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文杰似乎很满意自己的表现,他看着陷入了绝对安静的会议室,脸庞上掠过了一丝嘲讽的笑容来。

    这次的事情,似乎顺利的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不过是一群目光短浅见识狭窄之徒罢了,真的以为多学了点金融方面的知识,做成了几件还算不错的投资案子,就能在投资界风生水起了

    想要玩转投资,他们还差的太远呢

    “何去何从,各位好好想一想吧?!?br />
    说完,这位杰雷米先生便昂首挺胸的走出这间会议室。

    在关上了会议室的门之后,许文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笑,他掏出了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内容很简单,只不过是一句话而已“效果和您想的一样”。

    不过半分钟之后,短信就已经回了过来,同样也是一句话“先生说你做的很好”。

    在许文杰走后,威尔肯斯也紧接着站起来,面带歉意的对着周安可说道:“美丽的周总监,很抱歉,既然杰雷米先生已经把这个重要消息告诉了我,那么我就有必要将之报告总部,并且对必康新医药产业综合体的项目风险性进行重新评估?!?br />
    看来,西方黑暗世界十二天神的名头,确确实实是比较的震撼人心,威尔肯斯显然是被吓住了。

    在绝对利益的驱动和绝对危险的恐吓之下,在场的几位投行人士纷纷告辞离开,竟是连虚伪的应付一下都做不到了。如果这个项目真的被西方黑暗世界所觊觎的话,那么他们选择和必康合作,势必也会被那些黑暗大佬所盯上

    人都是自私的,生命只有一次,谁也不愿意拿生命去冒险

    周安可的面色看起来略微有些苍白,她万万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本来看起来还是十分稳妥的融资计划,怎么会被许文杰简单的几句话就搞成了这个场面

    而剩下的几个国有银行的行长,则没有像西方投行一样惊慌失措,或许是他们对黑暗世界大佬的实力了解的不够深,或许是他们出于对华夏国力的超强自信,因此,他们对于那些离席的金融精英们表示很不屑。

    “周总监,我们华夏人同气连枝,可不像这些西方人一样?!苯ㄐ行谐に档溃骸拔掖邮贾林斩既衔乜档男孪钅糠浅:?,也愿意继续与必康保持深度合作,只要必康一句话,我们的贷款就可以在一周之内到位?!?br />
    “谢谢您?!贝耸?,周安可只能这么说,看到那么多西方投行代表离席,此时听到建行行长的支持,让她的心中微微好受了点。

    在建行行长表态之后,还有几人陆续表达了支持的意思,但是看到他们的表情,似乎都不像之前那般坚定了。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周安可看着空空荡荡的会议室,又看了看苏锐,苦笑了一下,声音有些无力:“我是不是很没用连水到渠成的事情都会在我的手里出变故?!?br />
    “这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彼杖袼址鲎≈馨部傻募缤?,安慰道:“这都是那个许文杰干出来的好事,怎么能赖到你的头上”

    “可我是直接责任人?!敝馨部梢×艘⊥?,眼神有些不理解:“我真的不知道那三矬氨仑会有那么大的影响,明明是药品,怎么可能变成毒品的重要原料谁知道许文杰是不是在说谎”

    “虽然我不知道此人的真实目的,但是他没有说谎?!彼杖褚膊幌胙谑危骸叭肥等缢?,三矬氨仑是制造新型毒品xone的重要原料,并且已经引起了西方黑暗世界的觊觎?!?br />
    苏锐的话,让周安可浑身一震,她有些难以置信的看了苏锐一眼,如果这些消息都是真实的,那么从刚才西方投行代表的反应来看,这次的大规模融资将会陷入难以想象的困境

    如果非要逆着潮流硬上的话,极有可能会把整个必康集团给拖入泥沼之中

    苏锐看着周安可的表情,哪里还不明白她的真实想法,知道这个责任心非常强的姑娘肯定又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出去走走吧,我们边走边聊?!彼杖衽牧伺闹馨部傻募绨?。

    “好?!?br />
    后者轻轻的点了点头,现在她的心情不可能不郁闷,在没有找到好的解决办法之前,估计这种烦恼是无法消散的。

    两个人来到酒店外面的公园里,夏日的晚风让人非常惬意,公园里到处都是搂搂抱抱的小情侣,清风朗月,让人怎能不心生旖旎。

    “从表面上看,今天许文杰是吓退了那些投行的代表,只是会暂时的让必康融资计划受阻,可是,经此一事之后,必康的三矬氨仑是毒品制造原料的说法也会被迫的公诸于众,再也瞒不住?!?br />
    周安可的秀眉微蹙:“如果这样的消息传出去,必康不仅会股价大跌,甚至公司的声誉都会受到严重的影响,到那个时候,必康也别想再建设什么新医药产业综合体了,不仅不能够成为行业领头羊,甚至连现在的位置都有可能保不住?!?br />
    周安可看问题很透彻,一下子就弄明白了事情的关键所在。也正是因为她弄明白了,所以才会了解这件事情是多么的棘手

