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动作,几乎让吴世宽差点把眼珠子给瞪了出来

    这个愣货,竟然敢这么拍李阳的脸是不是不想混了

    “吴哥,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李阳一番评头论足之后,晕晕乎乎的常军心满意得的收回手,可是这个时候他却发现,一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顶在了他的额头上

    “敢对李帮主出言不逊,找死吗”

    吴胖子一般没有亲自拔枪的习惯,他那和萝卜头一般的粗手指头几乎插不进扳机里面去,可是,此时他还是不得不为常军的荒唐举动而拔枪

    如果自己不拔枪,那么待会儿就可能有一把枪指到自己的头上钱虎刚和马邦安的下场就是自己的前车之鉴

    常军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吴世宽,道:“吴哥,吴哥,你这是在做什么我们是朋友啊你怎么能这样”

    王琦也是花容失色,有些惊慌了,她身为女人,几乎从来没有在现实生活中看到别人掏枪,如今见到这个场面,自然惶恐的不行,坐在位子上,眼睁睁的看着自家男人被枪指着,很是有些手足无措

    “你说我是在做什么”吴世宽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今天不杀了你,都难解我心头之恨我必须要替帮主出这口恶气”

    苏锐冷眼看着这一切,这个吴世宽确实是能伸能缩,之前还恨李阳恨得要死,现在竟然要主动替他出气,这转变也着实太大了些,马屁拍的让人都感觉到慎得慌。

    “吴哥,我们是朋友啊,你不能这样,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常军的酒几乎被吓醒了一半,两条腿都在打颤,他知道,身为青龙帮大佬,吴世宽的手里绝对不是把假枪

    “误会个屁”吴世宽的吐沫星子几乎要喷到了常军的脸上,他看了看李阳,道:“你知不知道这位是谁”

    “是是谁”

    此时,哪怕常军再二,也意识到这个戴着墨镜的中年男人应该有个极为不简单的身份了否则的话,地位很高的吴世宽绝对不会是这副模样

    “他是我们青龙帮的帮主”

    吴世宽的话简直犹如一道霹雳,在常军的耳边炸响

    后者浑身如遭雷击,几乎动弹不得,难以置信的看着面目阴沉的李阳,一股冷意从他的脚底升起,很快便传遍了全身

    这位竟然就是宁海的黑帮老大,青龙帮的现任帮主

    天哪,自己刚才究竟干了怎样疯狂的事情,不仅嘲笑他的墨镜,甚至还把他的脸拍了好几下

    “你告诉我,你该不该死”

    吴世宽用力的把枪顶住常军的脑门,扳机已经压下去了一半,子弹随时可能被射出来

    常军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面,几乎魂飞魄散了,两腿一软,直接跪了下来,说道:“饶命啊,吴哥饶命,帮主饶命我有眼不识泰山,我瞎了眼,我该死,我该死”

    这家伙也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被吓破了胆子,在那里狂扇自己的耳光,就像吃了炫迈一般,根本停不下来。

    吴世宽倒也没有再详细介绍,而是指着苏锐和周显威说道:“这几位都是李帮主的座上宾,你却把他们当成了青龙帮的小喽啰,你简直死一百次都不多”

    常军的脸已经被扇的麻木了,他有些呆傻的看着周显威,心里还在纳闷,这兄弟不就是个青龙帮的低级打手吗什么时候成了帮主的座上宾

    我去,这是个什么世界这完全是踩人不成踢到了铁板啊

    本来想要借着这顿饭的机会好好的踩一踩女友的前男友,可是,对方几乎没怎么讲话,就彻底把自己踩到了脚底下

    吴世宽一脚踹在常军的肩膀上,把他踹倒在地,脑袋和桌子腿来了个亲密接触,直接撞出了个血口子

    苏锐的眉头轻轻一皱:“让他道个歉就算了?!?br />
    “谨遵苏少的吩咐?!蔽馐揽砦⑽⒁还?,然后转脸对常军吼道:“还不快给苏少道歉”

    “好好好,我道歉,我道歉”面对一群常年呆在黑帮的高层,常军可不敢有半点侥幸心理,这些人可是杀人不眨眼,自己已经认错了人,如果再错上加错的话,那可就没命在了。

    这个时候,苏锐再次出声。

    “你不需要给我道歉,你要给他道歉?!?br />
    苏锐抬起一根手指,指向了周显威。

    后者挑了挑眉毛,似乎没意识到苏锐会这样讲。

    张紫薇则是露出恍然的神色来,苏锐等了一晚上,恐怕就是等的这句话吧

    常军顺着苏锐的手指方向看过去,便和周显威对视在了一起。

    看着后者平静的目光,常军忽然觉得心里一阵难言的憋闷和惶恐。

    这位之前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前男友”,如今却站在自己的面前,等着自己的道歉这种落差简直犹如云泥之别一个小喽啰,怎么就忽然间高高在上了

