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

    摆平西方黑暗世界,对于苏锐来说,真的不是什么难事吗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周安可只是把这话当成了林傲雪对苏锐的揶揄,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这话里的意思究竟代表着什么。 文 学 馆 手 机 站 m.

    或许,这句话里的深意,只有林傲雪和苏锐才能够明白

    “我去,这女人真的这么说”

    苏锐的嘴巴张的老大,似乎都能吞下去一只鸡蛋

    林傲雪是不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我骗你干什么?!敝馨部伤坪鹾芟不犊吹剿杖癯跃难?,掩嘴轻笑。

    苏锐仔细的想了想,觉得应该也是这个原因,否则上次这个小妞就不会对着自己说“太阳神阿波罗”了,那次绝对是明显的试探。

    再加上金泰铢和霍尔曼这两个蠢笨呆愣的不定因素在旁边呆着,恐怕想不泄露都难,自己已经严格的叮嘱过了他们,但是这两个家伙虽然武力很强大,但是在智商上根本不是林傲雪的对手。

    可是,苏锐这次就有些冤枉了金泰铢和霍尔曼了,他们两个虽然在一开始对林傲雪透露了一些信息,但立刻守口如瓶,林傲雪虽然试探了几次,但都没问出来什么有效的信息。

    其实苏锐也知道,这种事情肯定是瞒不住的,自己莫名其妙的答应帮这个忙,却不知道要被拴在林傲雪身边多久,只要那些西方的家伙不死心,自己就不能离开,天长日久的,自己的真实身份也肯定会暴露的。

    苏锐撇了撇嘴,还是说道:“这林傲雪是一根筋吗开什么玩笑,西方黑暗世界能是说摆平就摆平的吗我就算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是那些家伙联合起来的对手啊?!?br />
    周安可却笑道:“林总说她相信你,我也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br />
    “你们就那么相信我”说实话,被美女夸奖几句的感觉还是颇为不错的。

    “那当然,林总说,如果连你都办不成的话,那么整个必康集团上上下下也没人能够办成了?!?br />
    “我就知道?!彼杖衩嗣亲?,很无奈很自恋的说道:“能力越强,责任也就越大?!?br />
    夏夜的清风中,周安可笑靥如花,虽然她并不认为苏锐说的是真话,但是此时自己肩膀上所有的压力都已经随着笑容而烟消云散。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了,许文杰还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浏览着资料,他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功,绝对不是仅仅凭借超高的智商和灵活的头脑就能够办得到,与之相伴的还有艰苦卓绝的努力。

    身为高旗银行在亚洲区的负责人,许文杰已然步入了华尔街的高层之列,他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是保持在四小时左右,要批阅很多报告,查找许多资料,分析很多数据,哪里还有时间睡觉

    已经伏案工作了一个小时,许文杰伸了个懒腰,揉了揉干涩的眼睛,想着那即将到来的功成名就,眼睛深处又焕发出热烈的光芒。

    从小,他就有一个美国梦,梦想着能够踏入华尔街的顶层,让全世界都看到自己的荣耀。虽然在自己迅速崛起的背后,都始终有着一个人的身影,可是如果没有他,自己如何能够达到现在的高度

    许文杰是个唯目的的功利性主义者,在他看来,只要是能够达成最终的目的,过程就算再肮脏再龌龊也没有关系,这个世界只会记得成功者,而不会记住他上位的手段。

    一步一步的走来,自己的梦想已经逐渐要实现了

    许文杰振奋的挥了挥拳头,浑身的疲惫早就被冲散

    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看着依旧年轻英俊的面容,心中带着无限的憧憬。

    这个世界上能有几个人在自己这个年纪就达到这样的地步那些曾经和自己并肩齐驱或者是努力追赶的家伙们,终究要被自己远远的甩到身后再也看不见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从镜子里看到了一个人影

    那个人正对着自己,露出嘲讽的微笑

    夜深人静,房间里本来只有自己一个人,忽然冒出一人站在背后对着自己露出这种笑容来,怎么可能不诡异

    这种情形简直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见到这个场景,许文杰几乎窒息,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几乎是本能的举手砸向镜子

    哗啦啦

    光洁的镜子被许文杰一拳给砸成了碎片,而他的拳头也被锋利的镜片割破,鲜血直流

    这个时候,一道轻蔑的声音在他的背后响起。

    “我一个大活人站在你后面,你不来打我,去拿镜子出气干什么”

