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许文杰收拾铺盖滚蛋

    史密斯愣了一下,然后苦笑道:“阿波罗,我虽然是高旗银行的ceo,但是杰雷米已经是公司的高层了,我是不能说开除就开除,这件事情必须要经过董事会的投票才行,所有高层的任免都要走这个流程?!?br />
    苏锐自然知道史密斯不是在说谎,他虽然是首席执行官,执掌着高旗银行的行政权和决策权,但说来说去都只是一个高端一点的职业经理人而已。

    “那就现在召集股东来开会?!彼杖窨戳诵砦慕芤谎?,后者貌似并不担心自己会被开除。

    见此情景,苏锐没好气的踹了他一脚,冷冷说道:“我如果今天不能让你从高旗银行灰溜溜滚蛋,那么我也没脸再回西方黑暗世界了”

    果然是西方黑暗世界中的人

    许文杰终于印证了自己的猜想

    他的心里暗呼倒霉,明明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只不过说个简单的三言两语就可以了,怎么就把黑暗世界中的人引出来了难道说他的目标是三矬氨仑

    许文杰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三矬氨仑所带来的庞大利润,足以让每一个人都为之动心

    史密斯轻叹了一口气,说道:“阿波罗,你知道,我很难做成这件事情?!?br />
    “你是很难做成,但不代表做不成?!彼杖裢6倭艘幌?,意味深长的说道:“只要你想去做的话?!?br />
    “我很想帮这个忙,可是你知道的,我们公司召开股东会,都需要提前一个月来通知,像这种当天通知当天开会都是没有先例的,而且杰雷米这两年来的工作成绩相当不错,能够让他成为亚洲区域的总负责人,也是股东投票选举出来的”

    史密斯还没说完,便已经被苏锐打断:“史密斯,我对你今天晚上推三阻四的行为感觉到很失望,不,我要纠正一下我的话,是非常失望,失望透顶”

    “我是真的很为难”史密斯无奈的说道,遇到这么一个强势的主儿,任谁都会觉得不太好受。

    说实话,以他首席执行官的身份,如果真是要撕破脸面来罢免一个区域负责人,也是可以办到的,只是多要花费一些周折而已,而且会有可能让自己在公司内部的威信受损。

    “我也很为难,我在想我还要不要交你这个朋友”苏锐冷冷说道:“史密斯,你最好搞搞清楚,你是在跟谁讲话”

    说着,苏锐看了看时间,语气冰寒,道:“明天这个时间,我保证你会哭着喊着来求我”

    说完,苏锐便挂了电话

    听着大洋彼岸传来的忙音,史密斯无奈摇头,这位爷确实名不虚传,的的确确是真性情,但这性情真到了让人感觉到不寒而栗,刚才还口口声声是朋友,现在又威胁带恐吓。

    “如果要因为此事来报复我,我也只能等着?!笔访芩怪?,面对苏锐的超级势力,他完全没有任何一丁点抵挡的可能性,倘若对方暴怒,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不过,和苏锐接触过几次,史密斯隐隐觉得苏锐并不是喜欢滥杀无辜之人,否则他在西方黑暗世界里的名声也不会这么好了。

    可是,史密斯却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如果按照苏锐的要求去做,虽然棘手了一些,但也不是不可能完成,可是他这次选择袖手旁观,在苏锐看来,就是个立场问题,用一个在华夏官场上经常出现的特定术语来形容,那就是站错了队

    史密斯看了看表,已经快要到到了午饭时间,十三个小时的时差,华夏早就已经进入了深夜。

    “不愧是黑暗世界的人,真能折腾?!?br />
    史密斯给自己冲了杯咖啡,然后接通了秘书的电话,说道:“给我买一份三明治上来?!?br />
    身为世界顶尖投行的首席执行官,史密斯的午餐不过是两三美元一个的简单三明治而已,这和国内一些暴发户的穷奢极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些职场精英人士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要把时间压缩起来,全部用到对自己利用价值大的的地方。

    喝着没有加任何糖分的苦咖啡,看着落地窗外面的阳光,史密斯感觉到自己心中的担忧渐渐消失。

    这是个阳光下的世界,自己只是一次没有帮忙而已,阿波罗就真的会威胁到自己的生命

    为了一个杰雷米,他值得这样做吗

    “为了一个叫杰雷米的投行区域负责人,你值得这样做吗”

    同样的问题也在苏锐的手机中响了起来。

    “就凭他当然不值得?!彼杖窨戳艘谎垡谰晒蜃诙悦娴男砦慕?,冷冷一笑:“我自有我的安排,你就照我说的去做吧?!?br />
    “这样做是没问题,不过这可不是小事情,我也得承担风险啊?!钡缁澳嵌寺晕⒂淘チ艘幌?。

