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许文杰的冰冷和强势,整个会议室再度陷入沉默。

    听了老教授的话,许文杰面无表情的冷冷回答道:“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又不是见不得光的事情,怎么需要在私下里商议李教授,你有话不妨直说?!?br />
    满头白发的李教授凝视着自己曾经最喜爱的学生,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便起身走了出去。

    今天晚上,许文杰让他彻底的寒了心。

    “杰雷米,我想你现在可以阐述一下你的观点了?!蓖纤顾档溃骸拔裁茨阕约翰徊斡胪蹲?,还阻止别人来加入必康的新项目”

    许文杰冷冷一笑,眼中流露出嘲讽的表情:“在座的各位,我想你们只是看到了三矬氨仑所带来的巨大利益,但是你们却忽略了,这种高收益也同时存在着高风险?!?br />
    威尔肯斯很不赞同的说道:“我们做了那么多年的投资,谁都知道这个简单的道理,我们又不是没有任何抵抗风险的能力,这一点就不劳杰雷米先生多费心了?!?br />
    各大投行的人能够坐在这里,并作出投资的决定,早就已经进行过了详细的风险评估。

    许文杰的目光盯着美丽的周安可,眼眸中冷光微微泄出:“周小姐,不知道你对毒品了解多少”

    毒品

    听到这句话,整个会议室中瞬间陷入了一种非常诡异的氛围之中

    这个许文杰,在这个时候说什么毒品他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苏锐的眼眸之中已经充满了危险的光芒

    周安可同样一怔,然后如实回答道:“很抱歉,我对毒品完全没有任何了解,我也不知道许先生这个时候提出这种问题来代表着什么意思,难道说你要把三矬氨仑和毒品画上等号”

    “不错,我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毙砦慕艿谋砬橛倘绾骸巴纤?,你吸食过毒品吗”

    听到这话,威尔肯斯像是被激怒了一般:“我从来不碰这种东西杰雷米,不要用你的话语来侮辱诽谤我”

    “我又没说你吸毒,你那么激动干什么”

    许文杰继续冷笑:“就算你们不曾吸食毒品,但至少也该听说过,最近几年在欧美风行一时的新型毒品xone吧”

    在座的人虽然没有点头,但是他们的表情无疑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这种毒品大名在外,流传甚广,据说全世界至少有一千万人曾经吸食过这种毒品,每年的消耗数量简直是个天文数字

    “可是,你们不知道的是,精神病药品中所必备的三矬氨仑就是xone中的一个重要原料”许文杰的脸上露出了越发浓郁的笑容:“没有三矬氨仑,精神病药品不可能达到极好的治疗效果,可是,缺了三矬氨仑,xone同样不可能成为那种风靡全世界的毒品”

    会议室里很安静,安静的可怕。

    就连周安可都被这种消息给震惊住了,她从来不曾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三矬氨仑是xone的主要原料之一,这个消息只是那些制造毒品者才知道,这个许文杰又是怎么了解的此时的他把这个消息选择在这个关头给抛出来,让人不能不多想

    毒品是所有国家政府的大忌,如果某天xone泛滥成灾的话,那么说不定某些国家将会禁止包含三矬氨仑成分的精神病药品的生产

    苏锐依旧坐在一旁冷眼看着不吭声,他想要看看这个许文杰想要出什么幺蛾子。

    五分钟过去了,依旧没有人吭声,大家都还在消化着这个消息所带来的震撼,如果许文杰的话是真的,那么这三矬氨仑的的确确是一把双刃剑如果操作的不好,极有可能误伤了自己

    许文杰环视了一周,非常满意自己一番话所造成的效果。

    周安可却皱着眉头说道:“杰雷米先生,我怎么能够确定你所说的是真是假如果随随便便编出一个理由来诋毁必康的研究成果,这种手段可不怎么称的上高明?!?br />
    “我有必要用那么低级的手段吗”

    许文杰说道:“我只是好心给大家提个醒而已,并没有诋毁必康的意思?!?br />
    威尔肯斯却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杰雷米,你的手段不可谓不高超,就在刚才,我真的差点被你给骗过去了?!?br />
    “我没有必要骗你?!毙砦慕芑氩辉谝?。

    “众所周知,有人能够从感冒药里提纯出冰毒,可是全世界每年的感冒药消耗一点都不见减少,更不会有政府因噎废食禁止这种药品的生产。精神病药品同样也是如此,你不可能因为鱼里有刺有可能会卡到喉咙,就永远不去碰这种食物?!?br />
    威尔肯斯的一番话说得在场众人暗自点头,十分合情合理,也让几位投行人士心中的不安之感消退了不少。

