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正在走着,忽然听到了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心中微动,转脸一看,正是秦悦然。

    后者正站在那里冷笑:“好啊,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就这么招你不待见吗”

    一身青花瓷颜色的旗袍,胸前的衣服被撑得紧绷,弧度让人忍不住想入非非,小腹平坦,双腿修长而充满弹性,完全是比超?;钩5募飞聿?。

    看着秦悦然的样子,苏锐不禁想到了那天晚上和这个女人在天台上热吻的情形,竟一时间有些口干舌燥起来。

    “说话啊,怎么不讲话了我难道就那么招你讨厌吗”秦悦然冷笑着走到苏锐的面前,她的个头本来就挺高,再加上一双高跟鞋,竟隐隐能和苏锐平视了。

    “呃,不是你想的那样?!彼杖衩嗣亲?,讪讪的回答:“我想给你一个惊喜来着?!?br />
    “惊喜就是亲了我摸了我之后,那么多天不联系我”秦悦然毫不留情的就拆穿了苏锐的借口。

    “其实也不是,我最近太忙了,早就想着来看看你?!彼杖穹浅^限蔚娜龌蚜?,事实上,他可完全没想到该怎么面对秦悦然,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越是想躲开就越是被撞到,宁海地邪啊。

    “那你就跟我走?!彼底?,秦悦然直接迈动着那双长腿走在前面,如果不是顾忌认识自己的人太多,恐怕她会直接把苏锐给架起来。

    于是乎,苏锐只得跟在后面,不过还好,这家伙倒是会自我调节,把眼睛盯在秦悦然旗袍之下的臀部上,很轻松的就转移了注意力。

    这一次,秦悦然并没有把苏锐带到天台之上,而是来到了她的套房中。

    在秦悦然刷卡开门的时候,苏锐嗅着从房间中透露出来的淡淡香气,忽然感觉到心跳的有些快。

    这个女人怎么把自己带到她的房间里了,她要干嘛

    苏小受的心里简直犹如小鹿乱撞一般,心想如果秦悦然要对自己来硬的,自己要不要反抗

    他还没思考出来什么结果,就已经被秦大小姐拽着领子拉进了房间,然后直接推倒在了床上。

    这个时候的苏锐,简直就像是等待着被凌辱却无力反抗的小娘子。

    秦悦然踢掉高跟鞋,直接骑在了苏锐的身上,近距离的盯着他的眼睛,有些恶狠狠的说道:“我不好看吗”

    苏锐根本没想出来秦悦然是唱的哪一出,他看了看对方的俏脸和精致的五官,说道:“很好看?!?br />
    秦悦然一揪他的领子:“那我的身材不好吗”

    说这话的时候,她还挺了挺胸,那弧线在苏锐的眼前荡漾着。

    “很好,非常好?!彼杖裱柿艘豢诳谒?。

    “我就在你的跟前,你没有一点反应吗”秦悦然咄咄逼人。

    苏锐如实说道:“好像有反应了?!?br />
    开什么玩笑,被一个穿着短款旗袍的极品美女这样骑在身上,如果还没有反应,那是男人吗

    苏锐说着,还不自觉的挺了挺腰,似乎是在给秦悦然证明一样。

    秦家四小姐似乎感觉到自己被顶住了,她似乎意识到了是什么,一声轻叫,俏脸通红。

    “你干什么”苏锐满脸鄙视的说道:“是你问我有没有反应的,我有了反应,你怎么还这样色厉内荏说的就是你吧”

    “流氓一个,真没劲?!鼻卦萌宦淞讼路?,恼羞成怒的顺手在苏锐的下面一抓,把后者疼的直吸冷气

    “我去,你难道不知道男人那里是不能碰的吗真是疼死了”苏锐捂着下面,在床上紧紧夹着双腿,简直无奈至极。

    “到底你是流氓还是我是流氓”

    看到苏锐吃瘪,秦悦然笑靥如花,端着一杯红酒,轻轻抿了一口,意有所指的说道:“我是女流氓,你是正人君子?!?br />
    被一个女人这样欺负和鄙视,苏锐恼火了,直接站起来,伸手取下秦悦然的酒杯,一口气喝个精光:“我让你看看,什么是正人君子”

    说着,他把秦悦然拦腰横抱了起来,直接粗鲁的扔在了床上

    也幸亏秦悦然的床足够宽大,床垫柔软,不然这一下还得被摔出点什么麻烦来。

    苏锐扑上去,压在她的身上,同样恶狠狠的说道:“我让你看看什么才是流氓”

    说着,他抓住秦悦然的旗袍,双手用力一撕,那件价格不菲的手工旗袍直接被一撕到底,露出了雪白的山峰

    今天的秦悦然穿着黑色的无痕内衣,和雪白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从胸部的弧度到平坦的小腹,两条绝美长腿从三角地带延伸出来,让人看了一眼之后就挪不开眼睛。