    苏锐则是不耐烦的说道:“爱帮忙就帮,不帮拉倒,我找别人去?!?br />
    “别啊,我帮你还不行吗”电话那端似乎是深深知晓苏锐的脾气,说道:“十个小时之后,我会让你看到我的诚意?!?br />
    “五个小时?!彼杖竦故枪缓?,直接把时间压缩了一半。

    “阿波罗,你这个奸商,你这样奸诈可是会折寿的”

    “我们华夏有句老话,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彼杖裨俅纹沉诵砦慕芤谎?,意味深长的说道:“和那些表面正人君子道貌岸然的人相比,我倒是宁愿更想当个坏蛋?!?br />
    “你本来就是坏蛋,最坏的那种”电话那端开始咬牙切齿。

    苏锐无所谓的一笑,直接挂断了电话。

    史密斯,你这个混蛋,还敢跟我较劲难道真的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多粗多长吗

    苏锐走到许文杰的身边,看着后者的冷峻表情,用手中的匕首拍了拍他的脸,说道:“是不是觉得我是在虚张声势”

    许文杰不讲话。

    “是不是在觉得我拿你没有任何的办法”苏锐继续拍脸。

    许文杰依旧不讲话,甚至眼神都不和苏锐对视,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他知道,他什么都不能说,如果说了,或许能够保住性命,但却会失去那些远比性命更加重要的东西,那可是自己一辈子的梦想,是毕生都要为之努力的目标

    而且经过了这几分钟,许文杰越发相信,对方根本不敢杀掉自己,否则的话就不会大费周章的打电话给史密斯,让其把自己给开除了

    “你真的想错了?!?br />
    苏锐的目光直视着许文杰的双眼,道:“我早就说过,你对我根本构不成任何的威胁,完全没有和我平起平坐的资格?!?br />
    “说到这儿,你肯定又是在认为我是吹牛了,可我为什么依旧要这样做呢”

    苏锐把匕首弹出来,锋利的刀锋贴着许文杰的脸颊。

    后者被这冰冷的刀锋一刺激,顿时打了个冷颤

    刀锋在许文杰的脸上轻轻游走着,虽然并没有把他的皮肤划破,但那冰凉的感觉还是让他感觉到极为的惊恐

    看着苏锐那冰冷无情的眼睛,感受着面部肌肤上的凉意,许文杰忽然有些慌了

    对方给自己造成了一股难言的压抑,这种压抑是源自心灵源自本能的,就像是耗子见了猫就会掉头就跑

    如果此时许文杰能够忍着膝盖的疼痛站起身来,那么他一定转身就跑,绝对不会多呆一秒钟

    在这一刻,这个男人身上的杀意实在是太强了

    刀锋从许文杰的脸上划过,然后又划到了他的喉咙上,这才停了下来。

    苏锐轻轻说道:“你最好不要咽口水,呼吸的时候也最好轻一点,我这把匕首可是很锋利的,一个不小心就会割开你的气管?!?br />
    许文杰浑身僵硬,大气不敢出,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这锋利的刀锋会割破自己的喉咙

    “你曾经是个华夏人,肯定明白华夏有个成语?!彼杖袂崆嵝α诵?,道:“叫杀鸡儆猴?!?br />
    许文杰浑身一颤

    “你也可以这样理解,杀鸡儆猴,你就是那只鸡?!彼杖袂崆崤牧伺男砦慕艿牧常骸拔一嵘绷四?,但还不是现在?!?br />
    许文杰由里到外,整个身体冰凉冰凉在几分钟以前,他还认为苏锐拿自己没有任何的办法,可是现在他完完全全的收回了这种想法这个男人真的会不顾一切杀掉自己

    “当然,华夏还有一个成语,叫做敲山震虎?!?br />
    苏锐冷笑道:“当然,你也不要以为自己是座山,在我眼里,你顶多就是个小土堆而已?!?br />
    蔑视,裸的蔑视

    苏锐说完,把匕首收起来,打开房间大门走了出去。

    等到他走了之后,许文杰这才晃过神来,整个人顿时坚持不住了,浑身的力量仿佛都被抽空,倒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眼睛无神的望着地面,周身虽然被冷汗湿透,但依旧冰凉,他的脑海间似乎还充斥着刚才苏锐所带来的强烈寒意。

    良久,许文杰的眼神之中才出现了一点点活人该有的生机,死灰之色渐渐退去,他支撑着地面,靠坐在沙发旁,不禁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这个男人,他到底是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