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太狗血了?!彼杖翊泳频甓ゲ惴吕?,发现自己衬衫的扣子已经不见了,心中满是无奈。

    海风一吹,他被秦悦然所勾起来的燥热逐渐消退,想想之前的举动,不禁苦笑不已。

    自己意乱情迷之下,还差点真的把秦悦然给推倒了。虽然最后差一点就成了,但是如果下一次还面对这无双美腿的诱惑,不知道凭借自己的自控能力,能不能抵挡得住。

    “想那么多干什么,回去洗干净睡觉去?!?br />
    苏锐摇了摇头,给李阳打了个电话,让他把自己送回林家别墅。

    看到衣衫不整的苏锐,李阳的眼中闪过一道玩味的光芒,看来男人就是男人,无论武力值有多么的强大,终究放不下那种啊。不过李阳却是猜错了,虽然苏锐的衬衫连扣子都没有,但是这兄弟还真的没有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举动。

    苏锐一看李阳的眼神,就知道这个喜欢看模特走秀的货在想些什么,冷冷一笑,拍了拍他的脑袋,说道:“胡思乱想什么给我好好开车”

    可怜的青龙帮大佬就这样被当成一个小喽啰来使唤,还不敢有任何的怨言。

    黑帮十年大比决赛圈的三十二强已经全部产生,因此接下来的比赛将不会是直接淘汰赛,而是分成了八个组,每组四人打循环赛,每组前两名晋级淘汰赛。

    由于受伤的人需要调养,因此比赛暂停三天,供参赛选手调休。

    事到如今,比赛的趋势已经非常的明显了,小帮派纷纷被淘汰,除了个别的还能占住位置以外,决赛圈的绝大部分席位都被大帮派占据了。身为东道主,青龙帮的表现也算中规中矩,除了苏锐和周显威、泰拳王英拉基稳稳的进入了三十二强之外,还有两名选手也成功晋级。

    如果没有那天晚上的意外,英雄会本来可以有十人能够晋级,本来大赛的规矩是绝对不纵容比赛期间的恶性打斗,可是由于苏锐出手的对象是东洋人,所以其余的帮派竟没有一个提出异议,这一点倒是难能可贵。

    于是乎,这几天得闲了的苏锐也终于能送林傲雪上班去了。

    在市场部里看看电影,跑到财务部调戏调戏小姑娘,苏锐忽然觉得这样的生活也是相当不错。

    这个时候,市场部一组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曹天平一接通,脸上顿时露出一个你我都懂的表情:“好的,总裁,我明白,我现在就让苏锐过去?!?br />
    “林傲雪那小妞找我”苏锐正看着nba比赛,双脚翘在桌子上,头也不回的问道。

    “是啊?!?br />
    “跟她说我看完这场比赛就去?!彼杖窠艚舳⒆?,这可是事关季后赛排位的关键比赛,已经到了第四节,怎么可以错过

    “总裁说如果你要看完比赛,可以去她的办公室看?!彼坪踉缇土系搅怂杖窕嵴饷椿卮?,林傲雪还特地交代了曹天平一下。

    “嘿,这小妞还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有点意思?!?br />
    苏锐说着,推开椅子站起身来,同样还给曹天平一个你我都懂的眼神,朝着林傲雪的办公室走去。

    “真是艳福无边啊?!辈芴炱矫嗣约喝找嬲谴蟮钠【贫?,无奈的说道:“人比人,气死人,同样是男人,我怎么就没有这份艳?!?br />
    走进办公室,林傲雪正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景,阳光洒在她的身上,给这个本来就美到了极致的女人又增添了一丝动人的光辉。

    “是想我了还是想和我一起看比赛”苏锐笑眯眯的拿起林傲雪的杯子喝了一口花茶,感觉很是清爽。

    茶也香人也美,这样的生活实在是太美好了。

    “我对比赛没兴趣,还有十分钟结束,要看你自己看吧,旧金山火龙队现在还落后一分?!绷职裂┲噶酥赴旃仪胺降拇蟮缡?,说道。

    苏锐抬起头,正好是自己看的那一场,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微笑来:“你怎么知道我支持旧金山火龙队”

    林傲雪的眉毛一挑:“我随便说的?!?br />
    苏锐跑到林傲雪的面前,很贱很贱的说道:“你这样子可不像是随便说说啊,你是不是暗恋我了,连我喜欢哪个球队都知道?!?br />
    虽然两人的关系已经缓和了许多,上次在游泳池里甚至差点就发生了极为旖旎的一幕,但是林傲雪根本不可能认为自己会喜欢上苏锐,男女之间的感情对于她来说依旧是一片完全陌生的领域。