    “真的是这样吗三矬氨仑和普通的感冒药能是一码事吗”

    许文杰并没有任何的怒意,依旧面带冷笑:“xone的巨大利润是你们所不能想象的,而必康最新的研究成果,可以大幅度降低三矬氨仑的生产成本,从这个角度上来讲,如果采用必康的技术,那么xone的生产成本同样会下降,甚至最终的成本有可能只是之前的五分之一”

    毒品当然具有极其巨大的利润,否则的话每年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宁愿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也要甘冒奇险制毒和贩毒了

    可是,这五分之一的成本,还是让在场的人震惊到了极点

    有钱能使鬼推磨,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只要拿到了三矬氨仑的研发技术,那么就可以获得广阔无边的利润空间,那些毒贩子们怎么可能不心动

    这些话都不用许文杰多说,在场的人就都已经想到了,他们都是金融界的精英人物,很多事情一点就透

    也正因为想通了这些,这才导致了他们现在的沉默

    之前的那位建设银行行长说道:“这里是华夏,必康是华夏政府高度关注的企业,西方的毒贩子们就算再想拿到三矬氨仑的配方,他们也要好好掂量掂量,在华夏的这片土地上胡来,会是怎样的后果”

    华夏无疑是个法制非常健全的国家,至少在表面上很完善,很多人都不敢乱来。xone在欧美极为盛行,在华夏却几乎销声匿迹很难得见,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来华夏政府的缉毒手腕是多么的强硬

    建行行长的一番话,又给众人吃了定心丸。

    许文杰充满嘲讽的笑道:“真的是这样吗你真的以为华夏和你想象的一样强大骄傲自大永远是你们华夏人的最大弱点”

    建行行长怒了,他好歹也是地位颇高,被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如此顶撞,就算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

    “我们华夏人你难道当年不是华夏人黑色的眼睛,黄色的皮肤,就算你加入了美国籍,也一样改变不了你黄种人的身份”

    “我的身份到底什么样,不需要你质疑,你也没有资格质疑?!?br />
    许文杰完全不把正厅级的建行行长放在眼中,道:“今天是必康新项目的推介会,请不要把话题转移到对我的人身攻击上面?!?br />
    这个家伙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他是怎么对着华夏人开地图炮的。

    “杰雷米,你还是不要再说下去了,无论你怎么说,都没法改变我的观点,也不能动摇我投资的决心?!蓖纤棺宰胖馨部晌⑿ψ潘档溃骸懊览龅闹茏芗?,我想,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完全可以草签一个初步的合作协议,对于必康新项目的信心,我可是从不怀疑的?!?br />
    周安可刚想答话,却被许文杰打断:“等一下,威尔肯斯,如果你听我说完接下来的话,你一定不会这么讲?!?br />
    “是吗”威尔肯斯双手抱着肩膀,冷笑道:“虽然我对你这个人并没有兴趣,可是听你这么一说,我还是起了好奇心。你尽管说吧,看看能不能动摇我的决定?!?br />
    在场的众人也都想看一看,看看许文杰到底想要做什么。必康新项目的优势显而易见,就算是那些毒贩子再猖狂,也不可能在华夏的土地上闹出什么幺蛾子的。这位眼高于顶的优秀投资高手如此诋毁必康,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还是那句话,面对金钱的诱惑,一切的节操和底线都可以不要?!毙砦慕苌ㄊ恿嘶嵋槭乙蝗?,说道:“在座的都是行走在阳光下的人物,可是你们对西方黑暗世界了解多少”

    西方黑暗世界

    听着这个非常陌生非常遥远的词语,在场的大多数东方人都愣住了,可是威尔肯斯等人却神情一凛。

    他们本来就是西方人,自然知道那六个字代表着怎样的意思,代表着怎样的世界

    苏锐的眉毛也是扬了起来

    把众人的表现尽收眼底,许文杰继续说道:“那个世界,充满了血腥和杀戮,没有任何的规则可言,每一个强者的上位,都是从尸山血海中趟过来的,排在前几位的势力甚至比某些国家的武装还要强大”

    这句话让在场的人都窒息了。

    “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三矬氨仑的新合成方法被这些强大的势力所盯上,那么会给必康带来怎样的灾难性后果到那个时候,你们的投资也就彻底的打了水漂”

    “西方黑暗世界有十二天神,代表着十二个超一流势力,据我所知,已经有几个超一流的势力盯上了必康,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华夏政府就算是想要帮助必康公司,也是无能为力的”

    许文杰的话让那些有着投资意向的西方人彻底的慌了

    可是,这些人并不知道,西方黑暗世界十二天神之一的太阳神阿波罗,就静静的坐在这间会议室的一角,一言不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