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文杰疼的表情扭曲,捂着膝盖说道:“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苏锐的眼睛之中掠过玩味的笑容来:“这句话似乎该我来问问你吧你想要做什么”

    “你是你什么意思我什么都没想做”

    许文杰即便是跪着,但是嘴巴却挺硬。

    “你公然破坏必康的融资计划,目的是什么”苏锐的声音渐渐清冷。

    “我没有什么目的,我只是站出来讲了一个公认的事实而已?!毙砦慕芤а廊套盘鬯档溃骸肮诓荒鼙幻杀?,他们有被告知的权利,我有将风险向他们告知的义务”

    苏锐冷冷一笑:“我说过了,你没有和我平起平坐的资格,可是你却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br />
    “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也没有证据来证明我说的不对?!毙砦慕茏孕琶挥斜凰杖褡サ饺魏蔚陌驯?,因此一口咬死,把自己形容的如此高大上。

    可是,他根本不知道苏锐的为人,堂堂的太阳神阿波罗,怀疑一个人有问题,还需要证据吗

    只是单纯的怀疑就已经足够了

    “我还是要强调,我并没有任何诋毁必康的意思,这个公司已经被西方的黑暗世界盯上了,所有人的投资都会打水漂”许文杰想要寻找一个突破口来劝说苏锐离开:“你这个华夏人根本不知道西方黑暗世界的厉害”

    “我会不知道西方黑暗世界是什么样子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彼杖袂崦锏乃档?。

    许文杰显得颇为无奈:“要我怎么说你才相信西方的那些黑暗大佬已经准备动手了”

    “你不用强调这些,这些消息我都知道,你应该说一些你不知道的东西?!彼杖窭涞乃档?,他看着这许文杰的眼神带着一股俯视的意味来:“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说一说谁在背后指使你,如果交代的让我满意,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br />
    “该说的我都说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毙砦慕苌钌钪?,什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都是狗屁,咬死不松口,最后对方只能无奈放弃,若是相信坦白从宽,只有牢底坐穿

    现在对方完全处于强势地位,自己一定不能松口,哪怕是一点点的泄露都不行那样会毁掉自己的一切

    “还说什么悉听尊便,看来你的华夏语也挺好的,装美国人装的挺像?!彼杖癫恍嫉目戳诵砦慕芤谎郏骸澳阏庵秩艘欠旁谡秸甏?,就是活脱脱的一个汉奸?!?br />
    “我们追求的东西不一样?!毙砦慕艿牡空媸强梢?,在这个时候还敢顶嘴:“你要的是爱国情操,我要的是自我价值的实现?!?br />
    “你追求的是什么自我价值”苏锐冷冷说道:“是荣耀,是地位,还是权力”

    许文杰一怔,似乎一时间没想到答案。

    “不管你追求的是什么,只要你不说实话,我就会把这些东西都从你身边拿走?!彼杖竦挠锲挤呕?,一字一顿的说道:“一样一样的拿走?!?br />
    说罢,苏锐眯了眯眼睛,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从苏锐嘴里发出来的,是最纯正的美式英语。

    听到这样地道的口音,许文杰完完全全的愣住了。他本来以为苏锐是个土鳖,可是没想到他竟然有海外经历

    这样标准的发音,如果不曾在美国待过几年,是绝对无法做到的

    “你好,请问是哪位”

    电话那端的史密斯正在计算机屏幕前回复邮件,接到这个电话的他有些意外,自从他坐到了现在这个位置之后,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号码了。

    “我的老朋友,你还好吗”苏锐淡笑着说道。

    “天啊,阿波罗,你怎么会打电话给我”史密斯极为的惊讶,他已经清楚的听出了苏锐的声音

    他完全没有想到,为什么这位黑暗世界的大佬要亲自打电话给自己

    “你还记得我的声音,看来你的记性还挺好的?!?br />
    “当然?!笔访芩孤源ざ男Φ溃骸拔以趺椿嵬俏业拇蠼鹬鞯纳?,你什么时候再收购球队,我来帮你运作?!?br />
    “收购球队我现在哪还有那个心思”苏锐的笑声中带上了一丝冷意。

    史密斯听出了不对,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回事阿波罗,谁惹的你心情不好了吗”

    “确实有人惹到我了?!彼杖衿沉诵砦慕芤谎?,道:“高旗银行最近的生意不错吧”

