌?!?br />
    “我的心里现在充满了兴奋,咱们下班之后一起去聚餐怎么样”

    这种声音此起彼伏,到处都是欢呼声

    无论是花盛银行,还是摩根士丹利,这两年在业绩上都被高旗压制的毫无办法,所有的项目经理都感觉到很憋屈。今天看到高旗股票竟然史无前例的被神秘对手打的跌停了,他们如何能够不兴奋

    这是他们多年来都没有办到的事情

    在这些华尔街精英的心里,这简直是一个节日,一场盛筵

    高旗的巨亏,无异于华尔街的地震,而在这个世界的金融中心所发生的地震,很快就可以辐射到世界各地

    此时,这场地震相对于麦卡威、花盛、摩根士丹利等一流投行而言,却是绝对千载难逢的机会

    如果没有敏锐的嗅觉和判断力,那么是绝对无法坐上ceo的位置,在得知高旗跌停的消息之后,这几大投行竟然完完全全的摒弃前嫌,所有的决策层全部坐在会议室中这几个投行竟然自发的要联合起来,召开一个史无前例的联合电视电话会议

    每一个屏幕分成了好几部分,反映出这几大投行会议室内的情景,这些金融大佬们敏锐的意识到,各自为战的力量实在太分散,眼下只有联合起来,才能对高旗进行更大程度的打击

    事实上,冯乐的大规模抛售举动只不过是挑起一个头而已,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各大投行了

    如果他们不想日后继续被高旗稳稳压着一头,那么这些人就一定会自发的选择合作从此再也不给高旗翻身的机会

    在金融打击层面,这些人绝对是专家中的专家

    此时,史密斯还坐在办公室里,面色很不好看。

    他怎么都不会想到,之前高旗还拥有极好的发展趋势,怎么短短的一天工夫就变成了这个模样这神秘对手到底是谁,能够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史密斯很郁闷很沮丧,完全思考不到答案。

    下属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分析道:“会不会是那些投行干的”

    “不可能?!笔访芩挂×艘⊥罚骸澳切┩缎械谋澈蠖颊咀糯笈墓啥投?,他们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占有股权的公司发生这种激进的行为,否则那些职业经理人们也根本无法交代,就像是高旗一样,如果没有特别的情况,那些老家伙们绝对不会同意高旗去进攻别的投行?!?br />
    说到这儿,史密斯冷笑道:“他们不愿意承担一丁点的风险?!?br />
    可是,他们不愿意承担风险,责任就该由自己来扛吗

    桌子上的办公电话不断地响起,却又被他不断的挂断。

    想都不用想,这肯定是那些股东打来质问他的电话,此时接听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烦恼。

    那些家伙只知道拿着麻袋分钱,不出事情就皆大欢喜,一出事情立刻会把责任推到史密斯这个ceo的身上

    当电话又一次响起的时候,史密斯直接烦躁不堪的把电话线扯掉了。

    此时的他还不知道,几大投行已经联合起来,密谋在这个时候齐心协力,让高旗经受更大的损失

    股票在短短的十几分钟之内就宣告跌停,估计神秘对手也不会继续在今天发难了。高旗必须在今天晚上有所动作才行,否则的话明天绝对会迎来新一轮的打击。

    对方的炮火太猛烈,出招太奇葩,让史密斯根本无法理顺自己的思路。

    电话线被扯掉,手机又响了起来。

    史密斯看也不看,直接挂断。

    可是刚刚挂断还没过一分钟,这铃声又锲而不舍的响了起来。

    史密斯刚想再次挂断,可是,当他看到号码的时候,瞳孔骤然一缩

    这是太阳神阿波罗之前用的号码

    史密斯似乎联想到了什么

    难道说,这一切事情的主导者,竟然会是太阳神一个黑暗世界的大佬,怎么可能在金融方面拥有如此呼风唤雨的能力

    史密斯不敢相信,可是,此时他的耳边又开始回想起苏锐之前对自己所说的话

    “可是我现在很想让高旗银行的业绩变得不太好?!?br />
    “史密斯,我对你今天晚上推三阻四的行为感觉到很失望,不,我要纠正一下我的话,是非常失望,失望透顶”

    “史密斯,你最好搞搞清楚,你是在跟谁讲话”

    “明天这个时间,我保证你会哭着喊着来求我”

    脑海中回荡着苏锐的声音,桌子上的手机还在锲而不舍的响。

    真的是他干的吗

    史密斯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越大,他深吸一口气,终于按下了通话键

    “哈喽,史密斯,感觉怎么样”苏锐戏谑的声音在电话那端响了起来:“听说高旗的股票史无前例的跌停了听到这么美妙的消息,我半夜从床上爬起来开了一瓶红酒庆祝?!?br />
    “阿波罗,这一切真的是你干的”史密斯难以置信,但又不得不相信

    “不是我干的,我什么都没做,只是简单的冷眼旁观,你相信么”苏锐玩味的说道。

    可是他越是这么说,在史密斯看来就越是变相的承认了

    这个西方黑暗世界的大佬,竟然真的拥有把金融界闹个翻天覆地的能力

    “阿波罗,你到底要我怎么办才行”史密斯的声音十分干涩:“难道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杰雷米许而起”

    “不,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而起,因为你的不配合,因为你的没眼色,因为你的不识时务,才导致了高旗投资银行百年历史上的第一次跌?!?br />
    苏锐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咧嘴笑道:“欢呼吧,史密斯,你创造了高旗新的历史”

    史密斯才不会欢呼,他想死。

    对于一个华尔街最优秀的职业经理人而言,这种情况简直是对他莫大的侮辱

    “阿波罗,告诉我,你还有怎样的后手和布置”史密斯语气艰难的问道。

    他忽然发现,在这场战争面前,自己不仅是毫无准备,对方出一招自己接一招,跟无头苍蝇一般,而且在预测对手下一步动向的时候,竟然是两眼一抹黑,完全不知道这不按常理出牌的对手接下来会怎么办

    听到这句话,苏锐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史密斯,是你太傻还是我太傻且不说这件事情根本不是我做的,我根本没有那么大的能量也没有那么多的钱。就算是我做的,我们也是处于对立面的好不好我有什么义务要把这些事情告诉你”

    而事实上,史密斯的手头没有任何的流动资金,把世界各地的固定资产全部变现需要很多的时间,这在短期内根本无法完成这也就意味着,接下来的时间内,无论苏锐出什么招,高旗都无法接下,无论苏锐挖什么坑,史密斯都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公司往里面跳一点应对的办法也没有

    他们连对手都不知道在哪里,更遑论以攻为守来进行反击了

    如果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内,高旗银行都遭遇对手像第一天一样的猛烈的进攻,那结果会怎样

    到那个时候,高旗银行凭借深厚的底蕴和庞大的积累,或许并不会垮台,但是这间霸占世界第一投行宝座好几年的公司一定会被拉下神坛,一蹶不振,如果想要再次崛起,还不知道得花上多少年的时间

    次贷?;?,华尔街上有多少投行直接因为这些不良债券的集中大爆发而永久的关门停业

    这都是前车之鉴史密斯可不想看到高旗走上这条死路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我不想看到高旗走到那一步?!笔访芩购苋险嬉埠芪弈蔚乃档?。

    “我也不想看到高旗走到那一步?!彼杖褚槐菊乃档溃骸拔腋鋈嘶孤蛄瞬簧俑咂斓墓善蹦?,看到高旗跌停,我都快被气死了?!?br />
    史密斯使劲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苦涩的说道:“阿波罗,我现在就订一张去宁海的机票?!?br />
    “华夏人民欢迎你?!?br />
    苏锐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