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高旗绝大部分资产都分散在世界各地,把纽约总部的资金全部筹集起来,史密斯也只不过筹措到了一百二十亿左右。

    不过,这对于他来说,吃进那百分之八十的a类债券,已经完全足够了

    “立刻开始收购?!?br />
    史密斯看着电脑屏幕,说道:“越快越好,防止别人抢先下手”

    大笔的资金砸下去,立刻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那些在市场上低价流通的债券立刻被吃进了三分之一

    看到这个场景,史密斯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他并不知道对方有多少财力在做这件事情,但是无论对方怎么出招,他都必须一招一招的接下来,然后再一招一招的破解,否则到了最后,绝对是无法收场的结局

    “有买家在抬价”这个时候,那名债券业务负责人又喊道。

    “抬价”

    史密斯凑到屏幕前,当他看清楚对方所抬的价格之时,立刻怒道:“他们疯了吗有这么抬价的吗”

    “应该是疯了,直接抬价百分之百”债券负责人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彪悍的抬价方法

    平时大家的互相竞价,不都是你加百分之一我再加百分之二的小额变动吗为什么对方一上来就要抬价百分之百

    这就意味着剩下的三分之二债券价格翻了一倍

    史密斯原本要花九十亿就能搞定的事情,现在必须要花一百五十亿美金才能办得到

    可是他的手头,只有一百二十亿美金的流动资金还差三十亿

    “我们该怎么办放弃回收这批债券吗”债券经理看向史密斯,眼神之中露出征询的意味来,再次擦了擦汗,他真的是被对方的彪悍方式给震到了

    “不行,必须全部回收,不能让这些人再拿到这批a类债券去搅风搅雨主动权必须握在我们的手里”史密斯果决的说道

    “可是我们总部的流动资金不够,必须从外地再征集至少三十亿”

    “不,不是三十亿,挖地三尺,也要再找出五十亿防止对方再次抬价半个小时后,我要看到五十亿的资金全部出现在流通市场上”

    “可是可是如果对方的手头还有闲钱怎么办”债券负责人说道:“如果他们的资金比我们多的话,那么到时候可就真的无力回天了?!?br />
    “他们的流动资金比我们多”史密斯指了指脚下,冷笑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是高旗投资银行的总部是世界第一投行我们都拿不出来那么多流动资金,他们凭什么能比我们更有钱”

    史密斯的这个说法听起来真的很有说服力

    “我明白,我现在就再去调集五十亿资金来?!闭涸鹑松钗豢谄?,他知道,高旗银行在今年投资了很多家在新能源领域方面的公司,很多的流动资金都用在了这些方面,否则的话绝对不可能只找到一百多亿

    债券负责人知道,接下来的这五十亿美金,真的要把世界各地分公司的账面流动资金给搬空了

    看着债券负责人跑出去执行命令,史密斯感觉浑身充满了疲惫,他靠坐在椅子上面,拳头重重的一锤桌面,重复的自言自语:“到底是谁干的到底是谁干的谁能告诉我谁能告诉我”

    空旷的办公室里响起回声,并没有人能够给他答案。

    由于太阳神殿的旗下公司在隐蔽性方面做得非常好,因此这个时候史密斯并没有联想到苏锐的头上。财神斯塔德迈尔可是拿出了千亿美金,在金融天才冯乐的全权掌控之下正玩的风生水起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一个主动进攻,一个被动防守,史密斯接下来可是还有的受呢

    事到如今,史密斯只有祈祷,祈祷对方不要比高旗更有钱。

    很显然,他的祈祷无效,对方的资金量几乎是他的十倍左右

    事实上,由于投资战略的改变,今年高旗的流动资金绝大部分都转化为了世界各地的固定资产,这才导致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流动资金捉襟见肘。

    以往都是高旗来狙击别家投行,现在却是反过来了,位置完全颠倒,史密斯怎么可能不愤怒

    “先生,您的冰水来了?!?br />
    秘书把冰水送进来,史密斯一把拿过来,迫不及待的拧开了瓶盖,然后咕咚咕咚的灌了一大口

    冰凉的水下肚,让他内心之中的火气似乎被冲淡了一些。

    接下来让秘书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史密斯并没有继续喝,而是仰起头,把冰凉的水一股脑全部浇在了脑门上

    精心打理过的发型被水冲的乱七八糟,昂贵的西装也不成样子,史密斯需要冷静,需要更加清醒的头脑来面对接下来的挑战,可是他这个样子更容易让别人理解为他失态了。

    秘书在一旁暗自摇了摇头,平日里总是见到这位ceo先生云淡风轻运筹帷幄的样子,现在才明白,那是他没有遇到什么有力的对手,一旦对手出现,他也会像普通人一样,会着急,会发怒,会失态。

