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我要去报告此事?!?br />
    许文杰忍着膝盖的疼痛,勉强挪到了桌子旁边,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屏幕已经完全碎裂,根本连开机都做不到了

    这难道是苏锐提前做好的准备一开始就毁掉自己的手机,让自己无法与那边进行联系

    不应该啊,这或许只是个巧合,苏锐怎么会知道自己身后还站着别的人物

    幸好,这个号码已经深深的烙印在许文杰的脑海里,每天默念十几遍,根本就不会遗忘掉。

    许文杰拿起固定电话,刚要拨号,却又有些犹豫了起来。

    “我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如果因为这件事情就打扰到那位先生,那边会不会觉得我太无能了”

    思考了再三,看到苏锐已经离开,许文杰还是挂掉了电话。

    反正明天再开一天会,等到晚上的酒会结束,自己就离开华夏了,这个恐怖的家伙总不会飞到美国华尔街再找自己的麻烦吧

    许文杰的如意算盘打的很好,可是他却没有意识到,在苏锐看来,他只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而已,真正需要敲打敲打的,是他身后的一些人。

    苏锐的信条很简单,如果你们不安分,那么我就把你们震慑到安分,如果你们还给脸不要脸的话,那么我不介意亲自出手,把你们全部抹杀掉

    还是那句话,简单粗暴是我的行事艺术,不服就干是我的生活态度

    你不服,我就把你打服,如果还敢猖狂,就下地狱忏悔吧

    苏锐的想法和做法都很简单,但是却非常有效果。

    回到了金融峰会参会人员下榻的酒店房间中,苏锐踢掉了鞋子,光着脚站在地板之上,又拨通了一个电话。

    同样是大洋彼岸,一个身穿黑袍面戴青面獠牙面具的身影正站在一处大屏幕前,周围的设施充满了金属的质感,类似于科幻电影中的场景,颇有点超现实的感觉。

    “军师,你在干什么呢”苏锐的声音回响在这片大厅中,依旧是纯正的美式英语。

    青面獠牙面具后面传来了机械合成的声音:“阿波罗,有事说事,别浪费我的时间?!?br />
    “拜托,军师,我可是你的领导啊,有这么跟领导说话的吗信不信我分分钟开除你”

    苏锐躺在沙发上,一只手臂惬意的枕在脑后,满身都是放松的感觉,闲来无事和军师那个冷酷的家伙斗斗嘴也是不错的。

    “你倒是开除试试看”军师冷声说道:“是不是在华夏遇到什么搞不定的麻烦了你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才会想起我来?!?br />
    “开什么玩笑,我会遇到搞不定的事情吗”苏锐嘿嘿笑着:“麻烦谈不上,只是需要你配合我一下,咱们两个是好基友,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怎么回事需要我怎么做”听到苏锐这样讲,军师的语气也顿时凝重了起来。他知道,凭借苏锐以往的行事作风,如果他能够自行解决的话,是绝对不会麻烦别人的。

    “很简单的,我们有多少资产是委托高旗银行来管理的”苏锐说道。

    “大约在百分之三十左右,这不是个小数字?!本Τ烈髁艘幌?,说道。

    太阳神殿并不是纯粹依靠着黑道来发家的,在崛起之后,也收购了不少的公司,有着的资产,事实上,十二天神都是这么干的,如果仅仅依靠佣兵任务所得的钱根本是无法维持这个庞大机构的运转。他们不是雇佣兵团,也不是接任务的散户,必须拥有庞大的财力支撑才行。

    苏锐其实就是个甩手掌柜,对于组织的财力和一般的经营基本上是撒手不管的,真正负责的是军师,如果他像苏锐一样在管理方面懒散的话,估计整个太阳神殿早就是一盘散沙了。

    不过苏锐倒也是十分放心,丝毫不担心军师会夺走自己的实权。

    信任都是相互的,苏锐对于军师的绝对信任,也造就了这越发强大的太阳神殿。

    “把这百分之三十的资产全部转移出去,如果和他们有合作的公司,立刻把这些人的股份给剥离出来,我不需要高旗来继续替太阳神殿打理资产了?!彼杖竦幕坝镏写狭艘徊憷湟猓骸叭盟嵌几夜龅??!?br />
    “高旗银行的人惹到你了吗”军师的语气也开始变冷,虽然是电子机械的合成音,但是却能够清晰的听出他的语气

    “敲山震虎而已?!彼杖竦Φ溃骸叭孔频幕?,什么时候能够搞定”

    “全部转移,还需要资产剥离,通过合法的手段,最快也要三天?!本λ伎剂艘幌?,面具后面的眸光闪烁了一下:“而且这样会造成一定的损失,相比较而言,直接把高旗银行给推平是最省时省力的做法?!?br />
    直接把高旗银行给推平