    高旗银行

    听到这句话,对面的许文杰愣住了。难道说这个男人正在给公司的某个高管在通话

    史密斯的心突突突的猛跳了几下:“高旗今年的业务量还算不错,基本上处于节节攀升的状态,亲爱的阿波罗,不知道你为何会这样问”苏锐沉吟了一下,看着许文杰那张欠揍的脸,说道:“可是我现在很想让高旗银行的业绩变得不太好?!?br />
    听了苏锐的话,许文杰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心底却涌出了鄙视的情绪来,要是这么一句简单的话就能让高旗银行的业绩下降的话,那么这家举世闻名的投行早就倒闭了好几百次了。

    可是,同样的话落在不同人的耳中,就会造成不一样的后果。

    大洋彼岸的史密斯浑身一震,他清楚的从苏锐的话语之中听出了威胁的味道来

    他知道,这位爷绝对是说一不二的主,他既然说得出,就一定能够办得到

    沉默了几秒钟,史密斯才小心翼翼的说道:“亲爱的阿波罗阁下,不知道是谁惹怒了你如果他是我们高旗银行的内部人士,我一定调查清楚,给你一个交代?!?br />
    “我要你现在就给我交代?!?br />
    苏锐的声音清冷,让史密斯这位华尔街的明星人物都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亲爱的阿波罗,我当然会给你交代,但是在这之前你还是要告诉我,到底是谁惹怒了你”史密斯小心斟酌着用词:“我得多了解一些情况?!?br />
    “你有没有听说过必康集团的融资计划”

    “当然听说过,我们高旗银行一贯对华夏的项目很感兴趣。不过这个项目的具体负责人是杰雷米许,也就是高旗的亚洲区总监?!笔访芩顾档溃骸拔乙丫运ǚ湃?,如果必康集团需要大规模融资,直接联系杰雷米就可以了,他是个非常优秀非常专业的投资人?!?br />
    “可就是这个非常优秀非常专业的投资人,对必康百般诋毁,不仅自己不投资,还破坏了其他投行的投资计划?!彼杖衿沉诵砦慕芤谎?。

    后者正认真的听着,他一直在思考着苏锐跟谁通着电话,最有可能的就是现任高旗投资银行ceo史密斯也只有他对整个高旗具有绝对的话语权和掌控权

    可是,史密斯那种华尔街的明星人物,怎么会和眼前的这个年轻男人有交集开什么国际玩笑

    “为什么”史密斯愣了一下,然后解释道:“我相信杰雷米的专业,他的眼光非常独到,阿波罗,你是不是什么地方搞错了”

    “史密斯,你敢质疑我”苏锐的声音瞬间变冷

    与此同时,最靠近苏锐的许文杰也打了个哆嗦

    这个男人竟然真的是在和高旗的ceo史密斯通电话

    他究竟是谁,竟然能够对史密斯用这种语气来说话

    此时的许文杰已经确认,苏锐绝对不是在开玩笑他真的一个电话找到了史密斯

    “不,不不”史密斯连忙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这其中一定有误会?!?br />
    说着,他还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苏锐刚才冰凉的语气让他浑身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隔着数万里之遥,他都有些害怕。

    说实话,在财力上他有优势,并不担心苏锐会做出什么伤害性的举动,但关键这位可是西方黑暗世界的大佬之一,不受任何规则的限制,如果真的把他给惹怒了的话,那么说不定第二天就会横尸家中

    “误会个屁”苏锐忍不住爆了粗口:“你知不知道必康集团是我罩着的”

    “什么”由于刚才那句苏锐是用的华夏语,因此史密斯并没有听清。

    “我是说,谁敢对必康不利,我杀了他全家”苏锐杀气腾腾的说道

    史密斯一愣,然后才明白过来其中的意味,连忙说道:“请你放心,尊敬的阿波罗阁下,我一定会调查清楚事情的经过,争取短时间内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br />
    “短时间内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苏锐冷笑道:“史密斯,我们也是朋友了,何必要跟我打这种马虎眼”

    听到“朋友”两个字,史密斯愣了一下,心想这位爷真的是把自己当成朋友的吗如果他把自己当成朋友,那又何必连恐吓带惊吓的对待自己

    不过,话说回来,能够被太阳神阿波罗称之为朋友,或许也是一件极为不错的事情。要知道,那些黑暗世界的大佬们都是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唯有这位太阳神是平易近人的真性情。

    打一棒子再给个甜枣,史密斯还真觉得自己的小心脏有些承受不了这些。

    “太阳神阁下,能够被你称为朋友,我还是很荣幸的?!?br />
    史密斯再次斟酌了一下用词,说道:“你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吗”

    “我的要求很简单?!彼杖裢嫖兜目戳艘谎廴险骜鎏男砦慕?,道:“我的要求,就是让这位非常优秀非常专业的投资人杰雷米先生,立刻从高旗银行收拾铺盖滚蛋”

    :一个小时后还有一章,今天要三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