    依旧是冰山般的面容,林傲雪冷冷说道:“现在火龙队已经落后五分了?!?br />
    苏锐一转脸,顿时气得大跳脚起来:“特里斯这个混蛋,还好意思号称自己是最佳新秀,有防守那么渣的最佳新秀吗等我回去,我一定把他练成联盟最佳防守球员真是气死我了?!?br />
    林傲雪的眉毛一扬:“等你回去你要去哪”

    铁杆球迷苏锐同志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了,摸了摸鼻子,讪讪的说道:“没啥,我还能回哪去啊,一辈子就呆在你的身边不走了?!?br />
    林傲雪转过脸去,竟罕见的露出一丝微笑,她回到电脑前,打开某个文档,在关键词一栏中输入了“旧金山火龙队”和“特里斯”等字眼。

    而在这个文档里,还写满了很多关键词,包括“太阳神”、“阿波罗”、“黑暗世界”、“冥王”、“马塔”等词语

    如果仔细的分析起来,这所有的词语都和苏锐的身份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林傲雪并没有从金泰铢和霍尔曼的口中问出太多的信息,但是对于这位商场女强人而言,有着属于她自己的那一套采集信息的方式。

    五分钟后,比赛结束,火龙队以两分的领先优势获得了冠军,苏锐长出一口气,问道:“你把我喊到这里来,不会就是想要请我看个比赛吧”

    “当然不是,是给你一项任务?!绷职裂┑难劬苟⒆牌聊?,把“特里斯”和“火龙队”用红字加粗之后,才退出了文档。

    “什么任务”苏锐饶有兴趣的问道,林傲雪可是很少会给自己找活干,是以他听到这句话,觉得很新鲜。

    “陪周安可出席金融业的峰会?!绷职裂┑档?。

    “周安可我对金融又不是太了解,让她自己去就得了?!彼杖穸耘忝琅行巳?,对开会则没什么好感。

    “这次周安可的担子很重,事关必康在首都建设新项目的贷款和融资,我担心她一个人周旋不来,有你跟在旁边,我也放心一点?!绷职裂┧档?。

    “看来我的作用很重要啊?!彼杖窭趾呛堑乃档溃骸安还矣幸坏愀悴幻靼?,你公司里有那么多的职业经理人,他们对这一行肯定比我熟悉,你为什么不让这些人出场”

    林傲雪的眉头轻轻一皱,道:“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现在必康的新项目即将启动,人都不够用了?!?br />
    此言一出,就连林傲雪都觉得自己的理由有些牵强,必康那么大的集团公司,不会连一个人都派不出来。林傲雪对这件事情并没有多想,只是觉得略微有些棘手,派苏锐出马就一定可以搞定。

    什么时候这个男人已经给自己造成了如此大的影响他所能创造出来的安全感什么时候强大到现在的地步了

    很显然,现在的苏锐已经让林傲雪有了依赖之心。

    “是这样啊?!彼杖褚馕渡畛さ男α诵?,然后摆了摆手:“我会争取完成任务的,不过,如果我能够帮必康顺利的争取来贷款,你能不能给我一点奖励”

    “你想要什么奖励”林傲雪隐隐觉得苏锐接下来肯定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我要的奖励很简单?!彼杖裰噶酥缸约旱牧常骸扒滓豢诰托辛??!?br />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个抱枕就已经砸到了脸上。

    这所谓的华夏金融峰会在宁海国际会议中心举行,看起来规格还很高,华夏的金融部部长和央行的行长亲自参会,各大银行也纷纷出动了一把手,至于那些投行的负责人和大公司的财务负责人更是数不胜数。

    对于这次会议,承办方宁海市政府高度重视,调集了许多警力来保证会议的顺利进行。

    一边是华夏金融峰会,一边是华夏黑帮十年大比,这黑白两道的大会一起举行,真是把宁海的警察们给忙坏了。

    一把手已经下了命令,所有的大案要案都暂且放到一边,竭尽全力做好保障工作和稳定工作,确保金融峰会期间不会出现任何的乱子毕竟华夏的国际地位在这几年里已经水涨船高,全世界的金融界人士在此时可都盯着这里呢。

    如果因为黑帮十年大比而导致宁海的国际形象出现损害,可是政府领导人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站在那具有地标意义的宁海国际会议中心,苏锐看了看自己的西装和公文包,又看了看一旁俏生生的周安可,不禁有些自嘲。

    “真想不到有一天我还能人模狗样的来参加这种会议?!?br />
    曾经一入黑道若许年,却终有一天站在阳光下,这种感觉貌似有点复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