    许文杰这一招看似简单,但实则已经把必康推到了深渊的边缘

    本来是一件极为隐秘的事情,被他这么一搞,几乎有可能变的天下皆知

    “其实有些事情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难,不要垂头丧气,总会找到解决的办法的?!彼杖癜参孔潘档?。

    “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敝馨部梢×艘⊥?,苦笑道:“这是个信息时代,不知道有多少企业因为一条简单的负面新闻而濒临破产倒闭,许文杰寥寥几句话就带来了必康的?;?,而在我看来,这种?;蛑泵环ㄍ旎??!?br />
    “我如果说我可以挽回,你相信吗”苏锐微微低下头,面对着周安可的眼睛。

    “我更愿意相信你还是在安慰我?!北凰杖裾庋哪抗舛⒆?,周安可的心中升起了一股暖意来。

    苏锐双手扶着她的肩膀,看着对方的清澈眼神,眼中流露出鼓励的意味。

    “安可,你要相信,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总会面对很多很多的困难,没有谁的一辈子是一帆风顺的,如果人的人生道路像是心电图一样,永远是一条直线的话,那么说明他已经死了?!?br />
    周安可扑哧一笑,刚才的郁闷之感似乎已经消散了不少。这个男人似乎有一种魔力,和他呆在一起,似乎任何的困难都不是困难。

    “我明白你的意思,只不过这次要考验必康的?;厮搅??!敝馨部赡贸鍪只?,道:“我马上向总裁汇报这件事?!?br />
    “好,你去打电话吧,把详细的过程都告诉林傲雪?!?br />
    周安可和林傲雪在电话里聊了很久,苏锐则是走到一边,看着公园的夜景,眼光中有淡淡的精芒闪动。

    其实,在许文杰发言诋毁必康的时候,苏锐完全有机会一拳将之打晕,甚至当场杀了他都没有任何问题,可是他权衡再三,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一是因为许文杰来到这里,肯定是有所准备的,杀了他虽然能够暂时的阻挡消息传播,可谁知道这个智商超高的家伙有没有什么后手而且在这种场合闹出人命,给必康带来的负面影响更加严重。

    第二个原因则是苏锐想要看一看这个许文杰的真实目的,如果以他高旗投行代表的身份和立场来看,他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这和投行的宗旨是相背离的,如果说他背后没有任何人指使的话,恐怕连苏锐自己都不相信。

    难道说,除了冥王殿已经公然动手之外,还有其余的势力开始蠢蠢欲动了

    想到这儿,苏锐不禁露出一丝冷笑来,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害怕两个字,既然有些人不安分,那他就要把这些人给教训到安分。

    等到苏锐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周安可已经和林傲雪通完了电话。

    “那小妞怎么说”

    “林总说她要仔细的思考一下,让我们也先想想办法?!?br />
    苏锐撇了撇嘴:“你们打了那么久的电话,聊的就是这个东西这不就是什么结果都没有吗林傲雪那个小妞,我还真的有点高看她了?!?br />
    “任谁遇到这种事情都不可能立刻找到解决办法的?!敝馨部商媪职裂┍缃饬艘痪?,不过随后她的眼神就变得有些微微玩味起来。

    这玩味的神情之中,似乎带着一种小小的狡猾,在这之前,在此之前这种表情可是从来不会在周安可的脸上出现的。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被这样盯着,苏锐忽然有点局促,莫不是这两个女人在背地里商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林总她就知道你会这样讲,所以她还有一句话?!敝馨部尚ψ潘档?,看起来她的心情很不错。

    “什么话”苏锐登时变得警惕起来,林傲雪虽然看起来冰冰冷冷,但是商业上的手腕绝对是信手拈来,苏锐生怕这个女人给自己下套。

    “她说,如果你觉得我和她搞不定的话,那就让你自己去搞定,西方黑暗世界的事情对于你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难事?!?br />
    :感谢书友3995641、将军山之子、star柒少、颖丽奕、貓飯、紅龜仔、zhu19779821的月票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