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轻轻说道:“华夏黑帮的十年大比,能带外人进来吗”

    “我早就严厉声明过,青龙帮上上下下不许通过私人关系把外人带进来,这个吴胖子居然还敢这样做回头我一定找他算账?!贝髯拍档睦钛粲行┝成惶?,吴胖子的这个举动,无异于公然打他这个帮主的脸了。

    苏锐点了点头,他倒是把叶冰蓝这个刑警队副大队长拉了进来,不过李阳就算心知肚明,也不敢说什么。

    “我听出来了,这两个人和显威兄弟认识?!崩钛粲淘チ艘幌?,瞥了一眼那依偎在一起的一男一女,还是说道。

    这位青龙帮的帮主已经从苏锐的眼中读出来一丝不一样的味道来。

    张紫薇同样瞥了那不知天高地厚的一男一女一眼,轻轻叹了一口气,在她看来,这一男一女的表现实在是过于不堪了些,她虽然不知道周显威对这个女人曾经付出了多少,但是却替他感觉到有些不平。

    当然,张紫薇也在暗暗鄙夷这个女人的短浅目光,苏锐本身就不是普通人,能够和他以兄弟相称的,又怎么可能是在街头厮混的烂仔

    而深深知道内情的苏锐却沉默了下来。

    往事如风,很多很多的人影从他的眼前电闪而过。

    作为兄弟,他多少替周显威感觉到有些不值。

    人生就是那么的戏剧,曾经苏锐问过周显威,还愿不愿意见这个把他伤的很深的女人,周显威只是摇了摇头,他虽然不曾言明这个女人曾经对他造成了怎样的伤害,但他不说,不代表苏锐感受不到。

    可是,此时周显威不想见到的人,正坐在擂台下面看着周显威比赛,不仅没有任何的担心,还和身旁的男人一起鄙视自己的前男友。

    这个女人真的不知道,周显威为了她做了怎样艰难的决定,放弃了自己所热爱的生活,几乎一蹶不振。

    如果不是苏锐因为一幅“百莲图”而找到了他,说不定这位曾经在西方黑暗世界中杀出一片威名的家伙还继续躲在莲塘镇的山水之中抱着酒瓶和画笔放纵人生呢。

    这个时候,那个男人看着擂台上轻而易举就取得胜利的周显威,嘴角掠过了不屑的笑容来:“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已经不适合在这个世界上混了?!?br />
    说罢,他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喂,吴哥,我是常军啊,晚上有没有时间,咱们一起吃个饭”

    一边打着电话,这个叫常军的男人还瞥了瞥自己的女人,露出一个得意的神情,自己能够随随便便把青龙帮的元老高层约出来吃饭,而她的前男友却只是青龙帮的一个低级打手,这感觉显然是不一样的,彼此间的对比实在是太明显了。

    电话那端显然是答应了,常军连忙点头:“好好好,我来安排,就定在宁海最好的君澜凯宾酒店吧?!?br />
    挂了电话,常军瞥了一眼走下擂台的周显威,嘴角翘起:“这一顿饭就得花掉上万块,你那个穷酸的前男友付得起么”

    李阳看了看苏锐不为所动的表情,不禁摇了摇头。他不知道苏锐是不是不屑和这个常军计较,如果换做是自己,肯定用尽全力把此人踩在脚下的。

    这个时候,苏锐同样掏出了手机,对着话筒说道:“打完了就过来吧?!?br />
    远处的周显威挂了电话,便乐呵呵的朝包厢的方向走来。

    张紫薇诧异的看了一眼苏锐,并没有意识到苏锐的真实目的,他难道准备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受到伤害

    李阳则是开始有些兴奋,他知道,苏锐已经开始准备踩人了。

    而那个常军笑呵呵的对身旁女人说道:“你这前男友倒是识趣,咱们还没请他,他倒是先跑过来了?!?br />
    女人盯着周显威逐渐走近,目光本来还有些复杂,可是当她看到手上的钻石戒指时,不禁又把身体往身旁男人的怀里靠了靠。

    周显威走进来,道:“我说大哥,这些对手也太不禁打了吧,我连汗都没出,什么时候能遇到几个像样的啊我看时间也不早了,咱们收拾收拾,找一间大排档,喝啤酒吃烤串去吧”