    事实上苏锐本想撕开衣服吓一吓秦悦然,可是没想到自己的力气没控制好,再加上她的旗袍确实比较轻薄,感觉还没怎么用力呢,竟然把她直接撕成了走光

    看到眼前的景象,苏锐有些呆傻,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秦悦然交叠着双腿,挑衅一般的冷笑道:“你不是要证明什么是流氓吗就这样证明如果会撕衣服就是流氓的话,那么我可比你还流氓?!?br />
    说着,秦悦然抓住苏锐的衬衫,使劲一扯,一排扣子也崩飞掉了

    苏锐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挑衅,实在是有些忍不了了,他把秦悦然推倒在床上,伸出手去,覆盖上了她那光洁的后背

    秦悦然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似乎是阴谋得逞了一般,双手死死搂住苏锐的脖子,柔软的嘴唇便印了上来

    两个人就这样缠绵翻滚着,一点就着,这一次可不比天台的那一晚,此时秦悦然身上就两条布片,给苏锐的视觉形成了强大的刺激,让后者根本难以自拔

    在苏锐的两只手作用下,秦悦然身上的最后布片很快就被扯烂,两个人很快就已经**相见了。

    紧紧揽着苏锐的脖子,感受着对方那有力的拥抱和难以言喻的刺激,秦悦然的双颊潮红,眼中泛起春情,而嘴里却继续气喘吁吁的鄙夷说道:“你不是流氓吗你证明给我看啊别是个外强中干光能看不中用的家伙”

    苏锐算是被彻底挑衅起来了,他上下其手,早就把秦悦然给挑弄的不行了,此时听到她还不服输,于是恶狠狠的说道:“我让你看一看,什么叫又中看又中用”

    秦悦然“切”了一声,却已经闭上了眼睛,她要好好的体会这一刻的感觉,心脏几乎都要跳出了嗓子眼。

    这是自己的选择,她不会后悔。

    苏锐一声低吼,刚要迈出最后一步,这个时候门铃却响了起来。

    “按什么按,里面没人”

    近在咫尺的美食差一点就能吃入口中,在关键时刻被打乱了节奏,苏锐非常恼火,直接对着门外吼道。

    “悦然,你在吗”门外又传来一句。

    “她不在”

    苏锐说着,就要把秦悦然的极致美腿给扛到肩膀上

    不过,在喊完“她不在”之后,苏锐被冲昏了的脑袋陡然清明了,这好像是夏清的声音

    秦悦然也是一惊,迅速的从刚才的意乱状态中退了出来,低声说道:“遭了,我忘了我今天晚上约了夏清见面”

    苏锐更加恼火:“那你还挑衅我”

    秦悦然一咬牙,两腿一夹苏锐的脖子,道:“不管她,我们继续?!?br />
    “继续个屁啊?!彼杖衽牧伺淖约旱男「?,无奈的说道:“你看我这样子,还怎么继续再按两次门铃,非把我吓出个毛病不可?!?br />
    这个时候,夏清又开始敲门了:“悦然,你在里面吗手机也没人接?!?br />
    “要不你先躲卫生间里面”秦悦然尴尬的说道。

    她和夏清是最好的朋友,也知道夏清对苏锐很有好感,如果被她撞见自己正在和苏锐做这种事情,恐怕两个人的友情就会出现裂痕了。

    “不用了,下次再教训你?!?br />
    苏锐在高耸的山峰上捏了一把,五秒钟穿好了衣服,然后打开窗户,直接跳了出去。

    这飞檐走壁的功夫,简直堪称妇女之友出轨必备啊,要是给别人戴了绿帽子,绝对不会被人家老公给抓到。

    秦悦然知道苏锐的身手高强,这虽然是酒店的顶层,但相信也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她把撕烂的旗袍藏在柜子里,披上浴巾,光着脚打开了门。

    “悦然,你怎么了,叫那么久都没开?!毕那遄呓?,有些纳闷。

    “我刚才正准备洗澡呢?!鼻卦萌悔ㄚǖ乃档溃骸罢獠桓胀压庖路急阜潘?,你就进来了?!?br />
    夏清倒也没怎么怀疑:“打你电话也不接,还没到睡觉时间,你洗什么澡”

    “我不是想洗的清清爽爽然后和你去吃夜宵吗”

    “可是逛完街还要出汗的呀?!毕那逅档?。

    “噢,对哦,我怎么没想到呢”秦悦然显出恍然大悟的样子,一拍额头,那表情真是要多假有多假。

    “悦然,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夏清盯着秦悦然,觉得今天这闺蜜很不正常,怎么一举一动那么的古怪

    秦悦然的脸能不红吗都被苏锐挑弄到那个份上,马上就要开始最后一步了,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的反应都让她不可能不脸红。

    唉,自己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就这么被夏清给打断了。

    “没什么,没什么,可能是房间里太热了吧?!鼻卦萌悔ㄚㄋ档?,脸似乎更红了一分。

    夏清的眼睛很尖,忽然说道:“咦,这地上怎么有几颗扣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