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阳脸色铁青,沉默着不吭声,他之所以不说话,是因为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种场景简直狗血到了极点。

    “嘿,我说哥们,你是不是不服气啊,如果你不服,你也买个这么贵的戒指”常军可准备彻底撕破脸了,要把李阳鄙视到死。

    可是,后者依旧不吭声。

    “心里不平衡是不是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压根就没有一点诚意,从进这包间之后,你脸上的墨镜就一直没有摘下来,这是对人的不尊重,懂不懂”

    一旁知道内情的张紫薇简直快忍不住笑出来了,李阳被人如此的公开鄙视,如果消息传回青龙帮,不知道众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常军似乎觉得不过瘾,干脆站起身来,走到李阳的身边,拍着他的肩膀,道:“人到中年却还在底层打混,你说你悲哀不悲哀大叔”

    被一个男人这样叫大叔,李阳的脸上满是黑线,可是,没有苏锐的指示,他只能继续保持正襟危坐。这确实也难为这位青龙帮帮主了。

    不过,让他黑线更多的情况还在后面。

    常军满脸嘲讽的说道:“不,你这年龄,已经不是大叔了,你是大爷?!?br />
    在场的人差点把嘴里的水给喷出来,就连不够放松的周显威都笑了。

    李阳的脸上简直是乌云密布了。

    常军一伸手,直接把李阳脸上的墨镜摘了下来,在手里打量着。

    “哎呦,你这墨镜还是古奇的呢,假的吧看起来还挺像真的呢?!背>淹媪艘换岫?,在镜片上摸的全是指纹,然后重又把墨镜卡在了李阳的脸上。

    看着李阳满脸铁青,张紫薇在一旁忍的好辛苦,她长这么大,从来不曾发现竟然会有事情如此触动自己的笑点

    李阳紧紧握着拳头,恨不得立即把手中的枪拔出来,把这常军的头打个稀巴烂。

    苏锐却忽然出声了,只不过他问的却是周显威。

    “被这样的家伙打败了,你觉不觉的自己很丢脸”

    周显威看了常军一眼,苦笑道:“没什么好丢脸,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或许,她就喜欢这种类型的吧?!?br />
    周显威口中的“她”,指的自然是王琦。

    不过,他能够这样说,已经说明这家伙的心态比之前要好了不少,这是非常难得的事情了。

    常军今晚的丑态,实际上是在不断的提醒周显威,提醒他的前女友做出了如此不堪的选择,也证明她有多么的不堪。

    听了周显威的话,王琦摇了摇头:“他能给我想要的生活,我从不为我的选择而后悔?!?br />
    周显威苦笑了一下:“我曾经认为自己会等着你回心转意,现在看来,这种想法真的很可笑,我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br />
    苏锐插嘴补刀:“你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br />
    周显威有些恼火:“人艰不拆,你难道不懂吗”

    看着周显威这样的表现,王琦不禁觉得有些心塞。她似乎已经忘记了,今天下午当她看到擂台上的前男友,眼中竟然流露出鄙视的神情。

    这个时候,常军已经调戏完了李阳,回到了座位之上。

    “诸位,你们知不知道,待会儿有谁要来”常军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给自己面前的杯子倒满红酒,喝了一口,结果他忘记了自己的肚子已经装的满满的了,就这一口,几乎让他差点吐了出来。

    王琦连忙去给他拍后背,显得很贴心。

    周显威把这一切尽收眼底,自嘲的笑了笑。

    擦了擦嘴巴上的红酒,常军得意的说道:“吴世宽,青龙帮的十大元老会成员之一,你们认得吗”

    李阳的手已经放在了枪把上了。

    看到在场的众人都不讲话,常军自以为是的说道:“也对,你们只不过是青龙帮底层的小喽啰而已,怎么会认识那种上层人物今天我就给你们个机会,介绍他和你们认识认识?!?br />
    “那敢情好?!彼杖裥Φ溃骸翱蠢次一沟枚嗑茨慵副屏??!?br />
    “机会我可是给你们创造了,但是能不能够把握住机会,就看你们自己了?!背>难酃庠谡抛限钡牧成仙松?,看到后者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不禁觉得有些失望。

    于是乎,他继续旁敲侧击:“你们可能不太了解吴世宽吴老哥,他可是宁海的黑道大佬就算是放在整个华夏,也是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