    秘书愣了一下之后,连忙跑回办公室,找到毛巾,想要给史密斯擦一擦。

    “不用擦,我只是想冷静一下而已?!笔访芩鼓艘话蚜成系乃?,说道:“没有冷静的头脑,根本无法面对接下来的挑战?!?br />
    秘书默然的点了点头。

    “你先出去吧,让我静一静?!笔访芩贡丈涎劬Π诹税谑?,秘书便立刻退下了。

    半个小时后。

    “五十亿的资金已经筹措完毕?!闭涸鹑苏驹谑访芩沟纳砬?,犹豫了一下,说道:“真的要全部投进去回购剩余的a类债券吗”

    “当然,我们已经失去了四家新型能源公司的股权,如果接下来失掉这部分债券,那么可就彻底的陷入了被动?!?br />
    史密斯的信心似乎在一点一点的回来,的确,这个世界上还能有哪个公司会比高旗更有钱他就不信对方能够和他真刀真枪的拼到底

    史密斯虽然平时看起来谦逊有礼,但站在华尔街的顶层那么久,让他也养成了习惯性的俯视看人,那种来自于骨子里的优越感是无论如何也抹不掉的。

    “全部砸进去,我想看看他们到底能怎么样?!笔访芩购吡艘簧?,冷冷说道。

    “好,全部投进去?!敝と涸鹑肆⒖套锪耸访芩沟拿?。

    一百五十亿美金,把自己发行的债券给高价买了回去,恐怕全世界高旗还是独一份。

    “看看他们会不会消停?!笔访芩钩こ隽艘豢谄?。

    把百分之八十的债券握在手里,就不怕对方利用这部分债券兴风作浪了。

    “看来他们也是没钱了?!笔阜种又?,依旧没有新的消息传来,这让史密斯心中悬着的大石头终于落下。

    最后合计一下,高旗公司一共损失了三十多亿美金,但是却相当于挽回了败局,重新掌握了主动权。

    “三十亿,权当买了个教训吧,以后在债券的发行和流通交易上都要提高警惕,千万不要再被人钻了空子?!?br />
    史密斯摆了摆手,看起来并没有把这三十亿美金的损失放在心上。

    可是,所有人都明白,高旗银行出现了这样的损失,必须要追究主要负责人的责任,史密斯因此而引咎辞职都有可能。

    就在这个时候,史密斯的办公室又响起了敲门声。

    “什么情况”

    史密斯眉头一皱,今天他已经对这种敲门声无比的敏感了

    “不好了,b类债券出现异常抛售”又一个负责人气喘吁吁的说道,满脸的惊慌

    “b类债券也出现了异常抛售”史密斯似乎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和a类一样,百分之八十的高旗b类债券已经低价流向市场”

    这个负责人的汇报让史密斯都有些站不住了

    就在几分钟之前,他还自信的认为高旗是世界上最有钱的公司,对方已经没有流动资金,无力再战了

    “我们已经没有一点流动资金了?!敝暗恼砜嗌乃档?。

    史密斯后退一步,正好坐在了椅子上,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百分之八十的a类债券,还有百分之八十的b类债券,他们是怎么能持有那么多的高旗债券在发行的时候都有购买额度上限的啊”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对方的财力彻底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应该是他们私下完成的交易吧?!敝と硪彩怯行┠岩灾眯牛骸拔颐堑恼钟腥吮椴际澜绺鞯?,想要完成这样规模庞大的收购,恐怕他们真的是走遍了全世界,费尽了心机”

    “这是我们今年年初才发行的债券这才刚刚年中,他们就已经持有了那么多如果到年底的话,是不是所有的债券都变成对方的了再过个几年,是不是整个高旗公司都在不知不觉中被别人吃掉了”

    史密斯似乎是在问向现场的所有人,也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但是却没有人能够回答他的问题。

    很显然,这一场针对高旗并且蓄谋已久的行动

    第一轮的a类债券,让高旗公司损失了三十亿美金,而第二轮b类的债券抛售,又让高旗的股价一路下跌,只不过短短十几分钟的工夫,高旗股票已经跌停了

    自从在纽交所上市以来,这几十年的时间里,高旗公司还从来没有跌停过这次是彻彻底底的开了先河

    ps:感谢心恋红尘、飞鸟和鱼、tel龙少、笑看红尘8612、颖丽奕兄弟的月票支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