    “还不道歉”吴世宽又踹了常军一脚这个胖子估计还不知道常军之前是怎么鄙视打击周显威的,如果知道的话,恐怕会立刻赏给他一发子弹

    常军一咬牙,满脸悲愤的说道:“我道歉,我道歉对不起,是我的错”

    他刚说完,吴世宽就已经一耳光抽了上来,骂道:“我让你道歉,不是让你像死了爹一样的道歉给我恭恭敬敬一点”

    “对不起,我道歉我不该做出这种事情,我愿意接受任何惩?!背>呱暗?,同时偷偷用眼角余光瞥了瞥吴世宽。

    此时此刻,看着跪在地上大声道歉的现男友,看着站直身体面无表情的前男友,王琦的心中简直苦到了极点

    他不是一个最普通的打手吗他不是连一颗钻石戒指都买不起吗怎么会让吴世宽这个青龙帮的高层元老如此慎重对待

    看着周显威默然且漠然的神情,王琦终于意识到,自己有些东西是彻彻底底的失去了,再也回不来了。

    那些过往,那些时光,都已经化成了碎片,在脚下的下水道中静静流淌,捡也捡不起来了。

    常军是自己的现男友,能够给自己充裕的物质生活,在王琦看来,这样的男人比周显威要强上很多倍??墒?,此时她选择的这个人,竟在对另外一个人疯狂的磕头求饶,没有任何的尊严可言

    地位的转换如此迅速而剧烈,现在想想之前常军的踩人举动,王琦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

    苏锐看了看疯狂磕头求饶的常军,又看了看一旁的周显威,道:“我这样做看起来是不是挺不上档次的”

    “确实不够上档次,不过这不正是咱们的口味吗”周显威笑了笑,眼睛中竟然第一次露出了淡淡的神采。

    “我可和你的口味不一样?!彼杖窦街芟酝难壑兄沼诔鱿至嘶盍?,明白自己的努力并没有白费,指着常军说道:“你准备让他这么磕一晚上”

    周显威刚要答话,吴世宽就抢着说道:“别说磕一晚上了,就是现在让他磕死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王琦闻言,脸色再次变得煞白

    “磕死你全家?!彼杖窭淅涞钠沉宋馐揽硪谎郏骸罢庥心闼祷暗姆菝础?br />
    吴世宽闻言,讪讪闭嘴。

    可是周显威却话锋一转,说道:“不过这家伙是罪有应得,就算真的磕头磕死了,我也没什么意见?!?br />
    这是什么意思

    苏锐闻言,笑了起来。

    王琦听了之后,浑身轻轻颤抖着,盯着周显威:“你在报复我”

    “报复你”周显威冷冷一笑,摇了摇头:“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报复你又有什么意义我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如果你的男人下次再敢在我面前这样上蹿下跳,我就可以保证不让他看到第二天的太阳?!?br />
    这语气很淡,但是却蕴含了很浓很浓的杀气

    这种杀气绝对不是故意表现出来的,绝对是经历过尸山血海的考验,深深浸入了骨子里的

    吴世宽和李阳都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饶是他们经历过许多的打打杀杀,却也无法在不经意中流露出这种杀意

    在苏锐的身上,同样隐隐藏着这种气息

    这位来自那个家族的大少,到底经历过怎样的事情

    此时李阳和吴世宽的心中都冒出一个相同的念头看来大豪门就是大豪门,就连训练子弟的方法都那么不一般

    说着,周显威瞥了王琦一眼,语气淡淡地说道:“曾经我想和你好聚好散,但是现在,你对我而言,只是个陌生人而已?!?br />
    王琦的身体一直在打颤,眼泪从她的眼珠子里大滴大滴的滚落而下心痛到难以呼吸

    “希望我们后会无期?!?br />
    说罢,周显威便转身走了出去,走的是如此的决然,毫不留恋

    周显威走了,常军也停止了磕头,这货刚才真的是摒弃一切的节操才保住了自己的小命。

    苏锐略带嘲讽的看了王琦一眼,对于这样的女人,他自然不会有任何的同情。

    “常军有一千万,但是他只会给你买一个八万块的戒指,周显威有一个亿,他却可以把这一个亿全部都给你?!?br />
    苏锐微嘲的说道:“我对他说过一句话,现在也转达给你?!?br />
    王琦抬起头,却听到苏锐说道:“你选择坐在宝马车上哭,却错过了在劳斯莱斯上面笑?!?br />
    ps:这几章其实不是为了踩人,主要是送给所有被那些女生们伤害过的兄弟们,每个人都有无尽的潜力,谁也不知道自己日后会达到怎样的高度,所以,等到站在一定的高度上再回头看看过往的云烟,一定要感谢那些曾看轻自己的人,没有他们的刺激,我们怎么能一路不低头的走到现在一起加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