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苏锐正站在阳光的下面感慨之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在他的旁边响了起来。

    “这可是华夏金融圈子的顶级峰会,当然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br />
    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正站在苏锐的身后,同样仰望着这壮观的国际会议中心,他听到了苏锐这样讲,同时顺口答了一句。

    这个男人看起来面皮白净,戴着高度近视镜,但是目光却隐隐的流露出一种傲气来。

    他看了看苏锐,眼中掠过轻蔑的光芒,随后便迈步向前走去。

    金融圈子里的同龄人,还真没有几个能够被他放在眼里,他拥有这一份傲气的资本。

    不过,在他走过周安可的身边时,眼中闪过一抹亮光,当然,这亮光也只是一闪而逝,此人并没有多做停留,大步向前。

    两个拎着公文包的秘书紧紧跟在他的身后,这三人组合看起来很有气势。

    “这是哪门子的商业精英这么目中无人”

    苏锐倒没有动气,因为他知道有些有能力的人都是很有个性的,只不过这种被人顺带着鄙视一番的感觉颇有些不爽罢了。

    周安可安慰道:“这个家伙一贯傲气,是出了名的不好相处,你不用太放在心上?!?br />
    说到这儿,周安可轻笑道:“在这个圈子里,他得罪的人可多了去了?!?br />
    “这么强大”苏锐刚才的那一丝不快也随之烟消云散,饶有兴趣的说道:“这么有个性的人,我可得好好的认识一下?!?br />
    “他叫许文杰,是耶鲁大学最年轻的经济学博士,年纪轻轻的就做成了几笔非常成功的收购案,后来进入了华尔街,加入了高旗银行,三年之后就凭借着出色的业绩成为了高旗银行在亚洲大区的总负责人?!敝馨部尚ψ潘档溃骸吧踔粱褂腥嗽げ馑崾歉咂煲欣飞衔ㄒ灰幻薱eo,这样的人很难会不傲气?!?br />
    苏锐摸了摸鼻子:“看不出来这臭脾气的小白脸那么厉害,不过,高旗银行么”

    在说到“高旗银行”四个字的时候,苏锐的眼中闪过一道玩味的光芒。

    “这位许文杰现在是在全世界都有名的黄金单身汉,推特和微博的粉丝早就破了千万,甚至比一些演艺圈的明星都要火爆多了?!敝馨部杉绦馐偷?。

    “那你有没有对他感兴趣”苏锐笑眯眯的问道。

    周安可俏脸一红:“当然没有?!?br />
    “我猜也没有,你怎么会喜欢这种俗人?!彼杖窨吹街馨部闪澈斓难?,哈哈大笑。

    “是啊,我都是喝过了交杯酒的人了?!?br />
    周安可红着脸开了一句玩笑,把苏锐憋的哑口无言。

    这也是一件让人惆怅的事情啊,全莲塘镇的乡亲们都把自己当成了周家的姑爷,如果以后周安可嫁了别的男人,在那些乡亲们的眼中可就是妥妥的二婚啊。

    苏锐在西方黑暗世界里呆了那么多年,把那些组织的大佬搬出来,他几乎没有不认识的,可是面对这些金融圈子的精英,他却是两眼一抹黑,完全和睁眼瞎没什么两样。也幸好有周安可这个经济学的高材生在一旁介绍着,也好歹让苏锐记住了几个面孔。

    开会对于苏锐而言是一件极为痛苦的事情,况且讲的都是一些他完全听不懂的高深经济学理论,听着金融部部长的讲话,苏大帅哥是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头一点一点的低下去,随后再猛然抬起,这货就差直接趴倒在桌子上打呼噜了。

    旁边有几人看着苏锐,已经隐隐的皱起了眉头。

    在这些人看来,能够有资格参加这种金融圈子的顶级峰会,绝对是荣幸之至,在这种庄重的场合,竟然还有人会打瞌睡实在是太掉价了些。

    要知道,这种峰会并不是有钱就可以参加的,组委会需要对每个人的资格、资历和成绩等因素进行综合评议,如果评分不能够达标,就算是塞再多的钱也是没用的。

    因此,那些看苏锐不顺眼的人实在是想不通,这个家伙究竟是何德何能,竟然能够通过组委会的审核并接到邀请

    事实上,林傲雪早就做好了安排,苏锐现在的身份就是必康的财务总监,对于这种一流的大企业财务掌门人,金融峰会是断然不会拒绝的。

    周围人虽然看苏锐不停打盹有些不爽,不过,周安可却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丢人,她知道苏锐对经济学不是太了解,因此才会这样,在她看来,这就是苏锐的真性情,也是他最有别于其他男人的地方。

