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显威正站在海边,看着星光下的波浪起伏,目光平静。

    苏锐站在了他的身边,问道:“抽烟么”

    看着他手里的烟盒和打火机,周显威略微有点惊讶,苦笑道:“我记得你是从来不抽烟的,看来时间真的会改变一个人?!?br />
    苏锐没好气的说道:“放屁,我这是给你准备的?!?br />
    “我也不抽烟?!?br />
    “偶尔郁闷的时候抽一支没什么问题?!?br />
    说罢,苏锐抽出一支烟来,咬在嘴上点燃,吸了一口,然后递给了周显威。

    后者毫不介意过滤嘴上沾了苏锐的一点口水,接过来深深的吸了一口。

    这种自己先点火后递烟的动作,在年轻的兄弟们之间似乎经常发生,只是在渐渐长大了之后,那同抽一根烟的感情也会渐渐淡了许多,让人不禁有些可惜。

    足足过了十秒钟,周显威才一张嘴,把那道烟雾吐向天空。

    随着这烟雾一通被喷吐出来的,似乎还有那曾经的惆怅和心中的郁结之气。

    “还说不会抽烟,我看你完全就是一个老手?!彼杖癫煌5陌醋糯蚧鸹?,火苗一次又一次的蹿升出来。

    “还是失恋的时候学会的?!敝芟酝伦叛涛?,烟头明灭不定:“你是不是把那个常军给整死了”

    “你会说整的好整的妙吗”苏锐嘲讽的笑道。

    “这对于王琦来说并不是坏事,不过这件事情已经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敝芟酝部嘈Φ溃骸耙阅愕男愿?,肯定要把这件事情的作用给发挥到最大化吧”

    “我有你说的那么阴险么”苏锐呵呵一笑,他今天晚上还真是凑巧把这件事情给“发挥”了一下,想必会给南宫家族一个不大也不小的刺激,让那个眼高手低的南宫瞬焦头烂额一阵子,绝对是苏锐乐于见到的事情。

    “说真的,哥,你准备把丹妮尔夏普怎么办”周显威说道:“难道说就要一直把她放在这里养伤”

    丹妮尔夏普是冥王殿中地位仅次于哈帝斯的人,身世和来历都比较神秘,把这么一个棘手的女人强行留在身边,无异于一个烫手山芋,除了能时不时的欣赏一下她的美色以外,其余的好处真的是很难想到这女人别把苏锐的后院搅的天翻地覆就算好的了。

    “这还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彼杖袼档溃骸安还腋粤税偃斩铣ν?,应该能够震住她一段时间,把这个女人当成人质,想必哈帝斯也不敢乱来?!?br />
    周显威无奈的苦笑道:“百日断肠丸就是那板蓝根冲剂如果她反应过来远走高飞怎么办”

    “她不会反应过来的?!彼杖裣胱诺つ荻钠漳乔巴购笄痰募律聿?,冷笑道:“她是个很惜命的人,而且,就算她意识到她吃的是假药,但是这东西在我的手上,她不拿到的话,是绝对不会离开的?!?br />
    说着,苏锐的手在腰间一抹一拽,一把紫色软剑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地下世界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因为丹妮尔在这里,他们至少会有一定的顾忌,这样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必康的压力?!彼杖裼檬种覆谱湃斫?,这把剑的柔韧度确实惊人,剑身飘忽不定,实在是杀人利器。

    “可是你准备把这三矬氨仑的合成方法一直压制着,一辈子都不撒手吗”对于苏锐的这个决定,周显威显然是有些头疼的:“你就这样?;ち职裂┮槐沧拥比涣?,我不否认她很漂亮,比我见过的所有女人都漂亮,可是这样你一辈子将会遭受多少烦扰和刺杀”

    苏锐的目光却无比坚定:“可是已经答应了,就没有办法再回头,如果黑暗世界的那些家伙要来的话,就让他们放马过来好了,我能够在西方打造一个太阳神殿,在这华夏本土还会怕了他们”

    这话语之中的霸气简直无法无法形容周显威站在一侧看着苏锐,似乎又回到了过往一同并肩在西方黑暗世界里杀出一条血路的情形

    两个人在海边默默的站了一会儿,便回到了酒店之中,就在苏锐穿过回廊的时候,秦悦然就站在不远处的酒桌旁边,微笑的和客人打着招呼。

    “徐总,今天您带客人过来,我有失远迎,如果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一定要跟我提出来?!鼻卦萌灰谰墒且簧砥炫?,那无双的美腿极为的吸引眼球。

    那个徐总呵呵笑道:“秦总啊,我也是带了几名外地的朋友,今天给你介绍一下?!?br />
    说着,他便开始介绍了起来。

    “不知道秦总有没有听说过南方的信义会”徐总笑呵呵的说道:“坐在我身边的就是信义会的会长李圣儒先生,我在南方有一些业务都是受到了李会长的照顾,他难得来到宁海,我也要尽一下地主之谊?!?br />
    一般黑帮的人行走在外,都会有一个公开的身份,不会直接介绍自己是某某帮派的老大,这样是很犯忌讳的,可是这个叫李圣儒的男人却全然没有这方面的顾忌,听到徐总这样介绍,不仅没有任何的介意,反而是微微点头一笑,显得十分儒雅。

