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琦看到了对方那很是复杂的目光,在这一瞬间,他竟然也有点恍惚,盯着周显威,眼前浮现出之前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唉,如果身边的人是他,那么他一定不会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丝毫不顾自己的感受。

    就在这个时候,常军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吴哥,你什么时候到我们可就等着你来才上菜呢?!背>牧成媳砬榭雌鹄绰晕⒂心敲匆坏愕阙泼?。

    至少,从现在看来,他和那个吴世宽并不是同等地位的人。

    电话那端的声音很响:“我手头有点事,你们先吃吧,先别等我,我今天晚上一定会过去的”

    “吴哥,那你可一定得来啊,弟弟我到了宁海,就想着好好的和你喝一顿酒啊?!背>Φ暮芸?,说着,他还得意的瞥了一眼周显威,自己都能够和青龙帮的元老攀附上关系,坐在一起谈笑喝酒,而这个小喽啰却连配角都算不上,只能在擂台上跟别人打生打死,这差距真是一眼就能看出来了。

    电话还没有挂掉,吴世宽像是想起来什么,又说道:“今天的酒桌上还有什么人”

    “除了我和我女友之外,还有几个青龙帮的兄弟?!背>硕悦娴募父鋈艘谎?,得意的说道。

    “现在敢和我猖狂,还敢狮子大张口要了五瓶拉图,简直是不做死就不会死,一会儿等吴世宽来了之后,我看你们怎么收场”常军心中暗暗想道。

    “青龙帮的兄弟是谁”吴世宽的声音明显一顿。

    “都是小喽啰,你是帮会高层,肯定不认识?!背>趾呛堑乃档?。

    可是,他却没发现,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苏锐和周显威都没有什么反应,而那个戴着墨镜的中年男人则是脸色铁青

    对于李阳而言,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把他形容成了小喽啰

    如果常军知道,青龙帮的现任帮主和未来的第一副帮主就坐在他的对面,还被他形容成了小喽啰,不知道这兄弟会作何感想。

    王琦也觉得这个称呼有些刺耳,因此拽了拽常军的袖子,示意他别玩得太过火了。

    而这个常军显然就是故意的,就算他的情商再低,也不会当面把人家形容成小喽啰,正常人听到都会不高兴,他怎么可能觉察不出来

    因此这个家伙就是故意用这句话来刺激他们,他想要看周显威和苏锐等人发火。

    这货绝对是不怕事大,如果苏锐和周显威发火了,他就可以向吴世宽去告状,当面指认他们,吴世宽碍于自己的面子,一定会把这几个人开除出青龙帮

    混黑的人如果没有了帮派,那真的连被称呼为“小喽啰”的资格也没有了

    可是,常军不知道的是,这根本刺激不到苏锐和周显威,因为这两个人根本就不是青龙帮的人

    观察着几个人的反应,常军心中说道:“亏我高看了你们几个一眼,原来都是些怂包软蛋啊,被我几乎都要指着鼻子骂了,竟然还这么能忍不,这不是能忍,已经是没有任何尊严可言了?!?br />
    常军在这样想的时候,绝对没有意识到,有句话这么讲辱人者,人恒辱之。

    想要使坏的人,终究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常军笑呵呵的搂着王琦的肩膀,意有所指地说道:“宝贝,看起来你前男友的脾气不错嘛?!?br />
    周显威微微低着头,看着桌面,目光平静,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常军说的“宝贝”二字。

    对于这样的问题,王琦显然也不方便回答,事实上周显威的脾气一般,但是对王琦却从来不曾红过脸发过火,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百依百顺。

    “怎么不说话,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常军瞥了周显威一眼,看到对方没什么反应,冷冷一笑,准备继续打击下去这个家伙今天晚上不往周显威的心脏上面插几把刀子,恐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看起来有些心理变态,必须要把自己女人的前男友踩到谷底,才能满足自己畸形的虚荣心。

    苏锐也瞥了一眼周显威,看到这家伙微微低着头没什么反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估摸着又是回忆那些所谓的往事去了。

    苏锐不禁有些无奈,于是在桌子下面踢了他一脚。

    周显威回过神来,有些纳闷,疑惑的看着苏锐:“你踢我干嘛”

    这句话让常军哈哈大笑,张紫薇的小嘴微张,仿佛是在感慨这样也行

    苏锐何止是无奈,简直无语了,这周显威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的猪队友

    看来以后执行任务绝对不能把他叫上,简直是专门坑队友的货一坑一个准张紫薇的美眸之间露出一丝笑意,看来今天晚上的事情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这个时候,酒菜已经被服务员端上了桌子。