    许文杰的身上已经布满了鸡皮疙瘩,他猛然转过脸来,心脏几乎跳到了嗓子眼,十分艰难的说道:“你你你到底是谁”

    许文杰看苏锐有些面熟,似乎是在哪里见到过,可是在这种紧张的关头,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出来这个人是谁。

    这位眼高于顶的高旗银行亚洲区负责人又怎么会想到,这个深更半夜出现在他的身后差点把他吓个半死的男人,在白天的时候还被他顺口给嘲讽过。

    其实,刚才在会议室中,许文杰完全有机会好好的看看苏锐,可是他连那些华夏国有银行的行长们都不放在眼中,又怎么可能正眼去瞧一个坐在角落里连自我介绍都没有的男人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是谁才比较重要?!?br />
    苏锐坐在沙发上,饶有兴致的看着许文杰慌张的模样,顺手拿起茶几上的指甲刀,翘着二郎腿,就这样开始剪起指甲来,简直是优哉游哉。

    “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我要报警了”

    许文杰说着,就要拿起桌子上的手机。

    可是,就在他的手刚刚碰到手机、还未将之抓起来的时候,一道寒光忽然从他的指尖穿过这道寒光所带来的凉风甚至让他的手掌温度都下降了几分

    许文杰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

    他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被一支匕首穿过,深深的钉在了桌子上屏幕上面布满了蜘蛛网一般的裂痕

    “不要做任何的反抗,在我面前这都是徒劳的?!彼杖窕乖谟弥讣椎缎藜糇胖讣?,漫不经心的说道,似乎刚才的那一记匕首根本就不是他发出的

    苏锐的这个举动让许文杰再也不敢乱动一下了这个无声无息进入房间的人,给了他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不过,看到苏锐并没有想要立即杀掉自己,许文杰的紧张心情渐渐的舒缓了开来,他知道,对方这是有话要和自己谈,抑或说是有交易和和自己做。

    在投行混了这么久,许文杰也是看明白了,如果自己对别人没有利用价值的话,或许就像是刚才的那个手机一样,直接被匕首穿过喉咙,钉在墙上

    还好,对方的武力虽然高强,但是并没有杀自己的心

    想通这一切之后,许文杰揉了揉脸,让僵硬的面部表情变得柔和了一些,他走到沙发旁边,坐了下来,摆出一个尽量让自己显得镇定的姿势,问道:

    “我们,有仇吗”

    “之前没有,现在有了?!?br />
    苏锐连头都没有抬起来,优哉游哉的剪完指甲,随手一甩,那指甲刀便旋转着朝着许文杰的脸上飞了过去

    在许文杰的眼中,那银色的指甲刀就像是一道光一般,根本避无可避,重重的撞在了自己的颧骨之上

    指甲刀落在沙发上,许文杰的脸也开了一道血口子,细细的鲜血从伤口中流出来

    很疼,疼的许文杰直吸冷气这一下让他的半边脸都麻木了

    “不要以为我不会杀你,就跟我摆出一副谈判的架势,你还没有跟我平起平坐的资格?!?br />
    你没有资格

    苏锐终于抬起眼睛,很是戏谑的看了许文杰一眼。

    被这样的眼神盯着,后者的心中泛起一阵难言的寒意来因为他从苏锐的眼神中清楚的读出了四个字

    不屑一顾

    自己可是高旗银行的高层人士,他有什么理由对自己不屑一顾

    “听不懂人话吗”苏锐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没有和我平起平坐的资格,给我站起来说话?!?br />
    “可是,我们既然是谈判,就应该坐在同一平面上,如果双方的位置不平等,那么是无法进行谈判的?!?br />
    许文杰真是脑子进水了,要么就是骄傲的没边了,居然要跟苏锐摆出一副谈判的架势来,他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苏锐的警告,忘记了那个砸在脸上的指甲刀。

    “你想和我位置对等”

    苏锐冷笑一声,一脚踹在了茶几的一端,颇重的实木茶几竟被这一脚踹的直接平移了起来,重重的撞在了许文杰的两个膝盖骨上

    “啊”

    许文杰一声痛呼,感觉两个膝盖都像是要裂开一般

    苏锐一伸腿,勾住茶几,脚尖一拉,那沉重的茶几便被甩到了一边

    失去了茶几的挤压,许文杰顿时失去了重心,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这一下重重着地,受伤的膝盖顿时更加疼痛,他的脸都疼变了形

    苏锐看着疼的满脸冷汗的许文杰,嘲讽的一笑:“这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让你站着你不愿意,那么你就给我跪着好了?!?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