    李圣儒的实际年龄有四十多岁,但是由于保养的极好,看起来不过是三十五岁上下,皮肤细腻,头发显然是经过精心的打理,戴着金边眼镜,唇红齿白,手指修长,整个人都透露出一种非常儒雅非常精致的感觉,哪里像是一个黑帮老大,完全就是一位能够轻松赢得万千少女芳心的超高人气高校教师。

    秦悦然对黑帮的了解并不算多,隐约的听说过信义会的大名,说是该帮会在南阳省已经存在了上百年,底蕴极其丰厚,甚至和海外都有些关系。但是秦悦然却完全没有料到,这位信义会的会长竟然如此儒雅,从他的身上完全看不出一点黑帮老大的气质。

    “久闻君澜女王秦悦然小姐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崩钍ト蹇醋徘卦萌?,眼中充满了欣赏之色,但是却没有在她的那一双极致美腿上面多做停留,很是有些翩翩君子的风度。

    “久仰,没想到李会长如此年轻?!鼻卦萌恍ψ潘档溃骸耙院竽倮茨?,一定要给我个机会,让我抢在徐总的前面为您尽一下地主之谊?!?br />
    徐总看了看秦悦然,又看了看李圣儒的眼光,不由得一笑:“秦总,李会长也难得来一次宁海,不如咱们一起敬他一杯,如何要知道平日我可是求也求不来这样的机会啊?!?br />
    对于这样的要求,秦悦然虽然心中并不算多么愿意,但是碍于客人的面子,也只能答应。

    她端着酒杯和李圣儒示意了一下,浅尝辄止,对方同样是只喝了一口,始终面带着微笑。

    徐总一杯红酒喝光之后,见到秦悦然几乎只是嘴唇沾了沾红酒,似乎有些不满意,笑着说道:“秦总,你喝的太少了吧,就你这种喝法,恐怕这一杯酒得喝一个月才能喝完?!?br />
    听到这话,秦悦然的心底自然有些不爽:“徐总,我对李会长的尊敬并不是挂在嘴上的,更不是放在酒里?!?br />
    “这”面对秦悦然的伶牙俐齿,徐总显然也没有太多的说辞。

    李圣儒则是儒雅的笑了笑:“老徐,你就别为难悦然小姐了,人家的酒量能和你这天天泡在酒桶里的人比吗”

    徐总挠了挠他那地中海的发型,说道:“李会长说的是啊,我今天多喝了两杯,有些失言了?!?br />
    秦悦然没想到李圣儒会出言解围,因此对这个男人的观感还算不错,不过,正当她想说什么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了一个身影。

    那个身影从回廊间慢慢走过,让秦悦然的呼吸几乎都停滞了,眼神直直的盯着,身体似乎都僵硬了起来。

    “悦然小姐,你怎么了”李圣儒明显看出来秦悦然的状态不对,因此略带关切的问道。

    “呃,没什么?!闭飧鍪焙?,秦悦然才从出神的状态中脱离出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李会长,徐总,我那边还有客人,就先失陪了,如果君澜凯宾酒店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一定一定要向我反映?!?br />
    “没问题,秦总你快去忙吧?!崩钍ト逦⑿ψ攀疽饬艘幌?。

    秦悦然点了点头,便快步朝着苏锐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看那脚步急切的,哪里还有半点君澜女王的淡定模样。

    李圣儒摇了摇杯中的红酒,淡淡笑道:“有点意思?!?br />
    徐总看了看秦悦然的极致美腿,低声说道:“李会长,这君澜女王秦悦然也是我们宁海的一枝花,即便称之为极品美女也不为过,李会长,你如果想”

    在这位徐总看来,没有人男人会对秦悦然不动心,没有男人能够抗拒那双美腿的诱惑。

    可是出乎意料,李圣儒却淡淡笑着,意味深长的说道:“老徐,你混到现在,难道还不知道,有些花是采不得的,不仅会扎破了手,甚至有可能把命也给丢了?!?br />
    徐总露出惊讶的神色:“李会长,你是说这秦悦然很有背影我还一直以为她只是一朵交际花呢?!?br />
    “交际花”听到这个称呼,李圣儒不禁有些失笑:“你见她和谁交际过”

    徐总思考了一下,摇了摇头:“这个好像还真没有?!?br />
    李圣儒轻轻抿了一口红酒,说道:“你口中的这位交际花,可是首都秦家的四小姐,前一段时间她在订婚宴上拒绝了欧阳家族的继承人欧阳星海,甚至某个人还为她调动了十二架武装直升机和一队特种兵来抢婚,弄的秦家上下一群将军都没脾气,如果你敢对她有什么觊觎之意,恐怕明天早晨就会曝尸荒野了?!?br />
    听到这句话,徐总不禁满身冷汗

    ps:感谢董津兄弟的给力捧场,感谢梦里人生、wdew、书友翱翔、醉了的洒家、洋洋洋、神剑、书友3995641、majuzhang、冬天的青松、青云阁围棋、娃娃蛋、asdfgd、蔡407395、犒劳一下好兄弟的月票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