    苏锐反客为主的说道:“服务员,麻烦把这五瓶拉图全部打开,我们今天晚上要喝个痛快,谁要是没有喝吐血,就不准离开这个包间”

    服务员一愣,问道:“真的全部打开吗”

    “当然”苏锐一挥手,显得豪气干云,就跟这酒是他买的似的。

    服务员摇了摇头,只能照办,这可是两万八一瓶的拉图红酒,头一次见到别人这么喝名酒的他们确定自己不是**吗

    五瓶红酒一次排开,苏锐拿起一瓶来,放到了周显威的旁边,把另外一瓶放到了常军的跟前。

    “前男友和现男友,你们两个见了面,不好好的喝上一瓶怎么行”苏锐笑眯眯的说道。

    这句话简直是完全不给两个人台阶下了,为了男人的面子,不硬喝都不行了。

    常军自认为自己的酒品虽然不怎么样,但酒量还算可以,拿起酒瓶,往高脚杯里倒了半杯。

    “来,周显威,我要敬你一杯,没有你把王琦让给我,就不会有我们现在的幸福?!背>倨鸨?,这货到了这时候,还不忘往周显威的心里捅刀子,妥妥的坏种。

    周显威看了他一眼,根本没有把酒往杯子里面倒,而是举起酒瓶,瓶口对着嘴,咕咚咕咚的开始吹瓶了

    尼玛,这是喝啤酒还是喝红酒居然对瓶吹这是两万八一瓶的拉图他确定这样能够喝出味道来吗

    常军一咬牙,把杯子里的红酒喝光,然后也开始举起瓶子喝了起来

    他还想着泡张紫薇呢,在美女的面前可绝对不能认怂

    一时间,整个包间里只有咕咚咕咚的声响

    周显威率先喝完一瓶,晕倒是不晕,只是酒气上涌,让他觉得有些撑得慌。

    常军废了半天劲,才把好大的一瓶红酒给喝进了肚子里,一个不小心,打了个响亮的酒嗝,让人感觉颇为的恶心。

    张紫薇的眉头微皱,已经轻轻的掩上了鼻子,眼底闪过一抹淡淡的厌恶。

    “好酒量”

    苏锐率先鼓起掌来,只不过这孤零零的掌声回荡在包间里,显得很是有些刺耳。

    常军放下酒瓶,感觉到已经略微有一点点晕了,说道:“周显威,你有没有看到我女友手上的那个钻石戒指”

    说着,他拉过王琦的手,粗鲁的把戒指从无名指上脱下来,弄得王琦疼的皱起眉头。

    可是,即便对方这样粗鲁,她也不好说什么,这个女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状态,哪怕常军夜不归宿,她也什么都不能问,否则一定是招来非打即骂的下场。

    “就是这颗钻石,看到了没有”常军继续着他不把人打击到死就不安心的目的,说道:“这个戒指,八万块钱,是我送给王琦的爱情信物”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常军还瞄了瞄一旁的张紫薇,见到这位气质美女正把目光集中在钻石上,不禁有些得意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既打击了周显威,又能够博得张紫薇的芳心。

    事实上,几乎所有的女人对于钻石都没有太强的免疫力,虽然张紫薇是女强人,但也同样如此,不过她到不是有多么的狂热,此时盯着这颗钻石在看,也顶多是有些欣赏罢了。

    常军的眼睛从这些人的脸上扫视了一圈,把他们的表情尽收眼底,得意的说道:“八万块钱,你们一年能不能挣得到就算是能挣得到,你们也绝对不会给自己的女人买那么大的戒指”

    这句话可是把所有人都裸的鄙视进去了。

    常军的脸上掠过自得之色:“而对于我,这八万块钱真的不算什么,你看看,这五瓶拉图加起来就得将近十五万,对于你们来说,这可能是一笔巨款,可是,这只是我的一顿饭钱而已?!?br />
    虽然常军平日里绝对不会如此奢侈,竟然吃十五万一顿的饭,可是该炫富的时候就得炫富,好好的打击一下竞争对手,何乐而不为

    至于那一点肉疼,早就被他丢到了九霄云外了。

    “为什么不回答难道说你们被吓到了吗”

    常军又打了个酒嗝,他已经感觉到酒精在逐渐往头上聚集了。

    “我就想问问,你们谁愿意给自己的女朋友买那么大颗的戒指你们谁能买得起”

    常军的目光转向李阳,冷笑着说道:“就那个戴墨镜的,你来说说看,看你年龄也不小了,估计也在青龙帮的底层打混了好多年,你能买得起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