    也就是军师,才能有这么疯狂的想法

    在他看来,高旗银行敢得罪太阳神殿,敢得罪到苏锐的头上,那么被推平一百次都不过分把太阳神殿的百分之三十资产剥离出来都是太轻的惩罚了

    苏锐轻轻咳嗽了几声,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时候都会被军师搞得心惊肉跳的。这个平日里在战略规划方面睿智无比的家伙,一旦发起狠来,可是可怕到了极点啊。

    如果把高旗银行给推平了,那么几乎是相当于引起华尔街大地震,对世界金融都会造成深远的影响这所造成的效果根本不亚于当年两架飞机撞塌了世贸双塔

    “其实也不是要全部转移,只不过是做出相应的姿态就好,让史密斯那个笨蛋认识到我的态度,也要让他知道,站错队的后果是什么?!彼杖窈攘丝谒笕笊ぷ?,不得不说,军师这个家伙还真有蛊惑人心的能力,自己刚才居然也顺带着思考了一下推平高旗银行的可能性,真没人性。

    “交给我来办吧,你就不用操心了?!本Φ纳舸狭饲謇涞囊馕独矗骸疤羯竦畈皇侨魏稳硕几移鄹旱?,高旗银行会为他们的所作所为后悔的?!?br />
    “我就喜欢你这种性子,如果我是小女生的话,早就选择嫁给你了?!彼杖裥γ忻械乃档?,那语气真是要多贱有多贱。

    军师似乎也笑了:“她们会被我的样子吓到的?!?br />
    “那是她们没眼光?!彼杖癫恍嫉乃档溃骸巴獗硭闶裁?,咱们要看的是心灵?!?br />
    “你为了林傲雪做那么多,她会不会喜欢上你”军师打趣的声音在电子合成音里面显得有些怪异。

    “喜欢上我”苏锐无奈的说道:“她都没上过我,怎么知道喜不喜欢”

    军师冷笑了一声,没有任何回复,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苏锐知道,把这件事情交给军师来办,一定会做到尽善尽美,当然,这个词只是客气的赞美,如果换成另外一个词的话,那就是变本加厉。

    站在大屏幕前,军师对着空旷的大厅说道:“把冯乐给我叫来?!?br />
    没几分钟的工夫,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男人便出现在了大厅的门前。

    他长得很帅,个子瘦高,绝对是站在那儿能够吸引一群花痴姑娘的类型,但是由于鼻梁上架着一副厚厚的眼镜,镜片上那一圈一圈的底纹看起来估摸着至少也得上千度,再加上眼镜是圆圆的黑框复古类型,所以看起来竟也多了一种呆萌的气质。

    这个冯乐一出现,就给了人一种科技宅的感觉,这样的人会出现在太阳神殿,让人感觉到有些意外。

    “军师,你找我”

    “如果要调集资金对高旗银行进行阻击的话,需要多少钱”军师就是军师,一开口不把人吓个半死都不行。

    苏锐只是让他把太阳神殿的资产给剥离出来,让高旗银行损失一笔钱,认识到他的态度就行,可是这个疯狂的面具男竟然直接想到了要调集资金对高旗银行进行攻击

    人家是专业的投资银行,这样做的话无疑是以短击长

    如果让一般人听到这话,恐怕嘴巴会长大到能吞的下一个鸡蛋,可是这个冯乐却只是扶了一下他那厚厚的眼镜片,说道:“军师,你是要只在股市上进行阻击,还是全面阻击”

    “当然是全面阻击?!本Φ幕坝锊ɡ讲痪?,似乎是在阐述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情,但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做出来,国际金融界又要来一场大地震了。

    而冯乐还在认真思考着这种方法的可行性,他同样没有因为对手是“高旗银行”而生出退缩之意,也没有因为军师的疯狂言语而惊讶。

    尼玛,太阳神殿就是一群疯子和变态。

    “如果单单要在股市上阻击会比较简单,依靠我们自己的财力就可以办到,倘若全方位攻击的话,那么所需要的资金量就比较庞大了?!狈肜炙伎剂艘环种?,才说道:“至少需要五百亿美金,才能收到初步的效果,而且我们的损失也会不小?!?br />
    “五百亿美金,我们手头没有那么多的钱?!本λ坪跻苍谒伎?,这笔钱已经远远超过了太阳神殿账面上的流动资金。

    高旗投资银行这些年间在世界各地全面开花,甚至在华尔街稳压了花盛银行一头,已经隐隐的有世界第一投行的趋势,想要对其进行阻击,绝对是损人不利己的做法,一般人还真的不敢往这方面来想

    思考了几分钟,军师说道:“如果有足够的资金,我把这件事情交给你来操作,你能不能把损失降到最低点”

    “如果给我五百亿,双方最多只能是两败俱伤,如果有一千亿的话,我可以保证我们会从中赚钱?!币惶傅阶约荷贸さ牧煊?,冯乐的呆萌气质逐渐消失,眼镜框后面的目光竟透出一丝狂热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