    常军显然不知道,此时坐在他对面的,却是在西方黑暗世界有着赫赫威名的太阳神阿波罗,如果说连吴世宽这种都能被称之为黑道大佬的话,那么苏锐绝对是妥妥的黑道巨擘了

    不,他本来就是巨擘。吴世宽在他的面前,根本就连对方脚踝的高度都达不到天壤之别

    “这么厉害”苏锐很配合。

    “所以你们待会儿要好好的敬他几杯酒,他可是我的朋友,想必不会不给我面子,有我一句话,给你们在帮派内部升个一官半职的根本不是什么难事?!?br />
    嘴上虽然这样讲,但是常军已经打定了主意,待会儿等吴世宽来了之后,直接向其施压,到时候对方肯定会把这几个人踢出青龙帮

    以吴世宽的地位,开除这几个家伙,完全就是一句话的事

    苏锐陪着常军胡扯了几句之后,吴世宽推开了包厢的门,这货可真够肥的,估摸着至少得两百五十斤,他一进来,感觉整个包厢的空间都小了很多。

    “吴哥,你终于来了”常军连忙站起身来,热情的握住了吴世宽的胖手。

    同时,这个家伙还转过脸来,对着李阳等人高声喝道:“愣着干什么简直没点眼色快起来见过吴哥”

    可是,这桌子上的四个人,竟然没有一个站起来的,只有苏锐抬起头来,露出了戏谑的目光。

    吴世宽本来不太想参加这场饭局,可是他和常军的父亲是旧相识,双方之间还有那么一点金钱上的“业务往来”,因此才勉为其难的过来喝两杯。

    自己好歹也算得上是地下世界的一方诸侯,地位很高自不必说,可是竟然有人敢对自己如此无礼,这让吴世宽很不爽。

    吴世宽不爽,常军可就爽了,他本来就想让周显威几人得罪吴胖子,这一下都不用自己煽风点火,人家主动就把任务给完成了,简直省了自己很多麻烦这么没有眼色,怪不得那么多年都只能在青龙帮的底层打混

    常军继续吼道:“你们没听到我说的话吗快起来见过吴哥他可是能够掌握你们前途的人”

    吼完这一句,他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成就感,今天晚上虽然在酒的上面多花了点钱,可是这面子可是彻彻底底的赚回来了,还把女友的前男友周显威顺带着踩到了脚底下简直爽透了

    “是吗”

    苏锐冷冷的说了一句。

    “当然,你还以为我在骗你吗信不信我让吴哥把你们踢出青龙帮”常军冷笑。

    “等等?!?br />
    吴世宽的视线一直被常军挡着,是以并没有看清楚苏锐几人的样子,此时听到声音好像有些熟悉,却一时间没想起来在哪里见过。

    他拨开常军,看到了苏锐之后,顿时有种见了鬼的感觉

    这个男人,不就是李阳投奔的“苏少”吗就是他,拿着一把手枪,在会议室里公然把钱虎刚和马邦安两大元老给当场杀掉

    再看苏锐身旁的两人,竟然是李阳和张紫薇

    对于那天晚上,吴世宽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如果不是苏锐高抬贵手放了自己一马,恐怕现在他也和死去的那两个老鬼一样,凑个三缺一,到地狱里斗地主了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看这常军的样子,应该并不认识苏锐,还敢对他们大呼小叫,简直就是活的不耐烦了

    吴世宽皱了皱眉头,很是难堪地对苏锐说道:“苏少,李帮主,紫薇妹妹,没想到你们竟然在这里?!?br />
    吴胖子明白,苏锐既然能够杀了钱虎刚和马邦安,就完全可以杀了自己,这位动起手来可是一点顾忌都没有面对没有顾忌的人,别人就要更加的顾忌

    常军听着这话,简直都要愣住了,这是什么节奏啊,怎么感觉身为堂堂青龙帮大佬的吴世宽竟把姿态摆的如此之低自己眼睛花了吗

    “吴哥,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他们不就是青龙帮的小喽啰吗你怎么喊他帮主”常军平时是没那么愣的,只不过今天事先灌了一大瓶红酒进去,酒劲已经开始上头,让他微微发晕,因此并没有意识到事情已经发生了转向。

    “小喽啰你说谁是小喽啰”吴世宽盯着常军,冷冷说道:“管好你自己的嘴”

    常军打了一个酒嗝,貌似有些不服气,他走到李阳的旁边,伸手摘下对方脸上的墨镜,道:“这种在包间里还戴着墨镜的装逼犯,怎么值得吴哥你如此慎重对待”

    说到这里,他还拍了拍李阳的脸,嘿嘿一笑:“这模样还算不错,要是再年轻个十几年,也能当个不错的小白脸?!?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