    换句话说,这是一种特别的吸引力。苏锐正睡的喷喷香,忽然听到四周掌声热烈的响起,于是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也开始跟着鼓起掌来。

    “结束了吗”苏锐迷迷糊糊的问道,毫无形象的打了个哈欠。

    “张部长讲完了话,下面是央行的朱行长来发言了?!敝馨部煞朔蠡嵋槌?,笑着说道:“你要不继续睡一会儿,一会儿还有经济学家代表发言呢?!?br />
    苏锐一听,差点没郁闷死,与其把他按在这里听一个根本听不懂的会议,倒不如把他放出去,找丹妮尔夏普好好的打一场,说不定在打斗的过程中还能占占便宜吃吃豆腐什么的。

    看着苏锐垂头丧气的模样,周安可的笑意如水中波纹般荡漾开来:“这金融峰会可是要开两个整天的,今天上午是开幕式,下午还有论坛,晚上要分组讨论,明天还有酒会,所以可麻烦着呢?!?br />
    苏锐一听,差点想死。

    “你就庆幸吧,现在都是压缩会议内容了,要是按照往常,不开上一个星期可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敝馨部晌⑽⒁恍?,继续开始做笔记。

    等到第三波掌声响起,上午的会议终于告一段落,苏锐如获大赦,连忙拽着周安可朝就餐酒店冲过去,那急切的样子让很多人都为之侧目。

    不过,由于知道自己此行的任务所在,苏锐在就餐之时,倒也是彬彬有礼侃侃而谈,一看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和那个在会场上公然打瞌睡的形象简直判若两人。

    由于下午还有会,午餐不能饮酒,苏锐没能继续发挥水平,否则的话他们那一桌子上的金融界名人,绝对会被他喝倒一半。

    这一顿饭下来,周安可算是彻彻底底的见识到了苏锐的交际能力,这个男人不知道去过多少国家,各地的风土人情简直信手拈来,和那些见多识广的金融精英们很快的就打成了一片,实在是厉害到了极点。

    现在周安可才意识到林傲雪为什么要把苏锐派过来,有他在,这次协调融资的事情一定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当然,下午的会议,苏锐又是在昏睡中度过了,这个家伙看起来总是那么的无忧无虑,那种轻松的情绪总是能传递到身边每一个人的身上。

    被苏锐所感染,周安可也觉得自己身上的压力减轻了不少,平日工作所带来的紧张感在很大的程度上都被舒缓了。

    这就是苏锐的性格魅力,总是能够在不经意间带给他人轻松和愉悦。

    而到了晚饭时间,则是不禁止饮酒的了,这也就到了需要苏锐发挥的时候。

    他一只手拿着酒杯,一只手拎着一瓶白酒,春风满面笑容可掬,只要是遇到的人,都会被他拉过来推杯换盏一番,那热情的样子看起来和东道主没什么两样。

    伸手不打笑脸人,那些精英们也存了交朋友的心思,对于苏锐的热情洋溢自然不会拒绝。

    只不过,这一个不下心,苏锐就把那些年纪稍稍大一些的经济学家和高管喝倒了好几个,当场就叫救护车给送了医院。

    这也算是金融峰会历史上比较奇葩的一次了,不过,在苏锐的努力之下,许多人都开始把“必康”这两个字深深的放在心里,而苏锐的手中,也已经多了几十张名片。

    晚饭过后,开始自由讨论,周安可已经单独申请了一个会议室,把许多经济学家和投行负责人拉了过来,讨论必康新项目的可行性,并顺带着进行项目推介。

    由于峰会成员的特殊性,必康的总裁林傲雪并没有出现,由周安可这位年轻的财务专家来全权负责此次事件的操作,反而更能够赢得金融界中人的好感。

    苏锐坐在一边,看着周安可在投影屏幕前介绍着必康项目现状,才发现这个姑娘的另外一面,她平时看起来安安静静,但是此时却把江南女子的细致一面发挥的淋漓尽致,面面俱到,对于那些专家的提问也都可以回答的非常全面。

    事实上,在必康突破了三矬氨仑研究方案之后,许多国际上的大投行都把目光投向了这里,这种技术对于他们来说,也同样是一块难得的肥肉。

    能够独家掌控这种技术,大幅度降低药品的生产成本,这对于他们来讲,简直是一种变相的垄断

    到那个时候,还有什么精神类药品能够和必康在成本上形成有效的竞争力

    绝对的一家独大

    看着那些赞许的眼神,苏锐知道,这次事情,就算自己不出马,周安可同样也能够做得很好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眼角扫过一个身影,不自觉的暗暗皱了皱眉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