    听到“吃烤串”三个字,常军的眼神之中更是充满了鄙视,自己可是动辄出入五星级酒店的人,而对方却还在大排档吃饭,显然不是一个层次的了。

    而苏锐却站起身来,没有答话,反而是目光略带复杂的看着周显威。

    苏锐能够看得出来,周显威似乎并没有完全的忘掉之前的那个女人,但是身为兄弟,他必须要帮其一把,当断就断,不受其乱,否则的话,这种事情继续拖下去,还不知道得拖到什么时候。

    周显威感觉到了有点不对,他还没来得及出声,就听到包厢角落里传来了戏谑的声音。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背>呛堑乃档溃骸巴蹒?,你也不给我介绍一下”

    “王琦”

    听到这两个字,周显威很明显的一怔,然后不自觉的转过脸去

    当他看清楚那女人的相貌时,整个人都像是被电流击中了一般,傻傻的呆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王琦站起来,目光复杂的看着周显威,说道:“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好久不见?!?br />
    而周显威的目光在王琦的脸上停留了许久,不受控制的迈出了一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连忙停下了脚步。

    他看着曾经亲密无间如今却咫尺天涯的女人,目光似乎有些恍惚。

    曾经海誓山盟,海角天涯都约定一起走,可是那些美好的誓言和甜蜜的爱情,在残酷的生活面前,变得有些不堪一击,甚至比玻璃还要脆,只是轻轻的一触碰,就已经变成了满地的碎片。

    周显威停下脚步,定睛看着王琦,脸上硬生生的挤出僵硬的笑容,艰难的说了一句:“好久不见?!?br />
    他这笑容似乎是想要让自己装出云淡风轻的样子,但越是这样,越是让人感觉到他的介怀。

    苏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这样子,周显威根本就没有从过往的事情中走出来,长痛不如短痛,有些事情干干脆脆的了结,总比剪不断理还乱要好的多。

    周显威微微垂下目光,正好看到了王琦手上的钻石戒指,眼神缩了缩,似乎被刺痛了。

    他想到,在王琦和自己分手的那一天,他的口袋里也又一枚这样的钻石戒指,不,比这一颗还要大,他本身不缺钱也能赚钱,周家在莲塘镇十几代人攒下的积蓄更是庞大到无可计数,可是,这个王琦却为了一个非常简单的理由而放弃了周显威。

    那一天,王琦对周显威说道:“他比你有钱,比你更能给我想要的生活?!?br />
    于是,周显威本想要求婚的戒指一直没有取出来,如果不是钻石太硬,那戒指真的会被他捏到变形

    自己为了她,放弃了和兄弟们浴血奋战,偷偷摸摸的不告而别,本来就已经承受了极大的压力,可是她却从来不理解,更是在自己准备求婚的前夕提出了分手而在分手的前一天,周显威也不曾觉察到她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和我男朋友来这里看比赛,没想到你也在台上?!蓖蹒成系男θ萃行┘嵊?,她看着周显威恍惚的样子,自己的心里也不太好受。

    没办法,人都是自私的。王琦总是这样告诫自己,不断重复着这样的理由,似乎能够让她的心情好受一点。如果可以的话,她愿意用金钱来补偿周显威,可是后者如此傲然,怎么可能接受自己的补偿

    周显威抹了一把脸,强行让脸部肌肉变得松弛一点,看起来很无所谓的说道:“我也就是打着玩玩,争取拿到个好名次,赚些奖金花一花?!?br />
    可是,他说的这么云淡风轻,落在常军的耳朵里,心中的鄙夷更甚。

    都什么年纪了,还要靠赚这种打架比赛的奖金来讨生活还说的这么干脆利落,怎么就不嫌自己丢人

    王琦下意识的问道:“你现在很缺钱吗”

    “这个”周显威似乎没意识到王琦为什么会突然这样问,于是如实说道:“我很久没挣钱了?!?br />
    这两年来,他心灰意冷,一直躲在莲塘镇,用那一方山水来麻醉自己,怎么可能挣钱

    当然,他的家族不吝于超级土豪,他这种第一顺位继承人就算每天站在广场上撒金子,撒一辈子都不会把周家的老底败光。

    不说别的,那偌大的将军府里,随便拿出几样东西,都是价值连城的古董。

    虽然这小子一直看起来张扬跋扈高调非常,但他心里的苦,又有谁知道

    常军嘿嘿笑着站出来,一边紧紧搂着王琦的腰肢,一边摆出一副非常诚恳的样子,对周显威说道:“我说兄弟,如果缺钱的话,可以到我的公司来工作,何必要打打杀杀的讨生活我看你的身手不错,到我的公司,我可以给你一个保安队队长干干?!?br />
    ...